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恐怖灵异 > 影帝的诞生(美娱) > 第27章 圈内人的派对

第27章 圈内人的派对

作者:摇曳菡萏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影帝的诞生(美娱)最新章节!

    由莱昂纳多·迪卡普里奥带进来的派对,果然和威廉以前参加的那些校园派对不一样,丹尼·伯恩筹办的男生狂欢已经够出格了,不过校园排队再大胆也就那个样,不像这里,到处都是成熟的肉/体在晃荡,从灯光到氛围都充满了迷乱的气息。

    闹中取静的洛杉矶市中心偏僻小楼,为了杜绝狗仔没有任何户外娱乐设施,视野开阔同时又暗藏许多玄机的建筑设计,墙壁上贴着厚厚的隔音海绵,一楼二楼从中间打通,蓝色的巨大灯光束从一楼地板直达二楼天顶,这就是酒吧的全部照明设施了,玻璃旋转楼梯绕着光束攀爬而上,女士走在上面的时候还要小心裙子走光。

    一楼有乐队有舞池有调酒台,二楼全是长排沙发,想热闹还是想享受私密空间,需求全都能被满足。

    莱昂纳多像个花蝴蝶一样,用脸刷卡把他们带进酒吧后就不知道哪里去了,托比也抵挡不住诱惑,邀请一个看起来很好说话的黑发混血美女去跳舞了,威廉端着一杯杜松子马提尼,坐在旋转楼梯旁边的沙发上,咬着吸管观察整个酒吧。

    威廉倒是没像托比一样,从进门开始就是一副大开眼界的模样,类似规格的派对他在纽约就参加过很多,只是风气还是好莱坞的更加开放一点罢了——曼哈顿的派对表面上都是光鲜亮丽,男宾女宾衣冠楚楚的,糜烂的东西深藏在暗处,不像洛杉矶,派对动物们更加直接干脆一点。

    看不过倒是能见到很多大荧幕上的熟面孔,c-list,b-list.还有几个准a-list。

    满眼望去,除了比基尼,比基尼,还是比基尼。

    威廉撇撇嘴,拿了罐啤酒往嘴里倒。

    他不喜欢这么爆的啊,就没有风格清新婉约点的?

    而且女人爆也就算了,那个v领衫从脖子一直开叉到肚脐眼还画着浓重眼妆的伙计你想要干嘛?

    全透明旋转楼梯的设计者用心太险恶了,只要是个穿裙子的走上去,就没有不走光的。

    酒吧里有一半顾客走出去都算公众人物,高贵冷艳逼格十足,仿佛物质与世俗的一切和他们毫无关系,但在这里,人人都脱下了伪装的外衣,露出了自己真实的一面。

    不少喝高了的男人聚在旋转楼梯下面,每当上面的美女一不小心走光了,底下就口哨欢呼声四起。

    男人的追捧似乎也挑起了女人身体里的疯狂因子,一个黑发红唇衣着复古的女士踩着十二公分的恨天高,用一种堪称优雅的步伐,在万众瞩目中慢慢踏上旋转楼梯,然后在最高处模仿玛丽莲·梦露的经典造型,掀起了她的裙子。

    整间酒吧瞬间沸腾了,无数男人在楼梯下对着那缕春光狂呼:“和我一起过夜吧,女士!”“让我请你喝杯酒!”

    威廉认出这名女士正是最近在好莱坞声名鹊起的脱/衣/舞女郎蒂塔·万提斯,以二十出头的年纪,傲人的身材,维多利亚式的复古装扮和大胆精彩的演出在男士,特别是上流社会男士中非常有名——蒂塔·万提斯只在非常著名的夜总会里演出,而那种场合普通男人可消费不起——就连对这方面新闻完全不关注的威廉,也听说过蒂塔·万提斯香艳异常的羽毛扇舞,可见她的知名度了。

    蒂塔·万提斯从旋转楼梯上下来后,很快陷入到无数男人的包围中,威廉对后面的事已经完全不感兴趣了,他把注意力放在了小心翼翼护卫着女伴上楼来的托比·马奎尔身上。

    托比新勾搭上的女伴,那位黑发混血美女同样是个爆乳装爱好者,还同时是绷带装和超短裙爱好者……没错,她穿着一件低胸紧身超短连衣裙,裙边堪堪盖住大腿,正准备大踏步上楼梯。

    在混血美女即将走过的前一刻,托比非常“体贴”的将自己的外套脱了下来,递给女伴,让她把大腿盖一盖,好避免让楼梯下那群男人“占了便宜”。

    借助旋转楼梯旁的巨大灯束照明,威廉清楚的看到那位黑发美女趁着托比不注意的时候,隐蔽的朝天翻了个白眼,然后无语又无奈的将外套挂在了腰上。

    这让威廉觉得,托比的体贴和好心似乎没被黑发美女领情,这位女士的作风似乎并不保守。

    上了楼梯,托比领着黑发美女朝长排沙发走来,路过威廉的时候他没有打招呼,只是心照不宣的眨了眨眼。

    威廉也非常识趣的朝托比眨眨眼,示意自己绝不会去打扰他的二人约会。

    不过走在托比身后的黑发美女却误会了,她以为威廉在对她眨眼,于是迅速的朝威廉抛了个媚眼。

    威廉:“……”

    托比带着黑发美女坐在威廉身后那一排沙发上,请了对方一杯鸡尾酒。

    两人聊天的内容听的威廉内心狂笑。

    黑发美女:“你有多大?”

    托比:“二十岁,你呢。”

    黑发美女语气暧昧:“……二十四岁。不过,我不是在问你的年纪,男孩,来告诉我,你那里够大么?”

    威廉连忙捂住嘴巴,才没让还没咽下去的啤酒就那么喷出来。

    他悄悄的朝后转了下身,瞧见托比那就算在蓝色霓虹光下,也红的跟番茄似的的脸。

    ‘可怜的托比。’威廉想。

    换成其他没节操的男人,或许这会儿已经把“大不大你试试就知道了”这样的正确*用语说出口了,但托比·马奎尔无疑是当今社会仅剩不多的很有节操的男人之一,他害羞又腼腆,只有被调戏的份儿,从来没有主动调戏过人。

    黑发混血美女一奔放,托比hold不住了,他结结巴巴了半天,也没吐出一句有用的话。

    原来还是个纯情男孩。黑发美女是来找享受的,对调/教青涩大男孩没有兴趣,她连鸡尾酒都没喝完,很快就不耐烦的告辞了。

    托比的自信遭心到重创。

    “威尔,我是不是太没用了。”托比转身对威廉说,整个人都散发着一种可怜兮兮的气质。

    “保持住现在的忧郁表情,用你天生的狗狗眼去和周围的单身女人对视,相信我,一会儿肯定有人上钩。”观察了室友几秒钟后,威廉出了个看似非常不靠谱的主意。

    “puppyeyes?我才没有puppyeyes。”虽然嘴上这么反驳着,但托比还是眨着他那双又圆又大的眼睛,寻觅起了周围的单身女士,因为托比知道,自己的两个朋友,不论是莱昂纳多还是威廉,在泡妞上都比他有手段。

    虽然眸色不同,但威廉和莱昂纳多的眼睛形状很相似,狭长,眼尾略弯,不笑的时候有迷离的感觉,笑起来就很容易让女孩子脸红心跳,总之是很招桃花的眼睛,但托比和他们的不一样,托比的眼睛又大又圆,蓝眸清澈,眼尾下垂,无论用什么角度看人都带着一股无辜的感觉,的确是一双天生的狗狗眼。

    不客气的说,狗狗眼是很萌,但萌过头的东西只会让人大叫“好可爱”,容易招来母性大发,很难旺桃花,加上托比不是运动型男性格也不十分活泼,难怪异性缘始终不旺了——不过,这酒吧里千奇百怪的人那么多,万一有女人就是爱这口呢?

    威廉很幸运的又猜对了一次,在托比用狗狗眼向四周放射卖萌光波不久后,一个穿着红色比基尼,只在外面套了个透明罩衫的大波熟女就坐过来了。

    很难说这位红裙熟女是被托比勾引过来的,还是喝多了坐迷糊了——她看起来神智不太清醒。

    “你好。”托比有些羞涩的打着招呼:“我叫托比,你呢?”

    “丽莎。”红裙熟女傻笑着打了个酒嗝。

    托比看起来快被对面传来的酒味儿呛晕了。

    “你住在哪儿,帅哥?”红裙熟女不舒服的拉了拉领口,本就低胸的领口更低了,胸贴都快露出来了,她却毫不在意。

    托比盯着对方胸口看了一眼,很快不自然的移开了目光:“就在附近,隔两三条街的地方。”

    “那你公寓里有好玩的东西么?我现在有点不清醒,需要来点带劲的东西提神。”

    托比专心思考了两秒钟:“咖啡?威廉煮的咖啡很好喝,又香浓又提神,我每天早上都要来一杯。”

    红裙熟女:“……”

    偷听的威廉:“……”

    本来就喝醉酒的红裙熟女像是被托比的回答搞糊涂了,她用心的想“咖啡”到底指的是普通咖啡,还是最近新出的什么好东西的代号。

    威廉忍无可忍的站起来,转身,走到托比身边坐下来,亲密的揽着他的肩膀,对红裙熟女说:“嘿,美女,他今天晚上没空陪你了。”

    红裙熟女看看威廉,又看看托比,眼神迷茫的想了好大一会儿,突然转变成愤怒的表情,狠狠的瞪了两人一眼,站起身走开了。

    托比的表情里充满了茫然:“她怎么突然走了?”

    “傻乎乎的托比,真是不同情你都不行。”威廉停止演戏,坐到室友对面去,解惑道:“知道她刚刚说的带劲提神的东西指的是什么么?”

    身处好莱坞这样的名利场,没吃过猪肉也见过猪跑的托比表情渐渐变得震惊:“毒品?”

    威廉耸肩:“不然你以为是什么?我煮的咖啡?这样神奇的答案也只有你能想出来了。”

    “那她后来怎么走了?难道是我的回答太蠢了把她吓跑了?”

    “她以为我们是一对儿。”

    托比剧烈的咳嗽起来。

    威廉咬着吸管笑的邪恶:“不然怎么让她心甘情愿的走?难道你还真的想把她带回去,再给她找点带劲的东西?”

    托比抑郁的不说话了。

    为了不让其他人以为自己和托比真是一对儿,阻碍了好友的桃花运,威廉撇下托比一个人,又找了个可以俯瞰整个一层的位置坐着看热闹去了。

    奇怪的是,从这时候起,开始不停的有男人走过来问他要不要一起喝杯酒。

    ——虽然很不愿意想歪,但这群男人的确是在向他搭讪对吧?

    威廉困惑极了,又想不明白,只好摆出一副冷脸拒绝了一个又一个男人的搭讪。

    这回轮到托比坐在旁边儿一直看他热闹了。

    赶走又一个男人后,威廉听到身后传来一阵嬉笑声,他愤怒的转身瞪托比,却发现正在大笑的人不是室友,而是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的莱昂纳多。哦,对了,他怀里还搂着一个金发比基尼女郎。

    如果眼神儿能杀人的话,莱昂纳多大概已经被威廉杀死过了。

    “冷静,冷静。”莱昂纳多说:“这些男人是你自己招来的,你瞪我干什么?”

    “污蔑!纯属污蔑!”威廉气急败坏。

    莱昂纳多的表情一下子古怪了起来:“你不会不知道吧?”

    “知道什么?”

    莱昂纳多科普道:“在这间酒吧,单身男人咬吸管是性暗示的意思,表示你很寂寞,渴望同性的陪伴。”

    威廉迅速将吸管丢了出去。

    “哈哈哈哈!”托比幸灾乐祸。

    “今天那个人不在,如果他来了,又看到你的话,肯定要向你搭讪的。”莱昂纳多突然压低声音,对威廉说:“不过更有可能的是装作一副大明星很赏识你的派头,要走你的私人电话,他给予机会,或许是在他的新电影里让你扮演一个配角,你奉献肉/体,交易达成。”

    威廉不解的微微皱眉:“你在说谁?”

    莱昂纳多悄悄对威廉和托比耳语了一个名字。

    托比顿时瞪圆了眼睛:“他?我不相信!”

    威廉也有点难以置信。

    “爱信不信,伙计们,藏在柜子里的a-list可不止他一个呢,只不过像大卫·格芬那样的大佬可以光明正大公开自己的性取向,我们这样需要靠拍片吃饭的演员,可就没那么自由了,特别是同性恋们,公开性向,这辈子就别想再有什么发展了。”莱昂纳多朝他们点点头:“或者回去问你的经纪人——不是说你的经纪人,托比,你的经纪人肯定不知道这件事,威尔的经纪人倒是可能知道一点,他们肯定有所耳闻。”

    大卫·格芬,梦工厂的创立者之一,和杰弗瑞·卡森伯格、斯蒂芬·斯皮尔伯格并称梦工厂三巨头,好莱坞最有权势的犹太人和同性恋之一。

    在好莱坞,台前明星幕后人士得到的待遇真的很不一样,如果你是制片人经纪人剪辑师摄影师甚至是导演,爱跟谁睡就跟谁睡,没人会过分关心,甚至如果能做到大卫·格芬那样有权势,派对主办者们还会专门备好渴望用肉/体换取金钱机遇的水灵灵的小鲜肉等着你光顾,但是明星?演员?

    鲁伯特·艾弗雷特是英国的著名戏剧演员,虽然现在名气不佳,但出身特权阶级,从小就天赋惊人的他,1984年就因主演《同窗之爱》蜚声国际,但鲁伯特·艾弗雷特却选择在198/9大胆公开自己的同性恋身份,于是从此后,无数珍贵的演艺机会都和他擦身而过,哪怕鲁伯特·艾弗雷特本人就和不少影坛权势人物及世界级巨星交好也没用。

    鲁伯特·艾弗雷特曾说过一句很著名的话:“如果我不是gay,那么科林·菲尔斯和休·格兰特的很多角色都应该是我的。”

    莱昂纳多刚刚所说的a-list,就是现在好莱坞鲜为人知的一位深柜巨星——之所以说鲜为人知,是因为威廉就一点都没听说过这方面的风声,他也没问莱昂纳多为什么会知道,因为联系对方刚刚的表情,说不定莱昂纳多就曾被索要过私人电话号码呢?

    托比还想追问更多秘辛,金发比基尼女郎却主动过来和莱昂纳多黏黏糊糊起来,莱昂纳多冲托比挥手示意以后再说。

    截止到现在,这场派对带给威廉的感觉总体来说还是愉悦多点的,有美酒,有美人,有美好的音乐。

    如果不是接下来的发展略奇幻的话——

    莱昂纳多在一层舞池里,和那名腰细腿长,完全超模身材的金发女郎*共舞的时候,突然遭到了一个胳膊上有刺青的高大男人袭击——根据咒骂声,大概是金发女郎分手没分干净的前男友——莱昂纳多毫不犹豫的立刻反击,在狂乱的音乐和金发女郎的尖叫声中,不少人都被这场斗殴牵扯到了,整个一层顿时陷入到了巨大的混乱当中。

    “糟糕!里奥有麻烦了!”托比突然站了起来。

    威廉起身拦住了一点武力值都没有的托比:“你会打架吗?还是我来吧。”

    托比用一种充满不信任的目光看着威廉。

    “放心,我有我的办法。”威廉将梳上去的头发拨下来,使五官变得模糊不清:“乖托比,去开车在门口等我们,十几分钟就到。”

    托比·马奎尔点点头,一脸担忧的看着威廉动作迅捷的滑下楼梯。

    舞池内,到处都是尖叫咒骂声,被牵扯的、有仇怨的、纯粹看对方不顺眼的人都借着混乱挥舞起了拳头,最初引起骚动的莱昂纳多和强壮的刺青男陷在人群中间看不到了,这里已经变成了一块群殴的乐土。

    威廉察觉到吧台旁的服务员也消失了大半,应该是去叫保安去了。

    “友情提醒,请把耳朵捂住。”威廉朝酒吧dj微微一笑。

    然后在对方目瞪口呆的表情下,威廉拿走了他身上、周围的所有麦克风,把它们头朝向正咆哮音乐的音箱,打开开关。

    “嗡嗡嗡滋滋滋——!!!”音箱立刻发出尖锐的啸叫声!

    “见鬼!是谁?”

    “耶稣我的耳朵!”

    “什么声音?”

    “行行好关了它!”

    就像是脑袋遭到重击,耳膜快被刺穿,酒吧一层的所有人都被这突如其来的尖锐巨大的声响,给惊吓的止住了动作,然后一边疯狂诅咒着制造噪音的人,一边腾出双手捂住脑袋!

    在这所有人动作一致,几乎定格般的画面里,威廉快速拨开(踹开)挡路的人,拉住正蹲在地上捂耳朵(躲拳头)的莱昂纳多,飞速跑出了舞池。

    刺青男发觉了威廉的动作,狂怒着想拦截,被威廉一脚飞踢到了裆部,立刻嚎叫着蹲下身去了。

    在大批保安终于姗姗来迟,冲进舞池制服打架人群的同时,威廉拉着莱昂纳多和他们擦身而过。

    而莱昂纳多,居然还有心情转身朝痛苦中的刺青男做了个鬼脸,朝他身边的金发女郎抛了个飞吻……

    “可以停止耍帅吗?我们在逃跑。”威廉问。

    “nope。”莱昂纳多回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