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黑萌影帝妙探妻 > Round 22

Round 22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黑萌影帝妙探妻最新章节!

    醉辉皇海鲜坊位于s市最高端的商业圈,是一家经营海鲜为主的特色中餐厅,店内装修全由知名设计师精心打造,如它的名字一样,真是“最辉煌”,步入其中就像进了皇宫,据闻厨师长还曾是国宴的一把手。

    不过,388元一盘炒青菜也不是一般人能消费得起的。

    它的消费群体主要是商界大佬、娱乐圈大咖、名媛俊秀、土豪,以及哔——!哔!哔!哔!(政府官员)。

    因此私密性,防“风”性极佳。

    景飒第一次来这种高端场所,跟着领位小姐一路走,就像刘姥姥逛大观园,大开眼界。

    进了包厢,她又是一惊,硕大的圆盘桌面足能容下16人用餐,格局装潢就像电视剧里看到的豪华沙龙,有沙发,有麻将桌,有台球桌,还有个大壁炉,上头挂着的电视机就跟小电影似的。

    两个人吃饭,用得着那么大吗?

    环视了一圈,没见着康熙,回头问领位:“是不是走错了?”

    这时,康熙从包厢附带的休息室走了出来,“没错,是这里。”

    一见到心中的男神,景飒就找不着北了,干站着直发愣。

    康熙跟领位小姐示意道:“可以上菜了。”

    等包厢门关了,景飒才醒过来,“这么大间包房,太浪费了!”

    “这已经是最小的包厢了!”他笑道,“这里就是专门给人谈生意用得。”

    生意二字意思就深远了……

    景飒顿觉世界观被刷新了。

    “来,别站着了,坐吧。”

    16人的圆桌坐起来显得很空旷,但和男神单独处于一室,再空旷,她也觉得呼吸不畅。

    康熙递了本菜单给她,“我已经点了几个菜,你看还有什么喜欢的?”

    他语意融融,一点没有明星架子,让她胸腔里的小心脏跳得异常的欢快。

    打开菜单,菜名都没看清楚,她就晕了。

    这不是来吃饭的,根本是来烧钱的!

    他替她斟了一杯茶:“不用客气,随便点!”

    “不……不用了,两个人吃不了那么多。”这价钱,她真心下不了手。

    服务员安静又利索的上着菜,她却紧张的连筷子都拿不稳。

    上来就是一盅汤,青花白瓷,金边勾勒,连带着汤勺都是金铜色的,这氛围特有清宫小主的的感觉。

    服务员揭开盅盖,一股香气扑鼻。

    “这是党参黄芪红枣鸡汤,你是警察,又是女生,最适合不过,趁热喝!”

    他说得每一个字,都如温热的汤体贴的从口中滑入喉咙一样,能让整个人都暖和起来。

    景飒真是受宠若惊,连汤是什么滋味都忘记了。

    “如果不合胃口,我还点了虫草花洋参花胶汤。”

    听名字就知道,也是补血益气的汤品,最适合女人。

    景飒赶忙放下汤勺,“不……不用那么客气,都挺好的,真的!”

    这时候就算是洗脚水,她都愿意喝。

    景飒发现上菜的服务员目不斜视,好像一点都不知道康熙是谁的样子,果然是上流社交地,服务态度就是专业。

    等菜上齐了,服务员又静悄悄的退了下去。

    景飒又觉得呼吸困难了,心脏都快蹦出来了,和在皛皛家不一样,这是真正的单独相处,她都不敢正眼看康熙,只敢用余光偷偷瞄他,见到他正夹着菜,那修长且骨节分明的手指,真是好看。

    “那个……这顿饭……”桌上的菜,每一道都是精品,全是生猛海鲜,粗略估计没个万把块,出不了门吧,她实在吃得有点心虚。

    康熙亲手夹了一只蒜蓉粉丝小鲍鱼到她碗里,“多吃点,我请客!”

    景飒觉得这不是谁请客的问题,总要有个名目吧。

    “那个……上次在皛皛家也是你请我们吃饭。”还是他亲手做得。

    她虽然迷恋康熙,但不会二百五的认为,他是想追她,若是10年前,她或许会这么认为,现在都奔三了,早没有少女时代的情怀了。

    她当了那么多年警察,直觉很敏锐,这顿饭一定有猫腻。

    康熙又夹了一只椒盐焗明虾到她碗里,她素来喜欢吃海鲜,尤其这个季节是吃海鲜的好季节,鱼虾蟹都肥美之极,她还是第一次见到跟手掌一样大小的明虾,口水都快流出来了。

    忍了又忍,最后食欲战胜了节操,决定吃完了这只虾再说。

    剥壳入口,虾肉又嫩又鲜甜,和着茶香和椒盐,入口鲜美回香,啃完虾肉,手指头的酱料,她都不舍得错过。

    她一边吃,一边小心审视康熙,男神就是男神,吃饭都帅得让人眩目,见他一脸平静,她实在摸不准这顿饭的用意。

    静默了一会儿,康熙用餐巾擦了擦手,又饮了一口茶,说:“我有件事想拜托你!”

    景飒脑里一个激荡——终于来了!

    她赶紧放下碗筷,故作轻松,“什么?”

    脸上轻松,可她心里乱得很,她普通警察一枚,顶多上过几回人民警察的封面,无权无势,能有什么让他拜托的?

    她越想心越乱,乱得脑洞大开。

    需要警察帮忙还能是什么事?难道他作奸犯科了?

    杀人?放火?吸毒?不会是嫖娼吧?

    有些明星生活作风异于常人,喜欢拿刺激当生活的调剂品。

    康熙不会也是吧?

    难道是要她帮忙湮灭证据?还是搭桥引线,抹消案底?

    她抬眼看了看桌上的菜,虫草花煎焗黄油蚝、鲍汁扣鹅掌、海参鱼肚羹、清蒸深海石斑、松茸炖海参……这tm不是贿赂吧?

    听说反贪局经常来这里抓人聊天喝咖啡……

    她一急,抓着桌上的转盘企图掩饰心里的慌张,却没转动。

    咦?转盘坏了?

    “这是自动转盘,不用你动手!”

    景飒脸皮一热,赶紧撒手,刚才没注意,现在康熙提醒,倒是发现了,还真是自动的,怪不得,她老觉得面前的菜怎么总在变,心里忍不住叹道,真高级。

    “想吃什么,我帮你!”他亲切的简直就像她亲哥。

    “那个……那个……”她舌头都打结了。

    康熙觉得是时候表明意图了,他夹了一筷子翡翠花枝招展,北海大鱿鱼和爽脆嫩绿的西兰花搭配的双影成衬,加上果木炭熏出来的猪颈肉爆炒,爽口而不腻、又有嚼劲,是皛皛喜欢的菜式,决定打包一份带回去,不知道她心情好些了没?

    他放下筷子,沉稳有度,再不打算拐弯抹角。

    景飒则决定直话直说。

    两人同时出声。

    “我喜欢皛皛!”

    “有罪就该自首,你放心,坦白从宽,抗拒从严,我一定会温柔的审讯……”

    咦?

    刚才是不是听到了什么?

    她无意识的搅动着盅里的汤,瞪圆了眼睛看着他,“那个……你刚才说什么?”

    “我喜欢皛皛!”

    她一口汤刚入口,对着康熙的脸全数喷了出去。

    “你……你再说一遍?”

    康熙拿起餐巾面无表情的擦着脸上的汤汁,然后一个字一个字的重复道:“我、喜、欢、皛、皛!”

    景飒伸出手,掌心对着他,大叫了一声,“打住!”

    康熙自然收声,长腿交叠的坐在椅子上,胳膊搭着扶手,神态自若的抬起俊脸,清亮的黑眸认真的与她对视着。

    景飒脑子里就像糊了一层浆糊,“你让我先消化消化……”

    胃需要消化,脑子更需要消化。

    他说得那么平静简洁,陈述的那么波澜不惊。

    确定不是开玩笑?

    “我是认真的!”灯光下,他的黑发染着柔软的光,语调却相反,特别的坚定。

    景飒吸了一口气,他真的不是在开玩笑!

    她的男神喜欢上了她的姐妹……这节奏……八点档的狗血电视剧?

    他始终目光灼灼的盯着她,“你可以不信!”

    “我没有不信!”只是有点消化不良。

    他又替她夹了一筷子松茸炖海参,眉目生辉,一脸自信,“这就对了!”

    对什么对!有没有想过粉丝的感受!?

    她现在的心情有点酸,有点涩,还有点嫉妒,和男神才热乎了几天,这么快就变成别人的了。

    转念一想,男神这种生物不就是只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的存在吗?真要结婚,被窝里放屁,拉屎不关门,当面抠脚趾这种老夫老妻之间的恶心趣味,多幻灭男神。

    男神还是留在欣赏层面比较好,这才是成熟女性的心智。

    她迅速整理完情绪,偷偷瞧向康熙,就说嘛,哪有人会因为对方救了自己的狗,上门做饭谢恩的,就算救的是父母,也不带这么干得。

    “皛皛知道吗?”

    康熙的脸顿时臭得像刚从屎坑里爬出来的一样,“她那么迟钝……”

    景飒好想大笑,心情一好,胃口也就跟着开了,眼睛放光的看向大明虾,离得有点远,转盘虽然是自动的,但速度很慢,她又不好意思站起来。

    正这么想着,眼里的大明虾被康熙的筷子夹了过来,“吃吧!”

    她美滋滋的剥壳咬了一口,“那你请我吃饭,是要收买我?”

    一样是贿赂,性质可不同,这是她应得的,吃得不心虚。

    “你说吧,要我做什么?”节操已被美食征服,一点没出卖姐妹的愧疚。

    康熙眼中的光辉淡敛了几分,“我想知道皛皛的父母……是否还健在?”

    景飒正剥虾壳的手立刻停了,脸色有些伤感,“去世了,在三年前。”

    这么说她不是孤儿,那又为何提起父母就色变?

    “原因?”他迫切的想知道。

    景飒的呼吸明显一滞,“你真想知道?”她说得时候声音还有点哑。

    “是!”他像是不容许她退缩似的,黑眸再次牢牢锁定了她。

    “我是觉得这件事还是皛皛亲自告诉你比较好……”

    还没说完,她碗里就多了一只生蚝,肥美的让她直吞口水。

    紧接着,一道清亮的带着十足诱惑的声音传来:“皛皛不会知道是你告诉我的,而我也答应你,无论我听到什么,都不会影响我对她的感情,另外……我今后所有的周边产品,你都可以免费得到,至于电影首映、见面会、剧组探班,只要是允许粉丝参加的活动,我都会给你预留最好的位置,你也可以携伴参加。”

    景飒听完,节操两个字都已经不会写了。

    这贿赂的手段太戳人心。

    最后,他替她续上一杯茶,推到她面前,“我洗耳恭听!”

    景飒吞了口唾沫,拿起茶杯猛灌,灌了好几口,她才开口,“这可是你说得!”

    康熙点头,“一诺千金。”

    她放下茶杯,决定豁出去了,利益虽然诱人,但正如康熙说得,皛皛太迟钝,这件事大概会一辈子憋在心里。

    “你知不知道皛皛是特警队的武术教官?”

    “这不重要!”这不是他关心的。

    他想尽办法想知道皛皛的事情,不可能不知道她现在的身份,看来她是多问了。

    她又道:“你知道这个,可你一定不知道皛皛曾是fbi犯罪分析小组的组长!”她的语气颇显自豪,“是不是很惊讶?”

    的确惊讶!

    他从来没想过皛皛曾是fbi的探员,怪不得,她书房里会有那么多有关犯罪心理学的书。

    景飒继续娓娓道来:“那一年皛皛刚上任组长没多久,因为我和安卉那时都不在美国,具体细节也不是很清楚,只知道华盛顿发生了一起连环凶杀案,凶手很残忍,杀了4个女人,法医鉴定和几年前一直未破的好几起凶杀案可能是同一个凶手,经过查证,fbi判断是凶手沉寂几年后再度犯案,他在9年的时间里,一共杀了43个人,fbi始终抓不到他,一点线索都没有,皛皛便接手了这个案子。”

    她说着,一股沉重感开始扑面而来……

    “皛皛真的很厉害,她很快就侧写出了凶手的年龄、性别、职业,以及大概的作案动机,甚至预测出凶手可能犯案的下一个目标,但分析会议却被窃听了,是华盛顿一家报社的记者,为了增加报纸的发行量,贿赂了fbi大楼里的清洁工,让他在会议室安装了窃听器,不仅信息全部被泄露,连皛皛的名字都登在了报纸上,凶手也逃了,为了报复,他绑架了皛皛的父母,伪装成银行抢劫案。”

    她的嗓音瞬间哽咽,语调却刻意压得平静而低缓。

    “皛皛当时就坐在指挥车里,亲自和凶手谈判,但是凶手的目的是报复,谈判了整整6个小时,最后还是失败告终,swat特警选择了突袭。”

    景飒脸色苍白,通红的眼眶含着泪,“当皛皛和swat冲入银行的时候,她的父母还活着,但是身上绑着炸弹,然后炸弹……在皛皛……皛皛眼前……”豆大的泪珠一颗颗的滚落在圆盘桌上,她哭喊出了最残忍的结果,“爆炸了!”

    康熙只觉得胸膛中那颗心被撕裂了,紧咬的牙根处尝到了血腥的咸味。

    原来她不是憎恨父母,她是自责,她一定认为是自己害死了父母。

    她亲眼看着自己的父母被炸成了碎片。

    他的指骨因为用力握拳泛着青白,“凶手呢,抓到了没有!”

    景飒抽泣着,扯了好几张纸巾擦眼泪,“在银行抢劫案发生的半年后抓到了,是皛皛亲手铐上的手铐,但是……”她哭得更凶了,“那个杀千刀的凶手对皛皛说,不是他害死了她的父母!她才是真正害死父母的人!”

    景飒哭肿了双眼,拽着纸巾的手都在颤抖,“皛皛崩溃了,一拳又一拳的砸在凶手的身上,差点把他打死,上前劝阻的fbi警员,也有好几个被她打伤,她因此被确认患上了pdst,强制性的在精神病医院治疗了两个月。”

    她抽泣了几声,又说道,“我和安卉就是那时去了美国,因为皛皛在美国已经没有亲人,从医院出来必须要有担保人,我们也是在那时知道了事情的始末。”

    直到现在,她依然清晰的记得,在医院冰冷的病房里见到皛皛时的模样,她目光是那样灰冷,眼神又是那样的迟滞,仿佛所有的生命力都被抽走了。

    她和安卉唯一能做的就是抱着她失声痛哭。

    “带我走,带我离开美国……”

    这是皛皛出院一个月后说得第一句话。

    康熙的胸口就像结了一张网,越网越紧,直达心脏,一阵剧痛后,方才罢休。

    在父母死后,她还在抓捕凶手,那半年,她是怎么过得,可有人安慰她,可有人为她拭去眼泪,可有人用怀抱去温暖她。

    他突然想起四年前王老曾提议他去好莱坞发展,那时正好有一部电影可以让他试水,但他拒绝了,进娱乐圈只是偶然,所以那时他并不上心。

    如果……那时他同意了,或许就会遇到皛皛。

    或许……

    活了二十七年,他自觉没有做过一件让自己后悔的事情,但今天,他深痛的发觉这是他最后悔,也是最愚蠢的决定。

    皛皛!

    这个名字像一簇火花在他脑海里窜起,然后燃烧,将他的自责、后悔彻底燃尽。

    他不是没有机会,现在她离他是那么的近。

    他现在就想见她,告诉她,他会成为她抵御一切伤痛的铠甲。

    景飒趴在桌上哭了好一会儿,心情才渐渐平静下来,她抹着泪,吸了吸鼻子,又说道:“对了,当时凶手绑架的不止是皛皛的父母,还有一个人也被他当着皛皛的面炸死了。”

    “谁?”他脑子里全是皛皛的影子,只想赶紧结束谈话回去找她。

    景飒擤了把鼻涕,“皛皛的未婚夫!”

    未婚夫三个字就像一颗炸弹,将康熙的渴望和迫切炸成了空白。

    未婚夫!她竟然还有未婚夫!

    因为渴望而熠熠生辉的黑眸像即将烧尽的蜡烛挣扎的吐了一口烟……灭了……

    他英俊的脸原本比月光还要干净隽永,现在是月全食一般的黑暗。

    景飒伤心过度,完全没察觉,又咕哝了一句:“他和皛皛是青梅竹马,比她大3岁,在皛皛任组长的那年订的婚。”

    啪!一双翠色的玉石筷子被康熙活生生的掐断。

    景飒这才转醒自己说了什么,张嘴啊了半天,就没说出一个字。

    康熙沉着脸站了起来,孤傲的眼睛里仿佛没有了焦距,深黯的眼底充满了看不懂的情绪,乌黑的头发在没有风的情况,像火苗子一样在飘动。

    她被吓到了,男神怎么瞬间变魔鬼了。

    他咬着牙说了一句:“你慢慢吃!”

    话落,他连招呼都不打就走了,连椅背上的外套都没带走。

    景飒陡然想起一件事,这饭钱付了没?

    这时,服务小姐走了进来,亲切又甜美的问道,“小姐,康先生走前,说您这里买单,您看还需要点什么菜吗?如果不需要,我们就……”

    买单,谁……谁买!?

    景飒兜里就带了50元,是用来叫出租车回公安局的。

    她满脑门子的冷汗,这得多少钱!?

    “这里买单!”

    卫宝从休息室里走了出来,后头跟着正用手绢擦眼角的耿不寐,和哭红了眼的计孝南。

    三人在休息室里躲着,也都听到了景飒说得一切。

    “原来卫先生也在!”

    景飒仿佛看到了救星,她刚才差点吓尿,但是他们怎么会在这?什么时候来的?

    卫宝在账单上签了字。

    “卫先生,是要记账,还是现在就买单!”

    卫宝掏出一张信用卡,“现买,不用记账!”

    景飒见了,只觉得好帅!

    果然啊,男人最帅的时候就是掏卡的一瞬间,掏得还是黑金信用卡。

    耿不寐急道,“赶紧买完,赶紧回去,那家伙受了那么大刺激,我怕他出事!”

    卫宝也急,但他向来不喜欢私事用公费报账,尤其是他老爸的帐。

    买完单,两人对着景飒点了点头,这姑娘说她是有情有义好呢,还是没心没肺,前头说得那么慷慨激烈,后头却爆出个晴天霹雳。

    走到门口,两人发现计孝南没跟上。

    耿不寐动气的吼了一句,“你干什么!?”

    计孝南两只眼睛死死盯着桌子,“这么多菜,她吃不完!”

    卫宝一把扯住他的衣领,将他硬生生的拖走,独留景飒一人。

    景飒:“……”

    我真的吃不完啊!

    ------题外话------

    看完这章,估计又有亲说我是吃货了,哈哈。

    这章如果有人看哭,我不负责的,其实还好啦。

    万岁爷真的很可怜,都已经下定决心不耍手段扑倒皇后了,被景飒给灭了。

    恭喜景飒小姐彻底被万岁爷永久列为拒绝往来户。所以我就把她赐给小宝大人了。

    至于那个未婚夫,真是我码字生涯以来最炮灰的一个角色,哈哈哈哈……皇后和奸夫的感情,很微妙滴,你们想不到滴,且等我慢慢写来!

    明天停更一天,我要码默与犬逗咧……见谅见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