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恐怖灵异 > 影帝的诞生(美娱) > 第119章 哈佛风云

第119章 哈佛风云

作者:摇曳菡萏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影帝的诞生(美娱)最新章节!

    互联网在这个年代还不是特别风靡,美国大学生更酷爱的还是户外运动,像是篮球网球橄榄球,徒步旅行爬山甚至只是躺在草坪上晒太阳,校园bbs论坛大部分时候只有其他学生口中的“nerd”和计算机爱好者才会泡。

    不过,哈佛学生向来自诩走在时代的最前端,他们既热衷于新事物又无法接受自己比其他人落后,所以无论爱上网或不爱上网,每个哈佛学生都有一个论坛id,并时不时的上去浏览些校内新闻。

    而哈佛bbs论坛上经常飘在首页的热门帖子,也都是学生们最感兴趣的话题,例如哪个教授的课程好过哪个教授最苛刻,四个年级学生选的最多的课程是什么,耶鲁麻省有多操蛋,波士顿各大律所和华尔街的实习信息,以及诸如哪些美女更辣之类的八卦消息。

    当威廉和凤凰俱乐部的几个男生十几个上夜自习的哈佛学生眼皮底下,在图书馆里大干一架,并差点推倒一排书架之后,这件事就再也捂不住了。

    校园欺凌在哪所学校都不罕见,哈佛这种看似全是天之骄子,但阶级划分和小圈子抱团却分外严重的名校,歧视和羞辱事件其实越多,真实数据显示哈佛每年都有不少学生主动提出转学或退学,其中相当一部分是家境贫寒的学生或有色人种,因为始终无法融入主流圈或没有朋友而在学校里再也待不下去。

    在这些转学退学的学生中,有相当比例是因为被兄弟会欺负而不得不离开哈佛的,但一方面这些退学生本来就是不受欢迎的人群,二来他们普遍懦弱到不敢反抗,所以这些人的离开从未引起过大范围的关注。

    但是轮到威廉的时候,一切都不同了。首先,无论一年级还是二年级,威廉都是所有哈佛学生中受关注度最高的那个,哪怕一年里他有近半年都不在学校;其次,威廉在干架的时候从不躲躲藏藏,他毫不介意被其他人知道自己惹上了凤凰俱乐部。

    “威廉·布兰德利惹怒终极俱乐部,一人单挑整个凤凰,这是事实吗?!”一夜之间,不同id的用户在论坛上连续发了几十个类似的帖子,用词极度凌乱,语气极度震惊。

    哈佛校内bbs爆炸了,字面意义上的。首页开始长时间的飘满无数和这件事有关的帖子,有路人帖、疑问帖、内/幕帖等等,论坛一下子涌进来了太多人,很多注册了账户后基本不上,或是根本没注册账户的学生也都进来凑了热闹,使论坛终于在周五晚上因网路过于拥挤而罢工,直到周六下午才恢复正常。

    大部分哈佛学生一开始是怀疑这件事的真实性的,但当目击者越来越多,威廉所居住的邓斯特宿舍楼的学生也出来现身说法,说威廉与舍友的房间在某日下午被人乱砸一通,现在两个人都在校外居住后,这件事正式升级为了哈佛近期第一热门的事件。

    威廉和凤凰,一个是校园风云人物,一个是校园风云俱乐部,前者生活的好莱坞和哈佛不像是同一个世界,后者又是极少数哈佛学生才有资格进入的,现在两者居然对上了,简直就是年度大戏!

    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关注起威廉和凤凰成员的动向起来,如果有人目击到两方中的任何一方,都会立刻上论坛发帖。

    有趣的是,在那些新发出的,关于某个学生兴奋的描述他在某个地点撞见威廉和凤凰俱乐部成员对峙的帖子里,不少还有照片辅助加以说明,并且大多数照片拍的竟然还都很不错,不仅地点人物事件都清清楚楚,部分照片的构图竟然还很有艺术感,比如一张在球场看台上四个凤凰成员围堵威廉的照片,威廉在一排排座位中灵巧的穿行,四个高大的男人分开从四个方向夹击竟然也没拦截住他,威廉侧对着镜头腾空跃起跳过一排座位,逆光下他的衬衫被风鼓起,发丝在空中飞扬,身影看起来简直像个某个静止的电影胶片镜头。

    照片拍摄者直接在帖子里说明了自己是哈佛摄影俱乐部的会员,他们俱乐部的人最近在校园里采风的时候都没少拍到过威廉一挑n的照片,言语中大有为威廉抱不平的意思,不少回帖都称赞这些摄影爱好者很有做新闻行业或是去好莱坞当摄影师的潜质。

    当整个校园都沸腾起来后,凤凰想把事件再捂的严严实实就不太可能了——很快,整个哈佛都知道了威廉受邀去参加凤凰的胖奇派对,却不知为何在派对上和凤凰会长贾斯伯·布鲁姆发生了矛盾并揍了对方,贾斯伯·布鲁姆为泄愤命令整个俱乐部成员都帮他报仇的全部过程。

    再过一两天,威廉和凤凰会长因为什么发生矛盾的真相也被揭晓了:原来威廉·布兰德利的父亲是70年代的凤凰俱乐部会长,但贾斯伯·布鲁姆却将老布兰德利的所有奖杯都丢去了地下室。

    在真相曝光之前,本来哈佛的所有女孩就都是站在威廉那边的,男人们的立场则有些不一,部分人视他为罗宾汉,部分人漠不关心,部分人认为威廉被自己的名气熏晕了头脑,以为哈佛是好莱坞妄图单挑终极俱乐部简直自不量力。

    真相曝光之后,凤凰俱乐部开始意识到不对劲了——他们在哈佛里的名气地位一下子变得岌岌可危起来。

    先是在校内论坛上,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发帖称凤凰和其他终极俱乐部的考核就是在践踏人的自尊,他们安排了种种羞辱新生的测试,从中获得优越感,但哪怕有实力通过考验的新生也不会被准许加入终极俱乐部,因为这些兄弟会还要考核每一个人的家庭财富和社会地位,穷人和有色人种想要加入终极,尤其是坡斯廉凤凰这样几乎全是由家世傲人的白人男子组成的兄弟会实在太难太难了!然后这些发帖者都强烈要求哈佛校方开始干预终极俱乐部们的管理,甚至是废除他们在校内的各种特权,回复中赞同的声音竟然也很高。

    ——虽然不论发帖者还是回帖者,肯定有曾被终极俱乐部淘汰过的学生的酸言酸语,但兄弟会自诩为哈佛内的特权阶级,做人做事狂放嚣张,曾经激怒过很多其他弱势的学生群体也是不争的事实,一旦真的有人开始反抗,对反抗者声势浩大的支持浪潮也就出现了。

    lgbt社团在哈佛广场上发起“反特权主义!反校园欺凌!”集体签名活动,一天之内得到了两千多个签名,比他们在去年同性恋运动历史上的标志事件“石墙运动”纪念日发起的签名还要多出整整四倍。

    计算机协会黑掉了凤凰俱乐部的内部网站,将主页的会标小鸟换成了一只喷香的烤鸡。

    凤凰俱乐部之前已经联系好了哈佛的一个姐妹俱乐部进行联谊,但在活动前一晚,姐妹俱乐部的会长突然打电话来取消了这次活动,原因是“女孩们最近对你们的印象有点不太好,至于原因嘛,你们应该知道的。非常抱歉,我无法强迫她们所有人(出席)。”

    然后是在凤凰举行的第二次、第三次胖奇派对上,居然开始有人主动退出竞选了,这在过去一百多年利都是从未发生过的事。

    其实这件事影响到的不止是凤凰的形象,也顺带连累了其他终极俱乐部们。

    凤凰和坡斯廉、猫头鹰、飞行其他七大俱乐部既是相互独立又是一个整体,独立的意思是凤凰俱乐部自主招录会员、自主选拔管理人员、自主运行和设立各种规章制度,但因为哈佛仅剩这八家在校内拥有私人房产和各种特权的兄弟会俱乐部,名义上对外合称“八大终极俱乐部”,又经常互相联谊一起举办各种活动,所以在不少哈佛学生看来,八大甚至是一体的,一个好所以的都好,一个坏所有的也都坏。

    一向算是低调的哈佛八大终极俱乐部,在校内的名气终于开始变得像牛津的布灵顿俱乐部和耶鲁的骷髅会一样,毁誉参半,并且毁大过誉了。

    唯一值得庆幸的是,除非有特殊许可,哈佛一向是禁止媒体携带照相设备入校的,最热闹的故事都流传在只有教授学生有注册资格的校内bbs论坛上,所有哈佛学生又都很注重维护学校形象,所以暂时还没有记者报道这件事。

    哈佛校内bbs论坛一连热闹了好多天,服务器都因不堪重负瘫痪了三次,终于也惊动了校方——听说是经常也喜欢上论坛看看校内新闻,同时也和学生们交流的一些教授主动向校方反应的——威廉和凤凰俱乐部先后被校长室约谈,校方希望他们能“在还没闹出更大的伤害事件之前,双方友好的坐下来谈一谈,早日解决矛盾,不要给哈佛抹黑。”

    凤凰俱乐部第二天就和威廉休战了,事件看似被化解了,但双方却都知道化解只是一时的,威廉已经上了凤凰俱乐部的黑名单——谁让他彻底搞臭了对方的名声呢。

    虽然从此以后,威廉不可能跟凤凰俱乐部再真真实实干一架了,但暗地里的角力绝对不会少,贾斯伯·布鲁姆和他的兄弟会成员们之前也是太狂妄自大了,身为终极俱乐部会员的他们在校园里从未遇到过什么解决不了的麻烦,所以这次才会一点掩饰都没有、毫无头脑的对威廉喊打喊杀,结果一下子点燃了火药桶,让整个哈佛都义愤填膺。

    如果针对从明面转为暗下,凤凰多的是手段让任何一个人在他的哈佛生涯里都过的痛不欲生,至于威廉?看起来除了民意外他似乎一无所有。而民意这东西又不是时时刻刻都靠得住的,因为民意既容易受到影响,又无法立刻转化为支持。

    只有两种可能会结束这种混乱——要么有更强势的人物命令凤凰彻底罢手,要么威廉被整到退学。

    无论怎么看,都是第二种可能更容易成为现实。

    威廉可不想让自己落到那么悲惨的境地,所以他打算先下手为强。

    一切的起因都在贾斯伯·布鲁姆身上,当然还要从他那里结束。

    所有的亲人朋友里,威廉只把这件事轻描淡写化了之后讲给过兰斯知道,并且从兰斯那里听到了一件有关布鲁姆家的趣闻,他想到了一个还不赖的主意。

    ……

    将思绪从回忆里抽出来,威廉舔了下嘴唇,先安抚自己的公关:“真的没事,芭芭拉,好莱坞可比哈佛校园复杂的多了,这里我都呆的下去,你要相信无论学校有什么事我都搞的定,不过——”然后问:“或许我需要你帮个忙。”

    “什么忙?只有我能办到。”

    “帮我找个在《华盛顿时报》任职的记者,最好是跑国会山新闻的,平时和好莱坞没有半点牵扯最好,我要送他一份大礼物。”

    “国会山?上帝啊,你还要坚持说自己没有惹上半点麻烦吗威尔?”芭芭拉·威尔逊的表情虽然有一瞬间的慌乱,但很快镇定下来:“是哪个操蛋的议员在觊觎你的*?无论他威胁了你什么,都不要害怕,威尔,我会发动全美国的小报记者,把他整的成为深夜脱口秀整整一年的笑料。”

    “放松,芭芭拉,放松。没有哪个国会议员对我感兴趣,我向你发誓。找记者只是,呃,备用。”威廉挂着无奈的微笑看了看自己表情夸张的公关一眼,又瞥了下正在旁边调和遮瑕镇定的好似什么都没听到的化妆师一眼,用上眼神暗示道:“这个话题我们以后再讨论,现在,我们可以出发了吗?我和莱奥、凯特约好了一起乘车去剧院的,他们八成已经都准备好了。”

    “死心吧,威尔,我现在是不会放你离开的,我不管其他人看起来怎么样,总之不把你打造的闪闪发亮,我是不会放你离开这个房间的。”芭芭拉·威尔逊用挑剔的目光又上下仔细打量了威廉一遍,抬高下巴吩咐化妆师:“或许应该再打上一层粉?不要太重,淡淡的就好。”

    威廉闭上眼睛,感觉到毛绒绒的化妆刷从额头一直扫到锁骨,然后化妆师还给他涂了唇膏,威廉忍不住舔了舔嘴唇,不太粘,也没有味道,他稍微放了点心。

    芭芭拉·威尔逊却发出了剧烈的抽气声:“别那么做!”然后她又重复了一遍:“别!舔!嘴!唇!威尔,至少是别在距离我这么近的时候,这幅画面,神啊,冲击力太大了。”

    “我化不下去了。”另一个声音,应该是化妆师说:“等十年八年后,威尔眼角额头有了皱纹再喊我来为他化妆吧,芭芭拉,现在简直太没挑战性了。我曾经用了整整三个小时的时间,让哈里森·福特脸上的皱纹全都消失不见,镜头前犹如重新回到三十岁,但是这次,难度太低了,完全彰显不出我的水平来。”

    威廉睁开眼,看到化妆师突然像只兔子一样从他面前跳开,带着像是受到惊吓般的眩晕表情:“芭芭拉你说的没错这样的人形闪光弹还是从电视里看冲击力更小点面对面接触完全让人把持不住天啊我可以毛遂自荐当你的女朋友吗威尔?”

    “……不行。”

    化妆师捂着胸口,垂头丧气的走到一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