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黑萌影帝妙探妻 > Round 111 雪月花

Round 111 雪月花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黑萌影帝妙探妻最新章节!

    “你为什么要把我手受伤的事告诉康熙?”

    x市机场的候机厅里,计孝南被皛皛和景飒堵了个正着,想要溜之大吉的计划彻底付诸东流。

    他蹲在地上仰起头,“这不明摆着的吗,自古以来,皇帝的圣旨一定大过皇后的懿旨啊。”

    这是他再三权衡后得出的答案,伏地魔的事顶多让康熙欺负一下,他又不是没被欺负过,但要是隐瞒了她手受伤的事,他绝对死定了。

    他还没娶老婆呢,还是个处男,他可不想那么早死。

    “所以……”他干笑道,“抗拒从严,坦白从宽啊!”

    一边是皇帝,一边是皇后,他果断的选择了前者。

    皛皛真是被他气死了,原以为捉到了他的把柄,能让他守口如瓶,现在倒好,别说守口如瓶了,他直接把她给卖了。

    这件事她最不想的就是让康熙知道。

    景飒叉腰对着他劈头痛骂,“你个没义气的东西!”当知道这家伙告密后,她的右眼可是一直在跳啊。

    左眼跳财,右眼跳灾,这可是自古就有的说法啊。

    “什么叫没义气,这叫明哲保身,再说了……”计孝南瞅了一眼皛皛,“你手受伤的事让咱家万岁爷知道了,又能怎么样嘛,了不起让他啰嗦几句,你哼一声,再呼个痛什么的,他保管心疼死,哪还会说你,哄你都来不及。”

    这倒是实话,康熙还真就没对她说过一句重话,但她担心的不是他会骂她,是怕他以后都不待见景飒和曹震,他本来就已经觉得警察很无能了,再加上这件事,估计以后他瞧景飒和曹震的眼神就会像看到蟑螂一样。

    景飒的内心现在是直打鼓,康熙怎么看她,其实一点都不打紧,老鼠也好,蟑螂也罢,最怕的是他会抬腿踩一脚,这‘一脚’绝对会很惨烈,她横瞪了一眼计孝南,恨不得能先踩他几脚泄泄愤。

    但身为警察,绝对不能攻击普通老百姓,她只好用嘴又骂了几声。

    “不讲义气,小人,吃里扒外……”

    吃里扒外的意思是他有份查案,他们可是有帮他申请了奖励。

    计孝南看着这两个板着晚娘面孔的女人,心里是有苦说不出啊,她们认识康熙才多久,他却是从大学就开始和他混一起了,这么多年了,深有体会啊,就一个心得——无论何时何地,乖乖的听康熙的话准没错。

    自己的小命最要紧啊!

    所以,他就只好告密了。

    其实也不算告密,不过是实话实说嘛,她的手伤成那样,早晚都是要被康熙发现的,瞒着一点都没有意义。

    皛皛清楚事已至此,多说无益,当务之急,还是先想好说辞,免得康熙炸毛。

    “尊敬的旅客,飞往璃山的sh5798航班即将起飞,请未登机的旅客速至8号登机口登机,谢谢。”

    候机厅里,工作人员甜美的嗓音播报着登机信息,中文一遍,英文一遍,交替的重复播报着。

    “皛皛,是不是你的航班?”

    “嗯!”康熙的电影就是在璃山拍摄。

    计孝南立刻催促道,“皇后娘娘,赶紧登机吧,要是误了飞机,万岁爷可就更生气了。”

    “要你说!”皛皛没好气的瞪他,机票是康熙订的,她要是敢不上飞机,他铁定会炸毛。

    一旁的曹震笑道,“行了,这事本来就不该瞒,他真要是记恨我们,也只能认了。”谁让他们这群警察没保护好她,本来就是他们理亏。

    “阿景,那我先走了,回s市后再跟你联系。”

    “好,你自己小心,上了飞机记得把消炎药先吃了。”景飒叮嘱道,没忘记她还有点发烧。

    她点头,拖着行李箱往8号登机口走去。

    “我们也差不多该登机了。”曹震看了看手表,离登机口开放还有十来分钟,“我们几号登机口来着?”

    景飒瞅了一眼机票,“5号,就在前头不远。”

    “我先去把老张和小李叫醒。”这一老一少,平日里人缘好,x市公安局的几个刑警见他们要走了,拉着他们玩了一晚上,两人一宿没睡,一到机场就趴下了。

    景飒点头,然后踢了踢蹲在地上的计孝南,“起来,走人了,麻利点帮忙拿行李!”

    “知道啦!”他又不是犯人,竟然用脚踢他。

    最苦命的就是他了,半分好没捞到,还要当勤杂工帮人搬行李,回家他还得重操旧业——伺候狗。

    古代纪晓岚可是铁齿铜牙,他呢,只有被欺负的份。

    想想就心酸。

    **

    皛皛通过登机口上了飞机,康熙订的是头等舱,空姐见她手不方便,立刻热情的过来替她拿行李,头等舱的坐椅宽大又舒适,人也少,相当安静,不像经济舱人挤人不算,还吵闹,看来她可以在飞机上好好睡一觉。

    头等舱里,此刻并没有满座,皛皛找到了自己的位置坐下,空姐立刻过来问她需不需要打开前方视频播放器看电影或者听歌。

    她摇头,但凡坐的头等舱的人都知道,空姐对头等舱的客人相对都很热情,头等舱里鸡尾酒是免费的,食品也更加精美,如果想要,供应香槟也是ok的,空姐也只照顾10到15位旅客,所以旅客的每项要求都能立即得到满足。

    国际长途也就算了,毕竟时间长,但x市离璃山不远,也就一个半小时的飞行时间,她只想好好歇一下。

    趁着还没起飞,她先问空姐要了杯温水,把消炎药和止疼药吃了,然后给康熙发了条微信,告诉他,她已经上飞机了。

    很快,他就有了回复,“还发烧吗?”

    “有点。”她老实道。

    “药呢?”

    “吃过了。”虽然右手不能用,但她的左手一样很灵活,这就是练武的好处。

    “我已经让老耿和小陈去接你了,他们会在到达口等你。”他还有三场戏要拍,脱不开身,由他亲自去接,也不合适,就怕狗仔队会跟踪。

    “好!”

    “手还疼吗?”

    皛皛心里暖暖的,发了个摇头的表情,然后问道:“你不生气了?”

    他回的是左哼哼右哼哼的表情,“等看了你的人和伤口后,我再决定要不要继续生气。”

    皛皛汗了汗,她的手其实愈合的很好,医生的缝针技术也很出色,只不过为了怕伤口感染,又是红药水,又是碘酒的,像个调色盘,看起来特别触目惊心。

    他看了铁定会以为很严重。

    “其实已经好的差不多了。”

    “有没有好,等我看了再评论。”

    “小姐,马上就要起飞了,请关闭您的移动电话!”空姐静悄悄的走到她身边提醒道。

    她点了点头,快速的打了一行字:“飞机要起飞了,不跟你说了,回头见。”

    “记得到了给我打电话。”

    “嗯!”

    皛皛关了手机,将它放回口袋里,然后系上安全带,又问空姐要了一条毛毯,顺便吩咐她,飞机降落的时候要是她还没醒,记得大声点叫醒她,因为刚吃了止疼药,里头有镇定剂,她怕自己睡死了。

    飞机起飞后,没多久药效就发作了,皛皛困的眼皮子打架,等安全带指示灯灭了,她放倒椅背,躺好后,盖上毛毯,脑袋一歪就睡着了。

    一路上,她睡得很沉,遇到气流颠簸,也没感觉到,等空姐叫醒她时,她还迷迷糊糊的。

    飞机顺利的降落在璃山机场,空姐服务周到的替她拿好了行李箱,她打着哈气,拖着行李箱,跟着人流往到达口走,还没走出到达口,她老远就看到了耿不寐上蹿下跳的在向她招手。

    她也扬起手,跟他打招呼。

    一出去,小陈立刻上来接过她的行李,“娘娘辛苦了。”

    辛苦什么啊,坐的是头等舱,又睡了一觉,她现在除了还有点犯困外,好着呢。

    耿不寐瞅了一眼她右手的‘白粽子’,啧了一声,“作孽,你怎么把自己伤成这样了。”

    “只是纱布包的厚,其实没什么。”

    “什么叫没什么,别说是刀伤了,就算你不小心手指扎了根小小的木刺,他也会肉痛个半天,你不知道,老计一说你受伤了,他演戏的时候脸都是黑的,明明演的是欢乐的场景,他却整了个恐怖场景出来,要不是我死命拦着,他又要说自己脑袋疼了。”

    “那么严重?”

    “你不信啊,不信问小陈啊,早上知道你受伤后,他见谁都不顺眼,连导演看见他都要绕道走,连戏里那只用来演麒麟兽的藏獒……”耿不寐伸手比了个庞大的身姿,“这么大一只极品藏獒,看到他都呜呜的吓得不肯出笼子。”

    绝对是人见人怕,狗见狗惧。

    皛皛觉得脑门子有点凉,藏獒竟然都会怕他,那脸色该有多难看,话说连导演都要绕道走,他们还怎么拍戏?

    “所以啊,我拜托你……”耿不寐双手合十,向她拜了拜了,“到时见了他,别跟他争,他说什么就是什么,你让他把气发出来就好了,你只要说‘好啊’,‘对啊’,‘嗯啊’,准不会错,还有啊……”

    “还有什么?”她严重怀疑这趟来错了。

    “还能有什么,你好好伺候咱家万岁爷啊!”耿不寐脸上一副‘你懂的’的暧昧表情。

    皛皛:“……”

    这个大内总管太监还真是尽责。

    基于耿不寐的一番提醒和建议,皛皛思来想去,深觉自己应该先做好万全的准备,上车后,小陈驾驶着车,平稳的一路飞驰,这里她没来过,一切都是陌生的,倒是眼尖的发现了一个地方。

    “停车!”

    小陈立刻减速慢行,靠到路边停下,“怎么了?”

    耿不寐也问道,“是饿了,还是渴了?”这位皇后娘娘,可是重点保护对象,不能有差池。

    她咕哝了一声,“买点东西!”

    “要买什么,我替你下车买。”耿不寐作势就要下车,但见外头没什么商店和饭馆,就一家规模看起来很高大上的情趣用品店,招牌还是霓虹灯做的,格外扎眼。

    一闪一闪亮晶晶……

    他愣住了,眼皮子眨了又眨。

    皛皛咳嗽了一声,“那个……我有东西忘记带了,你们等一下,我自己下去买!”

    她麻利的下车,直奔情趣用品商店,看得小陈和耿不寐一愣一愣的。

    很快,她就拎着一个塑料袋出来,虽然看不见里头是什么东西,但情趣用品店能买什么,都是男人,心知肚明啊。

    皛皛上了车,小脸微红的将塑料袋塞进包里。

    耿不寐立刻竖起大拇指,“皇后娘娘,英明啊!”

    皛皛的脸红得都快滴血了,英明什么,还不是他说的那些话吓到她了。

    不过,有备无患总是不会错的,以她对康熙的了解,他是顶喜欢‘那种事’了。

    小陈见她坐稳了,打了左方向灯,又一路飞驰了出去。

    皛皛见越走越偏僻,不由问道:“我们现在去哪?”

    “温泉旅馆。”耿不寐答道,“你没来之前,我就已经安排好了,是璃山新开的一家温泉旅馆。”

    璃山是个很小的城市,民风朴素,最出名的就是温泉,比之日本的北海道有过之而无不及,璃山也正是靠温泉拉动了整个城市的国民经济。

    因为温泉眼众多,蒸发出来的热气,让地表始终保持热度,所以尽管璃山四季分明,冬天也会下雪,但山上的草木整年都是郁郁葱葱的,不会凋零发黄,璃山的温泉也遍布了整座城市的南北,从最北的白璃山到最南的黄璃山,来旅游的人都会看到很多店铺门口挂有‘泉’字的招牌,也就是泡温泉的地方。

    冬天的时候还有一种是露天泡的温泉,边泡温泉,边欣赏漫天飘落的雪花,既放飞心情,又愉悦身心,被誉为至高享受的‘冰火两重天’!

    璃山的东北部是原始森林,现在还没开发,那里以水围绕,混生着各种阔叶树木,耸立在东边的琉璃岭上据说还有老虎,属于国家特级保护区域,普通人不得擅入,不过从白璃山的山顶望去,幸运的话偶尔也能看到出来觅食的老虎,以及湖水澄碧,葱翠满目的瑰丽景观。

    因此,比起黄璃山,白璃山不仅可以泡温泉,还能饱览风景,享用地道的美食,在海内外游客中,毫无疑问,它的温泉旅馆人气最高,当然价格也比黄璃山的温泉旅馆要贵许多。

    耿不寐指了指前头一座大山,“那就是白璃山,我们要去的温泉旅馆叫雪月花,老板以前是个旅日作家,因为喜欢温泉,回国后就在璃山扎了根,白璃山上,他拥有四座温泉旅馆,分别是春泉、夏泉、秋泉、冬泉,冬泉是他最新开发的,也是我们要去的目的地。”

    车子一路沿着山路前行,约莫过了十来分钟,远远就瞧见了一座古色古香和优雅之气的旅馆,是典型的日本传统建筑,门口有一座红色的小桥,底下是小溪流水,周边是鲜绿的植物,吹来的空气里有着一股淡淡的硫磺味,旅馆的四周偶尔能见到白烟飘飘,显得十分梦幻。

    不只旅馆名字和风,连建筑都很日本,想来这老板十分喜欢日本啊。

    转念一想,她就觉得不对,问道,“康熙不是很仇日的吗?怎么会选这么日本化的旅馆。”

    因为他是满人嘛,属于东北人民,对倭寇可是打心眼里的厌恶,这就得归咎给历史了。

    “他是讨厌!”耿不寐下车,替她拿行李,然后指了指旅馆门口树立的一块招牌。

    上面写着:不承认侵华历史的日本人,本店恕不接待!

    红色的木牌,金漆的字,在门口十分的惹眼。

    皛皛顿时就明白了。

    康熙是仇日,但相当理性,大体还是很爱和平的。只要不触及他的底线就行。

    皛皛和耿不寐一起步入大堂。

    进入后,里头是别有洞天,所有房间都面朝南面的溪谷,可以展望日光连峰的层峦,视野极好,与周围景色十分协调的露天大浴场,看着就很惬意,但一路进去,都没看到什么客人。

    “这里生意不好吗?”

    “现在是淡季,人本来就少,而且这里最近只接受私人预约,预约的客人可以包场。”

    皛皛张大了嘴,包场是几个意思?

    耿大太监挤眉弄眼道:“万岁爷预定了十天的vip尊贵套餐,你可以和他在这里慢慢享受啦。”

    皛皛汗了汗,知道他有钱,但也不用这么乱花吧,还十天,她哪来那么多假期。

    耿不寐在一扇和风式的拉门前站定,摇了摇门口的小风铃。

    叮当叮当的十分悦耳。

    门很快被拉开,出来一个三十来岁的女子,她挽着发髻,上头插了一根木簪子,肤色白皙,整张脸生得特别俏皮可爱,穿着一身蓝底白花的和服。

    “耿先生,您来了!”她又看向皛皛,直接一个九十度的鞠躬,“您好!”

    说话间,她的语调有些怪异,发音略有些不准。

    耿不寐介绍道,“这位是老板娘,是日本人。”

    皛皛也对她躬了一下腰,“您好!”

    “请进,房间已经准备好了。”

    后头的小陈将皛皛的行李拖了进来,老板娘热情的接过,带着一行人往二楼走去。

    木质的长廊古色古香,所有的拉门都是纸糊的,画上了日本耳熟能详的风景画,走到木牌写着‘梅’字的拉门前,老板娘停了停,跪在地上,正坐后,拉开了门,然后比了个请字。

    这绝对是典型的日本待客礼仪。

    耿不寐嘀咕道,“这位老板娘的娘家都是在北海道的开旅馆的,还是百年老店,和老板是一见钟情,两人经历了八年抗战才走到了一起。”

    在日本,家族越是古老,越是排外,尤其是婚姻问题上。

    皛皛对她颔了颔首,缓步走了进去。

    日式风格的房间,大体讲究就是干净和宽敞,踩在软硬适中的榻榻米上,不会有很奢华的装饰,墙上挂着一幅草书的汤字,正中央的矮几上,放着一只青玉色的花瓶,里头插着几支绢丝做的仿真梅花。

    皛皛环顾四周,这里面积颇大,南面是一扇落地窗户,正对着湖光山色,风景迷人至极。

    “皇后娘娘,要不要吃点东西?生鱼片吃不吃,听说有新鲜的鲷鱼。”

    她摇头,扬了扬受伤的手,“我现在不能吃海鲜。”海鲜是发货,对伤口不益,“我不是很饿!”

    “你不饿,我可饿了,我和小陈可是一大早就被踢去了机场。”

    “那你点吧。”皛皛笑道,知道他们辛苦了,见天被康熙奴役着,“对了,康熙什么时候来?”

    耿不寐拿着菜单,正和老板娘点菜,“他今天有三场很重要的戏,大概到晚上才能来,你别管他,我们先吃东西,要不要给你点几个寿司手卷。”

    “好啊,还要一个茶碗蒸。”

    茶碗蒸就是鸡蛋羹,里头会放干贝和甜虾,她现在就想吃点流质又温热的东西。

    “小陈,你呢?”

    小陈不客气地说道,“大龙虾……”

    “臭小子,你竟然敢点这么贵的东西。”

    他讨好的看向皛皛,“皇后娘娘可以吧?”

    这意思不言而喻啊。

    皛皛笑道:“可以!”

    耿不寐顿时眼睛就亮了,“那我也要个大龙虾,还有金枪鱼,北极贝,牡丹虾,烤牛肉,这个顶级大海螺也拿几个,就先来一打好了。”

    皛皛想,你们这么个吃法,康熙是不可能相信都进了她的胃的。

    不过算了,她就当代表康熙慰劳一下下属好了。

    点完菜,老板娘就下去了,过了一会儿,有两个穿着和服的服务生捧着浴衣过来。

    这是日本温泉旅馆的特色,泡温泉必然是要穿浴衣。

    皛皛盘腿坐在面对着湖光山色的木廊上,吸了一口新鲜的空气,满目的美景,让她格外舒心,偶尔这样休息一下还是很不错的。

    “皇后娘娘过来吃饭。”耿不寐在后头叫道。

    老板娘正带着两个服务生在餐桌上布菜,送上来的料理看上去新鲜,美味,不由让人食指大动。

    日式料理,也称作和食,和食要求色自然,味鲜美,形多样,器精良,而且材料和调理手法很重视季节感,每份东西看上去很少,但加起来绝对管饱,口味也颇为清淡。

    有人曾评价说:西方饮食最重营养,日本饮食最重外观,中国饮食最重口味,所以和中国饮食比较起来日本料理偏向清淡,部份人认为牺牲食品的香和味,部份人则认为呈现出食物本身的味道。

    很多人不喜欢日本料理,是因为它量不大,讲究的就是精致和美观,餐具古朴而小巧,视觉上很是享受,海蟹虽然是主要菜肴,但在各个著名餐馆的菜式中,只能见到蟹的前螯,其他部位据说因为没有好的外观,只能做成蟹肉末入菜。

    总之,日本就是个很讲究细节的国家。

    看的出这位老板娘,绝对把日本料理的精粹给展现出来了。

    料理在桌上的摆好后,俨然就是一副美丽的画卷。

    “要不要来点清酒?”

    “好啊!”

    耿不寐麻利的替她倒了一小杯。

    清冽的酒一入喉就格外的香甜,皛皛满意的点点头,“好喝!”

    “好喝,那就多喝点!”他吆喝了一声,“老板娘再来一壶!”

    他这是准备吃撑的节奏啊。

    酒足饭饱后,因为她的手不好碰水,也就简单的冲了个凉,换上浴衣后,她就有点困了。

    耿不寐说道,“我和小陈还得回剧组,你在这里休息一下,有什么事打我电话,或者找万岁爷。”

    “嗯!”

    “那我们走了!”

    她点头。

    待他们走后,她靠着窗口一隅的小飘窗迷迷糊糊的就睡了过去。

    ------题外话------

    前奏酝酿完毕,静等万岁爷流着口水上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