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恐怖灵异 > 快穿之打脸狂魔 > 第5章 .9

第5章 .9

作者:风流书呆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快穿之打脸狂魔最新章节!

    秦策的中军本就负责京畿防务,之前因为失忆,让太后一系钻了空子,眼下他回来了,只要振臂一呼,旧部们纷纷响应,夺回皇城只是早晚。但为了确保小皇帝的安全,秦策并未大张旗鼓,而是秘密进行布局,以图兵不刃血。

    这日,他派去的属下终于将太后嫡子生擒,带回了军营。

    秦策对对方严加拷问,得出一份叛臣名单,当夜便准备突袭皇城清理朝局。几位大将聚在帅帐中推演沙盘,忽听外面有人禀报,“禹将军,营外有人求见。”

    禹将军便是秦策的得力干将,也是之前奉命保护朱家的定远将军。发觉都督眉头紧皱面露不满,他丝毫不敢懈怠,当即摆手道,“没眼色的东西,都这时候了,就是天皇老子来了也不见!叫他赶紧走!”

    士兵迟疑片刻,又道,“对方声称是青岷县的朱子玉,前来为将军送粮草。”

    正所谓兵马未动粮草先行,可见粮草供给对军队作战的重要性。几位大将均是眼前一亮,齐齐朝都督看去。

    子玉为何专门跑来给禹城送粮草?秦策浓眉紧皱,摆手道,“把他带进来。禹城留下,你们先散了。”

    几位大将躬身告退。

    “你与子玉是何关系?此前可曾相识?”

    都督的语气听起来十分阴沉,禹城心下微惊,连忙回道,“属下与朱公子素昧平生,此前奉都督之命护卫朱家,想来朱公子对此心怀感激,这才特地前来送粮草。”

    明明是自己下达的命令,好处却让属下得了去,秦策心里十分不爽利,却又不想此时便暴露身份,不得不避至屏风后,说道,“你与他谈,我暂且避一避。”

    禹城被他弄得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却也不好多问,只得让人请朱公子进来。

    帘子被人掀开,一名身穿绯色纱衣,形貌昳丽的青年缓步而入,嫣红的薄唇自然上翘,便是不笑也仿佛带着三分笑意,桃花眼波光潋滟清澈见底,似有情若无情,令人不由自主便为之沉沦。

    这是一位堪比骄阳的人物,走到哪儿都是众人瞩目的焦点。

    禹城看呆了,回神后不着痕迹的在对方身上寻找朱砂痣。哥儿的朱砂痣一般长在很明显的位置,要么在手腕,要么在耳垂,要么在眉心。颜色越红位置越正,身价也就越高。若是哪位哥儿能在眉心长一颗嫣红的朱砂痣,那简直是天仙下凡,八方来求。

    但是可惜了,任禹城怎么找也没找到朱砂痣,不得不遗憾的承认,这位朱公子是个男人,长成这样竟然是个男人,简直暴殄天物!

    心里纠结成乱麻,禹城面上却丝毫不显,开门见山的问道,“敢问朱公子前来送粮所为何事?”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这个道理谁都明白。

    周允晟也不废话,拱手道,“实不相瞒,朱某确实有事想求将军。三年前朱某的双亲在洛水一带遇见匪患,双双遇难。洛水正是将军的管辖范围,朱某斗胆,以二十万担粮食的代价请将军出兵剿匪,为百姓除害。”

    虽然朱子玉唯一的心愿是保住朱家,但是周允晟觉得这样还不够,既然抢夺了别人的人生,他必定要做到尽善尽美。

    当然,除此之外他还想探一探这位定远将军的虚实。禹城身高足有八尺,长相英挺气质冷峻,身上更散发着一股熟悉的烟草味,怎么看怎么像他失散已久的爱人。

    若是平常,禹城自然不会推拒,但眼下朝局岌岌可危,他身负重任有心无力,只能歉然开口,“朱公子的请求,禹某怕是不能答应。不瞒公子,禹某眼下有更紧要的事,实在是分-身乏术……”

    周允晟知道他现在定是为太后夺宫的事焦头烂额,于是摆手笑了,“无妨,待此间事了,朱某再来叨扰将军。那二十万担粮食便先留给将军,算是朱某的一点心意。之前将军护卫朱家,朱某还未来得及道谢呢。”

    他不笑便已是光彩夺目,真心一笑的时候简直勾魂夺魄,令人眩晕。禹城又是一呆,连忙摆手说‘应该的应该的’。

    军事重地,周允晟不敢多留,略一拱手就要告辞,快走出营帐时忽然回头问道,“将军可是爱抽旱烟?”

    “对,朱公子被我身上的烟味熏着了吗?”禹城尴尬的撩了撩衣摆。

    “不,这味道十分好闻。”周允晟微微勾唇,信步离开。以前总觉得烟味刺鼻,等闻不见的时候才猛然发觉自己早已经习惯了。这是一种令人格外安心的味道。

    禹城脸颊涨得通红,等人走远了才发现都督正立在自己身前,脸色黑沉,目光阴鸷。

    “以后不准再抽旱烟,回去就把你的烟枪扔了。”

    “为何?”

    “抽多了对身不好,天凉的时候容易咳嗽。”

    “可是都督,您比我抽的还厉害些。”

    “我失忆之后便已经戒掉了。”不过现在是时候再抽回来了。

    思及此处,秦策垂头闻了闻自己胳膊,发现只有一股清爽的皂荚味儿,并无烟味儿,于是非常不爽的皱眉。

    ---------------------

    是夜,中军十万将士忽然包围了皇城内外,将太后母家一百三十七人尽数生擒。太后本欲挟持小皇帝突围,却发现小皇帝不知所踪,自己的儿子五花大绑出现在慈宁宫门口,被两名士兵用钢刀比着脖子。

    太后无法,只得束手就擒。

    翌日凌晨,丧钟响彻皇城内外,第四代褚云帝驾崩了,皇位传给时年还未满五岁的小太子,择中军都督秦策、左相杨荣、右相黄炳文为顾命大臣,辅佐朝政。

    举国哀丧三月,三月后小太子登基,免赋税,开恩科,大赦天下。而后,一场倾盆大雨突然而至,为赤地千里的褚云国带来了福音,百姓纷纷朝皇宫的方向叩拜,都言小皇帝乃真龙天子。

    平定了朝局,已继承神威侯爵位的秦策钦点五万士兵前往洛水剿匪,而他的亲信则带着重礼前往章家道谢。

    之前那点粮食和银票自然不够买秦策一条性命。这次他另添了许多金银珠宝并几座宅邸庄园,大张旗鼓的送到章家门口,还为专程为章家瑞延请名师教导学问。

    章家救了神威侯的事在乡野间传遍了,当初欺凌章家的人全都被章书林和章家瑞报复了回去。又过了一月,章家瑞进京参加秋闱,夺得了二甲第六名的好成绩,紧接着参加春闱,再次高中。

    在最后的殿试中,小皇帝听说章家人对神威侯有恩,故钦点章家瑞为探花郎,真可谓春风得意马蹄急一日踏遍长安花。

    原青岷县县令因护驾有功被擢升为赵州知州,章家瑞也就顺理成章的取代了他的位置,成了新任县太爷。

    本以为会留任翰林院的章家瑞对这个职务十分不满,几次拜访神威侯府想疏通关系,都不得其门而入,只得怀着满腔怨气上任。

    章书林却高兴极了,想着弟弟既然成了青岷县的土皇帝,自己就可以无拘无束的大展拳脚,再不怕得罪哪个地头蛇。

    他打算开一个酒坊,专门酿造葡萄酒。因青岷县无人大规模种植葡萄,收购成本可能会很高,就打算买一座山头自己种。在青岷县附近寻摸了几天,他终于看中一座山,使人打听得知该山属于朱家,便给朱子玉递口信。

    “不卖。”周允晟干脆利落的拒绝。

    章书林犹不死心,将自己的底价往上加了一成,报予对方知晓。

    “说了不卖。”周允晟便宜了谁也不会便宜章家。

    章书林无法,只得继续在山中转悠。但其它几个山头的水土条件都不如朱家的好,无法种出高品质的葡萄。他是个吹毛求疵的处女座,为此头发都愁掉了一大把。

    “他不肯卖?”章家瑞听说此事,冷笑道,“那我亲自上门去跟他谈吧。”正所谓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如今他是青岷县的父母官,谁不得卖他几分脸面?朱子玉几次三番推拒他兄长的请求,简直在明目张胆的打他的脸。

    县太爷亲自上门,周允晟就是再厌烦也不得不把人请进来。

    二人对坐,均是皮下肉不笑。

    “朱公子,我兄长看中那座山头,你给个价吧。”

    “你先出一个价?”周允晟端起茶杯浅饮一口。

    “这个数如何?”章家瑞伸出一个巴掌。

    周允晟当即笑了,“我朱家买山的时候花了八百两,你一下给我砍掉三百两,章大人,你这是做买卖还是明抢?”

    章家瑞眯眼道,“你今日给我一个实惠,改日我也给你一个便利,咱们互惠互利,谈不上谁吃亏。朱公子聪明绝顶,想必会做出正确的选择。”

    正所谓民不与官斗,一个小地主要想与县太爷较劲无异于以卵击石。偏偏周允晟性子倔强,越是逼迫越是反弹的厉害,冷笑道,“我对章大人无所求,谈不上互惠互利。这山头我不卖,章大人请吧。”话落震袖赶人。

    章家瑞没料到他如此硬气,脸色由红变白,又由白变青,咬牙道,“朱公子,但愿你日后不要后悔。”

    “怎么,你还想以势压人?打压皇上盛赞的仁善之家,你可得找个好名目才成,否则当心乌纱帽不保。”周允晟指着供奉在堂上的御赐金匾,上书‘仁善之家’四个字。有了这块匾,想要动朱家的人都得先掂量掂量。

    章家瑞满腔怒气被他一句话给噎了回去,顶着青紫的面皮大步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