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穿越小说 > 农家乐小老板 > 104

104

作者:柴米油盐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农家乐小老板最新章节!

    104

    回馈下这里〜手机发帖,不知道清楚吗

    “今天天气很好,一起到山上走走。”章时年一脸的神清气爽,显然已经洗漱完毕,吨吨也在院子里洗脸了,床上只有一个还在坚持不起,呼呼大睡的。

    “你们两个去就行了,别叫我。”陈安修卷卷被子滚到床里面,看这样子就知道一点想起床的打算都没有,天气凉了,上山的游客少,他最近也开始犯懒,晚上十点多就睡下了,早上不拖到七点多,绝对不想起床。

    章时年笑着把被子一起抱过来,捏捏他的脸说,“再睡下去就胖地走不动了。”脸明显比夏天的时候圆润多了,最近摸着腰上也有肉了。

    陈安修抓着被子往头上盖,含含糊糊的说,“反正有你了,有肉就有肉吧。”

    他的脑回路总是这么千回百转,换成一般人只能听个稀里糊涂了,幸好章时知他甚深,脑子又比旁人转的快点,“这么自信?你就不怕我嫌你胖?”

    陈安修的回答是转个身,屁股对着他,这种明摆着的问题还需要他牺牲宝贵的睡眠时间来回答。

    章时年的眼底染上笑意,从被子底下探手进去,略显冰凉的手指落在陈安修的背上。

    陈安修拱拱身子,继续往床里面缩,这种顽强赖床的精神确实可嘉。

    章时年今天招惹他上瘾,并不打算就此放过他,手指划过线条柔和的腰部,来到圆润挺翘的部位情|色地揉搓了两把,之间在缝隙处勾画,还待有进一步动作的时候,陈安修忍无可忍,甩掉被子翻身坐起来,睡眼朦胧地吼,“章时年,你大早上的折腾什么?”不知道男人早上很容易有反应吗?太犯规了。

    章时年目的达到,伸手揉揉他翘着的几根头发,“既然醒了,就起来吧,早上山上的空气不错。”

    陈安修一听,两眼一闭,直挺挺向后摔在床上,做挺尸状。

    似乎被他的无赖打败,章时年摇摇头起身,陈安修终于得到清净,正打算再接再厉继续睡上半个小时的时候,章时年拿着衣服过来,“自己穿还是我给你穿?”

    “你穿。”他在床上大大的摊开手脚,就是不配合,看章时年怎么办?某人信心十足地想。

    章时年失笑。

    早已经熟悉的清爽的男性气息靠近,萦绕在鼻间,陈安修左眼微微睁开你一道缝,还没来得及看清楚别的,春秋的厚t恤就套在脑袋上了。

    章时年像抱着大娃娃一样,拦腰抱住让人靠在自己肩上,抬左手,抬右手,下拉,把人放回床上,“安修,内裤要穿吗?”章时年趴在他耳边低声问。

    陈安修眉头猛跳,这种问题也需要问吗?他敢肯定这人绝对是故意的。

    “既然不说,大概就是不需要穿了。”章时年状似自言自语地说。

    陈安修一侧头,牙齿准确无误的落在章时年的下唇上。

    吨吨在门口趴了趴头,又退了回来,他坐在院子的台阶上托着脸看看天,这两个爸爸一时半会是出不来了,真是的,比小孩子还喜欢腻在一起。

    陈安修再多的瞌睡虫在章时年的连番骚扰下,也跑干净了,认命地爬下来陪着这两人上山去跑步,不过早上山上的空气确实不错,现在已经是十一月底,天气转凉,山上的空气很清冽,他们跑步的这条路,山坡和山谷里大多是槐树和一些小灌木,满目都是深深浅浅的黄色,每次跑一趟回来,头发上,领子里都得落上几片叶子。

    孩子的好奇心重,吨吨跑着跑着就容易被树上的鸟窝,枝头跳跃的松鼠,灌木丛里的颜色鲜艳的野果,或者路边某片形状怪异的叶子吸引了目光,陈安修有时也跟着他凑热闹,爬树看看鸟窝,拿弹弓吓唬吓唬松鼠,章时年则是慢跑着,由着他俩胡闹,今天他们的运气显然不错,陈安修爬树的时候,竟然在一棵树后面发现了一大丛野生木耳,事先没准备袋子,陈安修脱了外套,采了好些下来。

    “爸爸,我看看。”陈安修一下来,吨吨就冲过去。

    陈安修也挺兴奋,对章时年说,“白捡二斤木耳。”

    章时年看看那被揉成一团的外套,这二斤木耳还不够这衣服零头的,不过这又能怎么样呢,高兴就好,于是他也跟着说,“晚上做个凉拌木耳吧?”

    吨吨也提供建议说,“木耳炒肉也挺好吃的。”

    “做大炖菜也不错。放上鸡肉,白菜的,山药,豆角,西红柿,粉条,热乎乎的炖一锅。”

    得,就这么点东西,一家三口还三种吃法。

    下山的时候,吨吨主动提出要抱着那些木耳,章时年问陈安修,“你今年的生日打算怎么过?”

    陈安修伸个懒腰,抻抻胳膊说,“也不是什么大生日,本来也没打算怎么过的,但前两天小舅也问起这件事。”他们家不怎么很重视这个,从小到大,他和望望还有晴晴都没吃过自己的生日蛋糕,每年都是妈妈包一顿饺子就算是过了,但今年不太一样,他和小舅相认,二十八年前的那天,对小舅来说,意义一定更加不同。

    提到林长宁,章时年想起陆江远了,他没查到陆江远和林长宁的暧昧关系,但却查到了,陆家曾经对学校施加过压力,针对的就是林长宁,不过毕竟是百年的名校,对学生还是维护的,林长宁又颇得老师的喜欢,毕业后还是顺利出国了。这说明陆江远和林长宁当年一定有某种交集,还因此触怒了陆家,再结合之前林长宁和陆江远的表现,他几乎可以肯定陆江远就是陈安修的另一个父亲。

    “到时候一家人在家里吃顿饭,你觉得怎么样啊?”

    “这样也好。”章时年回答说。

    *

    蒋瑶现在怀孕快五个月了,肚子已经很明显,她前两天和王斌在家里吵架的时候,一不小心跌倒在自己摔碎的碗上,大腿上被划伤了,在医院里住了四五天,出院后,她怎么也不愿意回去和王斌的那个家,于是范琳就把她接了回来。

    蒋轩和林梅子结婚后,虽然有自己的婚房,但很多时候他们还是回蒋家住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