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黑萌影帝妙探妻 > Round 124 求婚这个问题(二)

Round 124 求婚这个问题(二)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黑萌影帝妙探妻最新章节!

    一大早康熙就出门了,皛皛醒来的时候,他就已经不在了,按照他的脾性,不可能放任她和安卉在家里腻歪,以为他气急了,离家出走了,赶忙起来给他打了电话。

    “我回家拿点换洗的衣服!”电话里康熙口气虽然不好,但说出来的话让皛皛安了心。

    真是吓死她了。

    “你怎么不告诉我?”

    “拿换洗的衣服有什么好报备的……”语气突然一变,变得玩味了,“哦?担心我生气不回来了?”

    她才不会承认自己是在担心,“不,我担心你去买凶器!”杀安卉的凶器。

    “哼哼……”他听出皛皛的忧心了,这是担心他一去不回呢,顿时腰杆子硬了。

    “你别哼哼,少往自己脸上贴金,拿完衣服就回来了。”

    他闷笑,“嗻,皇后娘娘!”

    挂了电话,康熙笑得花枝乱颤。

    “康先生,卫先生来了。”一个西装笔挺,带着白手套的年轻男人打开了门。

    卫宝和计孝南走了进来。

    “大清早的扰人清梦,你还笑得那么开心,你搞什么鬼呢?”卫宝又向开门年轻男子说道,“给我杯咖啡!”

    最近卫氏有个投资计划,他可是三天三夜没好好睡觉了。

    “好的,请稍等!”

    “也给我一杯!”计孝南说道,说完就趴在了桌子上。

    昨晚他溜走后,心有余悸,一宿没睡,康熙来电话的时候,他以为命就要没了。

    康熙放下手机,“我有事找你们商量!”

    “大清早不去喝早茶,来珠宝店商量事情,你这商量的地方有待商榷啊。”

    这里是s市最大的珠宝行,麒麟珠宝行的贵宾室。

    他笑嘻嘻的宣布,“我决定向皛皛求婚!”

    计孝南和卫宝顿时一愣,然后统一青着脸站起来。

    “怎么了?”他讶异道,“我求婚有什么不对吗,你们脸色那么难看。”

    “你小子不会要我们出钱给你买结婚戒指吧。”这是卫宝的第一反应,他可是连请人吃饭都一毛不拔啊。

    计孝南也是这个想法,“我可没钱啊,还没到年底!”到了年底他才有分红进账,突然想到这家伙不会是知道皇后娘娘想给他20万这件事了吧,他可没要啊,确切的说他哪有胆子要。

    “神经,结婚戒指怎么可以让别的男人出钱,我平常有那么黑心吗?”

    这话说出来计孝南和卫宝脑门上就是三条黑线,还能有谁比他更黑心的。

    “坐下来,帮我选钻石,给我点意见。”

    说着,那个戴白手套的年轻男子又回来了,后头还跟了一位小姐,她捧着放满钻石的盒子,一共三个,将它们放置在桌上。

    盒子里大小不一,形状不同的钻石在黑丝绒的底座上,光芒璀璨,灯光一打,眼睛都快被闪瞎了。

    年轻男子是珠宝行的首席钻石评鉴师,他先让服务生给三位客人端上上好的咖啡,然后说道:“康先生,这都是最高等级的d级钻石。”

    钻石属于稀有宝石,评价一颗钻石的好坏,要从四个方面入手,通常叫四c标准,就是color(颜色)、clarity(纯净度)、cut(切工)、和carat(克拉)来分级,颜色从d到z分为若干等级,越接近d色的,颜色越纯净,价格也就越贵。

    即,色泽越澄澈、光芒越缤纷、便越是珍贵罕有。

    麒麟珠宝行不只是s市最大的珠宝行,也是钻石等级最高的珠宝行,不零售,只做定制服务。

    占地面积颇大的麒麟珠宝行,位于s市最高端的商业区,是很多名媛贵妇的御用珠宝行,珠宝店的装潢也十分潮流,体现出了珠宝本身的气质,为了满足不同消费者的需求,根据不同的品味和生活方式,甚至生活范围,有一对一的设计服务,客人只需要选择好钻石,说出需要表现的形式和内容,设计师都会根据客人的要求进行设计,保证独一无二。

    计孝南看着这一堆钻石,眼都看花了,真想拿个麻袋全部套走,那就发财了。

    卫宝道:“这些钻石纯净度不错,但是不是有小了点?”

    按照康熙宝贝皇后娘娘的程度,怎么也该鸽子蛋级别的。

    “我也想大点,但我知道皛皛的性子,弄只鸽子蛋,她一定不会戴。”

    以他现在的经济条件,买一只鸽子蛋大小的钻戒,真不是个事儿,一部电影就能赚回来了,问题是皛皛不会喜欢,结婚戒指当然要经常戴在手上才能彰显其意义,锁在保险箱里算什么。

    计孝南不由道,“有时候想想,做女人比做男人好,这么多钻石看的我眼都馋了。”

    一旁的小姐听到这句话忍不住偷笑了一声。

    “你有点出息行不行?”卫宝鄙视道。

    计孝南嘿嘿一声,“我就说说!”

    首席钻石评鉴师simon递给三人每人一双白手套,因为是贵重宝石,欣赏时必须佩带手套,以免手指的油脂沾到钻石。

    “这些钻石都是刚加工好的,色泽和品质都有保证,如果形状不喜欢,我们还有其他款式,比如梨形,椭圆,方形。”

    做了那么多年的钻石评鉴师,他对钻石熟悉的就像自家的孩子,也很会看客人,尽管康熙只要求克拉数较小的钻石,但对钻石的成色、切工都很注重,很明显是条大鱼。

    他手头还有一个单独的黑色小盒子,取出一颗钻石,介绍道:“如果这些都不满意,您还可以选这颗钻石,是无色钻石中一种晶莹无瑕,透明如水的钻石,用肉眼看是不是能感觉到一种纯正的淡蓝色?这种钻石被称为‘水火钻’,是无色钻石中的极品,我们店也仅有一颗,克拉数也不算高,1。6克拉左右。”

    虽然只有1。6克拉,价格却异常的高,和桌子上那些不是同一个等级的。

    康熙看了一圈,总觉得有点单调,“有没有彩钻?”

    simon眼一亮,“当然有,请您稍等!”

    彩钻那就更高端了。

    当钻石带有纯正而十分明显的色彩时,特别是具有鲜艳的红色、深蓝、粉红、玫瑰色、金黄色和绿色等色彩时,都属于难得的彩钻,不是无色钻石可比拟的。

    过了一会儿,小姐又拿了一盒钻石过来,比起前头的无色钻石,这里摆放的全是彩钻。

    因为彩钻相当稀有,所以数量并不多,首先是红钻,分血钻和紫红色钻两种,血钻色泽鲜红如血,艳丽无比,是彩色钻石中极为贵重和罕见的极品,接下来是粉钻,为较淡的粉红色或玫瑰色的彩钻,清淡素静的色彩展露着典雅华贵的风姿。

    角落里还有一颗绿钻,绿色均匀,浓稠度高,一看就知道是极品。

    另一边是黄钻和蓝钻,黄钻也称金钻,呈现色调鲜明的黄色或金黄色,还有常见的酒黄,琥珀色的彩钻。

    蓝钻则分了天蓝和深蓝色,色彩相当华丽,宛若阳光下的海洋。

    这些颜色迥异的钻石,被整齐的排列在黑丝绒的垫子上,简直就像黑夜里的彩虹,看得人眼花缭乱,要有女人在,一定拉开嗓子尖叫。

    但是眼下是三个男人,面对一堆钻石,眼都晕了。

    这活特么也不是人干的啊。

    **

    另一边,皛皛和安卉也出门了,先去了秦媛的店分发礼物,一众人见到皛皛高兴的活蹦乱跳,海浪和陈柏树也拿到了礼物,笑得两人合不拢嘴,赶紧去厨房做了些好吃的东西拿过来。

    “这是格格的,她来了,记得给她。”皛皛将礼物递给秦媛。

    “行,小丫头最近在忙社团活动,晚上都会来我这里吃饭。”

    “小树回学校了没有?”

    陈柏树离家出走后,不想再跟家里人联系,决定要休学,皛皛曾劈头痛骂过他一回,这年头没个文凭怎么混。

    秦媛笑道,“放心,他回去了,格格比你还厉害,把他教训的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那就好!”

    “他现在可是能独当一面了,脑子也好使,还自己发明了几个菜,客人都很喜欢,待会儿让他亲手做几个给你尝尝?”

    “阿景待会儿就来,约好了,我们三个出去逛一逛,晚上的时候再说吧。”顺带把康熙也叫过来,免得他又乱发脾气。

    “行!”秦媛见她面色红润就知道康熙把她养得很好,她又偷瞧了一眼皛皛,拱起手凑到她耳边说道,“我看你们老腻在一起,也该结婚了!”

    皛皛脸一红,“你说什么呢?”

    “什么说什么,也差不多了,你也快30岁了,也该考虑起来了。”

    “我们才开始两个多月。”皛皛扭捏道,“我……我还没想过!”

    秦媛瞪了她一眼,“我可告诉你,像康熙这种男人,你怎么也要牢牢的抓住,别让他跑了。”

    皛皛咕哝道,“不抓,他也跑不了。”

    “自信是好的,但是也耐不住其他女人跑来跟你争啊。”康熙光是那张脸就可以让很多女人前仆后继了。

    秦媛年岁大,有些老观念,认为要抓住一个男人就应该把名份给定下喽,男女朋友这关系,说穿了太单薄了。

    “就算结了婚,他也一样会有女人争。”是她的总会是她的,不是她的,强求也没用,在她的观念里,婚姻就是一张纸,起不到任何作用。

    闪婚很多,闪离的更多。

    “秦姨,你就别操心了,我知道怎么做!”她和康熙现在住在一起,吃在一起,也睡在一起,和结婚有什么区别吗。

    随遇而安吧。

    “你这淡漠的性子什么时候能改改!怎么一点都不上心!”

    “他若是想结婚了,自然会提。”她根本没必须要去操心。

    “那要是他提了,你就会答应?”

    皛皛想了想,“大概吧!”

    秦媛急了,“什么大概,你还想拒绝不成?”

    “不是,我只是觉得结婚挺麻烦的,要请客,还要穿婚纱……”按照康熙的人脉,这些肯定是逃不掉的。

    秦媛听到她说结婚麻烦,一口气差点没提上来,“结婚又什么麻烦的,到时我们一群人都会帮着你,你能麻烦什么?”

    她是把皛皛当成了亲妹妹一样在疼爱,对于她的终身大事也就特别上心,“难不成你想去民政局登记就完事了?”

    皛皛点头,“不好吗?”登记结婚多简单啊。

    秦媛捂额,这话让康熙听到一定气得吐血,他都已经开始准备了。

    很明显,她今天的问话都是康熙的指示。

    “秦姨,你就别瞎操心了,到时再说吧。”

    到时再说……

    秦媛很怀疑自己把这话告诉康熙后,他是个什么反应。

    她决定什么都不说,只告诉他,皛皛愿意嫁给他,其他的让他自己去解决吧,她不管了。

    两人刚说完话,景飒就风尘仆仆的来了。

    三个闺蜜凑在一起话就特别多,像是几百年都没见过面似的,吃过午饭,三人就离开了秦媛的店去逛街shopping了。

    逛街绝不是皛皛的乐趣所在,她对购物真是一点没有兴趣,景飒和安卉倒是喜欢的紧,试衣服、是鞋子、连内衣都不放过。

    景飒刚发了工资,花钱如流水,安卉只能在试穿的时候yy一下,仅此而已,因为她没钱。

    至于皛皛负责坐在椅子上看着包,别让小偷顺手牵羊了。

    大商场里人来人往,黑压压的一片,人声也很嘈杂,时间越久,她就越不自在,觉得有点喘不过气,奇怪的是和康熙在一起时,这种感觉就没有,庙会人那么多,她却依然能很平静的待下去。

    景飒拎着大包小包回来了,注意到她的脸色很难看,立刻冲了过来,“你没事吧?”

    她摇头,“还好!”

    “你病不是好了吗?”

    她苦笑,不是好了,而是有那个人在,会让她觉得很有安全感,忘记了自己对人群的恐惧。

    不知道他现在干什么,回家了没有,心里有点想他了。

    安卉怕她会突然发病,赶紧说道,“我们去喝下午茶吧,找个包间,你好休息一下。”

    她点头。

    两人比她还紧张,七手八脚的扶起她,往楼下的咖啡厅跑。

    到了咖啡厅,她们要了一个包间,人一少,皛皛就舒服多了。

    景飒去点单,安卉去了洗手间,她觉得呼吸顺畅后,就想给康熙打电话,未料电话还没打,电话铃就响了,以为是康熙,来电人却是耿不寐。

    “老耿?”她疑惑的接起电话。

    “皇后娘娘,有件事我要找你帮忙。”这通电话如果可以,他是绝不敢打的。

    “剧组复工了,康熙不愿意回去?”这是她唯一能想到的。

    “那倒不是……”他支支吾吾道,“和你的专业有关?”

    她的专业?

    “你杀人了?”

    “呸!我哪会杀人!”他惊叫道。

    她笑,“说吧,什么事?”

    耿不寐见她答应了,立刻大吐苦水。

    将灵茜失踪,鞋子掉在沸泉里,璃山警察怎么怎么无能的事情,说了一堆,总结一下就是:案子到现在都没有破,灵茜也了无音讯,因为鞋子掉在沸泉里,只要不能证明沸泉里没有尸体,警方就不许剧组在那里拍戏,至今警方还围着沸泉研究如何寻找尸体的事,剧组现在是苦不堪言。

    这事本来和他这个经纪人没关系,但投资方为此也开始来闹腾了,众人是焦头烂额的,这部戏的制片人和他当年是一起考经纪人牌照的师兄,感情很好,为了这事都急病了,进了医院。

    他心软,看不得别人受罪,就找了皛皛。

    她是这方面的大神,或许有办法。

    皛皛听完就一个感想,康熙又骗了她。

    什么鞋子精掉进粪坑死了,全是胡扯,但比起那次甩了他六巴掌的欺瞒,她虽然生气,但并不愤怒,顶多咬了一下牙。

    “你先别急,把细节告诉我!”

    这个忙她本来无权管,但康熙骗了她,打他又有点心疼,那就换个方法治他。

    他不是不要她管吗,那她偏要管。

    气死他!

    但,未等她找出灵茜是死是活的答案,两天后,在s市却发现了她的尸体。

    她如同璃山被发现的九具尸体一样,只穿着内衣内裤,被埋在地坑里,而她身边还有两具女尸,是一模一样的死法。

    ------题外话------

    种子君的投胎日记五:

    啰嗦持续,公主酱忍受不下去了,裂出一条小缝隙,我看到了,但一群兄弟就在附近。

    万一被它们其中之一发现肿么办,抢了先就意味着彻底失败。

    淡定!

    “兄弟们,我有话要说!”

    拼命钻墙的各路兄弟看了过来。

    我说:“我觉得这或许不是公主酱,是排泄物……”

    有兄弟问了,“你怎么知道?”

    “我们就七八天的生命,这都两天了,不科学。”

    兄弟们有点不信,但脑子都钻疼了,又觉得有点可能。

    我不动声色的往那条缝隙靠近了一些,“那个大家要不先休息一下……”

    兄弟们你看我,我看你的。

    我尾巴一翘,大喝一声,“看上面,又有东西掉下来了。”

    它们齐齐往上看,我立即冲了过去,脑子使劲往缝隙里一挤。

    “这混蛋骗我们!”

    老子我登陆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