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妙偶天成 > 第一百零二章 佛珠(梨雪雪的和氏璧加更)

第一百零二章 佛珠(梨雪雪的和氏璧加更)

作者:冬天的柳叶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妙偶天成最新章节!

    看一眼盘中菜,太后脸色微沉,目光落到甄妙那里:“甄四,这菜是你做的?”

    昭丰帝则是看着两盘菜,眼中闪过玩味。

    甄妙倒是一脸平静的施了礼,才道:“回太后的话,是民女做的。”

    太后紧绷了嘴角:“那么,你能给哀家解释一下吗?”

    甄妙没有那种把误会推向*再水落石出,从而让对方出更大丑的爱好。

    毕竟对方是公主,真的不死不休,对她半点好处都没。

    再者说,和一个十来岁的小姑娘较劲,值得骄傲吗?

    遂坦然而利落的道:“太后,这糖醋鱼和香酥鸡,不是真正的鱼和鸡做的——”

    “太后和父皇面前,事实俱在,你还敢撒谎?”方柔公主尖叫道。

    “方柔,注意你的仪态!”太后冷喝道。

    “皇祖母?”方柔诧异的抬头,眼中满是不解。

    明明是甄四犯了错,为什么皇祖母却责怪她?

    太后心中叹一口气。

    方柔,你要什么时候才能明白,你是公主,自有公主的规矩要守,至于别人,对错与你何干?

    堂堂公主在意那些,本就落了下乘。

    若是能够——

    太后骤然想到一个人。

    要是她能教导方柔一年半载,或许会脱胎换骨——

    骤然起了这个心思,太后对这件事原本的处理打算悄然起了变化,面上却不动声色。

    甄妙没有理会方柔公主的插言,继续道:“太后,华若寺乃是千年古刹,规矩森严,民女就是真的想要鱼肉做菜,又从哪里得来呢?”

    “这还不简单,大殿后面就有放生池,说不准是那两个贪吃的和尚去——”

    “方柔。住口!”一直没有做声的昭丰帝终于开口,威严尽显,“看来朕还是太纵容你了。罗卫长,等明日一早就派侍卫送方柔公主回宫。并对皇后说朕的吩咐,方柔公主三个月内不得踏出玉堂宫半步,抄写金刚经十遍!”

    “父皇——”方柔公主不可置信的瞪大了眼。

    昭丰帝却没看她,对坐在另一侧的主持明真大师道:“大师,方柔口出无状,还望见谅。”

    明真大师道声不敢,目光却落在甄妙身上,目光难测。

    方柔公主气的身子发抖。

    为什么,每次遇到甄四,倒霉的都是她!

    “父皇。儿臣不服。儿臣只是说了几句,您就这样责罚儿臣,那么甄四呢?她可是做了荤菜给寺里和尚吃!”

    昭丰帝隐含失望的看她一眼:“那么,你就好好看着吧,保持你皇家公主的仪态!”

    “是。”方柔公主再不敢吭声。委屈的咬了唇。

    她倒是要看看,父皇和皇祖母,是怎么处置甄妙的!

    “甄四,你说这鱼和鸡,不是真正的鱼和鸡做的,那又是什么?”

    甄妙垂眉敛目,镇静的道:“是豆腐。”

    “豆腐?”在场的人都不可思议。

    他们实在无法把眼前的菜和豆腐联想起来。

    小沙弥大着胆子道:“皇上。是小僧和一空师兄看着这位女施主做的,食材也是我们拿来的,千真万确是豆腐呢。”

    “这分明是鱼,怎么会是豆腐?”方柔公主尽力放缓了语气。

    甄妙这才看方柔公主一眼:“公主,虽有话说耳听为虚眼见为实,其实眼睛看到的也不见得是真的呢。听觉、视觉。甚至嗅觉,有时候都会欺骗我们的心。所以佛家才有明心见性,道家亦有返璞归真的言论。”

    明真大师眼睛一亮。

    一直伫立在昭丰帝身后,像是雕塑般的罗天珵也霍然抬头,向甄妙望去。

    只见她神色平静。眼中一片清明,让人看了就生出宁和纯净的感觉。

    这是前一世,他从未有过的感觉。

    明心见性吗?

    那么甄四,你究竟是什么性情呢?

    为什么每一次在我对你有了定论后,你就会又有新的表现,让我再次茫然?

    一抹痛苦之色从罗天珵脸上闪现,他强忍住了按揉额头的冲动。

    不知何时起,他的头疼越来越重了。

    昭丰帝来了兴致:“甄四还了解佛法道义?”

    甄妙实话实说:“民女只知道这么两句。”

    昭丰帝隐晦的抽动了一下嘴角。

    这是哪里冒出来的傻丫头,别人在他面前生怕表现的不够好,对他肯定的地方恨不得竭力展露出来。

    她倒是够老实!

    昭丰帝对甄妙刚才的话虽有几分欣赏,可这个年纪的小姑娘,要是真的精通佛法道义什么的,他实在无法待见。

    小姑娘嘛,就该有小姑娘的样子。

    甄妙可不知道帝王的复杂微妙心思,一脸诚恳的道:“皇上,太后,这盘素鸡刚出锅不久,还没人动过。您二位若是仍不相信,不如亲自尝尝?”

    太后点了点头:“皇上,就尝尝吧。哀家也被甄四说的好奇了,倒是要看看,这菜是怎么瞒过哀家的视觉和嗅觉的。”

    “也好。”昭丰帝抬抬手,有太监去取食。

    “皇上稍等。”罗天珵突然出声。

    “罗卫长有话说?”昭丰帝饶有兴致的挑了眉。

    这小子这次对他未婚妻的态度,很有些不对劲啊。

    倒是有趣。

    “出宫在外,皇上和太后入口的东西,还是先由微臣试过的好。”

    看他一本正经的样子,昭丰帝很想问一声,罗卫长,你确定不是想先尝尝自己未婚妻做的东西吗?

    咳咳。

    这样怀疑臣子的忠心,完全不是明君所为!

    昭丰帝眼角余光瞥见甄妙瞬间扭曲的脸色,淡笑着开口:“罗卫长想得周到,如此也好。”

    小太监端着分到小碟子里的鸡块捧到罗天珵面前。

    甄妙垂着眼帘,遮住了眼底情绪。

    吃吧,噎不死你!

    然后就见罗天珵袖子一抖,拿出了一根细长的银针,照着鸡块插了下去。

    甄妙差点一个趔趄栽倒。

    姓罗的,算你狠!

    似乎是感受到甄妙的情绪。罗天珵不自觉翘了翘嘴角。

    忽然觉得心情好了不少。

    把一块鸡肉吃下,罗天珵脸上闪过诧异。

    昭丰帝笑眯眯的问:“怎么样,罗卫长,没毒吧?”

    说这话时。特意扫了甄妙一眼,果然又瞥见她表情一僵,心情大好。

    罗天珵一本正经的道:“排除了剧毒。”

    够了啊!

    甄妙捏了捏拳头,有种把盘子糊到他脸上的冲动。

    昭丰帝再忍不住笑了:“罗卫长好生尽职。朕相信甄四姑娘不会乱来的。呈上来吧。”

    小太监把吃食呈上,太后和昭丰帝各吃了一块。

    双目对视,眼中都流露着诧然。

    昭丰帝不信邪的再尝一块。

    是鸡肉的味道,可细品起来,又有哪里不同。

    “哀家吃出来了,这个啊,比鸡肉要嫩滑些。吃起来也没那么油腻。”良久,太后出声道。

    这一次,是真真正正仔细打量着甄妙,招手道:“来,和哀家说说。这究竟是怎么做的?”

    甄妙便把做法大致说了一遍。

    “皇祖母,孙女也要尝尝。”方柔公主实在忍不住开口道。

    “去给公主和郡主端上一份。”太后道。

    一连吃了几口,方柔公主眼底的光终于暗了下去。

    初霞郡主至始自终都保持着完美无缺的仪态,只是瞥见方柔公主神情黯淡时,微不可查的翘了翘唇角。

    昭丰帝笑着对明真大师道:“大师,不若把这丫头的方子学了来,以后华若寺就多了两道稀奇的名菜了。”

    明真大师颇受昭丰帝敬重。说话就随意了许多,摇头道:“假作真时真亦假,口腹之欲不可贪。”

    “主持,我错了。”小沙弥垂了头。

    明真大师却爱怜的看他一眼:“一言,说起来,你还要感谢这位女施主。”

    “主持?”小沙弥满脸疑问。

    明真大师眼底含着慈悲。又像看透了一切,微笑道:“以出世之心入世,你可明白?你和其他弟子不同,自幼养在寺庙守清规戒律,若是没有这位女施主。恐怕终其一生也不能在不犯清规戒律的前提下知道鱼肉的味道。”

    “师父不说,不得贪图口腹之欲吗?”小沙弥听得更困惑。

    “*从何处生?只有体会过,才会生贪妄,而克服贪妄的过程,也正是修行的过程。等你有朝一日再忘掉这鱼肉的滋味,便修行有成了。”

    “主持,一言知道了。”小沙弥似乎明白了明真大师的意思,可又好像没明白,总觉得面前有一扇看不见的门,若是寻到并推开了,就是新的天地。

    明真大师欣慰的点了点头。

    这位小弟子悟性是极高的,可一片坦途又怎能摸到我佛真谛?

    对这次意外,明真大师是相当满意,褪下手腕上的佛珠手链:“女施主,这手链跟了贫僧多年,如今赠给你,希望保你生活顺遂。”

    “多谢大师。”甄妙恭恭敬敬的接过。

    太后眼神热烈的瞄了那串佛珠一眼。

    华若寺开过光的佛珠,身为太后自然是不缺的,可是主持佩戴多年之物,她却没有!

    当然太后不可能和甄妙抢东西,反倒又赏了几盘斋菜:“甄四,方柔莽撞,让你受惊了。想必老夫人那边正在等你吃饭,这几盘斋菜是明性长老亲自下厨做的,带回去给老夫人尝尝吧。”

    “谢太后。”

    甄妙领着涵哥儿告辞,昭丰帝突然开口:“罗卫长,食盒太沉,甄四姑娘也不好拿,你送他们回去吧。”

    “是。”

    见罗天珵提着食盒跟在甄妙后面走,又补上一句:“留在那边吃完饭再回来也不迟。”

    ps:

    感谢花姷姎打赏的平安符。蝴蝶蓝大大的新书《天醒之路》已经开始上传了,蝴蝶蓝大大是柳叶非常崇拜喜欢的大大,可以说没有之一,因为他是罕见的不写种/马什么的主站大神。有主站月票的童鞋们,请给蝴蝶蓝大大投一票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