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黑萌影帝妙探妻 > Round 231 水流盘曲(六)

Round 231 水流盘曲(六)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黑萌影帝妙探妻最新章节!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他的日子恐怕不会好过到哪里去。 乐-文-

    依照楚夫人的脾气……

    而,楚冉……

    现在她可以判断出一点,楚氏夫妻并不是真心想要收养楚冉。

    “原来如此!”

    说到这个,她就来气,这杜亦坚实在是太会掌控人了。

    景飒回道,“就是没有,才会让杜亦坚有可趁之际。”

    张又成问道:“肾有两个,楚家人自己没有能配上型号的。”

    如果排斥反应小,孩子恢复能力会很强,极有可能完全康复。

    所以,换肾会是最好的方法。

    “才六岁,就要血液透析,楚家人为了这病可是伤心透了。”

    “那孩子年纪肯定还小!”

    血液透析其实就是洗血,把身体里所有的血循环到机器里清晰再留回自己的身体里,他虽然没得过这种病,但知道血液透析不好受,副作用是全身浮肿,严重的话,也是会要了命的。

    如果不贫血,每周2次,严重贫血患者那就可怜了,每日4次。

    曹震也明白了,尿毒症如果不能换肾的话,保守治疗就是血液透析。

    景飒对着皛皛比了个拇指,“没错,就是这个!”

    景飒刚说了前奏,皛皛已经猜出了后续,“换肾!杜亦坚用换肾为条件,让楚老先生收养楚冉。”

    即是独苗,自然呵护万分。

    因此楚老先生弟弟这个孩子算是楚家的独苗。

    楚家的人丁不兴旺,总共也就楚老先生和弟弟是男丁,还有两个妹妹,一个早早就去世了,另一个嫁得很远,时间长了也就不来往了。

    “这个小男孩是楚老先生的侄子,是他弟弟的孩子,很是疼爱,而楚老先生自己不能生,也就弟弟有这么个娃,全家人都拿这孩子当宝。”

    这个病大多和肾脏有关系,现代医学认为尿毒症是肾功能丧失后,机体内部生化过程紊乱而产生的一系列复杂的综合征,也就是肾功能衰竭。

    尿毒症是指人体不能通过肾脏将体内代谢产生的废物和过多的水分排出体外,通俗点来说,就是不会尿尿了。

    “马上,马上!”景飒又灌了一口,哈了一声后,继续道:“我也是听楚家的亲戚说的,说当年楚家有个小男孩患了尿毒症。”

    “喝完了?喝完了,赶紧说。”张又成是急性子,自己站在这里不敢抽烟,之前是心里郁闷,现在镇定了,烟瘾就犯了,只想她快点讲完,他好去阳台烧一根。

    景飒猛灌了一口,碳酸饮料气足的时候,一口下去绝对辛辣,但也超爽的,她还很不雅的打个嗝。

    晚饭没吃着,混个水饱也是好的。

    小李不只拿了一罐可乐上来,大家都有份。

    皛皛倒挺闲适的,大概脑内还在消化景飒说得那些事。

    她吐吐舌头,“我就是想喘口气。”

    曹震没好气的说道,“你这丫头关键时刻就会闹腾。”

    “那敢情好,我要可乐,冰的。”

    小李笑道,“景队,你要喝水不早说,我马上下去给你拿。”

    “说了那么多话,嘴巴都渴了,能不能先让我喝口水啊。”她今天可是说了一天话了。

    张又成瞪了她一眼,“那还不赶紧说,卖什么关子。”

    “嘿嘿,别急,我可不是老张,我查事情,通常都是滴水不漏的。”

    照理说楚夫人性格大变,把嚼舌根的人都震住了,理应不会再受闲言碎语折腾了,为什么还会领养孩子。

    “那么楚冉后来是怎么被他们收养的。”

    为了套话,她可是花不少口舌安抚那位妯娌大妈,哄她开心了,她才能套到那么多资料。

    “楚夫人在医院的工作的时候还能压抑得了自己,维持那么一丁点的教养,但是回家就糟透了,简直就是一母夜叉,听说她的妯娌因为炒菜的时候放葱少了,被她拿起刚炒的菜泼了一脸,为了这事,她家亲戚也怕死她了,虽然住在一个小区里,也不敢再串门子。”

    常犯这种错误的医生,还不在少数。

    也就是明明知道自己有病,但总说自己没病,又或者觉得自己是医生,自己的身体还会不了解吗。

    景飒回道,“她自己就是医生,你懂的,医生这种人就和喝醉的人一样,明明醉了,也不肯承认自己醉了。”

    “她有看心理医生吗?”

    因为这就表明她的心理疾病已经很严重了。

    皛皛眉头皱得更紧了,“人格大变并不是什么好事。”

    小李鄙视道,“这种人就是喜欢欺善怕强。”

    “谁说不是呢!”景飒惋惜道,“不过她脾气变暴躁后,那些嚼舌根的女人倒是安分了。”

    “她原先该是个很温婉的女子吧。”

    她今天可是在楚氏夫妻所居住的小区待了整一天,对着那些邻居亲戚是不断的旁敲侧击,嘴皮子都快烂了。

    “差不多吧,听说人变得很歇斯底里,家里发生一些小事,她就会脾气变得很差!”景飒道,“有一段时间,楚老先生不小心摔碎了一个杯子都会被她骂得狗血淋头。”

    皛皛皱了眉头,“心理病?”

    “在好话和坏话里,楚夫人整个人都忧郁了!”

    就像人说的,有人总是答应别人的承诺,但有一次不答应了,别人就不会记得你的好,相反那些老不答应帮人的人,有一次突然善心大发了,帮人一次,就会被当成上帝。

    这就是人情世故。

    “后来有一整年,楚氏夫妻都不敢出门,下班后就躲回家里。”景飒摸了颗糖,拆了包装纸塞进嘴里,“不过也不是所有人都这样,毕竟两人是医生,又在社区里义诊过,也有不少帮他们说话的人,但是好话总是抵不过坏话吸引人。”

    有时候,人就是会为了拼一口气,好日子不肯过,非要熬苦日子。

    “还不是自尊心作祟呗。”景飒叹息道,“楚老先生是个倔脾气,觉得搬走就是承认了自己是个没爱心的人,死活不肯搬走。”

    “为什么不搬家!”曹震觉得要是他的话,谁还住在那里,早搬走了。

    “谁说不是呢,楚夫人为了这件事连门都不敢出!”

    “这种人真心讨厌!事不关己,只会瞎嚷嚷。”

    景飒继续缓缓道,“从福利院回来后,夫妻俩就想着要不算了,别去领养了,按照他们的经济条件,二人世界过过也是极其惬意的事情,何苦怕别人说三到四改变原先的初衷呢,可惜,人言可畏,因为他们拒绝领养有残废的孩子,邻里那些不安分的婆娘又开始嚼舌根了,说他们没爱心,说他们冷清,总之就是被说得好像不顾人死活似的。”

    这可是活生生的一条人命。

    因为这可是关乎他们一辈子的事情,又不是领养狗狗猫猫,不想领养了,还能退回去,或是再找别的好心人接受。

    所以,这也不能怪楚氏夫妻挑三拣四。

    如非真正有博爱的人,是很难办到的。

    亲生的孩子有残缺,都有被仍掉的可能,何况不是亲生的。

    自己生下来的有残缺,那是天命,可终归是身上掉下来的肉,一开始就知道这是自己的责任,责无旁贷,可是领养,却不是很多人有这种精神的。

    这其中要承担的责任那就更大了。

    如果这个孩子第一眼就得了眼缘,事情一般都好办些,如果一开始就不合眼,强逼自己去喜欢,那和赶鸭子上架没什么区别,更何况要领养一个不健全的孩子了。

    最重要的还有一个缘字。

    领养说起来简单,实则是一件很需要心理准备的事情,把一个和自己没有任何血缘的陌生人当成自己的孩子,教育他,养大他,没有绝对的责任心,根本办不到。

    皛皛能理解夫妻俩打退堂鼓的心情。

    景飒嗯了一声,“对,楚氏夫妇本来是想去福利院领养的,但当时福利院适合他们领养年纪的孩子都是残疾人,断胳膊短腿的,盲眼哑巴的,总之都不是健康的人,夫妻俩没勇气领养个有缺陷的孩子。”说到这里,景飒叹了口气,“要说这对夫妻也蛮可怜的,不能生已经是一件憾事了,被人说三道四后,好不容易鼓足勇气打算领养个孩子,结果还都不是正常的,所以最后还是打了退堂鼓。”

    因为他是杜亦坚带回来的。

    皛皛沉吟道:“如果是正式领养的话,一般都会去福利院,但是显然楚冉不是。”

    景飒继续道,“可能因为传得很难听,夫妻俩就决定领养个孩子。”

    实则能不能生娃和可不可以人道根本是两码事。

    大体在不能生育这个问题上,一旦是男人问题的话,总会让人联想到雄风问题。

    “没错,没错,就是这个理。”景飒对此十分同情那位楚夫人,“后来我听楚家一门走得很近的亲戚说,不能生孩子其实不是楚夫人的问题,而是楚先生有问题,楚夫人为了丈夫的脸面,就把不能生娃的责任往自己身上推,说是自己不想要孩子。”

    张又成哼哼道,“准是一帮三姑六婆没事干,茶余饭后的讨论这件事,讨论久了,好奇心重的人就会去问。”

    在不能生孩子的问题上,最先被怀疑的永远是女人。

    “也不完全是!”景飒拿过曹震手里茶杯也喝了一口,但没想凉茶苦口,苦得她直吐舌头,接着道,“主要还是楚老先生不想因为没孩子的事情,老让楚夫人被人说闲话。”

    “夫妻俩是因为谣言不断才收养楚冉的?”

    尽管现在已经是很开明的时代了,也出了不少所谓的丁克家族,但只要涉及一堆夫妻结婚多年没生娃,对于别有心思的人都会臆想成是夫妻两人其中有一方有什么暗病,从来不去考虑,人家要的就是二人世界。

    一旦听闻,就会添油加醋的散播。

    邻里之间有些是看着和睦,实则有些小人最期盼的就是对方家里能出点事,不能生娃,女儿嫁不出去,儿子作奸犯科什么的,更是能对他们的口味。

    景飒点头,“对,就是这个,有些说是女方不能生,也有说男方不能生,反正说这些的通常都是充满了嫉妒恨。”

    “夫妻俩不能生孩子的事情?”

    景飒终于等到了发言的机会,咳了一声,“收养楚冉的楚氏夫妇在邻居眼里是一对恩爱的夫妻,也极为登对,学历高,收入高,人品也好,邻居都对他们俩交口称赞,当然了,也有人会不怀好意的嚼上两句闲话。”

    皛皛知道他急,但急也没用,法制社会,一切都得讲究证据,她转移话题道,“阿景,你那边查得怎么样?”

    “别意气用事!”

    当警察当久了,就会养出点急性子,对于这种隐瞒不报的人,恨不得能揍一顿,以前古代衙差办案,抓到嫌疑人先不问是否清白,都是先拷问一番,虽然很不仁道,但现在想想,有些人就是欠揍。

    曹震的脸色又凝重了一分,“明天一早,我和老张再去一次保洁公司,这次一定要让这个三个保洁员把真相吐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