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恐怖灵异 > 将军在上[重生] > Chapter 103

Chapter 103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将军在上[重生]最新章节!

    命运是不公平的,陶德·查尔斯从小就知道这一点。

    同样是让那将军之女,自己的小姨妈西弥斯·让那,嫁给了当时已经成为准将的莫伊·奥斯威尔,风风光光地过完一辈子,甚至还给如今的奥斯威尔上将留下了三个儿子。而自己的母亲墨卡斯却在怀孕期间遭遇了v8017号特大空难,宇宙飞船爆炸,扭曲产生出了空间跳跃点,她就这么流落到了联邦最边缘的萨木星。

    那里土地贫瘠,怪兽时常出没,人民食不果腹,活得跟牲畜一样低贱,就算是将军家的血脉流落到这里也不例外。

    他从小在贫民窟里长大,和一群野孩子们抢食物,在那段暗无天日的日子里,他甚至学会了偷盗、抢劫,在陶德的世界里,只要是为了生存利益,一切都是被允许的。

    很小的时候母亲一直告诉他,家里会派人来接他们,他的父亲一定迫不及待地想见到自己。

    可是谈何容易,这颗荒芜至极的星球甚至没有信号覆盖,他们无法传送也无法接受到任何消息。

    这样的殷殷期盼一直持续了七年,在他出生后的第七个年头,母亲终于崩溃了,她意识到不会有人来接他们了,以后也不会。从那以后,她的身体每况越下,最终病死他乡。

    陶德一度以为自己的一生也就这样了,直到八岁那年,他终于被找到了。

    不过找到他的人既不是自己的父亲,也不是自己的外公,而是自己的姨夫——刚刚跻身中将,带领大军前来边境围剿西北怪兽群的莫伊·奥斯威尔将军。

    姨夫将他带回了奥斯威尔家的第一大本营——黎京星,而他直到那时才得知,原来自己的父亲在母亲发生空难的第二年就已经另娶了貌美如花的娇妻,两人生育了两子一女,生活和谐美满。

    他根本没有再去寻找过母亲。

    而他的外公让那老将军也于五年前战死沙场了,从那以后,也就只有自己的那位小姨妈还会偶尔向姨夫提及,让他帮忙找找自己那可怜的姐姐。

    或许是觉得这样的自己也很可怜的缘故,他可爱的小姨妈请求姨夫收留自己,再加上他自己的坚持和亲生父亲的不作为,姨夫最终也没有将他送回查尔斯或者让那家族,他就这么留在了奥斯威尔。

    那时的陶德对生活出现了短暂的满足,他想,如果不是那个废柴表哥的出现,自己的人生也算得上苦尽甘来了。

    那个蛮横、无理、目中无人的家伙,让他想起了萨木星上那群欺负他、跟他抢食的混蛋,可是在萨木星上时,他至少可以反抗,而面对自己的这位表哥,姨夫的亲儿子,他却连反抗的资格都没有。

    他们只差了一两岁,可他是从外面捡回来的,而肖恩·奥斯威尔却是这个家族的小少爷。

    他就那么一直忍辱负重,表面上亲近自己这位表哥,为他“出谋划策”,然后看着他在小姨妈病死、两个哥哥奔赴战场后变得愈发蛮横骄纵,直到年仅十四岁闯祸不断的肖恩·奥斯威尔在醉酒后烧了一整幢大厦,被流放到斯达特星。

    他本以为自己的好日子终于来临了,可是,他居然也跟着被流放了!

    当时的陶德慌了,他不知道这是不是因为自己怂恿表哥作恶的事被姨夫知道了,自始至终也没有人向他说明什么,只有那个傻傻的表哥还以为自己是为了陪他。

    在那之后陶德收敛了许多,而且十四岁的表哥性格已然成形,他也不需要再去指点什么了。他终于明白有些事姨夫或许不是不知情,只是不想管,或者太忙了没工夫管,他大概已经对自己的小儿子彻底失望了,意识到这点的陶德在慌乱中感到了一丝庆幸。

    终于,四年之后,那个蠢货表哥居然给摩根家的公子下毒,并因此被家族除名了!自己也因为觉醒了a级契约兽被再度接回了黎京星,他的生活终于回到了正轨!

    可就在这时,一个令他震惊的消息传来,那个废物表哥居然入选了奥斯丁的校队,即将去参加军校联赛!

    陶德简直不敢相信,肖恩什么德行他最清楚,他能考上奥斯丁都就已经够让人吃惊的了,居然还入选了校队!

    费列得才是这个年龄段家族中最出色的青年,连他都只是候补队员,而自己废物一样的表哥居然成为了正选,即将出现在联赛赛场上,万人瞩目,万众期待!

    这个认知让陶德浑身都难受起来,一股莫名的恼火在内心燃烧,为什么?凭什么?!那个狂妄自大仗势欺人的家伙就该被万人唾弃,被遗忘在斯达特星的某个小角落里!那是他应受的惩罚!

    想到这里,陶德笑了,他将自己的思绪扯回了现实,此刻的他正站在金碧辉煌的酒店大厅内,对着自己亲爱的表哥露出一个阳光灿烂的笑容。

    “表哥?”他歪头打了声招呼,小跑到了叶泽身前。

    叶泽却移开了目光,他不想威廉他们知道自己的身份,因此没有理会陶德,只是转头对威廉道:“我们走吧。”

    “表哥!”陶德忙挡住了他们的去路。

    “这是你表弟?”威廉看看眼前的少年又看了看叶泽,蔚蓝色的眸子扫过,眉心却几不可见地一皱,他总觉得那看似纯真的笑容下,藏着一股让人不舒服的气息。

    “嗯,我是陶德·查尔斯。”陶德笑着对威廉伸出了手,旋即又有些失落道:“表哥对我有些误会呢,我们……”

    “我们走吧。”叶泽打断了他的话,直接拉上威廉,绕过了陶德朝门外走。

    “表哥!”陶德这次没再追上去,而是大喊道:“我知道你心里不好受,也知道你对被家族除名的事耿耿于怀,可是你如今已经这么出色了,只要开口,姨夫会让你重回奥斯威尔家族的!”

    他的神情看上去那样忧虑和哀伤,可声音却如此尖细嘹亮,一时间,整个大厅中来往的行人,还有那些前来采访的记者都纷纷停下了脚步。

    奥斯威尔这个姓氏实在太过响亮了,五星上将的地位仅次于四大元帅,是联邦军部绝对的实权人物,何况奥斯威尔将军还亲自莅临了本届联赛,时下正是万众瞩目的焦点。

    在短暂的沉默过后,场面突然热闹起来,人们开始窃窃私语。

    “他在说什么?那个小伙子是奥斯威尔家的人?”

    “显然咯,参加联赛的队员很多都是世家出身,元帅家的公子都不在少数呢,有奥斯威尔家的人也不奇怪。”

    一个记者露出了疑惑的表情,对身边的同事疑惑说:“我昨天刚做过奥斯丁参赛队员的调查表,还记得这人,好像叫叶泽,不姓奥斯威尔啊。”

    “你没听那少年说吗,这个学生似乎已经被除名了?”

    “除名?犯了什么错能被除名啊?”

    一听这话,记者们骨子里的八卦求知欲被挑起来了:“这可真是意外收获啊……说不定能爆个大料呢,要不要去采访一下?”

    “可是,我们不是来采访皇家军校的吗?”

    在人们的议论声中,皇家军校的人也下楼来接受采访了。

    “出了什么事?”副队长亚岱尔皱了皱眉,也感受到了大厅内的气氛诡异。

    “副队长你看~是中午那家伙!”银头发的新生路尤一眼看到了大厅中心的威廉和叶泽。

    他仔细聆听了一下周围人的窃窃私语,钴蓝色的眸子中精光一闪,奥斯威尔?除名?

    “组长,皇家军校的人下来了。”一名报社工作人员对他们采访小组的组长汇报道。

    “你先领他们去会议厅,叫我们的人动作快点儿。还有戴维,你去采访一下那个黑头发的小伙子!”

    “好嘞~”名叫戴维的青年一听来了劲。

    亚岱尔却也没有进入会议室,他在大厅一角站定,无声地笑了笑,抱着手臂远远观望着大厅中央,一副看戏的姿态。

    戴维上前想去采访对方,不料这个军校生好像很高冷的样子,一句话不说,掉头就要走。

    “等一下!等一下!就耽误你们一分钟,一分钟!”他赶忙追上去拿出小本子,快速发问:“你是奥斯威尔家族的人?为什么被除名?旁系还是本家的?你……”

    “我表哥才不是什么旁系呢!”他还没问完话就被打断了,那个“人畜无害”的小少年愤愤不平地大喊道:“他是奥斯威尔上将的亲儿子!”

    一时间,人声沸腾了!

    站在角落看戏的亚岱尔一挑眉,他记得奥斯威尔上将好像有三个儿子,前两个儿子都十分优秀,唯有最小的儿子却是个不争气的废柴,联想到叶泽的契约兽,一切好像都对上号了,这么说来,叶泽就是他的第三子?

    威廉也终于震惊,蔚蓝眸子里的静水被骤然打破,他转头望向依旧镇定的叶泽,目光里闪过难以置信的光芒……

    叶泽,居然是奥斯威尔上将的亲儿子?

    将军步入大厅时,场面一片混乱,记者们仿佛发现了什么大新闻一样,纷纷围聚在一起。那爆料在短暂的时间内就已经被传开,于是越来越多的记者涌入酒店大堂。

    而被记者们重重包围的,正是他心心念念了一下午的人。

    将军的眉头皱了起来,这些人盯着叶拍照干吗?

    “听说你是因为毒害摩根家的公子才被除名的,真的有这事吗?”

    “你为什么要下毒害他?据说仅仅是因为一言不合?”

    “这件事虽然事后被封锁,不过在奥斯威尔族内貌似已经是公开的秘密了,蓄意谋害他人可是违法犯罪的行为,你是想要逃避罪责吗?”

    这件事原本在摩根和奥斯威尔两家的协商下已经解决,此刻,却因为一个少年的“无心之言”,重新浮出水面!

    叶泽始终缄口不言,面对排山倒海的疑问与质疑,他无法反驳,甚至无法辩解,那是真实发生过的事情。

    威廉试图带叶泽冲出重围,可是他失败了,在场的都是记者,他不能直接放出契约兽来将他们击退,那样对奥斯丁的影响太恶劣了,可是除此之外,面对重重人墙,他竟也有无奈的时候。

    将军也大致知道一些关于叶泽被除名的前因后果,可是他不相信。

    他和叶泽相处过一段时间,以幼狼的形态,那时的他不光看到了叶泽人前的样子,更可以近距离观察人后的他私下里最真实的样子。

    所以他比其他任何人都更清楚叶泽究竟是个怎样的存在,他从不吝啬自己的援手,对待弱势的一方有着近乎天真的悲悯,那样一身正气是印在骨子里的,他甚至不愿去伤害一头银角咕咕兽的幼崽,又怎么会去蓄意毒害一个活生生的人?

    所以当看到叶泽被那些好事的记者包围,提出这样的质问时,将军没来由感到一丝心疼,以及愤怒。

    记者们还正兴致冲冲地发问,然而“刺啦”一声响,闪光灯在一夕之间全部熄灭了!

    “怎么回事?”摄影师们敲了敲自己手上的工具,可是毫无响应,与此同时,他们居然从中闻到了一股淡淡的烧焦味……

    紧接着一股酥麻的感觉传来,仿佛掌心被电了一小下,众人手一哆嗦,一时间,摄影机等工具落地的声音此起彼伏。

    人们纷纷蹲下|身去捡东西,叶泽一怔,也没在意究竟发生了什么,待反应过来,忙打算趁此机会先逃离现场。可是他刚往前跨了一步,身体就僵直了。

    大厅门口,一个高大的身影正快步朝自己走来,那近乎完美的身形轮廓那样熟悉,以至于即便逆着光,他还是一眼认出了来人。

    作者有话要说:将军赶到啦~~~将军不开森,后果很严重=u=

    谢谢三无、流萤的地雷~~啵一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