千千小说 > 历史军事 > 御仙驯神 > 第一千五五三章 暗潮汹涌

第一千五五三章 暗潮汹涌

作者:仙子不语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御仙驯神最新章节!

    燕澜旁边,紫麟轻轻道:“哥哥,你身上是不是很多灵石呀?”

    燕澜抿嘴一笑,轻轻抚摸了一下紫漪怀中的紫麟,然后翘着嘴角了头。

    当然,燕澜与紫漪的互动,外人无法看到。

    在外人看来,此刻的燕澜依然正襟危坐,不苟言笑,不知在想些什么东西。

    至于赦无生、暮成雪等人,则是看到燕澜在与紫漪话,但不知他俩在些什么,他们身为长辈,自然也不好偷听辈的窃窃私语,只好压抑着内心的好奇,对燕澜不断翻白眼。

    紫漪一喜,压低声音道:“有没有五千亿呀?”

    燕澜了头。

    紫漪更加惊喜,凑近燕澜耳边道:“那是不是过万亿了?”

    燕澜依旧头微笑。

    紫漪咯咯一笑,然而迅速掩嘴,笑道:“那就好,哥哥这样一一地加价,然后突然收手,是不是太谨慎了?”

    紫麟跟着咧嘴道:“换做是我,干脆一把压上一万亿,看谁继续跟。”

    燕澜用手指轻轻弹了一下紫麟的脑袋,鄙视了紫麟一眼,道:“你呀,有时直来直去是好办法,但在这里不行。我要是一下子出了一万亿,其他人不跟怎么办?我一万亿买个不喜欢的东西,岂不是亏大了?”

    “况且,我一万亿彻底断了别人的路,还怎么让别人付出庞大的灵石?还怎么为驻边将士筹得巨额灵石?还怎么让他们既心痛不已,又失败而归?”

    紫麟眨了眨眼睛,恍然大悟道:“噢,我明白了,原来你是在一步一步引诱他们往坑底走,不知不觉就付出了巨大的代价。”

    燕澜头笑道:“嗯,还算聪明,一就通。不过我也不是故意一步一步引诱,而是我确实不知道他们身上到底有多少灵石,承受的极限在哪里,只能一步一步地试探。”

    “一旦我提价幅度太大,一不留神触到了他们的极限,幸运地拍得了一件宝物,接下来他们就不会再与我抬价,那样他们便不会付出庞大代价,我的目的就达不到了啊!”

    紫漪撅着嘴头道:“原来是这样啊,我居然没想到。他们抬价的目的,就是想让哥哥一件宝物都拍不到。一旦哥哥拍得一物,他们目的就失败了,便不会再傻到继续抬价。哥哥得对,确实很难知道他们身上究竟有多少灵石,恐怕暮柱老、赦阁老他们,都不清楚吧。”

    燕澜头道:“他们彼此都藏得很深,也都摸不透对方的底细。嘿嘿,做人嘛,知足常乐,总不能老是想着彻底掏空别人,能掏出个四五成,也就够让他们心痛很久了。”

    紫漪抿唇一笑,道:“哥哥真是厉害,那哥哥觉得,那个骁铭州主身上,大概有多少灵石?”

    燕澜摸了摸下巴道:“很难,看他出了五千多亿灵石,还没有显着的心痛表情,就明五千多亿灵石还不到他身家的一成。所以我只能推测骁铭州主身上大概有近十万亿灵石。”

    “十万亿!”

    紫漪和紫麟都惊讶得张大了嘴巴。

    燕澜头道:“并不夸张,骁铭州是狮国大州,灵石是经武州的万倍有余。所以在骁铭州捞十万亿灵石,就跟在经武州捞十亿灵石一样,慢慢挖墙角,总归能积累足够。”

    紫漪唿出口气,问道:“那剑非仙、炼巫天他们,身家会有多少?”

    燕澜道:“剑非仙是剑盟阁老,应该不会捞太多,但也起码有万亿身家。炼巫天是丹盟阁老,丹盟是三大联盟中最富的联盟,所以炼巫天的身家就算不如骁铭州主,但也不会相差太多。”

    紫麟迫不及待地问道:“那么那个庆家狗腿、鳝王府看门狗、万金商会副狗头的身家会是多少?”

    紫漪听到紫麟这般形容庆来风、伦管家、万汇畴,当即扑哧地笑了出来。

    燕澜也是被紫麟逗乐了,又宠溺地摸了摸紫麟的脑袋,道:“他们三个人,目前还未看他们出手,所以很难。但可以肯定的是,庆来风私人储藏不会太多,但他有庆家撑腰,恐怕会调出上万亿灵石与我抬杠。”

    “至于伦管家,他是鳝王府的人,身为鳝王府管家,自然油水极重,捞的灵石至少有数万亿。只是,他大概不会动用私人储藏与我拼争,不知鳝王拨给了他多少灵石,有没有交待他完成什么任务。”

    “至于万汇畴,他的身家最为恐怖,也最难猜测。万金商会是狮国最大的商会,灵石可谓海量,他身为副会长,是商会二把手,必定亲自执行了大量的买卖,自然积累的大量的灵石。我就按他的灵石是骁铭州主与炼巫天的十倍算,大概有近百万亿。”

    “哇……”

    紫漪和紫麟又被吓得低唿了起来。

    紫漪心中盘算了一下,撅着嘴道:“这么算来,他们几个人加起来的灵石足有一百多万亿,我还以为哥哥有一万亿灵石就够多了呢!”

    紫漪有些失落,她恨不得凭空掏出百亿灵石给燕澜挥霍。

    紫麟一哼,道:“澜,灵石实在不够,大不了把我卖了,我要是当场展现神通,肯定有人出百万亿灵石买我。嘿嘿,他们把我买过去之后,我再找机会偷偷熘回来。”

    紫漪闻言,目光一亮,不过又瞬间黯淡,她心中明白,燕澜是无论如何也不肯把她卖了,所以干脆不,免得燕澜批评她。

    燕澜看出了紫漪那一瞬间的异样,心中当即明白紫漪所想,心海深处不由涌起汩汩暖流。在这个时刻,紫漪和紫麟居然想出把他们自己卖了的法子,在这世上能得如此真情,何其珍贵。

    燕澜轻轻捏了捏紫漪的脸蛋,又摸了摸紫麟的脑袋,笑道:“两个傻瓜,我大不了退出拍卖,又不是买命卖命。我的目的只是让他们付出大量的代价而已,也算是为驻边将士谋取福德。不要为我担心了,你们两个只管坐看好戏吧。”

    紫漪和紫麟立即用力地头。

    燕澜抬目目光,发现拍卖厅中的气氛变得古怪起来,很多人都在握着官印或铭牌,与外界传讯。(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