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恐怖灵异 > 木兰无长兄 > 第57章 聪敏人的想法

第57章 聪敏人的想法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木兰无长兄最新章节!

    太守府。

    这是贺穆兰第一次进一座“哇好精致好像古装戏里演的”那种样子的府宅。

    无论是花家、虞城县衙还是项城县衙,看起来都像是农村里的那种砖瓦房(注:还不带任何装饰)。

    这个一千五百多年前的古代社会,半点没有现代人在影视剧里看到的那种古典风格,有的只是生产力极度低下所造成的各种简陋。

    具体表现为走着走着就踩了一脚狗便便或马便便,地上随处可见车马坑和车马坑里的泥水,随意便溺的闲汉和小孩,以及完全不知道城市上下水怎么走或者干脆就没有的怪味集市……

    但这在这条整洁的太守府街上完全没有。

    当贺穆兰被一群郡兵“护送”着走上这条街道的时候,甚至有些不确定感。

    走惯了泥土路,突然踩上青砖铺就的平整道路,两边除了像是布告栏一样的木牌亭,甚至还种了道路树。

    远处三座太守府呈现“品”字型矗立在道路的尽头,三座太守府门头一样但装饰和气势完全不同,在细节上也有着鲜明的个人风格,贺穆兰一眼望去就知道中间那座是鲜卑太守的府衙。

    “朱太守祖上是吴郡人士。这太守府坊是他督造修建的,太守府也是。”狄叶飞紧紧靠在贺穆兰身边,这几天他一直在帮贺穆兰跟着费羽太守四处拜访几位太守,也知道一些底细。

    陈郡是从宋人手里拿下的,整个州都是从宋人手里打下来的,所以原本的太守府和刺史府都不能用了。北魏是三官制,什么主官府衙都要建造三个,这朱太守负责督造新太守府,显然还是很受当地刺史信任的。

    这汉人太守是个很聪明的人,任谁都知道鲜卑人为主的政权里,三位太守肯定是以鲜卑太守为主的,汉人太守要想把事情办好,自然少不了这位贵族的支持。两位汉人太守都要争取费羽太守的好感度,但如何把马屁拍的漂亮又不显谄媚而掉格,明显就是一门学问了。

    这样苍浑用色的鲜卑太守府,极好的表现出这位太守是军中出身,在品字的中心位置,则是说明了他的地位和重要性。

    这朱太守不需要做出马首是瞻的样子,从这新建的太守府,就已经很好的表明了他的立场,拍了一个漂亮的马屁。

    这种事情,贺穆兰能看的明白,可是一辈子都做不到。

    人才,人才啊!

    “你怎么是这样的表情?”狄叶飞微微惊讶。

    “什么表情?”贺穆兰好奇的揉了揉自己的脸。

    “笨蛋表情。”

    狄叶飞不自在的把眼神移向正前方。

    贺穆兰已经习惯了狄叶飞偶尔出现的莫名其妙之语,对即将会见到的“朱太守”也好奇了起来。

    出人意料的是,尽管费羽太守和朱太守将他们“请”到太守府的手段很激烈,但到了太守府后,两位太守都很温和。

    费羽太守他们之前见过,也打过交道。朱太守是一位清癯的文士,看年龄大约都有五十左右了。这在这个平均寿命只有五十不到的古代,已经算是个“老年人”了。

    贺穆兰原本还以为会看到一副和气生财样子的汉人太守,结果却是一看就是“知识分子”的老人,也是微微一愣。

    还有一位太守听说亲自带人去追逃犯去了。那群劫狱的强手在劫走了陈节之后,为了造成更大的混乱,还把内官狱里的其他犯人给放走了。

    内官狱是关押陈郡犯官的监狱,里面关押的犯人不多,但都是没有判决的罪官,放出去的恶劣影响不比放走江洋大盗差多少。

    费羽太守是狄叶飞昔年军中的同僚,狄叶飞现在也是镇守一方的大员,对他客气自然不用说。朱太守则是不停的称赞花木兰当年的功绩,对贺穆兰和狄叶飞也是赞誉有加。

    拓跋晃和阿单卓明显被这“先兵后礼”的情况给弄的有些迷糊。贺穆兰虽然表面上看起来还是一副“我很冷静”的样子,其实也有些懵。

    她还以为等待他们的即将是各种严刑逼供呢。

    只有狄叶飞若有所思的看了眼费羽,换来对方微微的颔首。

    没一会儿,郡兵就退出了议事堂,在外面守住了门窗。

    费羽太守和朱太守走到拓跋晃和阿单卓身前,双膝跪下。

    “臣费羽阿木/朱允,参见太子殿下!”

    因为没有人想到事情会往这种后续发展,所以贺穆兰等人都慌张的看着这两位太守。

    贺穆兰和狄叶飞只是有些不知如何是好,至于阿单卓,那表情感觉好像是被五雷轰顶的样子。

    ‘什么太子殿下?’

    和阿单卓并肩而立的阿单卓迷迷糊糊地想了起来。

    ‘原来我死掉的阿爷是皇帝吗?可是他明明是死在战场上的啊。还是说,我其实是那位皇帝的私生子?不对,我阿母明明连武川都没出过。这些人是不是搞错了什么……”

    他这心如乱麻的情形直到拓跋晃沉默了一会儿,开口说出“平身”后才得到了好转。

    在茫然了片刻后,他突然就意识到自己犯了什么错误。

    那曾请他帮着找厕筹提裤子,每天晚上把脚塞到他怀里取暖的朋友到底是什么身份。

    !!!

    五雷轰顶顿时变成了外焦里嫩。

    “你们是什么时候发现我身份的?”

    拓跋晃装作不经意的往前走了几步,正好走到贺穆兰和狄叶飞可以随时护到的范围。

    一方面,比起这两个人,他显然更信任贺穆兰和狄叶飞一点。另一方面,他的这位新朋友和他并肩而立,如今这两人看起来跪的既像是他,又像是阿单卓。

    他若让阿单卓也一同受了礼,不知道这两位太守心中会不会生出芥蒂。

    能少给这位朋友添些麻烦,总是好的。

    .

    “属下出身费羽氏,以前曾是宫中宿卫。属下的父亲是费羽连道。”那费羽太守说出了朝中某个给事中的名称。“属下以前见过您的。虽然一开始没有认出来,但后来再见几次,模模糊糊就想起来了。”

    “再加上狄叶飞和花木兰都在您身边,而您又表现出和他们同等地位的样子。所以属下就大胆猜测您是那位殿下了。”

    他边说这话,边观察着拓跋晃的脸色。

    “所以你们这样把我们请来,是在做戏?”拓跋晃很快就想到了为什么。

    “属下和朱太守商量后,想请殿下来太守府居住。项城县衙虽然也有守卫,但那些衙役实在没什么用。朱太守说您微服出行,一定是有什么不愿意让别人知道的缘由,为了掩人耳目,得有个合适的理由‘请’您来,并且即使处在我们的保护之中也不会让人生疑。”

    费羽阿木也不知道这样做会不会惹恼拓跋晃,所以轻轻的把朱允抛了出去。

    “若有冒犯之处,还请恕死!”

    若是太子不觉得受到冒犯,他就是谨慎;若是太子觉得受到了冒犯,他还可以说是听从朱允的主意。

    一旁的朱允显然不意外费羽会这样做,脸上甚至一直是恭敬的表情。

    正如外界所传颂的,拓跋晃是个“仁厚”的太子。或许他有不仁厚的一面,但面对他父皇的臣属,他一直是宽厚有礼的。

    所以他摆出一副被感动到了的表情,搀扶起两位跪地的陈郡太守。

    “两位太守为了本太子的安危费尽心思,我又怎么会怪罪两位呢。”

    贺穆兰有些不耐烦的把头扭了过去,觉得这样的拓跋晃陌生到有些做作。狄叶飞则是在天子身侧见惯了这样的“君臣相得”,只是稍微将身子转了个角度,挡住了贺穆兰扭头看向其他地方的不耐烦样子。

    这些“人上人”,通常真实性格从来都不是自己表现出的那副模样。

    而“花木兰”在这些事上天生就缺根筋,而且太过直率。对于别人的话,她都天然的相信,并且忠诚的回报别人。这也是让狄叶飞一直担心“他”若是日后入朝该怎么处事的原因。

    如今他变成了她,入朝是不可能了,可是过去的关系却是斩不断的。

    狄叶飞觉得自己遇见这么个缺心眼的同火,真快操碎了心。

    “那这次劫狱之事,也是两位大人弄出来的阵仗吗?”

    拓跋晃盯着这两位太守,希望他们不要说出让他失望的答案。

    两位太守都露出诧异之色,齐声发问:

    “那些人不是太子殿下的人吗?”

    这下子,连贺穆兰也被吸引了注意力了。

    “因为狄将军和花木兰都跟在您的身边,属下还以为这次劫狱的人是您为了救出陈大人而……”

    费羽的话没有说下去。

    “为何会有这样的推论?”拓跋晃的脸色瞬间变得很难看。“本太子好生生派人去劫狱做什么!”

    “来劫狱的都是训练有素的老手,狱卒们都说是擅长技击的军中出身。而且,这些人来只是把狱卒重伤或者打晕,没出一条人命……”

    哪个劫狱劫的这么“客气”?若不是后来他们走时还放了不少人,费羽阿木几乎都要肯定是太子做的了。

    他之前和朱太守有过各种猜测。甚至认为陈节之前运送军粮是为了太子,那几车粮食也是给太子拿走了,大概是拿的紧急,所以没有办法圆好理由了。

    这情况是很有可能的。就算他们在南边为官,但和京中都没断过联系。皇帝陛下和太子殿下的关系越来越僵硬,这些事他们都隐约得到了消息。

    没办法在北方明目张胆的获得支持和物资,绕个大圈从南边新归之地经营也是很正常的。

    和陈郡另一位性格耿直的太守不同,费羽阿木和朱允都是在宦海沉浮多年的老油条,从费羽阿木前天发现了拓跋晃的真实身份开始,他们都不再觉得陈节只是已经离开军中的一个“女将军”的下属,而是太子在这边经营的一桩暗棋。

    就样一来,就说得通为何他值得狄叶飞这样的要臣来为他奔波了。

    之前为何狄叶飞出手那么大方也有了理由。

    连白鹭亮出身份求住县衙都成了证明。

    谁都知道白鹭们的头儿,候官长素和君的幼妹被许给了太子殿下。

    既然陈节是太子的人,那有人劫狱,劫的还是他的人,那就只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

    幸好没弄出人命来,不然他们想要卖个好把这件事大事化小都不行。

    费羽还要再解释什么,朱允不露痕迹地给他递了个眼色。

    这种事哪里能放在明面上说,就算是太子做的,他也不能说是。

    既然太子说了不是他做的,那就不是他做的。他们只是此地的太守,犯人被“不明身份”的人劫了,回头抓几个马贼大盗之流把罪顶了就是。

    就算他们因此吃了什么瓜落,在太子这里留了话,要想起复或者日后直接投靠到太子这边也不是难事。

    他们被派到南面来,想要进入平城这种政治中心本来就很难,否则朱允也不会熬到五十还是一个太守,能抱上太子的大腿,说不定就能往平城更近一步。

    他们如今知道了太子的秘密,又给太子卖了这么一个好,两人都觉得做的很漂亮,而且外人还抓不住什么苗头。

    拓跋晃从八岁开始监国,接触到的大臣可谓是形形色色,那朱允意有所指的一眼早就让他看到了眼里,继而更是心中暗气。

    这些钻营之辈,就算不是他做的,怕是都架在了他头上。

    而且,说不定陈节、花木兰、狄叶飞都被当成他的人了。

    虽然说他也确实想要招揽花木兰和狄叶飞,但是这样莫名其妙被旁人算作“一边”的,很难说花木兰和狄叶飞会不会倒生出反感来,认为他是故意为之。

    他看了一眼贺穆兰,却发现她只是茫然地睁大了眼睛,露出一副牛被牵到了集市,完全不知道什么情况的样子。

    吁!

    幸亏他这“花姨”不是那样的人。

    她一定不会认为是他派出的人劫的狱。

    这其中的弯弯绕绕、阴差阳错,各种错综复杂的关系,拓跋晃都在脑子里过了一圈,最后得出的结论是他无法段时间内改变着两个朝廷官员的看法,而他的“微服”恰恰成了不得见人的一种暗示。

    他心中冷笑了一声。

    想让自己欠他们的人情,也要看看他们领不领得起。

    “这些劫狱的歹人,本太子完全不知身份。但此事本太子既然知晓,那就一定不可姑息。”

    “两位大人,这陈节虽只是一位郡尉,却也是为我大魏在沙场奋战十余年,视死如归的勇士……”

    拓跋晃正色肃容道:

    “限你们一月之弄清那伙歹人的身份,将他找到,。

    贺穆兰在旁边听了半天都弄不清他们在说什么,总觉得好像他们说的是陈节被劫的事,又不完全像是在说这些。

    古代人的城府和说话的艺术何止甩她几条街。就连拓跋晃这个只有十四五岁的孩子,打起官腔、卖起关子来都完全让人摸不着头脑。

    贺穆兰当壁草当了半天,终于听到了几句中听的,立刻点了头赞同起来。

    “没错,现在把陈节找回来才是正经。他肋下有伤,而且答应我在牢里等着我接他出去,不会贸然跟着别人走,他一定是被人绑走的。”

    想到陈节现在不能被搬动,贺穆兰更加担忧了起来。

    继续这么唧唧歪歪下去,谁知道陈节还要受多少苦。

    贺穆兰的脑子里已经浮现出许多陈节受尽折磨的场景了。

    两位太守都没想到这位太子殿下会说出这样的话,更吃惊于花木兰随意插嘴太子表现出的理所当然态度。

    再一想到朝中有传闻这位花木兰深受皇帝信任,两位太守都不敢斥责她的举动有些逾越。

    朱允比较老成,开始垂下头开始思考这位太子为何下这般的命令。而费羽虽然名义上是三太守之首,但多年来一直比较倚仗朱允,见他不开口,也就只是打起了太极:

    “殿下,现在还不清楚那伙儿人到底什么身份,除了知道他们各个都武艺高强,不似汉人,为首之人黑色卷发,使一对双刀以外,一点头绪都没有,要在一个月之内……”

    ‘原来是用双刀的。’

    贺穆兰听过之后点了点头。

    不对!

    她猛然对费羽太守看了过去。

    “您说什么?用双刀的?”

    难道这盖吴杀不了人就专门改行绑架了?

    他怎么就狗改不了吃“哔——”呢!

    作者有话要说:小剧场:

    系统警告,系统警告……

    花木兰对您的好感度已经从中立掉到了仇恨。

    盖吴:(莫名)咦?发生什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