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恐怖灵异 > 影帝的诞生(美娱) > 第155章 布兰德利家的圣诞节

第155章 布兰德利家的圣诞节

作者:摇曳菡萏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影帝的诞生(美娱)最新章节!

    既然已经说出来了,布拉德·皮特干脆摊开来讲:“《遇见乔·布莱克》的剧本其实是为我量身定制的,我从环球的人那里听说过这个,但是最后居然被你得到了,这是第一;格温妮丝·帕特洛是我订过婚的前女友,虽然我们最后分手了,但我曾疯狂的爱过她,她对我来说和其他前女友是不一样的,你在《莎翁情史》里和她的亲热戏太多尺度也太大了,我感到不舒服,这是第二;这部电影,《搏击俱乐部》,大卫最先找的我演泰勒,我同意了,但没想到他下一个找的演员竟然是你!我尝试过改变他的决定,也试过从制片厂入手,但是全都没有用,如果不是合约已经签过,我是会真的考虑推掉剧本的,这是第三;最后一个原因,我曾经是亚蒙的客户,你现在是亚蒙的客户,而我的经纪人安东尼曾经是亚蒙的同事,而且又是从他手里把我挖走的,现在亚蒙·高夫曼为你接了这部电影,我很怀疑他的动机。 。しw0。”

    威廉直到布拉德·皮特全部说完后,才略微点了点头:“前三个原因,我都理解,最后一个原因,别想太多了,亚蒙是不会因为想要报复你,或者跟你有关的其他什么原因才为我接片约的,他对你早就没有执念了。”

    “你为什么这么确定?”

    “因为他得到了更好的客户——我。”

    布拉德·皮特看起来很想讽刺威廉一句“难以置信的自大”,但是他的评语还没说出口,就被威廉的下一句话给堵回去了:“而且我永远不会对亚蒙做出你曾对他做过的事,背叛。”

    布拉德·皮特一瞬间无话可说,直到过去了安静的半分钟后,他才开口:“第五,过于骄傲和自大。好了,我为什么不喜欢你的原因已经说完了,现在轮到你了。”

    “我的原因和你的有点不一样,不过我很确定你听过之后心情不会愉快。”

    “说给我听听。”布拉德·皮特却觉得自己没什么招黑的地方,除了和亚蒙·高夫曼过往的交际,拜托,被抢过角色的可是他好吧?但是对方接下来的一番话,却让他立刻就变了脸色。

    “《西藏七年》,我很讨厌,不,我彻底的反感你拍摄过的这部电影。或许前半部影片它作为一部西藏旅游风景片来说还是合格的,但是在后半部分却带有强烈的个人情感,不实的历史记录和浓郁的政治色彩,结尾三十分钟几乎是在向每一个观众脑子里生硬灌输政治信号,像是一部冷战时期的产物,而不是在世纪末拍出来的电影。”

    布拉德·皮特的神情在短短时间里,出现了从惊讶到不解,再到恍然和皱眉四种表情:“你是个布尔什维克?”

    威廉反问:“每个反感这部电影的人,都要被你扣上一顶布尔什维克的帽子?”

    “不,我不是这个意思。”布拉德·皮特也很快意识到了自己的失言,先不说威廉·布兰德利的背景就毫无一点布尔什维克的痕迹,只说《西藏七年》这部电影,虽然是曾获得过奥斯卡的让·雅克·阿诺执导,在艺术和票房上的成绩却都一般,因为的确正如布兰德里所说,电影后三十分钟的政治色彩太浓郁了,纯粹的电影爱好者是不会喜欢这样带有强烈个人情绪的电影的,不过在某些特殊的群体中,这部电影却是大受欢迎,欧美国家不少观众在看完电影后真的以为那就是西藏有过的真实历史,布拉德·皮特也一度以这部电影为傲,他曾经认为自己扮演的是个类似于英雄的角色,再不济,也是个历史的真实记录者:“但是——”

    威廉像是看出了布拉德·皮特心中所想一样,直接打断了他的话:“你想说这部电影是忠于历史的?但是你似乎忘了电影改编自海因里希·哈勒的回忆录而不是真实的历史?我可不认为根据回忆录改编的电影就能等同于真实的历史,而且你在电影里扮演的海因里希·哈勒,他在自己的书里可一点没提到自己真实的背景,而他在去年被德国《明镜》周刊揭露其实是个隐藏了五十多年的纳粹分子,如果按照你刚刚的逻辑,是不是也可以就此推论你也有纳粹倾向?”

    “这是不同的。”布拉德·皮特为自己辩解到:“电影是一九九七年一月一日上映的,而《明镜》周刊直到五月份才爆出哈勒过去的身份,我在拍这部电影的时候是完全不知情的,而且哈勒是奥地利人,根本不是德国人,他和纳粹仅有的牵扯都是和西藏登山探险有关的,他到底是真的纳粹,还是只是受逼迫不得不在二战时为纳粹德国工作,这些真相你并不清楚。而且,就算哈勒过去真的有不光彩的历史,但他同样也有值得让人称赞的事迹,他在西藏——”

    “一名受过希特勒和希姆莱召见的前党卫军中队长,还是被希姆莱亲自推荐进1939年纳粹西藏考察队的‘奥地利’人,听起来真的很无辜,对吧?而且,我想你应该没有忘记1938年奥地利与德国合并,并称大德意志的政治事件,可是直到1955年奥地利才重新独立的。哈,这些是历史课本上都有讲过的?”威廉完全控制不住自己的语速:“你有没有意识到你为海因里希·哈勒辩解,其实有可能只是因为你不想承认自己曾经扮演过的角色其实是个骗子,是个掩盖了自己真实身份五十多年的前纳粹分子,历史上极其不光彩的角色,所以你美化他的真实动机,是想顺带美化自己?不要,不要把他和奥斯卡·辛德勒比,我看到你的口型了,海因里希·哈勒连奥斯卡·辛德勒的半根指甲盖都比不上,辛德勒救下了至少一千二百名犹太人的生命,哈勒做了什么,当达/赖的启蒙老师?写了一本关于西藏生活的自传,里面还夹带了太多私货?”

    布拉德·皮特深吸口气:“我们谈的太过火了,停止这个话题,不,停止任何和政治有关的话题,不然我们的情绪会变得很危险。”

    “我知道再说下去整篇文都会被锁掉的,所以,好吧,停止这个危险的话题。但是,你得拿着这个,然后好好看一看。”威廉从裤子口袋里掏出几张早就准备好的笔记,递给对方。

    “《西藏七年》为什么是一部意识形态推销电影,以及与真实历史相悖的错误?”布拉德·皮特忍受不了的大叫,他的声音里充满正在燃起的火星:“你准备了这个?你居然早就准备好了这个?”

    “从我看过这部电影开始,从我知道要和你合作开始,没错,我准备了这个,并随身带着,因为我知道自己是绝对忍不住不和你争论的。说实话我理解你为什么是站在哈勒那边的,你看过他的传记,在电影里扮演他的过去,或许还跟他吃过饭,他在你眼里大概是个非凡的老人,于是你觉得他说的话一定是对的,他支持的一方一定是正义的,这种感情圈套,其实就和你演的这部电影是如何煽动观众的手法完全一样——从主角还不成熟的时候开始讲起,描写一个男人成长成熟的历程,将他的形象塑造的光辉灿烂,令人赞叹,在观众心理已经产生看见主角就喜爱认同的倾向后,再让主角暴露出他真实的立场,观众自然而然的就和主角站在了同一立场上,这是一种心理上的条件反射行为,就像是看见电视里喜欢的明星在做某产品的广告,自己也会对那种产品充满好感一样。”

    “闭嘴,威廉·布兰德利,你不是历史专家,更不是心理学家,你没有资格对我进行剖析。”

    “被戳中弱点的人一般都是这种表现——”威廉的衣领被拽了起来:“嘿嘿,不打声招呼就开打?”

    “反正我们在影片里也有很多场搏击戏,提前感受一下怎么样?”布拉德·皮特将外套脱下来,露出下面的紧身无袖t-shirt,和非常结实的身材。

    威廉将自己的领带从对方手里抽出来,解开,丢到一边:“没有问题,既然我们最终还是没法谈拢的话,打一场的确是最好的解决方式。不过,加点赌注怎么样?”

    “如果你赢了我就得看这几张纸?”

    “没错。”

    “如果你输了呢?”

    “我想这没可能发生。”威廉出其不意的给了皮特下巴一拳,一声钝响后看到对方仰面朝上向后摔去:“因为我真的很擅长搏击。”他摆出了拳击的姿势说。

    但是布拉德·皮特在彻底摔倒前,却用右脚挂住威廉的小腿使劲一拉:“那可不一定——”

    ……

    刚刚享受完一杯香醇的咖啡,精神饱满的大卫·芬奇和其他人一边聊天一边朝片场走去。

    ‘威尔和布拉德应该已经谈完了吧?不知道他们沟通的结果是怎么样的,应该会解决了所有问题,气氛一片祥和愉快?’大卫·芬奇乐观地想,却在走近昨天才搭建好的片场的时候,发出了震惊的叫声:“发生什么见鬼的事情了?”威廉·布兰德利和布拉德·皮特居然打起来了!完全不照剧本的打起来了!

    摄像师还没搞清楚现场状况:“需要我打开摄影机么?”

    “开你个鬼!他们是真的在打架!”大卫·芬奇咆哮:“快去拉架!所有人都来!”

    ……

    “昨天我们才去电影院看了你的新电影,威尔,你演的棒极了。”

    “谢谢。”

    “所以那些报纸上说的都是真的了,你今年有可能会再收获一个奥斯卡提名?公司同事很多人都看好你是七零代演员里最先受到奥斯卡承认的,他们问我内/幕消息的时候我真是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呢。要再来点炖肉吗亲爱的?”

    “不需要了,玛姬婶婶。”威廉喝了口水,回答说:“内/幕?我对此一无所知。”

    “那就告诉我点其他的,亲爱的,乔治·克鲁尼和朱莉安娜·玛格丽丝是不是因戏生情了?他们有在偷偷约会吗?”

    威廉今晚已经回答了够多类似的问题,不过就算他有点不耐烦的话,也完全没有表现出来:“上个月在派对上我有偶遇到克鲁尼,他带了女友席琳·巴黎特来,看起来感情依旧很好。”

    “噢真的?他们已经谈了差不多三年恋爱了,这是一个很危险的数字,如果接下来克鲁尼不愿意和她订婚发展更进一步的关系的话,我打赌顶多到明年,他们就得分——”

    “够了,玛姬,威尔是好莱坞的电影明星,不是好莱坞的娱乐记者,不要再拿你那没完没了的好奇心烦他了。”威德森·布兰德利说:“让我们换个话题,自从罗德里克集团和特/普朗集团争先恐后的放出风声说要改造皇后区后,那里的房价可是一日三变,你知道我住在那里,亲爱的侄子,在你看来,那片地区也在规划范围内吗?会被改造成商业中心,公园还是写字楼?”威德森·布兰德利是一名地产经纪。

    “我听说亿万富豪们都一窝蜂的朝硅谷涌去了,那里可真是投资热门之选不是么。”莉莉·布兰德利说,她是一名律师,主攻经济类案件:“科技股票市场越来越热了,哈?”

    “自从史蒂夫·乔布斯回归后,苹果的股票在过去一年内涨了好几倍,还有亚马逊,而我似乎在《华尔街日报》上看到过在这两家公司你都拥有不低的股权?啊,似乎还有微软,真是非凡的投资眼光啊,威尔,就像你父亲过……咳,简直和你父亲一模一样。”哈罗德·布兰德利,他是医生,不过内科医生的薪水总是没有外科医生高,而他有一个异常会花钱的老婆:“甲骨文公司过去几年的日子可真是不太好过,瞧瞧拉里·埃里森的一个决策失误让这家几乎可以跟微软匹敌的公司一下子落后多远呀,不过毕竟它的底蕴还在,现在甲骨文的股票价格这么低,未来大有升值空间不是吗?或者说,它会从此一蹶不振?”

    ‘或许我回来堪萨斯就是一个错误,或许我该听亚蒙的,将亚瑟邀请到洛杉矶去过圣诞节。’威廉想。回到堪萨斯的这一天,亚瑟·布兰德利在打开屋门迎接他的时候,曾给了他一个紧到能勒死人的拥抱,和几下对后背的亲热猛拍,那些动作差点让威廉尖叫出声,因为每一下都刚好打在他和布拉德·皮特搏击留下的伤痕上(值得一提的是,他也完全没让皮特好过),这样亲热的相处模式威廉已经很久没有过了,他甚至都有些不适应了,不过到了餐桌上后他才发现,更让人感到不适的不是亚瑟·布兰德利那专属于中西部人的爽朗淳朴,而是惺惺作态的虚假亲热,和充满功利性的谈话。比如现在。

    “你们才是够了!这是圣诞节的家庭聚会,不是华尔街,威德森、莉莉、哈罗德以及其他所有人,如果再让我听到你们在餐桌上讨论金钱股票之类的东西,就全从我家里滚出去!”亚瑟·布兰德利轻轻地将一大盘香喷喷的烤鸡放在餐桌正中央,语气却非常严厉,充满威严,和他一贯和善幽默的形象不符,所以会议桌旁的人立刻就噤声了。

    “哦天呐!”正对着窗户坐着的玛姬·布兰德利突然发出一声震惊极了的叫喊。

    亚瑟·布兰德利皱着眉头,看起来很想把她从餐桌上赶出去,但下一秒,他却和其他所有人一样,被窗外突然传来的巨大轰鸣声吸引。

    所有人都朝窗外看去,一个闪烁的红点伴随着越来越大的轰鸣声正在逐渐靠近,直到终于停在距离农舍大概几十米远的地方,如果是白天,一定能看到四周旷野里枯黄的植物被直升机螺旋桨制造出的巨大风力,吹的向四周倒伏的样子。

    “一架直升机?”

    “为什么会有一架直升机出现在这里?”

    “是什么人来了吗?”

    亚瑟·布兰德利看向这间屋子里唯一有可能知道发生了什么的人:“威尔,你有邀请什么朋友来这里做客吗?”

    威廉摇了摇头,他对此也一无所知。

    借着窗户透出的一点亮光,他们能看到一架软梯从直升机舱口滑了下来,然后一个人从那上面爬下来,在巨大的风力中裹紧了风衣外套,一步一步的朝农舍走来。

    当那人走到灯光可以触及的范围内时,房间内的所有人都认出了他。

    “兰斯·罗德里克!”莉莉·布兰德利发出尖叫,声音可以称得上是刺耳了。

    而威廉一下子就从椅子上站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