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妙偶天成 > 第八十四章 太子妃

第八十四章 太子妃

作者:冬天的柳叶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妙偶天成最新章节!

    “呃,我喜欢看很多这方面的书啊,看完了还会试一试。”甄妙笑眯眯的道。

    甄太妃不由皱了眉:“女孩子家家的,怎么一副心思都放在吃上?”

    甄妙笑着没有做声。

    反驳长辈,没有这个必要,她只要明白自己想要的是什么就好了。

    比如太妃对女子容貌的极端追求,在甄妙看来就没必要。

    她更喜欢简单自然点的日子。

    有一句话甄妙深以为然:没有皱纹的祖母是可怕的。

    她只要在每个阶段过好那个阶段该过的日子就好了。

    甄太妃仍旧在说:“这吃也是有讲究的,有些东西味道再好,可吃下去或是于皮肤有损,或是藏毒于体内。只图一时口腹之欲,将来便有后遗之症了。”

    甄妙满眼泪的听着。

    心道姑祖奶奶,照您这个活法,就是让我活成千年老妖精,咱也不干啊!

    许是甄太妃宫中寂寞,虽披着一张美人皮,着实到了含饴弄孙的年纪,遇到有血缘关系又朝夕相处的后辈,话就多了起来,时不时的就讲些道理给甄妙听。

    甄妙姑且听着,态度是极好的。

    甄太妃在深宫活了一辈子,有的话确实极有道理的,但有些看法,甄妙并不认同。

    但对甄太妃,她是尊重的。

    养病的日子过得很快,当甄妙脸上已经有了红润时,已经到了七月底,离甄妍出阁的日子没有几天了。

    甄妙心里猫爪似的,甄太妃再次过来时,提出了请辞:“太妃,这些日子多亏您照料,我已经恢复的差不多了。一直留在宫中也不大合适,妙儿想今日就去给皇上和皇后娘娘谢恩,回伯府了。”

    “等后日再走吧。”甄太妃神色淡淡。

    甄妙虽有些纳闷。却也没深想,乖乖点了点头。

    甄太妃对甄妙的即将离开并没有太多留恋,深宫中的女人,要是不习惯寂寞。她坟前的草恐怕长得老高了。

    接过宫女递过的羊乳抿了一口,舒适的眯了眼睛。

    这味道,真是比以往强太多了。

    如果说以前她是把羊乳当成养人的药,硬着头皮喝下,现在则完全是一道佳饮了。

    等甄妙把羊乳喝完,甄太妃也放下了手中的碗,重新用薄荷水漱了口,拿丝帕按了按唇角:“妙丫头,你在这儿住了这几日,也是你我的缘分。姑祖奶奶看得出来,有些话你并没记在心上。这也无妨,各人有各人的活法。”

    甄妙有些赧然。

    甄太妃这样的人物,哪里看不出她的心思呢。

    不过让她为了讨好而刻意做出感兴趣的样子,她是办不到的。

    见甄妙一双清明眸子带了点羞赧。甄太妃叹口气:“你这丫头啊,生了一双好眸子。这样吧,我教你个锻炼眼睛的法子。养一缸彩鱼儿,每日日初和日落各花一刻钟,专注盯着鱼儿游动。平日看书习字若是累了,也可以如此。这样练上数年,你就知道其中的妙处了。就是到老了。也不至于变成鱼目珠子。”

    “太妃,这法子,我大姐姐好像也用呢。”甄妙想起了宁寿堂碧纱橱里那一缸彩鱼儿。

    甄太妃微怔,随后笑了笑:“你说宁丫头啊,她小时候是常来宫里顽的。”

    这话的意思是说,大姑娘甄宁用彩鱼锻炼眼睛的法子。是甄太妃教得了。

    甄妙暗道,难怪大姑娘甄宁成了京中名媛,有这样一位姑祖奶奶随口提点几句,在这男子为天的年代,对女子再实用不过了。

    “既然这法子你已经知晓了。那我便再告诉你一个养肌肤的方子。”甄太妃说着走到临窗案前,提笔写下几行小字递给甄妙。

    甄妙只看了一眼,就惊呆了。

    且不说那些种类繁多的药材花草,单是沐浴的法子就麻烦的让她头疼。

    居然还要隔七日用冷水、温水、热水配合着不同的药材花草各洗一次。

    什么季节用什么水也有讲究。

    见甄妙露出的表情不是惊喜,而是呆滞,甄太妃也不恼,淡淡道:“反正这方子姑祖奶奶是教给你了,用或不用,都随你。”

    不愿欠别人情,对久居深宫的她来说已经成了本能。

    这方子,是答谢甄妙去除羊乳膻腥的那方子。

    甄妙倒是没想到那里去,对这些吃食方子,她很难像本土人这么看重,毕竟是不同的文化形成的观念。

    她只以为这位姑祖奶奶对血缘后辈很是不错,没有看起来那么遥不可及。

    “妙丫头,等你记下后,就烧了吧。”

    “呃。”甄妙点点头。

    甄太妃起了身:“你身体恢复的不错,不必一直呆在屋里,出去透透气或者随便做些什么都是可以的。只是记着别贸然到其他地方去。

    “真的可以吗?”甄妙有些意外。

    她还以为在宫里,哪里都是禁地,不能去呢。

    自从能下地的这几日,日日闷在屋里,憋屈死了。

    “自然是可以的。”

    得了甄太妃的许诺,甄妙壮着胆子出去透了口气。

    只是她也知道这一次把蒋贵妃和方柔公主得罪的死死的,就只在甄太妃所住宫殿附近闲逛逛,免得招惹麻烦。

    没想到还是遇到了一位贵人。

    “民女拜见太子妃。”

    “你便是甄太妃那位侄孙女吗?”说话的女子身材高挑,面容还算精致,看着端庄大方,只是那种居高临下的感觉,甄妙还是能隐隐感觉得到的。

    “是的。”

    太子妃语气缓和不少:“倒是好标致的人儿。甄四姑娘先在这顽着,等我去拜见了太妃回来,陪我说说话。”

    “是。”甄妙硬着头皮道。

    心里默默发誓,以后再也不出来了。

    堂堂太子妃,非年非节的,好端端来拜见甄太妃干嘛啊!

    过了一刻多钟,太子妃就出来了,显然没有和甄太妃说太多话。

    看她走来的感觉,甄妙隐隐觉得太子妃心情并不太好。

    想着自己要跟全然陌生的、心情还不太好的太子妃说话。甄妙觉得自己心情也不太好了。

    “今儿天气还好,甄四姑娘陪我走走吧。御花园里荷花开的正好。”

    七月底的天气不冷不热,很是怡人。

    甄妙不明白太子妃的用意,默不作声的随她走着。

    宅斗她不擅长。宫斗那就更无能了,反正甄妙打定了主意,多余的话不说,多余的事不做,想来太子妃也不能霸王硬上弓吧。

    完全不知道甄妙想法的太子妃侧头和她聊着:“甄四姑娘一看便是有福气的,宫中多少女子想和太妃亲近都不得,甄四姑娘却能朝夕相对。”

    “太妃确实是极好的。”甄妙滴水不漏的道。

    太子妃看着甄妙,状似不经意的问:“那么太妃有没有和甄四姑娘讲过些什么?”

    “呃,太妃是长辈,和民女谈天。主要是关心民女的身体。”

    太子妃眼底的笑意淡去。

    甄太妃是成了精的人物,和太后关系不错,皇上对她也颇为敬重,这些年多少后宫女子想从她那里寻点好处都无从下手。

    她身为太子妃,这两年只要进宫。除了太后皇后那,甄太妃这是必来的,倒如今也没拉近距离。

    更遑论得到她那些千奇百怪却偏偏令女子疯狂的养颜方子了。

    太子妃想到这心里叹口气。

    天子风流,太子也是不遑多让的。

    大概从她诞下了儿子觉得完成了任务,便不大愿意挨她的身子了,有一次更是抚着她的肌肤时皱了眉头,被她悄悄看在眼里。

    皇上还是盛年。太子又年轻,一个儿子,实在没有保障。

    甄太妃那,有令肌肤光滑如绸的方子……

    “甄四姑娘好好想想,太妃有没有提过保养肌肤的心得呢?都说甄四姑娘和太妃、还有盈月公主有些像呢。太妃对着你,说不得便想起盈月公主来了。我母亲就常常跟我讲些女儿家该注意的地方呢。”

    太子妃不介意把自己的心思透露给甄妙。

    如果从甄太妃那里徐徐图之不成。她不介意在甄妙这里直接些。

    说到底,还是身份地位的差距决定的。

    甄妙也不傻,终于明白太子妃好端端的怎么找上她了。

    只是那养肌肤的方子她虽不见得用上,但甄太妃明确表示不想再让其他人知道了。

    这点信用,她还是要守的。

    “太妃知道这么多事么?大概是嫌我年纪小。并没提过什么呢。”

    二人边说边走到了听风轩。

    听风轩依着水塘而建,放眼望去便是满池子的荷花。

    芙蕖花艳,玉莲半展,徐徐清风送来荷香,端的是风景如画。

    更觉入画的是,塘中还有一叶扁舟自远而近的划来,到了近了,才发觉小舟上站的是方柔公主和初霞郡主。

    “皇嫂,这么巧啊,来一起泛舟吧。”小舟靠了岸,方柔公主冲太子妃招手。

    随后手一顿,表情看不出喜怒:“我道是皇嫂和谁在一起呢,原来是甄四姑娘呀。”

    “民女拜见公主、郡主。”甄妙福了福,瞥一眼太子妃,正见她目光投来,微微一笑。

    方柔公主上了岸,扬着头看着甄妙:“往日的事,本公主也不打算再计较,今日既然碰巧遇上了,那就和我们一起泛舟吧。人多才热闹。”

    ps:

    再晚点还会有一张,加更求粉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