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恐怖灵异 > 木兰无长兄 > 第一个火伴(五)

第一个火伴(五)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木兰无长兄最新章节!

    因为王副将的布置,花木兰终究是没有出什么事情,反倒因祸得福,成了右军里的正规军。

    左右军和中军是黑山大营里最杰出的士兵,中军全是鲜卑贵族和北境豪强宗族之后。他们自带家兵甲胄,可谓是精锐之极,并不是其他人容易挤进去的,左右军就成了花木兰这种鲜卑府兵之后的最好选择。

    花木兰原本就是右军“黑营”的一员,此时擢升为右军军士,享受正规军的粮饷也是正常。

    花木兰是很讨厌突贵偏将这种人的,但出乎意料的是,连她自己都以为自己这次即使不死也要吃一顿苦头,却很快就被放了出来,那突贵还十分大度的让她以后就跟着他“混”了,连给人说“不”的机会都没有。

    阿单志奇和同火之人都力劝花木兰不要违逆上官的意思,最终花木兰心甘情愿的接受了这一指派,也是因为阿单志奇的一句话。

    “你永远都是我们的火伴。等你入了右军,我们黑营就成了保护你们的‘护军’,这岂不是很好吗?想想都让人兴奋,我们要保护你了!”

    进了右军,无非就是操练的更为严格一些,她那非同与一般人的力气也渐渐出现端倪。当然,因为她时刻牢记阿爷的叮嘱,所以众人看到的也只是冰山一角,但即使是这一角,也足够让不少人将他视为头目,仰慕不已。

    突贵虽然收了花木兰,但却对他是不咸不淡。几次和柔然交战,他只让花木兰在后方射箭,并不准他向前。

    好在花木兰对这位“上官”也没有什么敬畏之心,两人维持着面子上的关系,既没有如其他人想的那样水火不容,也没有化干戈为玉帛弄出什么亲如一家的情景来。

    阿单志奇虽然战绩没有花木兰那般出色,但他大局观好,又有勇有谋,王副将看中了他的人才,将他要去了右军的护军,也成了一名正规军。

    黑十六火其他几人都被陆陆续续调入了右军的各队之中,有了新的火伴。但他们毕竟都还在右军中,闲暇时也会聚聚,互相吹吹牛聊聊天,骂骂新的上官脑子有病,或是夸夸新火长的手艺比阿单志奇要出色一类的事情。

    花木兰几乎认为这就是他们将要一直过下去的日子,每天都过的这么有滋有味,回想起来全是在漫天的星光下裹着皮裘聊天,或是闲暇时间一起切磋切磋武艺的场景。

    但总有那么一个时刻,会让花木兰清楚的意识到,她如今不是在家乡的军镇中,也不是在和平时期的边关。

    她在经历着战争。

    而战争,会夺走一切美好的东西。

    ***

    “我怎么觉得有些不对?”突贵勒住缰绳,轻唤斥候。“斥候去前面看看,平日里这个时候柔然早就跑没了影子了,现在怎么还没走远?”

    他的心头升起一股不安。

    柔然人可没这么英勇善战,他们早已经习惯了在骚扰一阵后立刻撤退。

    如今已经追赶了八十多里,可他们还在前方不远的地方没有散开。

    同样觉得不对的还有花木兰。

    柔然人撤退的太整齐了。若说前面几十里是因为退的还不够远的话,这已经追出去了这么长时间,阵型还能保持如此整齐……

    简直就像是在遛狗似的。

    蛮古的前锋军已经冲了出去,早就跑了个没影。对于蛮古来说,他的任务就是追上一切眼睛里能看见的敌人,然后将他们砍杀干净。

    前锋蛮古、主军突贵和护军王偏将是这次被点出战的三支人马,负责追击此次又来犯边的柔然人。

    从入冬开始,柔然人的骚扰越来越集中,就连魏军中也习惯了这种频繁的频率,只要一有进犯,立刻整军出发,左右军交替出击。

    但这次的追击太不寻常了,就连突贵这种并不聪明的将领都感受到了一股异样的气氛。

    “报!前锋军遇见了一支高车军队,人数约有一千,如今已经陷入混战!”

    “报!右侧出现一支蠕蠕人的队伍,人数约有八百,正在向我们奔来!”

    “报!左侧出现一支蠕蠕人的队伍,人数约有五百,已不足二十里!”

    飞马出去打探消息的斥候奔了回来,各个都是面如土色。

    这明显是敌人的圈套,这一次根本就是不是小队伍骚扰!

    正如军中的军师所预言的,柔然人不可能一直这么小打小闹,不停的分出人来给他们蚕食,如今,柔然人的队伍果然压了过来。

    再过几天就是陛下的“天长节”(注),柔然人怕是想用这种方式狠狠地拍大魏一个巴掌!

    “报!后面的护军已经被不知道哪里来的蠕蠕人军队围住了,人数约有一千五!”

    “将军大人,我们被包围了!”最后几骑烟尘也回返了军中,却带来了更加让人压抑的消息。

    他们追击柔然人的队伍,在追击的过程中队伍渐渐拉长。最擅长奔袭作战的蛮古部队冲到了最前头,突贵带的大多是擅长骑射的游骑兵,所以位置稍稍靠后。王偏将带的是护军,大多是穿着厚重盔甲的骑兵,所以落在了最后面。

    现在是前有众敌,后无退路,两侧又有压上来的敌人,如今无论怎么看,都像是死局。

    “妈的,这群蠢笨的蠕蠕什么时候这么聪明了!”突贵只带了五百人马,在心中斟酌了一会儿,立刻下了决定。

    “所有人,从左侧突围!”

    左侧的蠕蠕人只有五百,和他们的数量相当。他的人马又都是擅长骑射之人,怎么看,都是从左侧突围最为安全。

    “将军!末将认为现在当回返后方,和王副将会和!”

    花木兰一听突贵要跑,心中顿时升起了一阵不屑。

    她竟然要在这样的将军手下当兵!被迫当这样一个懦弱的怕死鬼!

    花木兰是射手中当之无愧的第一人,突贵去哪里都会点他参战。但他怎么也想不到的是,平时从不做声的花木兰却突然开了口。

    “到底你是主将还是我是主将?我说左侧突围,哪里有你插嘴的地方!”

    突贵显然面子有些挂不住,当下一马鞭就抽了过去。

    马上的花木兰见马鞭向她抽来,立刻滚鞍下马借机避开这羞辱人的鞭子,跪伏在突贵脚下哀求了起来。

    她怎么能不插嘴?火长和胡力浑还在护军里!

    她不能丢下火伴,此时就算再丢脸也顾不得了!

    “将军,我们的左侧是一片荒漠,我们又不熟悉地形,盲目从左侧突围,很容易进入敌人的陷阱。自古行军打仗,包围敌人时都是虚虚实实,也许看起来最安全的左侧,反倒是敌人留下来的缺口!”

    花木兰竭力让自己的声音变得沉稳,不要表现出想救同伴的急切。“前面的蛮古将军虽然已经陷入混战,但他们前锋营人人都是以一当十的勇士,也不是没有撤退的可能……”

    “我们此时该做的,应该是立刻回返,一来甩开逐渐向我们收缩的追兵,二来王将军那里还有四百多人,我们汇合在一起,也不是没有一战之力。只有回营的路打通了,援军才有可能以最快的速度救援,蛮古将军也就有了一线生机!”

    突贵看着跪在地上的花木兰,思绪也是乱的很。他一生也经历过大大小小不少的战斗,能从沙场上活到现在,并不全靠的是武勇。

    他直觉觉得花木兰说的没错,可是五百对一千的硬仗却不是他能狠得下心来的。

    各军将军所带的兵员数量是有限的,死了再补充,来的就都是新兵蛋子。谁也不愿意莫名其妙的损耗掉那么多人马,毕竟这是拿命相博的事情。

    就算他此刻撤退回营也不会有人能说什么。被这么多敌人包围,能跑掉就已经是本事。

    天地间一片昏暗,枯草和黄沙的味道合着一丝寒意,飘荡在风中。四面的土地仿佛都在颤抖,战马们不安地踢动着碎石,马蹄的得得声和马喷气的声音,以及众将士身上兵器偶尔摩擦发出的碰撞声都让突贵的思绪变得更混乱。

    花木兰见突贵在犹豫,心中反倒大喜,她俯□子,高声哀求。

    “将军,请您慎重啊!如今我们已经没有多少思量的余地了!”

    “将军,末将觉得花木兰说的没错。”突贵身边一名参将见情势紧急,也忍不住策马到他身旁轻声相劝。“我们就这么回去,就算军中并无惩罚,对将军的声誉也不好。花木兰都已经开了口,所有人都听见了,若是您……怕是要落个‘见死不救’、‘贪生怕死’的名声。”

    鲜卑人重视荣誉更胜生命,突贵身边的参将这话一说,突贵立刻蹙起了眉头,大声疾呼起来:

    “吹起号角,往后方突围!咱们去救援王将军!”

    “去救援王将军!”

    “往后方突围!”

    “提刀背弓,随时准备作战!”

    花木兰听到主将的话,一口气顿时松了下来,几乎是五体投地的瘫软在地上。

    她从没有像现在这般无比的希望自己手上有一支骁勇善战的队伍,如果是那样,此刻她就不用跪地苦苦相求,只为了替火伴争取那一点渺茫的生机。

    “还跪着干嘛,我们要抓紧时间!”突贵的参将叱骂了起来,“你不是要救援王将军吗?还不拿起你的兵器!”

    花木兰立刻爬了起来,翻身上了马。由于她的动作太急,战马不安的嘶鸣了起来,但花木兰的抚摸很快让它恢复了平静。

    从花木兰劝说到突贵回军相援不过是很短的时间,骑士们在柔然人近在咫尺的追赶中调头狂奔。即使是这样,花木兰也觉得他们的速度太慢,太慢……

    实在是太慢了!

    ****

    被柔然人包围的阿单志奇浑身是血,不远处的王副将被许多兵士包围着,以死相护,而他却要孤军作战,独自一人对抗三四个柔然人的攻击。

    “妈的……”他吐出一口血水,刚才偏头偏的稍微慢了点,被柔然人的铁锤磕掉了几颗牙齿。

    妈的,当上将军还真是好,有那么多人护着,哪像他……

    他苦笑着握紧了手中的长戟。

    现在也许叫短戟比较合适,戟身早就已经在架住别人兵器的时候断掉了。

    说起来,他现在还能活下来,全靠不远处的王副将吸引了柔然人的注意。只是敌人三倍于他们,短兵相接,全军覆没也只是时间的问题。

    他忍住全身的剧痛,夹紧马肚往王将军那边冲去。

    那是主将,全军都会向他身边靠拢。只要他没下令逃跑,就算他们全部战死在这里也不能后退一步。

    柔然人像是席卷大地的暴风般,直直向他们涌来。他们面目狰狞地冲上来的模样,简直就如噩梦一样恐怖。

    阿单志奇身上已经中了许多箭,此时全凭着本能在战斗着。在他的耳边,所有的声音都已经远的像是在天上,眼前到处都是人影在晃动,至于到底是敌是友?

    天晓得。

    他知道自己在劫难逃,他们所有人都是。这支柔然人明显是有备而来,绝不会放弃啃下他们这块容易啃的骨头。

    多么可笑,追捕猎物的猎人突然变成了被追捕的猎物!

    他们是不是自信的太久了?

    阿单志奇一边祈祷花木兰和其他几支队伍的人能够安然无事,一边挥舞着手中的武器。那些柔然人的大刀从他的鼻子前面掠过,而周围则是传来狂风的声音和柔然人的高喊声。

    ‘我大概已经发挥出我所有的实力了。可惜花木兰不在,不然也让他看看,我也能一场战斗斩获十几人……’

    阿单志奇挥舞着武器的手臂越来越慢,已经慢到了举不起来的地步。

    可恶!

    他要是有花木兰那样的本事就好了!

    不,不需要有花木兰那样的本事,只要有他一半的力气就行了!

    他怎么会弱到连武器都举不起来啊,他的长戟有这么重吗?

    就在这时候。

    “火长!撑住了!”

    !!!

    他怎么可能忘得了这个声音!

    阿单志奇猛然睁开眼睛,抬起了头来。

    他的两只眼睛都已经全部被血糊住,眼前到处都是血红一片。在那血红一片里,一匹熟悉的枣红色战马正在向他疾驰而来。

    马上的人举起了手中的长刀,直接一个下劈的动作,干脆利落的劈开了拦截之人的脸孔,并且继续以这种一往无前的气势冲了过来。

    笨蛋……

    笨蛋啊……

    阿单志奇的眼泪和着鲜血流了下来,这让他的面目看起来十分的狰狞。

    可是谁在乎呢?

    阿单志奇看着由远及近越来越清晰的人影,忍不住露出了一个苦笑。

    笨蛋。你该先去救的该是王副将啊。

    你这么直直的奔着我而来,是怕全军的人都不知道你想要做什么吗?

    笨蛋。我已经活不了了,我现在应该变得像是一只刺猬吧?

    你见过像是刺猬一样的人能活下来的么?

    笨蛋。你不是说你不想进先锋营吗?

    你要再继续这样砍杀下去,别说先锋营,大可汗都要马上点你做护军了。

    笨蛋。我其实一直很羡慕你。

    羡慕到只能骂你笨蛋来平衡我的嫉妒心。

    笨蛋。

    我做不成英雄,好歹做了一次英雄的火长,也不枉此生了吧。

    .

    “火长!你怎么样了火长!”已经冲到了阿单志奇面前的花木兰,浑然不顾身旁众人仿佛看着怪物一般的眼神,一把拉住已经摇摇欲坠的阿单志奇,一只手将他提了起来,放置在了自己的马前。

    花木兰如今的同火们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声。他们知道他力气大,也知道他本事大,却不知道他的大到这种地步!

    “火长?火长?”

    花木兰手足无措看着身前的阿单志奇,完全不知道自己该把手放在哪里。

    伤成这样,到底放在哪里他才不会疼呢?

    “花木兰……”阿单志奇强撑着喃喃出声。

    “我在!我在!”花木兰已经泣不成声,弯下腰把耳朵凑近了阿单志奇的嘴边。“你说什么?你说,我做!”

    “花木兰……”阿单志奇用尽最后的力气,“我也害怕……”

    “火长,你说什么?我听不清!”花木兰的耳朵已经贴到了他的嘴唇,可依旧听不清阿单志奇在说什么。

    “我的家人……”

    “什么?”

    “改变生活……”

    “火长!”

    ***

    “火长……”贺穆兰从剧烈的头疼中清醒了过来,如同当年的花木兰一般泪流满面。

    她知道了眼前的这个孩子是像谁。

    阿单卓,是那个阿单志奇的孩子。

    原来火长怕的是那个啊。

    “比起死,我更怕的是改变他们的生活。”

    .

    贺穆兰凝视着已经吓傻了的阿单卓,竭力挤出一个笑容。

    阿单卓……

    “你现在过的好吗?”

    作者有话要说:注:天长节就是皇帝的生日,魏晋南北朝庆祝皇帝生日的节日叫做“天长节”。

    不好意思,9点多才回家,本来想今天干脆不写了,等明日再补上的,可是又觉得肯定有读者一直等着,所以码字码到了现在。

    好在现在才23点45分,我并没有违背我们今日双更的约定。

    只是接下来几天我还是要一直加班,我只能保证只要我有时间,一定尽力保证做到保质保量的双更,却不能百分百保证一定能日更一万了。希望大家能够体谅。

    鞠躬!

    小剧场:

    贺穆兰凝视着已经吓傻了的阿单卓,竭力挤出一个笑容。

    阿单卓:啊啊啊啊吓死人了!妈妈我要被吃掉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