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玄幻魔法 > 神木挠不尽 > 第十四章 宗主

第十四章 宗主

作者:绿野千鹤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神木挠不尽最新章节!

    哄睡了猫大爷,莫天寥便开始专心制作储物袋。

    储物袋的好坏,一则是看冥晶石法阵的流畅完整,一则是看灵气充入量。

    空间法阵是储物类法器的根本,图形十分复杂,里面镌刻了空间叠加和灵气贮藏两类法阵,有任何的断点、不均都会导致空间不稳或是灵气外泄,这也是储物类法器价高的原因。

    通常的炼器师都会用珍贵的绘阵笔来仔细描画,画好一套法阵至少要一天的时间,且一旦画错一笔,这个法器就作废了,但对于莫天寥来说……

    蘸了冥晶石液的手指快得只剩下虚影,眼尾上扬的美目似阖非阖,显得有些漫不经心,不过盏茶功夫,便绘成一套。将灵力缓缓充入,大约一炷香之后,才停下来,莫天寥喘了口气,练气六重的灵力,最多只能充出半间房子大小的空间。

    打坐片刻,将耗费的灵力恢复,炉中的玄铁石已经炼化。莫天寥拿起那把小刀,将玄铁石的汁液涂在刀刃上,用灵气包裹的手指迅速揉捏,将小刀捏成一个奇怪的形状,顶端带着尖勾,勉强可以当个刻刀来用。

    拿出从后山砍来的一大块水沉木,这是他目前拥有的最大的炼器材料。用小刀将合抱粗的木桩劈开,削成尖细的木刺,每一根都削成三寸长。

    “那个沃清洞的,还真在里面呆了十天。”赤焰福地守门的弟子一边喝酒一边讨论着。

    “兴许是在练功,”另一人捋了捋胡子,很是知道的样子,“火灵根的人也常来咱们这里闭关的。”

    众人深以为然,想想一个练气六重的人,也不可能练出什么法器。

    “要我说,这些亲传弟子就是有钱没处花,三个洞天的灵气那般充裕,坐在自己屋里都能修炼,还花这冤枉钱。”

    “就是……”

    几人正讨论地热火朝天,一枚玉扣轻轻放在了桌上的竹盘里,发出清脆的一声响,随后,低沉悦耳的声音带着些许疲惫,淡淡道:“收好。”

    旋即,也不等众人答话,便转身离去。

    几个守门弟子看着那玄色的背影,面面相觑,也不知方才的话人家听到了多少,心中忐忑不已。

    守门人慌忙追出几步:“师叔留步。”

    莫天寥回头:“何事?”因为炼器炉太次,为防炸炉,他已经几天没有合眼了,亟需睡上一觉,此刻的脾气并不多好。

    守门人被那冰冷的眼神看得一哆嗦,慌忙掏出两颗下品灵石:“师叔第十日未曾用满,当退还您两颗……”

    “不必,”不等那弟子说完,莫天寥抬手,“拿去喝酒吧。”说完,便甩袖离去。

    回到沃清洞,莫天寥也没去拜见师尊,直接去了小院,打开禁制法阵,倒头便睡。

    白色的小毛球从他怀里爬出来,蹲在胸口看他,一张俊颜因为连日的烟熏火燎有些发黑,眼底还有着淡淡的青影。

    转身跳下床,一阵莹白的光芒闪过,白衣翩然的清潼美人出现在床前,清冷的眸子中闪过些许嫌弃,真是蠢死了,刚从地火室出来,没有毛还不知道盖被子!要是染上风寒还怎么给本座暖床?

    薄唇轻抿,缓缓伸出一双修长白皙的手,拉过一旁的薄被,随意地扔在莫天寥身上,清潼负手在屋子里转了一圈,觉得这人一时半刻也不会醒,便转身出了屋子。

    “启禀真人,宗主发来了一张帖子。”刚入得清宁宫大殿,便又白衣侍女上前,将一张传声符递上来。

    单指在传声符上抹过,里面立时传来了天琅真人沉稳的声音:“我刚从青云宗回来,你俩要不要来看看?”

    传声符放完声音,自己便燃烧了,清潼扔了手中的符纸,转身向外走去。

    正道之中时常会有些纠葛纷争,需要三大宗门出面调解,这种事情往往伴随着一些好处的划分。因此,每次宗主从外面回来,都会带回来不少好东西。

    沃天洞,天宁宫。

    宗主天琅真人端坐于正位上,仙风道骨,气质非凡,殿中的弟子无不用崇敬的眼神看着他。

    “今次出门,尔等都辛苦了,每人一瓶安神丹。”天琅真人笑得和蔼可亲。

    一众弟子连忙道谢,各自领了一瓶丹药,心满意足地离去。

    “这次收获颇丰?”玄机真人进门,就看到一众弟子捧着药瓶离去,安神丹适合金丹以下神魂还未成形的弟子服用。

    因为灵气中的魔气作祟,无论是清修还是魔修,都会时不时被心魔所扰,陷入躁乱,没有灵兽安抚的人,就必须吃丹药才能压制。此类丹药对于修士而言,像灵石一样不可或缺。

    天琅真人摸了一把胡须:“尚可,青云宗吞了个小丹门,要息事宁人,就得出点血。”

    殿中的弟子尽数离开,天琅真人左右看了看,从储物戒里拿出了几个暗色玉瓶:“这几个……”

    一句话没说完,白影掠过,桌上被席卷一空,清潼优雅地坐在了屋里唯一的软榻上,几瓶丹药被整齐地摆在他面前的小几上。

    “哎哎,别都拿走,有一瓶你得给我留着。”天琅真人立时跳了起来,三两步蹦到清潼面前,试图去抢那个黑色的玉瓶,却被一根白皙修长的手指戳住了脑门。

    清冷的美目在面前的几个瓶子上扫过,发现没什么他需要的,兴致缺缺地抬手,把瓶子统统扫下去。

    “啊——”天琅真人一声惨叫,广袖一卷,稳稳地接住所有的玉瓶,紧紧抱在怀里,苦兮兮地蹲在地上,想说什么,抬头对上那双美目,瞬间就蔫了,把要给玄机的扔过去,迅速把剩下的收进储物戒。

    “拿出来。”清潼抬脚踢了踢蹲在软榻边的宗主。

    “老三,我好歹是一宗之主!”天琅真人忍无可忍,突然暴起。宗主的功力深不可测,这一跃,夹杂着雷霆之怒,锐不可当,整个大殿,瞬间被浓郁的金灵气充斥,刺得人肌肤生疼。

    守在殿外的弟子,感觉到宗主暴起的威压,纷纷远离。

    清潼抬手,一巴掌呼在他后脑勺上:“吵死了。”

    “吧唧!”宗主的脸陷进了榻上的软垫上,殿中的金锐之气顿时消于无形。远处的玄机真人缩了缩脑袋,选择默不作声。

    宗主抱着头蹲了一会儿,掏出一个白玉瓶:“天阶凝神丹。”

    清潼接过来,继续抬眼看着他。

    宗主咬牙,又掏出两个红色玉瓶:“天阶火灵丹。”

    清潼接过来,在手中转了转。

    “没有了!”宗主视死如归道。

    榻上的美人单手支头,斜倚在大迎枕上,弹出一根修长的手指,指尖圆润整齐的指甲瞬间变长,成了一个透明的尖勾,泛着森森寒光。

    “嗷——”殿中传来一声凄厉的嚎叫声,被瞬间撑开的玄色结界阻挡,未曾传出殿外,天宁宫陷入了奇异的静谧中。

    “宗主与两位洞主当有要事相商。”外面的弟子们看到结界,自觉地更加远离天宁宫主殿。

    片刻之后,大殿中也恢复了安静。

    白色的小猫蹲在软榻上,优雅地舔爪子,灰白相间的狼趴在地上,用两只前爪抱着头,后爪摊开,蔫蔫地贴在地上装死。

    莹白的光芒闪过,身形修长的美人再次出现,收起小几上的一排玉瓶,淡淡道:“我要出门几天,有事别来找我。”说完,便化作一道流光朝沃清洞遁去。

    角落里的玄机真人慢吞吞地走出来,蹲在狼身边:“那个,大师兄,我先走了啊。”说完,也不管师兄的反应,脚底抹油就溜了。

    莫天寥醒来,神清气爽地伸了个懒腰,白色的小猫恰好破窗而入,直接撞击了他的怀里。

    “小爪……”莫天寥接住小毛球,无奈地看了看破损的窗户纸,又得重新糊了。

    “喵呜!”小猫似乎心情不错,抬爪呼了他一巴掌。

    莫天寥笑了笑,把小猫揣进怀里:“走吧,咱们下山去买好吃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