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恐怖灵异 > 木兰无长兄 > 第363章 陛下送礼

第363章 陛下送礼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木兰无长兄最新章节!

    西宫。

    拓跋焘的西宫,并不是皇宫里西边的宫殿,而是因为平城皇宫太小,不得不在皇城和京城之间四方再加盖的小型宫殿,分为东南西北四宫,每一座大约只有平城皇宫的十分之一大。

    西宫作为班赐和封赏大臣的地方,在四宫中面积最大,除了前殿用以宴飨以外,其他地方都是拓跋焘行宫所用。

    即使是加盖的宫殿,比起拓跋焘的后宫来说,都已经是极为宽敞了。

    赫连定被赐在“西宫”的“天文殿”居住,赫连明珠则是在“金华殿”,赫连止水在“板殿”,说是“殿”,其实就是比较大的院落,并不比赫连定曾经的平原公府大多少。

    原本赫连定并没有觉得自己被拓跋焘多么厚待,可当他游览过皇城,再跑了一趟东南西北宫后,只剩一片沉默。

    南宫可以直达平城市集,位置最高,登高眺望,可看平城全景。北宫是安置老宫人和因罪入宫的官婢所在,约有千余人,占地虽然不小,但其中“婢使千余人,织绫锦,贩布,酿酒,养猪羊,牧牛马,种菜,逐利”,用于供给皇宫所需,更像是农村信用社而不是皇宫。

    东宫是“太子宫”,当年拓跋焘就居住在那里,可东宫是“瓦屋、四角起楼,妃妾所住,皆为土屋”。

    太子之宫尚且如此,南宫是花园,北宫是库房,西宫这座为了皇帝赐宴面子而“豪华装修”的宫殿就显得奢华起来。

    拓跋焘的皇宫里也有不少妃子羡慕赫连明珠有这么个好哥哥,可以不必住在拥挤的后宫里。由于赫连明珠一直在慈安殿和窦太后、贺夫人居住,所以也和诸位公主渐渐熟络了起来,等她搬出后宫之后,一半为了出宫透透气,一半为了这位丧妻的赫连公,经常有公主和宗室女前来西宫拜访赫连明珠。

    人人都说赫连定打下西秦后直接将西秦的国库收为己有了,他归顺魏国进贡了魏国不少贡品,全部给魏国加倍返还,反倒比进魏国之前更加富裕。

    和赫连公“偶遇”自然是有的,只可惜赫连定在女人面前十足是个暴君,而且是视女人为无物的那种,久了这些女人也对赫连定没了好奇,反倒对赫连明珠的感情归属起了好奇。

    拓跋焘的几位妹妹甚至为了能让赫连明珠嫁给拓跋焘而经常刷好感度,就为了能够在她面前美言拓跋焘几句。

    今日,众多公主又齐聚西宫,为的却不是别的,而是最近宫中诸多的传闻。

    “本来宫里就挤,又要来人!”始平公主年纪教长,身材高挑丝毫不逊与男人,所以受不了狭窄的宫室。

    “什么时候我要能嫁出去就好了,我一个人住大大的府宅,岂不是比宫里舒坦!”

    胡女天性大方,说起婚嫁之事毫不扭捏。

    赫连明珠没有婚嫁就已经有一殿的住处,所以一时不知道如何接话,只能无辜地看向始平。

    另一旁的武威公主顿时窃笑了起来:“你听不出来?她想嫁人了!听说皇兄想把我们其中之一嫁给虎威将军花木兰,她年纪最长,大概嫁的是她,如今正在着急还不下旨呢!”

    武威公主和赫连明珠年纪相仿,加之性格活泼,所以赫连明珠和她的相同语言倒多些,她快言快语,倒把赫连明珠吓了一跳,手中的茶盏也落到地上摔了个粉碎……

    “你说什么?谁要娶妻?”

    “咦,你不知道?”武威凑过去看了看她的手,见手指没伤,这才松了一口气道:“那位虎威将军也不知哪里入了那么多贵人的眼,大概是因为皇兄又要大选了,听说他家门口日日被家中有女郎的人家堵着,要拜见两人父母的、要送拜礼的、直接求亲的,把他家门槛都踏破了……”

    武威公主笑着摇头:“那位将军我也看过,长得一般,身材也不高大,只不过天生力大,会打仗罢了。天底下会打仗的人不知多少,怎么一个两个三个都把他当成什么盖世英雄起来了!”

    “胡夏乱军之中救了皇兄,又手刃大檀,平定休屠之乱,为何不是英雄?”始平一瞪眼,“非要像你慕恋的沮渠王子那样被扔出多远,从此病怏怏的才算是英雄?”

    武威公主被噎的一跺脚,“说了叫你别提沮渠牧健了。谁知道是个金玉其外的窝囊货!到现在还躺在使馆,天天奏求要回国呢!皇兄又没拦着他,他想走就走呗,还非得我们的人送他回去!”

    “你不是说他长得英俊身材也魁梧,又是北凉王子天生高贵吗?按照你的说法,花木兰不是英雄,那他就是英雄了?”

    武威气的翻了个白眼,直拉着赫连明珠叫道:“我知道你也肯定是花木兰那边的,可我说的话错了吗?你觉得花木兰长得英俊否?”

    赫连明珠巴不得所有的公主都讨厌贺穆兰,立刻果决地摇了摇头:“不但不英俊,而且无趣之极!”

    武威公主露出一个“你看”的表情,高兴地拍了拍手:“阿姊长得这么貌美,嫁了个长得丑的,生的孩子说不定不好看,那可就糟了!”

    她才十五岁,又娇纵惯了,说话间口无遮拦,即使赫连明珠希望他们不要注意贺穆兰,闻言也是一皱眉:“只是长得不够英俊,却还不到丑的地步……”

    “你这个只知道看脸的!”始平笑骂,“就适合被徒有其表的‘良人’骗去!一天到晚生孩子生孩子,你干脆嫁在我前头,先生孩子算了!”

    赫连明珠听到他们两人带来的消息,心中正兀自震惊,再听到两人的打闹,看着其他几位公主或宗室嘴角隐隐含笑的样子,忍不住涌上一阵悲哀。

    她只是个亡国的公主,靠托庇在魏国才能生存,若她还是夏国的公主,天下间什么英雄嫁不得?

    赫连明珠仔细看了看始平公主的长相,她长得有些像拓跋焘,也就是像魏国那位先帝,面目失之柔美,有些刚毅,骨架又大,自己无论是姿色还是身段,都要比她更美。

    若是花木兰,却不知道他喜欢什么样的。

    从他对自己的态度来看,他似乎是个不好色的。

    赫连明珠有些挫败地揉了揉袖子。她如今最自傲的就是兄长的厉害和自己的美貌,可她总不能带着兄长靠着脸硬毛遂自荐去逼亲吧?

    她哪里做的出来,人家都说了当她是妹妹!

    “你们都是操心的太多。不管指给他哪位公主,他都得尚了,而且还得高高兴兴的尚。不过是一军户之子,家里房子是朝廷赐的,听说家徒四壁,连下人都用不起,嫁过去也是吃苦。”

    某个宗室的女子凉凉地说道:“倒是陛下最近要大选,京中要少一大批女儿家,男多女少,各位多留意京中其他俊彦才是正经。”

    这个宗室的女子一出声,整个宫室里默了一默,然后气氛转而讨论起京中有哪些更好的男儿起来。

    什么素和君、独孤诺、连古弼身边的小弟子若干人都被八了一圈,最后莫名其妙的话题就转到了拓跋焘身上。

    赫连明珠对拓跋焘是极为复杂的。像他那样的伟男子,说不慕恋他,那一定是假的。

    可他偏偏是个皇帝,后宫妻妾嫔妃众多,而她在伺候他的那段时间里目睹了他如何对待后宫女子,那真是用完了拔腿就跑,一点点热乎劲也被慢慢冻凉了。

    更何况贺夫人待她如此和蔼,她再面对拓跋焘,就有了浓浓的负罪感。

    此时在听见诸位公主毫无禁忌的讨论拓跋焘,赫连明珠的心中就更加不自在起来。

    “听说今年步六孤家那位也参选了呢,在家里哭着闹着要嫁花木兰,最后拿她亲兄弟威胁才听话……”

    一个宗室把这件事当笑话提。

    “陛下最喜欢身材丰满的女子,这位步六孤身材妖娆,说不得一进宫就要受宠。”

    “皇兄喜欢的女人几百年都不变样……”武威公主笑嘻嘻地调侃道:“要眼大脸小脖子长,胸大腰细屁股翘,最好还要冷艳一点的。独孤夫人、尉迟昭仪,还有那位如今又怀上的贺赖夫人,哪一个不是这样的!”

    “说到这个标准,王家和宇文家长女生的那个王家女郎似乎也很合适?而且听说她还通晓武艺,今年参选了没有?”

    始平对宇文家学武的王慕云印象深刻,立刻询问诸多女郎。

    一个宗室女家中和宇文家有故,立刻点了点头:“听说王家不愿意嫁女儿入宫,又不敢随便拿庶女或远房充数,便让这个女孩参加大选了。卢家和崔家也送了人进来,不过都是旁支的女孩,陛下肯定是看不上的。”

    “那王慕云也肯?”

    始平瞪大了眼睛,“不是挺傲的吗?”

    “这个我真知道。”另一个女孩插了嘴,“听说王家答应她,若是她愿意参选,就将他父亲的名字重新归入族谱。听说王家伯父又跟宇文氏在外面游山玩水,还不一定知道王慕云被王家接去了,否则不知道又要闹出什么事来。我家中这几天都在说这个事,宇文家似乎不干呢!”

    “王家也是,宇文家阿姑哪里配不上王家人了!当年在平城求亲的人也能排到城外去……”

    始平的母亲是宇文一族出身,所以格外抱不平。

    一群女孩七嘴八舌,赫连明珠心中有事越听越烦躁,猛然间始平突然开口提了她的名字:

    “明珠,过几天陛下‘首选’,我们都去看看热闹,你去不去?你若去,我早上就派辇来接你!”

    赫连明珠正想说不愿意,武威公主却在旁边嘻嘻哈哈笑道:“我看你是想去见花木兰吧?谁不知道陛下只要在人多的地方出现,必定是带着花木兰当侍卫的!”

    花木兰武艺超群已经传遍四国,但凡祭祀、行猎、出巡等等,拓跋焘都拗不过其他大臣的要求,必须要把花木兰带在身边。

    因为花木兰性格沉稳,有时候能拒绝掉拓跋焘胡闹的建议,所以其他近臣看花木兰更加顺眼,恨不得她在京里的时候干脆黏在拓跋焘背后算了。

    武威公主说花木兰也在,赫连明珠心里那根筋动了动,再看始平公主询问的眼神,竟鬼使神差地点了点头。

    任谁都知道公主们去“看看热闹”一定是偷偷摸摸看,她们刺探皇帝无事是因为她们是公主,赫连明珠被抓到那真是有嘴都说不清了。

    所以赫连明珠答应之后又觉得后悔,可这几个多了个人壮胆哪里还会让她退出?一个个立刻打包票肯定早早来接,必定做的天衣无缝云云。

    说话间,外面有人通报,说是赫连公回宫了。

    一时间,原本还满是粉红泡泡的气氛突然僵硬了起来。

    “我想到宫里还有些事,我得先走了。”

    “我给皇兄织的腰带还有一半没完工呢,我准备等他大选的时候献上,我还是回去吧……”

    “那个……今天也叨扰许多时候了……”

    一个个女郎陆陆续续的站了起来,刚刚还热闹的金华殿里一下子就散了个干净,守候在外面的女官和太监抬辇的抬辇,牵马的牵马,等赫连定走进金华殿的时候,只剩人走茶凉的场景。

    赫连定看起来似乎情绪也不太好,一进屋就盘腿坐下,扫了一眼妹妹后挑了挑眉:“今天又有人来拜访?”

    “是。”

    赫连明珠娇嗔地瞪了瞪兄长。

    “你看你这黑脸堆的,难怪这么多公主和郡主谈起你就色变,听到你回来一下子跑了个干净!”

    “和这些小丫头有什么好说的……”赫连定三十多岁,提起一群十几岁的公主自然是以“大人”自居。“走了才好,走了清净,我们正好说说话。”

    赫连明珠刚刚答应和一群“小丫头”胡闹,心中正在心虚,听到赫连定的话,不大自在地问:“说什么?”

    赫连定伸了个懒腰,靠在某个公主留下厚厚的靠垫上,丢下一句足以吓死赫连明珠的话:“我早上去向花木兰逼亲了。我左看右看,只有他最合适当我赫连定的妹夫。”

    赫连明珠掩住口,惊呼:“不可能!”

    赫连定闻言皱眉:“有什么不可能?我赫连定的妹夫又什么不能当的?若不是夏国已归附魏国,你就是堂堂的公主之尊,天下什么人都可以嫁,何况一草莽出身的花木兰?更何况我还搬了西秦国库大半的精品过去……”

    赫连明珠脸色更白了。

    赫连定见妹妹脸色变了,疑惑不解地问:“怎么,你不高兴?”

    赫连明珠随手拿起一个美人拳对哥哥丢了过去,差点没哭出声来:“你这是告诉世人,我是送礼的附赠之物不成?要想要东西就得娶你妹妹,我有那么低微,非得这样才能嫁掉?”

    赫连定哪里知道这些女儿家的小心思,梗着脖子瞪眼:“哪家公主嫁妆不丰厚?我只是怕他以为夏国破败了你就没什么身家了!他那样的穷人家,你带着财物嫁过去才能过日子,你怎么还怪我?”

    “你连问都不问我一声!万一我不愿意嫁呢!万一他不喜欢我呢?”赫连明珠锤了锤兄长,就差没拼命了。

    赫连定之前被贺穆兰婉言谢绝好意后,心中就猜测两人之间肯定有过什么,而且很可能和拓跋焘有关。

    她妹妹在拓跋焘身边做了几个月的贴身宦官,据说换衣洗漱如厕都是她伺候的,女子容易情动,说不定那时候确实有些什么。

    现在她说自己不愿嫁,可能是怕争不过满宫的嫔妃,得不到宠爱,若真是这样,他就要换个想法了。

    所以赫连定假装很沮丧地样子点了点头:“确实如此,花木兰已经拒绝我了。”

    赫连明珠用手掌捂住脸庞,哀嚎一声就往后倒去,不想再见她哥了。

    赫连定却像刺激赫连明珠不够似的继续说道:“花木兰说,魏帝对他说,他爱慕你思之若狂,大有势在必得的气势。”

    “他身为臣子,不可和君王看上的女子有暧昧,否则他日弄出‘君夺臣妻’或是‘私相授受’的名声,与国与君在名声上都有损。花木兰的性子你也知道,他不是个会说谎的人,既然他这么说,就说明陛下对你确实情深意重……”

    赫连定低头逼视妹妹:“到底怎么回事?我虽尊重你的选择,可你若是已经和那位陛下私定了终生,就不该瞒我!”

    “我没有!是他自己神神叨叨说什么‘势在必得’,又说我要对他负责……”赫连明珠被兄长可怕的眼光吓得语无伦次,“我我我我就是被吓到了没有拒绝,可我没想过一定要进他的后宫啊!”

    “咦?那就是曾经有过?”

    “没有!”

    赫连定被自家妹妹“嘴里说没有其实有,嘴里说不要其实不知道要不要”的态度弄的头疼,索性站了起来,连连摇头。

    “我不勉强你,你要觉得陛下不好,他日不要后悔就行。我以男人的眼光看,花木兰确实是个良配,可惜他出身太低,又是纯臣,顾虑太多。如果魏帝看上了你,那你在魏国就绝对嫁不出去了。”

    “你回封地的时候不能带上我吗?”赫连明珠泪眼盈盈,“我不想嫁,我给你打理内务不行吗?”

    “行。你和你新嫂子处的好就最好,处的不好止水也会给你送终。”赫连定站起身,随口答她。

    赫连明珠闻言一惊:“阿兄要娶妻?”

    “不娶妻难道一直做个鳏夫住在这位陛下的西宫里?”赫连定露出烦躁的表情:“我才三十六,又不是六十三,六十三都可续弦,我怎么不可以?就是现在人选难找,我又不愿凑合……”

    赫连明珠傻了眼。

    “那阿兄准备找什么样的?”

    “我是怕再不找一个,陛下会随便赛个女人给我。我要名正言顺的离开西宫,必须得以成亲立府的名义走。只是我在宫里都不出去,哪里知道哪家的闺秀比较好?现在又正好遇见陛下大婚,所有婚嫁都停了,我还不知道要在这里呆多久……”

    赫连定确实是不愿呆了,一来西宫里宫人都是拓跋焘的人他十分不自由,二来总有寄人篱下的感觉。夏国的“西宫”是给皇后住的,每次他一听到别人说西宫云云,就觉得心中发堵,各种不自在。

    拓跋焘对他越好,他就越担心他是防着自己。只有真的让他出宫了,他才会摆脱这种被辖制之感。

    到目前为止他都觉得拓跋焘的个性和治国方略都挺对他胃口,在两人因为一些外力而见疑之前,赫连定想保持一定的距离。

    更别说两人之间还夹着他的妹妹……

    不行,他要进宫去见见佛狸伐(注),问问他到底是怎么想的。

    如果他妹妹不愿嫁,却给了这位陛下错误的讯息,那就真是误人误己了!

    ***

    虎威将军府。

    贺穆兰好不容易打发走了赫连定,总算是松了一口气。她直把赫连定送的老远,这才想起近日里多多叨扰了左右街坊,于是又从家里搜刮出不少赔礼的礼物,带着陈节和盖吴,一家一家的去亲自登门致歉。

    这登门致歉说来容易,可她现在已经是平城的红人,哪家都不免多挽留一会儿,即使昌平坊里就四五户人家,但因为分在好几条巷子里,贺穆兰愣是足足到了天黑才得以返家。

    贺穆兰肚子已经饿的咕咕叫了,门口门卒见面了她正准备通传什么,也都给她一句“等下我用过膳再来禀报”给带了过去,抬起脚就跨过边门,直奔宴厅而去。

    如今花父花母都在府里,她知道他们二老不等到她回来是不会开饭的。饿了自己事小,饿了全家老小就事大了。

    贺穆兰径直入了用膳的宴厅,刚刚进去就揉了揉眼睛,返身走出去又走了回来,指着前面对盖吴说:

    “盖吴,我眼睛是不是看错了?”

    “哈哈,伯母姓袁,我也姓袁,说不定我们是本家。伯母祖上是哪里人士?看你的气质,应该出身大族吧?花将军识字,这在鲜卑军户里可是少见啊!”

    笑起来脸更圆了的青年坐在袁氏身旁,一边等着开饭,一边哄着袁氏开心。

    不是口灿莲花的袁放,还能有哪个?

    袁氏只是乡野间的女子,只不过父亲和兄弟都识字而且乐于教她所以会一些常用的字,真正教花木兰写字的却是她的舅舅,自己的兄弟,哪里能跟陈郡的袁氏扯上关系?

    连想都不敢想。

    可这“气质”云云确实把袁氏哄的心花怒放,握着袁放的手不愿松开,连花父使劲瞪都不行。

    “哎哟你这小郎真会说话,我家木兰会写字是她自己好学,我可不敢居功。你以后既然在木兰手下做事,干脆也和那罗浑他们一样就住在……”

    “阿母!”

    贺穆兰一听脸色大变,领着陈节和盖吴就进了厅。

    袁放听到贺穆兰来了,顿时带着笑意站起身,对贺穆兰躬了躬身。

    “见过主公。”

    “怎么回事?”贺穆兰皱着眉头看了看袁氏,又看了看袁放。“你不应该在天牢里吗?怎么到了我家?还有阿母,你怎么什么人都给放进来?”

    “不是我啊,他拿着宫中的御令,又有宫里人送来,只不过你不在家,我和你阿爷只好先迎了人家,一直等你回来……”

    袁氏哪里见过这么严肃的女儿,有些委屈地指了指袁放。

    “他都喊你主公了……”

    贺穆兰伸手。

    “什么御令?”

    袁放见到贺穆兰正色问他,也就收起了一贯的笑脸,从怀里掏出一封绢帛,边递给贺穆兰边解释。

    “陛下说那日之策要施行还得等几年,蒙陛下厚爱,不忍我在牢中受苦,便将我放了出来。但我现在是戴罪之身,即使出了监牢也不能乱跑……”

    他见贺穆兰越看那封御令脸色越难看,到最后甚至大叫“胡闹”,忍不住搔了搔鼻子,望天道:

    “所以陛下就让我来了你的府里,给你做个主簿。”

    贺穆兰看完了那封胡闹的御令,心中正想骂人,再听袁放得意洋洋的语气,顿时翻了个白眼。

    “陛下说你实在是穷的可怜,连买地都不会买一亩,让我给你……”

    袁放在袁氏“原来如此”的表情里淡然开口。

    “赚点养家糊口的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