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玄幻魔法 > 神木挠不尽 > 第一百一十一章 依恋

第一百一十一章 依恋

作者:绿野千鹤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神木挠不尽最新章节!

    清潼咬住下唇,偏过头去。

    “清潼!”莫天寥一急,捏住他的下巴逼他看过来,“好好说话,到底怎么回事?”什么不想让他走?他去哪里也会带着自家猫的,清潼在想什么呢?

    因为这番动作,又弄疼了他,清潼只是咬紧下唇,没发出一点声音,一双浅色琉璃目中满是伤痛,静静地看着莫天寥。

    莫天寥终于冷静下来,这才意识到自己做了什么,慌忙退了出来。

    身下的人轻轻抖了抖,把那淡色薄唇咬出了血。莫天寥看得心如刀绞,伸手要去抱他,却被他躲开了。

    清潼蜷起身体,慢慢往角落里缩,头顶一双雪白的毛耳朵紧紧向后抿着,就像被打了的猫,平日很嚣张,一旦你打了它,它就会很怕你。

    “宝贝……”莫天寥心疼得要窒息了,凑过去强行把人抱进怀里。

    “唔……”清潼使劲推他,变出尖爪的手用力挠他。

    莫天寥不管他怎么挣扎,只是强硬地把人抱紧,被狠狠咬了肩膀也不在乎:“不怕,不怕,刚刚是我不好,给你打回来,乖,不怕。”轻轻抚摸着那光滑的脊背,莫天寥哑着声音一遍一遍地安抚。平日里捧在手心都怕弄疼的宝贝,竟然被他自己给伤害了。

    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到底哪里出了问题?

    有心想问问清潼,但显然现在不是盘问的好时机,莫天寥不敢再多说,只是抱着人躺下,柔声哄着:“我哪里也不去,没有你我怎么活呀?就算让我飞升我也不走。”

    正咬他的清潼一顿,保持着咬住莫天寥肩膀的姿势,头顶的毛耳朵转了转,而后又一抿一抿地耷拉下去。

    “清潼,我只问你,你不想跟我双修,不是因为讨厌跟我双修对不对?”莫天寥伸手,想摸摸那可怜兮兮的毛耳朵,又怕吓到他,只能改去摸头发。

    清潼抿了抿唇不说话,一双毛耳朵抖了抖,慢慢透出了粉红色。

    莫天寥看得想哭又想笑,忍不住凑过去,在那汗湿的额头亲了亲:“我知道了。”

    你知道什么了?清潼默默地抬手。

    “嗷!疼疼疼!别咬这里,啊啊啊!”莫天寥被终于缓过劲来的清潼狠狠地修理了一顿。

    挂在柱子上当灯台的太始对旁边的灯台说:“你看看吧,这就叫自作孽不可活,哎,算了,你一个灯台也不知道什么叫自作孽。”

    在获得一脸抓痕外加满胳膊牙印之后,莫天寥总算哄好了猫,看着他还有些发白的脸心疼不已,凑过去在那薄唇上来回舔了舔。

    不尽木的汁液是最好的伤药,唇上那细小的伤口很快就能愈合,莫天寥趁机又亲了一口,等清潼睡着,才做起来去看下面的伤势。

    好在先前涂了合欢露,并没有裂开,只是有些红肿,但因为沾上了不尽木的汁液,正在自己慢慢消肿。莫天寥吞了吞口水,慢慢把那修长的双腿合上,从护腕里掏出薄毯把人盖住,冲那玳瑁色的灯台招了招手。

    “干啥?”太始变成大嘴巴飞过来。

    “双修多了可有什么不好的作用?”莫天寥看了看睡着的清潼,眸色深沉。

    “嘎?”太始扭了扭,“我给的可是最好的双修功法,能有什么坏处?双修能增进修为,修复神魂,灵肉相合,促进感情,生儿育女……咳,当然,你俩不会生孩子。”

    “那清潼为什么抗拒?”莫天寥瞪了太始一眼,没心思计较它的胡言乱语。

    “也许小猫咪在担心你飞升了不要他?”太始开始胡扯八道。

    “好了,你可以滚了。”莫天寥赏了它一个火球,将太始踢到了宝座底下。作为上古大妖的血脉,清潼的资质那可是比他还好的,他作为神木之体,还需要参悟心境,修炼招式,而清潼只要在一个灵气充裕的地方睡觉就能成仙!

    到底有哪里不对呢?

    那边,玄机用龟壳砸了青云宗宗主之后,就跟他大打出手。

    原本训灵角只对签了血契的灵兽有用,只有丁户做的那种对所有妖兽都有用。丁户变成了傻子,流云宗先前为了隐瞒消息,将库中的训灵角分发给各派,明其名曰造福同道,从而做出丁户没事的假象。

    因此,青云宗手里现在也有了这种训灵角。吹角的是个元婴修士,力量不弱,声音一起,炎烈的脑袋就开始突突疼,半空中玄机对战的动作也有了一瞬间的凝滞。

    别人看不出来,跟他对战的宗主云竹真人却是看得分明:“玄机,你当真是个妖兽啊!”

    “是你娘!”玄机甩出了一根鞭子,那鞭子通体漆黑,光华内敛,乃是莫天寥送来的“聘礼”之一,轻轻一抽,磅礴的真元之力破空而出,瞬息便至云竹脸侧,划了个大口子。

    “师叔,莫冲动!”炎烈御剑冲上去,冲着青云宗宗主洒出一把小钉子,那小钉子带着纯净的火灵力,遇到云竹真人的防御罩就爆开,噼里啪啦响个不停。

    “做什么?”玄机状似不经意地弹指,将一个飞舞的小钉打偏,直直地冲那吹角的修士而去,猝不及防之下,牢牢钉进了那人吹得正欢的嘴上,嘭地一声爆开。

    “啊——”那人惨叫一声,丢了训灵角开始满地打滚。

    “此地不宜久留,我们快走,”炎烈对玄机道,而后转头对青云宗的人朗声说,“我等好心好意来送遗体,诸位竟如此对待,实在让人寒心,待我等回去禀报宗主,今日之事定会讨回公道!”

    说罢,玄机抓着炎烈,以化神修士的速度,瞬间窜了出去,并放了一个大招,滔天巨浪奔涌而来,刹那间将青云宗大殿淹没。

    “宗主,可要追击?”青云宗的弟子询问云竹真人。

    “不必,”云竹弹了弹衣袍,冷哼一声,微微眯起眼,“去给流云宗宗主传话,就说本座已经确定,沃云宗里的长老也是妖修。”

    那弟子已经,也不敢多问,直接领命而去。

    青云宗的使者正向流云宗进发,在这之前,另一条消息已经经由百闻阁的探子送到了流碧手中。

    流碧看了看那个因为撞了她而不停道歉的内门弟子,示意无妨,藏在袖中的手却不由得攥紧,等转身回了自己的峰头,这才慢慢展开,掌心里躺着一个指甲大小的玉简。看了看那玉简上的火焰标识,复又握紧。没料想煅天的势力已经渗透到了如此地步,竟连流云宗的内门弟子也收买了。

    其实这还真不是莫天寥收买的,而是先前赤翔的手笔。赤翔这个家伙野心极大,在正道的各大宗门里都安插了眼线,他一死,这些势力就便宜了莫天寥。

    外面风起云涌,莫天寥透过大殿顶几片透明的琉璃瓦,望着天空,看来是要变天了。

    以前猫仔喜欢爬高上低,找不到煅天又会着急,莫天寥就把大殿房顶安了几片透明的瓦,好让猫仔晒太阳的时候也能看到他。如今想来,清潼对他的依恋,或许比他对清潼的还要深得多。

    因为并不是平日睡觉的时间,只是方才折腾累了,清潼睡了一会儿就醒过来,就看到莫天寥在望着房顶发呆。

    慢慢伸手,用修长的手指勾了勾莫天寥的头发。

    莫天寥回过头来,眼睛尽是温柔,凑过去,亲了亲他的眼睛:“还疼了不疼?”

    清潼摇了摇头,打了个哈欠。

    莫天寥伸手把人楼到怀里,指着天花板上漏下来的光:“还记不记得那个瓦片?”

    清潼顺着他的手指看过去,那是他经常呆的位置,有时候阳光正好,莫天寥却要呆在阴凉的大殿里谈事,他就自己爬到房顶上。但是房顶太高了,他每次上去就下不来,就扯着嗓子喵呜两声,大殿中的莫天寥就能听到。不管在谈什么事,他都能丢下一群属下,跑出来跳上屋顶抱他下去。

    “你知道我为什么这么宠着你吗?”莫天寥将一缕雪色长发绕在指尖,“因为我要让你离不开我,只有我能给你做最好的玩具,最好的烤鱼,最好的抓板,谁也不能把你从我手中抢走。”

    清潼静静地听着,渐渐瞪圆了眼睛。

    “所以你看,我这不就成功了吗?”莫天寥笑了笑,在那淡色薄唇边轻啄一口,“所以宝贝,想要什么就告诉我,你不说,怎么知道我不愿意呢?”

    抵着莫天寥胸口的双修手指骤然攥紧,将那薄薄的内衫抓烂了,没来得及收回的爪子在那结实的胸膛上划出几道白痕:“如果我要你留在人间不成仙呢?”

    本以为莫天寥会惊讶,会犹豫,谁知他连眉头都没有皱一下,想也不想地就说:“有何不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