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恐怖灵异 > 木兰无长兄 > 第365章 东宫惊魂

第365章 东宫惊魂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木兰无长兄最新章节!

    拓跋焘刚来东宫没多久,整个东宫都知道拓跋焘来了。

    这位皇帝有时候聪明的像是个开了挂的,有时候又笨的可怕。

    除了那些中年活罪被宫刑做了宦官的,有几个男人能像他这样人高马大,浑身散发着成年男人才有的荷尔蒙气息,又有几个像他这样穿着宦官衣服还把路走的抬头挺胸,恨不得告诉别人“这地方我可熟了我住了好多年”一般?

    连迟钝的贺穆兰都已经发现情况不太对了,偏偏这位陛下什么都不知道,还在兴致勃勃的逛这些破瓦楼。

    “你,对,就是你……”一个相貌姣好的女郎点着正指着自己鼻子的拓跋焘,笑着说道:“你是哪里来的黄门?怎么一点规矩都没有!来来来,把这些东西给我抬回房里去!”

    她指了指脚下几个书箱,显然是趁着今天天气好,过来晒书的。

    这女郎话音还未落,身边另一个鲜卑女子突然嘤哼一声,揉着头道:“今天的太阳太大了,晒得我有些目眩,这位常侍,劳您把我背到房里去……”

    贺穆兰瞠目结舌的看着突然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而且眼看着似乎要越冒越多的贵女们,扯了扯拓跋焘的袖子。

    “杜寿,我们还是走吧。”

    “现在怎么能走,她们想要让我去住的地方不是正好吗?我正愁着没借口去女人们住的地方看病人呢……”拓跋焘侧着头小声的和身边贺穆兰说道:“不过是搬点东西……”

    拓跋焘一边说,一边卷起自己的衣袖,露出雄壮的肱二头肌,上前替那女郎提起两个箱子,一边还不忘告诫另一个鲜卑女郎。

    “虽说你现在还只是备选,不过既然是在宫中,最好不要让男人背你,哪怕是宦官也一样。若是给掌行女官看到了,搞不好还要罚你。”

    众位女郎正被拓跋焘英俊的样貌和威武的身材所惑,又见了他结实的肌肉,一个个心中小鹿乱撞,再听到拓跋焘这样告诫那女郎,顿时噗嗤噗嗤声不绝。

    原本想要借势亲密一番的女郎顿时成了个大黑脸,一跺脚转身就走了。

    至于是害怕拓跋焘以为她不检点,还是真的懊恼自己太过“积极进取”,也就不得而知了。

    拓跋焘一心一意要去嫔妃秀女们住的院落,贺穆兰再怎么不愿意也只能跟着。好在她是个女人而不是个男人,即使外面的大臣怎么参她她也不用担心坏了哪个未来嫔妃的闺誉,也不用担心拓跋焘日后想起来生气,反正她只是个女人,最多也就落个“胡闹”之名。

    拓跋焘的力气无法和贺穆兰比,可跟一般人比,他已经算是神力了。这两个书箱看起来小,但分量却不清,如今被他一手一个,拎的还算是轻松,旁边跟着的秀女们更是看的眼睛珠子都不转。

    又有一个鲜卑女子大胆,装作什么都不知道一般凑到拓跋焘的身边,伸出手摸了摸他的上臂,娇嗔道:“你的力气可真大,平时有练过弓马?”

    说完,还用眼睛扫过了他鼓胀出来的胸肌,似是十分满意。

    “在陛下身边,就算是宦官也要练弓马作战的本事。”贺穆兰担心拓跋焘说漏嘴,替他开口解释,“他只是天生比较魁梧。”

    那女郎有些埋怨地瞪了她一眼,似乎不愿意她替拓跋焘解释,拓跋焘却是想着能快点去她们住的院落,脚下脚步极快,跟的后面几个女郎越来越吃力。

    “喂,你们两个慢点啊!你们人高马大的,我们在后面还得追着你们跑!有这么做事的嘛!”

    那个要求搬书的女子也不知是不是刻意刁难拓跋焘,竟又开始呼喝他:“你走慢点,我还要多看看风景呢!”

    拓跋焘闻言嗤笑,扫视了四周一圈,“这里有什么风景可看?最好看的就是你刚刚晒书的那个小园子。我拎着这个很累,先让我把书箱送到地方!”

    贺穆兰听他这么和待选的仕女们说话,忍不住悄悄捂住了脸。胡人的宫廷里宦官的地位低下的可怕,这次能入宫的女郎都是身份尊贵的豪酋大族之后,别说讨好宦官,便是真动手打骂,也不会有人责罚。

    她已经能看到拓跋焘因为“违抗命令”被这几个女郎臭骂一顿的情形了。

    谁料几个女郎不但没有骂拓跋焘放肆,反倒用责怪的眼神望着那书箱的主人,像是埋怨她无事生非,又或者是劳累了拓跋焘。

    贺穆兰性子虽直,但也是女人,眼珠子一转,再看看拓跋焘雄健的肌肉和隐隐的喉结,还有什么不明白的?!

    ‘这位陛下是身份暴露了自己还不知道呢!’

    贺穆兰好笑地扬起了嘴角。

    ‘罢了,他每日在宫中也实在是劳累,就当陪他放松放松了。’

    谁料她嘴角的笑容还没扬起一会儿,那书箱的女主人就立刻让她的笑容僵住了。

    “你们一起来的,怎么就让他干活,你在旁边看?你也该拿一只箱子才是!不对!你应该两个箱子都拿了!”

    后者突然伸手一指贺穆兰,眼神中全是谴责。

    拓跋焘正在有一搭没一搭的回答身边几个女郎诸如“你爱吃什么长这么高”、“你喜欢什么颜色”之类莫名其妙的问题,听到书箱的女主人说了这个,扬了扬眉,对着她看了过去。

    贺穆兰原本还在心中偷笑,听到她的指责顿时摸了摸鼻子。

    明明是她先要拓跋焘替箱子引起他的注意的,他真抬了又觉得自己偷懒了。和宫里的女人还没进宫就这么会作态,难怪直肠子的拓跋焘一天到晚觉得后宫很可怕了。

    能进宫的女人,大多都是家中希望能为家庭增添实力的,贺穆兰肯定这个在花园里晒书的小圈子不属于平城那些出了名的名媛,因为平城大多数名媛都在梅园相亲之会中见过她,虽然有不少这段时间婚嫁了,也不可能这东宫里一个都没有。

    能给出的解释,就是这几个女郎要么知道她的身份,故意装傻,要么就是他们是外地要员的女儿,送入京来参选的。

    不过皇帝提东西,她空着手也是不好,想了想,贺穆兰对拓跋焘说道:“杜寿,你拿着两个确实辛苦,不如给我吧。”

    既然知道这些女子都明白拓跋焘的身份,这么辛苦拓跋焘也没意思。

    拓跋焘原本不愿意,可是看看身边的女子们都对双手空荡荡的贺穆兰望着,也怕给他惹了麻烦,索性点了点头。

    “那好,反正你力气大。”

    他干脆的将两个箱子都递给了贺穆兰,贺穆兰接过来轻松的像是接了两朵花似的,倒引得几个女子多看了几眼。

    拓跋焘也是个妙人,像是忘了其实身边这个小宦官也是女子,和面前的女人们并无不同,他双手一轻松,脚步也就没那么快了,在回答身边女子们的问题时,也状似无意的问起那些生病的仕女。

    拓跋焘一开始问生病的女孩们,这几个女子倒像是噎住了一般,一个个闭口不谈,有一个大概是不敢拂拓跋焘的面子,蚊子哼一般开了口:“有几个女孩子确实一进宫就身体不适,不过也算不得什么大病。”

    还有几个欲言又止,最后还是什么都没说。

    拓跋焘不以为意,只以为是自己现在伪装的身份低微,几个女子不愿意交浅言深,只是默默在思考这些女子敢“生病”的原因。

    气氛一时间有些沉滞,加之东宫确实是小,很快就到了女子们住的地方。

    说是“后院”,其实不过是一道矮到贺穆兰不需要任何工具就能随便翻过去的院墙,以及和平城街上那些土木砖瓦砌起来的房子没有任何区别的小瓦房。

    贺穆兰发誓自己还在院子里看到了几只兔子,随着人走进院落不知道从哪里的洞跳进去没了影子。

    “这就是您做太子时的住处?”贺穆兰难以置信地小声对拓跋焘咬着耳朵。“……呵呵……”

    她干笑。

    “还真是……简朴。”

    “想说简陋你就直接说。那时候平城正在闹饥荒,连饭都吃不上,哪里有时间和钱给我修什么储宫。”拓跋焘也小声回话:“这已经不错了,当年嫁给我的王妃,还要自己织布养羊。”

    “您是说杜夫人、独孤夫人和贺赖夫人?”

    自汉代起,宫中的妃子都尊称为夫人,和后世惯称的“娘娘”不太一样。

    贺穆兰当初也是弄了半天才知道原来拓跋焘有品级的宫妃都尊称“夫人”,但真正地位最高的只有青梅竹马的娘家妹妹杜夫人、家族强大的独孤夫人,以及忠心耿耿的贺赖家出身的贺赖夫人。

    她们三夫人是“贵嫔、夫人、贵人”,位比三公,只在皇后之下。

    由于北魏拓跋鲜卑立皇后不能凭皇帝自己的喜爱,就连先帝拓跋嗣喜爱西平公主,想让她当皇后,结果手铸金人失败,也只能成为“夫人”而已。

    “独孤和贺赖是后来我登基后嫁给我的,我说的是杜阿。”

    拓跋焘有些怀念地叹了口气。

    “杜阿现在见到我就发脾气,我也不敢见她了。”

    两人说着话,书箱的主人引着他们往一处小院走,这小院还没贺穆兰府宅的侧院大,里外就一进,而且还是四间,看的贺穆兰眉头直皱,不知道这小的跟宾馆标间一样的斗室怎么能住下这后面跟来的五六个女子。

    若说在园子里晒书和跟晒书女子一起的都是住在这个院子里的,那加上之羞跑的那个……

    这也太挤了吧?

    大选就在这几日,显然东宫里每个女子都有无数的心思,当她们领着拓跋焘和贺穆兰回来的时候,有不少女人就从其他院落里出来看热闹。贺穆兰和拓跋焘担心别人认出自己,只能低着头跟在她们身后。

    “我说你们也太把自己看的了不起了,宫中的宫人,你们竟然就这么随便使唤……”一个女子倚门张望,冷笑道:“你们五六个人,是没有手没有脚不成?能抬着箱子出去,还要别人帮你们抬回来?”

    说话的是尉迟家的一位女子,在这批女郎里身份地位都极高,更让贺穆兰担忧的上次就是这个女子陪着她那堂妹尉迟燕来找自己的,肯定是认识她。

    贺穆兰只能把自己的头压的低低的。

    “怎么,你认识?”

    也低着头弯着腰的拓跋焘小声询问。

    “有过几面之缘。”

    “这可不好,现在太显眼了,我们还是丢了箱子快跑吧。”

    “好,那我喊一,二,三,我们一起走。”

    要求拓跋焘提箱子的女人大概是不敢和尉迟家的女郎互骂,只能黑着脸看着自己的脚尖。

    其他几个女子左右看看,见拓跋焘也只低着头,便不再开口,都装成小媳妇样。

    贺穆兰在这边数了一、二、三,将手中的书箱往地上一放,对身后的女人说了句“东西我送来了,我们有事还要先走”,转身掉头就走。

    拓跋焘自然是埋头跟上,往另外一个院子就走。

    “你们两个怎么回事!怎么能在贵人的院子里晃荡!”一个女官正好巡视到此处,见院子门口站着好几个女子,连忙过来查探,再见有两个身材高大的宦官在往外走,立刻拦了上去。

    拓跋焘也不说话,抬起头来瞪了那女官一眼,这女官还有什么敢说的?登时往后退了三步,捂着嘴不敢开口了。

    拓跋焘带着贺穆兰视若无睹地从她身边穿了过去,贺穆兰走出几步回头一看,那女官身子微微还有些哆嗦,一时心中大为同情。

    遇到这么个主子,没吓尿就不错了。

    这里是拓跋焘的地盘,自然是熟悉无比,带着贺穆兰东一拐西一弯,立刻拐到了一处土墙的旁边,从墙上随手扯下一大块青苔和乱糟糟的植物,露出一个大洞来。

    “走,我们过去,那边是东院。”

    贺穆兰被赶鸭子上架,只能跟着拓跋焘钻那个入口,又稍微掩盖了一下,随着他进了东院。

    “生病的大多是东院的女子,一般在宫里生了病是不能久住的,后来太后干脆把告病的全集中到东院来,日日让御医给她们开药……”

    拓跋焘好笑道:“窦阿母也是的,别人要真病了还好,若是装病,天天被太后逼着吃这么多药,没病也有病了。”

    “窦太后视陛下若亲子,当然觉得陛下配得上天底下所有的女子。她听说这么多人生病,一定不会觉得都是生了病,肯定是‘装病’,忍不住给陛下出口气也是正常。”

    贺穆兰笑了笑,表示能够理解窦太后的想法。

    “只是强扭的瓜不甜,若是陛下没有要娶那么多女人的想法,放出宫去当然是最好的。”

    拓跋焘点了点头。

    “大选就是这么个规矩,她们还以为我真是见人就纳的昏君不成!”

    拓跋焘来之前已经做了“功课”,大致了解了生病的几个女子都住在东院的哪里,带着贺穆兰溜着墙根扒了一处壁脚听动静。

    他们并不是从入口进来,是以没有守卫注意到这边,也给他们提供了不少方便。

    贺穆兰和拓跋焘在墙壁旁听了半天也没听到里面有什么声音,贺穆兰大着胆子戳破窗纱,往里面一看……

    里面空空荡荡,什么人都没有。

    这一下可就奇怪了,拓跋焘和贺穆兰对视一眼,悄悄移步出了这一间,又往另外一间戳了窗纱,露出一个女子的身影来。

    “这个在……”

    拓跋焘看了看,兴奋地压低了声音:“这个应该是卢家行七的女孩,崔家派了女子进宫,卢家不敢推辞,便把她也送了进来。”

    崔浩这一次选了家中侄女进宫,可谓是五姓第一次送入宫中自家的直系女子。因为崔浩开了这个头,卢家和其他几家不敢敷衍皇帝,也都纷纷送了家中的远方女孩或庶出之后。

    “卢家的七娘听说自从去年起就经常生病,原本说好的亲事也因为这个被退了,他家只能将她送进宫来,结果一进宫就生了病。”

    拓跋焘小声告诉贺穆兰。

    “我看她像是挺好的,看起来没病……”

    贺穆兰摇了摇头。

    “她现在站着不能说明什么,真要重病早就送出去了。”

    这位卢七娘身边还有一位宫女伺候,她是五姓女出身,当然不能让她什么都自己来,那宫女被卢家塞了不少东西,伺候她也尽心尽力,此时见她站起身走动,连忙上前阻止。

    “七娘,你病刚好,吹不得风,多卧床才能好啊!”

    七娘闻言苦笑道:“你也不是不知道我这毛病,三分是自己着凉,七分倒是我硬拖出来的,此时好或者不好,又有什么区别!”

    “太医说你这一年来忧思过重,需要好好调养,不宜再生病了。我知道你不愿入宫,可真要在宫里出了什么事,连我都要赔命!”这宫女毕竟是宫人,当场脸色就不太好看。

    “我们既然答应了卢使君会设法让你出去,你就不该一天到晚唉声叹气。”

    “原本当然是能出去的,可现在生病的这么多……”

    卢七娘子自嘲地笑了笑。

    “一下子生病这么多人,陛下又不是傻子。”

    拓跋焘露出一个古怪的神色,看了看贺穆兰。

    “看样子她们不愿意嫁我……”

    贺穆兰正准备开口安慰,猛然间却有什么东西疾飞而来,直奔着贺穆兰和拓跋焘藏身的地点!

    拓跋焘和贺穆兰都是武人,见有物来袭往后迅速闪开。

    那东西落在地上溅出一地的药汁,滚烫的药汁流了满地,发出难闻的气息。

    “什么人鬼鬼祟祟在那里躲着!”熟悉的叱声之后大叫声传遍东院,“来人啊!有宵小之辈窥探良家子!”

    “慕云,别叫!”

    贺穆兰吓得半死,连忙将拓跋焘往后推了推,露出自己的样貌来,胡乱挥舞着双手。

    “是我!是我!”

    身手如此好,又警觉性超强的,不是别人,正是王家浪荡子和宇文家姑娘所生的那位女郎王慕云。

    王慕云见了贺穆兰也吃了一惊。

    “我说普通宦官怎么闪的这么快!原来是你!你来做什么?”

    她不知想到什么,忍不住倒抽了一口凉气:“你不会有心上人被选进了后宫,想要带着她私奔吧?能进宫的良家子无一不是未来的嫔妃人选,你可别胡乱来!”

    “你乱说什么呢!”

    贺穆兰哭笑不得。

    “我来自然是……”

    “王家阿姊,出了什么事……”

    卢七娘和那宫女听到外面有动静,立刻开门往外张望。

    那宫女已经有二十多岁,看起来还算稳重,见到是个宦官只是微微一怔。

    可她身后的女郎一见到贺穆兰的样貌却如遭雷击,脸色白如金纸,还没等王慕云开口遮掩,卢七娘已经惨叫了一声“是他!”,一下子向后栽倒过去。

    宫女反应迅速,立刻将她一把扶住,可也只能让她不至于摔倒在地上,卢七娘还是给吓晕了。

    一时间,所有人都愣在了原地,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王慕云见到是贺穆兰时就已经后悔,再见卢七娘居然被吓晕了,更是恨不得骂上贺穆兰几句。

    她上前一把捞住卢七娘,此时外面已经有了不少响动,显然她那一嗓子虽然没有惊动太多人,但左邻右舍和保卫此地安全的健妇们却一定是知道了。

    那宫女看了看贺穆兰,再看了看贺穆兰身后低着头的拓跋焘,“云娘,这是怎么回事?”

    “现在不是说话的时候……”王慕云随手一指方向,“我那屋子还空着,你们先去躲一躲!我把他们支开了就去找你们。”

    她说话一点也不避讳那宫女,显然这个宫女已经被她们买通,或者干脆就是王家或卢家的人脉。

    贺穆兰也是决断,立刻扯着拓跋焘往她指的屋子方向跑。等到了那屋子前面,两个人都是失笑。

    他们刚刚路过这个屋子,戳了窗纱还纳闷怎么没人,原来就是这位王家姑娘的屋子!

    贺穆兰推门而入,拓跋焘也躲了进去。两个人进了屋子关上门,忍不住紧张地喘着粗气。

    屋子里干干净净,既没有多少箱子,也没有多少脂粉。只有墙上挂着一把琴,看起来像是珍品。

    倒很像是王慕云的风格。

    拓跋焘提起的心放了下去,又听到外面有询问和对答之声,愣了一愣后突然惊叫了起来!

    “不对啊!这是我的东宫,我躲个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