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恐怖灵异 > 快穿之打脸狂魔 > 134|13.2

134|13.2

作者:风流书呆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快穿之打脸狂魔最新章节!

    孟婉拿着一个优盘走进电梯,摁了顶楼的数字,站在她身边的一名同事好笑的问道,“不会又是给周总送资料的吧?”

    “是啊,每隔一星期周总就要审查我们的资料,这都成惯例了,今儿不用他打电话,我们部长让我主动送上去。”

    “这都是些数据资料,复杂的程式和代码他能看懂吗,他又不是学it的。我估计他大概只是想看看送资料的人而已。”同事意味深长的笑起来。

    孟婉非常尴尬,将手插在口袋里不说话了。这半年来,周允晟一直在疯狂的追求她,然而同时又跟很多女人不清不楚,让她感觉恶心极了。这样的人,懂得什么是爱吗?他有的只是可笑的占有欲罢了。撇开金钱和地位,他什么都不是,他连知非的一根手指头都比不上。

    同事见孟婉面沉似水,知道自己玩笑开过了,呵呵笑了两声也闭了嘴。

    到了公司顶楼,孟婉径直朝总裁办公室走去,路过助理办公室时,下意识的朝里面看了一眼。小孙正在接听电话,脸色非常苍白,还有些魂不守舍。

    孟婉勾了勾唇角,收回目光后敲开隔壁办公室的门。

    “进来。”男人的嗓音非常性感。

    孟婉推门进去,见周允晟正在操作电脑,头发一丝不苟的梳到脑后,露出棱角分明,俊美无俦的脸庞,漂亮的桃花眼微微眯缝着,显得非常专注。都说认真的男人最有魅力,毫无疑问,现在的周允晟能迷倒全华国绝大部分的女性,即便他情史糜烂。

    但很不幸,我孟婉偏偏就是少数几个不会受周允晟迷惑的女人。我有自己的坚持和判断力。想到这里,孟婉收回目光,将优盘递过去,“周总,你要的资料。”

    “嗯,放下吧。对了,之前我借给你三百万你还记得吗?”周允晟头也不抬的问道。

    “我记得。”孟婉心中发紧,害怕对方又拿那笔钱逼自己就范。

    “你现在有钱还了吗?”

    “没钱。”孟婉用屈辱的语气说道。

    “那么从现在开始,你的工资和年终奖都要用来偿还这笔债务,并且把借条给我补上。看在大家是老熟人的份上,利息我就不收了。”

    孟婉盯着认真操作电脑的男人,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她以为这笔钱是周允晟赠送给她的,为什么现在又要她还?

    “怎么,不想还,也不想写借条?你这是打算赖账。我问问你,你跟我是什么关系?凭什么我要无缘无故送给你三百万?你拿了我的钱却什么都不愿意付出,你说天底下有这样的好事吗?就连-妓-女也比你高尚。”周允晟终于抬头,眼里充斥着嘲讽与鄙夷。

    孟婉自尊心很强,被一个曾经把自己捧到天上的男人如此恶语相向,脑子都懵了,指尖更是不受控制的颤抖。

    “好,我现在就给你写欠条。我的工资你也拿去吧。”孟婉知道如果自己不写欠条,就会被逼着跟周允晟上-床,于是抽-出笔筒内的圆珠笔,刷刷写了一张欠条,扔下优盘摔门走了。

    白给周氏打工三年?做梦!三年后周氏已经不复存在了,她等着看周允晟会落得个什么下场。

    孟婉前脚离开办公室,后脚就给男朋友打电话哭诉。方知非对周家人本就恨之入骨,一边安慰女友一边催促内线快点动手。

    那些即将发生的事,即便已经过去了很多年,对周允晟来说依然记忆犹新。他还是第一次被整得那么惨,要不是心理素质过硬,估计早就崩溃了。他觉得主神就像个烹饪师,系统是调味料,那些被摄取的灵魂是食材,主神用煎炸蒸煮等种种办法将这些灵魂加工成自己喜欢的味道,然后一口吃掉。

    但是吃多了早晚会被撑死!在心里暗讽一句,周允晟打开研发部送来的资料,照例将源代码修改一遍然后隐藏备份,让助理送回去。

    第二天上班的时候,他毫不意外的发现备份文件被复制盗取了。为了防范于未然,他在自己的电脑内安装了一个监控软件,能够监测到除自己之外还有谁动过电脑,翻看的都是些什么资料。只要一出现异常,软件就会及时截取证据发送到他的邮箱里。

    他打开邮件,助理小孙那张布满冷汗的脸出现在屏幕上,他慌里慌张的下载了文件,并把所有痕迹都清除干净。上一世,小孙盗走文件后卖给了方知非,方知非抢先注册了游戏版权,在周氏召开游戏发布会的档口将周氏科技告上法庭,要求周氏支付巨额的赔偿款。

    这是典型的恶人先告状,但版权已经在他手里,小孙盗走资料时手脚又做得很干净,没什么切实证据,周允晟还中了方知非的暗算而导致身败名裂,身陷囹圄,官司自然败诉了。

    周氏丑-闻-缠身,股票一度跌停板,新开发的游戏不能上市,几千万制作费打了水漂,专业人才纷纷跳槽,带走了客户和核心技术,周氏以最快的速度败落下去,而得到巨额赔偿的方知非利用这笔钱和从周氏挖走的人才,把游戏改善过后推介出去,第一年就狂赚几亿,让自己的小公司一跃成为it界的新秀。

    此后他生意越做越大,而孟婉则在艺术创作的道路上越走越远,成为扬名世界的艺术家。

    当时的周允晟明明有几千几万种手段能够翻身,研发部那群所谓的精英耗时几年做出来的游戏,他只需几天时间就能完成,而且动画效果、游戏人物、背景、游戏规则等设定绝对能碾压这个世界最火爆的网络游戏,但他偏偏什么都不能做。

    反派系统一句‘抹杀’就把他所有的反抗都压了回去。他只能咬牙切齿的旁观男女主的成神路,并且在系统的安排下一步一步走向死亡。

    妈的,想起来依然觉得憋屈!这回游戏规则由我制定,咱们慢慢玩!他入侵小孙的电脑,嘴角的笑容堪称阴狠。

    方知非还有个隐藏身份叫‘木马屠城’,是华国最顶尖的黑客。他本人没跟小孙见过面,一直借网络跟小孙进行交易。小孙将盗取的资料发给他之后,他就在网络上消失了,以至于后来小孙落网,竟连自己的雇主是谁都不知道,更交代不清楚事情始末。

    没有切实的证据成为这起侵权案败诉的最大原因。

    天知道当时站在原告席上的周允晟多想要一台电脑,三下五除二的把方知非在网络上活动的痕迹全找出来。方知非那点技术也配称黑客,简直是个笑话。

    直到现在,他还忘不了那种有能力翻盘,却偏偏受制于人的感觉。那段时间,系统跟他说得最多的两个字就是‘抹杀’,他永远都忘不了。

    找到方知非跟小孙在网络上交易的证据,他想了想,还是没打算一下就整死方知非。他曾经经历过的一切,这一世必定要让方知非也品尝一遍。

    把有关于方知非真实身份的证据截取出来,他用一个优盘下载好放进抽屉,完了给孟婉打电话,让她陪自己吃晚餐。

    孟婉拒绝了几次依然被死死缠住,只能勉为其难的答应。

    两人来到某家五星级酒店的西餐厅内。周允晟自顾坐下,并没有像往日那样为孟婉拉开椅子铺好餐巾,而是拿起菜单翻看。

    孟婉习惯性的站在椅子旁等待,见此情景脸色非常难看,还是服务员有眼色,上前为她解围。

    周允晟点好自己那份,这才将菜单递给孟婉。过了几分钟,服务员送来了餐前酒,他用高脚杯盛好,握在手中轻轻摇晃。窗外淡金色的阳光洒落在他脸上,让他焕发出一种高贵而又圣洁的气息。

    孟婉定定看了他一眼,这才挣扎般的移开目光。即便再痛恨周允晟,她也不得不承认对方的容貌具有毁灭性的冲击力。

    两人相对而坐默默无言,恰在这时,周允晟接到一个电话。

    “版权已经申请到了吗?很好,还有几个附加技术的专利权你也别忘了。不光在我国要申请,米国也一样。米国那边也进入了公示期?好,很好,回来给你加工资。”周允晟挂掉电话,心情明显愉快起来。

    孟婉却心慌意乱,勉强定了定神问道,“什么版权,什么公示期?”

    “当然是《魔界争霸》那款游戏的版权。”周允晟浅酌一口,淡粉色的嘴唇被酒液染成了深红色,看着有些妖异。

    “已经申报成功了吗?怎么一点音信都没听到?”小孙是周允晟最信任的属下,这么大的事,他不可能不知道啊!

    “已经申报成功了,我心血来潮让人去办的,不是什么大事。”周允晟漫不经心的摆手。这个时期的华国it界还处于网络游戏刚起步的阶段,很多公司对游戏版权并不重视。但在星际纪元,人们对知识产权的保护却相当严密,还在研发阶段就会申报各种各样的版权和专利,以杜绝侵权和盗版等违法行为。

    周允晟受不了主神为他安排的角色,在他看来,他曾经扮演的周允晟简直是个弱智!

    不是什么大事?你知不知道为了买到游戏的源代码以抢注版权,知非花了多少钱?两百万啊!相当于他们公司整两年的盈利!

    孟婉差点揪住周允晟的衣领质问。这两年来,知非究竟有多么辛苦没人比她更了解,那两百万是他游说了很久才从公司账户中调出来的,现在全都打了水漂,另外几个股东必定会追究他的责任。

    现在该怎么办?怎么才能挽回损失?

    孟婉看似认真的切牛排,实际上心里早就掀起了惊涛骇浪。

    周允晟很享受逗弄猎物的过程,看着他们在绝望与希望的边缘浮浮沉沉,那种心灵上的愉悦是无法用语言描述的。他等待方知非的反击,并热切盼望这一世他能玩出新花样。

    他知道,主神不但能通过培养灵魂的方法吸收能量,还能通过气运之子的强大来获得能量。这些所谓的命运之子,说穿了只是它的神经元的一根触须。当把这些触须全都砍断的时候,它就会变得虚弱并且不堪一击。

    他破坏性的举动误打误撞唤醒了宗漪,所以说他们天生就应该在一起。

    想到这里,周允晟露出一抹温柔的浅笑,但片刻后,浅笑被震惊的表情取代。他猛然站起身,不但带倒了椅子,还摔碎了一只酒杯,鲜红的液体浇淋在他西装裤上,却没能博得他丝毫关注。

    他鹰隼一般锐利的目光在酒店内来往穿梭的人群中扫视,最后锁定了一名背对着他,正在前台登记的旅客。

    旅客的身材非常高大,目测至少有190公分,宽肩窄腰大长腿,黄金比例的分割线,昂贵得体的定制西装勾勒出极具爆发力的肌肉线条,以至于仅仅一个背影就能迷倒绝大部分女性。

    周允晟大步朝那人走去,途中冒出几个身穿黑衣的壮汉拦截,都被他利落的避开。他揪住男人后领将对方翻转过来,挥拳朝他俊伟不凡的脸上打去。

    “宗漪我草你祖宗!你送我离开问过我的意见了吗?你还记得我们曾经的誓言吗?我他妈非揍你一顿不可!”他赤红的眼珠里有伤心,有愤怒,还有重逢的欣喜若狂。他要狠狠揍这个男人,然后再好好亲吻他。

    他简直太折磨人了!

    男人非常错愕,反射性的挥舞拳头反击,在砸上青年俊美脸庞的一瞬间不知为何又顿住了,莫名其妙的下不了手。

    几名保镖立马围上来,其中一人还想掏出手枪,被老板冷厉的目光制止了。

    男人回神后躲开了青年的攻击,用尽量温和的方式反剪青年手臂,将他压制在地板上,哑声问道,“你是谁?为什么攻击我?”

    “你说什么?”周允晟扭头惊问。

    “我说你是谁,为什么攻击我。”要是换个人,男人早把对方扒皮抽筋严刑拷打个几千遍,但眼下,连他都觉得自己格外的有耐心。他探究的目光在青年俊美妖异的脸上转了几圈,最终定格在他燃烧着怒焰的,明亮异常的桃花眼上。

    这双眼睛有震惊、愤怒、失望、难过、彷徨,唯独没有恶意。青年不自觉的皱眉抿唇,神情显得委屈极了,就仿佛自己做了天大的对不起他的事。

    男人在记忆里反复搜索有关于青年的记忆,却发现他们从未见过。如此漂亮的一张脸,如此明亮的一双眼,只需见过一次就终生难忘。

    “你是谁?”他迫切的想知道这个问题。

    周允晟迅速从震惊中回神,不断安慰自己:连女皇都出现了数据倒退,爱人的记忆出了问题也是很正常的。没关系,慢慢来,总有一天他会想起曾经的一切。

    他黑亮的眼眸一点一点黯淡下去,装作非常尴尬的打量男人几眼,说道,“抱歉,我刚才认错人了。”

    男人自然听见了他刚才的怒吼。宗漪,是这个名字吧?看来认错人这种说法是可信的,当然,青年眼中并无恶意才是他选择相信的最主要原因。

    “宗漪跟你是什么关系?”男人非常在意这一点。

    “关你屁事!”你自己都不记得还来问我?周允晟挣脱钳制,揉着酸痛的胳膊离开。几名保镖意欲上前拦阻,被男人制止了,他面无表情的盯着青年远去的背影,目光暗沉。

    周允晟刚才那是赌气,还没走出大堂又后悔了,匆匆折返回来,看见男人还在前台,立即跑过去。

    “喂,那谁,给我一张名片,今天无缘无故揍了你,改天我请你吃饭。”

    他话音刚落,就收获了几名保镖自以为洞察了真相的鄙夷眼神。又是一个借故跟老板攀关系的,不过这人攀关系的方式特别新颖,而且风险巨大,一不小心就结仇了。

    他们摩拳擦掌,蠢蠢欲动,只等老板一声令下就把人扔出去。

    男人定定看了他一眼,取出一张做工精致的名片递过去,似想到什么又收回来,借前台的圆珠笔写下一串电话号码。

    “这是我的私人号码,全天二十四小时都能接听。”

    周允晟得意的翘起唇角。他看得出,爱人的眉宇间有两道深深的沟壑,可见是个冷漠严肃的人,非常不容易接近。然而才见过一面就能把私人号码交给自己,足以证明他对自己的感情并未消失。

    管你是谁,有没有记忆,你终究逃不过我掌心。他用桃花眼夹了男人一下,又举起名片吻了吻,这才缓步离开。

    易峥?好名字。没有职务?回去查一查就知道了。

    见青年在挑逗了自家老板以后竟安然无恙的离开,几名保镖露出目瞪口呆的表情,然而更惊悚的事情还在后面,号称‘机器人’的老板,竟被青年的电眼和飞吻弄得耳根通红。

    他面无表情的站在那里,仿佛很冷酷,但似要滴血的耳垂早就出卖了他的手足无措。

    “先生,您的入住登记办好了,房间是1888,电梯在您右手边。”服务员及时缓解了易峥的尴尬。他正要举步离开,就见对面西餐厅的服务员小跑过来,手里拿着一份账单。

    “经理,刚才打架的那名客人逃单了,该怎么办?”她一脸的紧张,要是查不到逃单的客人,这笔钱就该她来出。那位客人消费了好几千,几乎是她一个月的工资,女客也早就跑得没影儿,跟约好了似得。她哪儿能想到一身贵气的客人会是吃霸王餐的流氓。

    大堂经理认得周允晟,摆手说道,“没事,那是周总,他肯定是忘了,我们把账单寄给他们公司就成。”

    易峥掏出一张黑卡递过去,说道,“我帮他付。他叫什么?”

    “谢谢易先生。他是周氏科技的少东,咱们y市的名人。”大堂经理想起周总那些花边新闻,忍不住咂舌。

    长成那样,不风流也不行啊。

    易峥点头,拿回卡后信步离开,一进房间立即让保镖去查青年的背景。他不是怀疑他,只是想更了解他,这种欲望来自于心灵的最深处,无法克制。

    与此同时,周允晟已经利用008查出了爱人的身份,易峥,归国华侨,在米国经营博彩生意,是世界范围内的博彩巨头。这次华国想把某个省区划出来发展博彩业,他受邀前来投资。

    众所周知,做博彩生意的人,背景都干净不了,易峥的家族就是米国最大华人帮派的创始者,虽然现在已经洗白,但影响力不容小觑。

    终究是等同于女皇的高端程序,每一个身份都很显赫。这家伙没有记忆,流落到这里究竟想干什么?

    周允晟思考了半天,忽然觉得自己魔怔了。在没有记忆的情况下,爱人怎么知道自己只是一串数据?对他来说,自己是个有血有肉的人,也要生活,也要工作。

    所以周允晟,你必须把他当做有血有肉的人看待。他有感情,会伤心、难过、喜悦、愤怒,他跟你一样,需要理解也需要爱。

    思及此处,周允晟更坚定了带爱人回到现实的决心。他摸摸耳垂上的008,忽然有了一个大胆的构想。

    --------------

    孟婉离开酒店后立即给方知非打电话,告诉他游戏版权已经注册了,他们拿到的资料已经成了废品,如果按照资料把游戏开发出来,周氏企业必定会起诉他们。

    一个十几人的小公司,怎么可能是周氏那种庞然大物的对手。方知非挂掉电话后直接把装载资料的优盘给摔碎。

    他慎重向几名合伙人道歉,表示会在最短的时间内挽回损失,否则就无偿转让自己的股份。看在他很有诚意的份上,合伙人同意了。

    小孙在盗取资料后便辞职回老家,刚进家门就被几个警察以盗窃商业机密罪抓捕起来。他说不清自己把资料卖给了谁,警方问不出更多的东西,只能静静等待购买机密的人冒头。小孙入狱的消息刺激了病重的父亲,老人家拒绝治疗,没几天就过世了。他认为是自己的病拖累了儿子,否则他干不出这种违法的事。

    周允晟在清算名单上把小孙的名字划去,上一世让他不痛快的人,这一世谁也甭想过得痛快。洗了个澡,把衣柜里的衣服全试了一遍才挑出最得体的一件,他站在落地窗前给易峥打电话。

    “喂,我是周允晟,还记得我吗?”

    易峥手里正拿着一沓资料,上面全是周允晟跟各种小明星纠缠的照片,脸色极为阴沉。

    “不记得。周允晟是谁?”他冷硬开口。

    “哦,不记得就算了。”周允晟干脆利落的挂了电话。

    易峥差点把手机捏碎,他盯着黑掉的屏幕,认真考虑要不要拨回去。正当他解锁键盘的时候,铃声又响了。

    “我跟你在酒店里干了一架,你这么快就忘了?”

    “原来是你。”易峥暗暗松了口气,告诫自己下回说话别矫情。

    “我想请你吃饭,你有时间吗?”

    “什么时候?”

    “现在?”

    易峥翻看行程表,点头道,“可以。”

    “我马上来接你。”周允晟欢天喜地的挂了电话。

    易峥立马让秘书把接下来的行程全都推迟,打开衣柜,看见清一色的,款式毫无变化的黑色西装,忍不住露出苦恼的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