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黑萌影帝妙探妻 > Round 261 结案和殒命(终)

Round 261 结案和殒命(终)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黑萌影帝妙探妻最新章节!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记得帮我投掌门票,找到都市类别里二狗的《黑萌影帝妙探妻》投票就行了!

    **

    太子驾到篇,来了!

    接下来……万众期待的……

    二狗哥再次感谢大家……

    出版的时候,会大修,至少缩短一半,推理就是这样,难写,还废脑筋,一下子没把握住就砸了,难得各位亲,能坚持订阅。

    长达几个月的尸坑案终是结束了,这案子其实我写砸了,太啰嗦,脑洞也开得有点大,逻辑尚可,但节奏就忒慢了,不用你们吐槽,我也知道。

    **

    太子:“……”小手赶紧掩住自己的茶壶嘴。

    二狗:马上就要做b超了,记得警醒点!

    太子:从头到尾都没问过我好不好?就特么医生一句台词就带过了,什么意思?不待见我是不是?爷那么坚挺容易吗,当我不存在啊,你们等着,待我出来,不往死里欺负你们,太子两个字就倒着写。

    ------题外话------

    《魔鬼之狩篇》 完

    此刻阳光正好……

    窗外……

    “我亲爱的丈夫,你想再娶,看来是没门了!”

    这傻瓜到底是怎么折腾自己的,竟然把自己弄成这副德行。

    皛皛看着这样的他,仅是一眼,便是一阵心痛,怜他眼眉间的哀伤,怜他神情里的悲痛,怜他此刻雨泪滴落下更显憔悴的脸孔。

    温热的触感真实地他激颤,不是错觉,是真的,所有的情绪都泄露在了他眼里,混合着滴落的泪水,滑了下来。

    皛皛费力转过头,抬手抚上他的脸颊,“胡子,难看!”

    他再也控制不住自己,颤抖地,怯懦地,唤出那个狠狠煎熬着他此生的名字:“皛皛?”

    他的心脏就快负荷不了了,就要被撑爆了。

    他不敢动,怕这只是错觉……不仅不敢动,连呼吸都像是停了,唯恐发出一点声音,惊破了眼前的一切,他的双目一眨也不敢眨地盯着醒来的皛皛,悸动地,感激地,夹杂着巨涛似的爱意,猛烈地狂涌上心头。

    是又出现幻觉了吗?

    他僵在了原地,眼中爆出惊喜又慌乱的精光。

    这不是录音笔里的声音。康熙一颤,哭红的眼睛对上了那双已沉睡了七天,终于睁开的黑眸。

    “知……道……了!我……会……会……改的……”

    满腹的委屈一股脑的从他心里发泄了出来,带着控诉,也带着无法理解的怒意。

    “对,我恨死这两个女人了,如果不是景飒要你查案,你会遇到危险吗,如果不是安卉被绑架,你又怎么会想到先让她逃走!”

    “我死了,你一定会迁怒阿卉和阿景,可你该知道我的死和她们没关系,如果你还是不能忍,那至少清明的时候让她们来给我扫墓,和说说话,好不好?”

    他呼喝道:“谁说要再娶的,又是谁给你权利给我提这种要求的……”

    一直无声无息,没有任何表情的康熙,在听到这些后有了剧烈的反应。

    “我准你再娶,但不准你娶一个和我相似的女孩,无论是长相,性格,脾气,都不准一样,因为我不想你受罪……”

    康熙却一把将录音笔夺了过去!

    他正要关掉。

    耿不寐脸都黑了,这哪是留言,分明是遗言,曹震这臭小子……这不是纯心刺激康熙吗。

    皛皛的声音在病房缓缓响起……

    “康熙……我尽力了,可是还是没用,对不起……”

    耿不寐将录音笔的播放键打开。

    他瞬间就有了反应,盯着那只录音笔。

    等曹震离开后,耿不寐走到康熙身边,问他要不要听皛皛的留言。

    “你们让康熙听了就知道了。”

    “留言?”

    “哦,对了!”他从口袋里掏出一支录音笔,“这是在发现端木的地方找到的录音笔,起初我们以为是楚冉的,听了录音才知道……里头是娘娘的遗……呸,不对,留言。”

    曹震打了个冷颤,差点忘记这事了,还是自己一个人去喝酒好了。

    “别,到时候娘娘好了,我家万岁爷见了你,准会见一次,踹一次!”

    为了这案子,他估计都减寿好几年了。

    “也好,那我就不送你们了,案子虽然结了,但还有一堆事情要处理!等事情完了,我回s市找你们喝酒去!也顺便放个大假!”

    这说法虽然有点迷信,但说不定换个环境,真会出现奇迹也说不定。

    耿不寐摇头,“这都一个星期了,一点反应都没有!”他心里是急得团团转,却不知道该怎么办,“我们已经想好了,明天转院,回s市!这地方准是和娘娘的八字不合。”

    曹震又问道:“端木还是没醒?”

    “人都死了,你还说这些!”耿不寐最不爱听这些死啊活啊的事情了。

    计孝南不满道:“这样死也太便宜他们了!”

    但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恒古不变的道理。

    “你还真别说,这是虽然玄,可他们两兄弟好像真有这玩意!”曹震叹了一口气,“这两兄弟也是可怜!”

    耿不寐听完,只觉得发憷,“又是那什么心电感应?”

    曹震又道,“景飒说,我们去找端木的时候,这家伙突然捂住自己的脖子,很痛苦的样子,醒来后,他就像没了灵魂一样,非常吓人,然后不停叨念着阿冉死了,阿冉死了!”

    楚冉是被皛皛刺穿喉咙致死,但谁也没告诉过他楚冉是怎么死的,他却用了和楚冉一样的死法。

    “是!”

    “和楚冉一样?”

    当场死亡,连抢救都没有机会。

    曹震指了指脖子。“他在厕所砸碎了马桶,所有人都以为他是故意发疯,没想到他捡了一块碎片,藏在嘴里,半夜用它捅了自己的喉咙。”

    计孝南正在削苹果,一不小心削到了自己的手,他嘶了一声,慌忙将流血的手指含进嘴里。

    “自杀!?”

    “杨悌在看守所自杀了!”

    原本事情就这么了结了,却没想……

    卷宗完成后,他就让人将他送进了看守所,等待开庭。

    这小子根本没有任何悔罪心态。

    他会这么急切的认罪,更让曹震心里生疑,他要见皛皛,绝对是想找机会杀了她,好为楚冉报仇。

    这也不算骗,他的确就是尸坑案的主谋,僵持了几天,他知道警方不会妥协,倒也爽快,居然认罪了,对犯罪事实供认不讳。

    他一开始不肯认罪,要求见到皛皛后,才肯认,但曹震诓骗他,若想见皛皛,就必须先认罪。

    被制服后,他叫嚣着要见皛皛,那模样恨不得能吞了她一般,但谁会让他见,他们两兄弟差点杀死她,这笔账他都还没来及跟他算。

    他又多了一条故意伤害未遂的罪名。

    杨悌在知道楚冉死后,整个人都疯魔了,竟然打伤了一名审讯的警察,企图逃出审讯室,结果被当场制服。

    只要她一天没醒,他心里就不能安生,所以一有空,就会过来看她。

    下午的时候,曹震来看望皛皛,这几天他忙着结案,分身乏术,但通过景飒知道,她身体状况开始慢慢恢复,但人就是不肯醒。

    这样的寂静与等待,又过了两天,皛皛依旧没有清醒,康熙也依然像个木头人似的守着她。

    他磕破了自己的脑袋,缝了七针,和安卉一样,注定要破相了。

    “至少还会喝水吃东西,一时也死不了,待会儿记得帮他帮脑门上的纱布换了!”

    “像个木头人!”

    卫宝在电话里将一群医生痛骂了一顿后,挂了电话,看到耿不寐一副忧心忡忡的的模样,问道:“他还是不肯说话?”

    “你们这帮庸医!”

    卫宝请来的心理专家也来过了,但他不肯离开皛皛,来了也没用。

    耿不寐眼见他这副模样,心里是越来越着急,再这么下去,他准会出问题。

    从皛皛转到普通病房后,他就一直是这样,喝什么,吃什么,他都不会说,但要有人递过去,他就会无意识的去喝,去吃。

    耿不寐在水杯里插了根麦管,递到他嘴边,他下意识地嘬了几口。

    他没反应。

    “康熙,喝水!”

    相比他的急躁,康熙却像个幽灵,守在皛皛的身边,任何事,任何人都引不起他的关注,他只是默默的坐在床边,握着皛皛的手,偶尔会将她的手放在脸庞上。

    “滚他娘的没有问题!这都第五天了,她一次没醒过!你们到底会不会看病!”卫宝对着手机怒叫着。

    这算什么狗屁答案。

    “可能体力消耗太多,太累了!”

    至于为什么不醒?

    卫宝担心出问题,火速将s市的几个名医都请了过来,经过专家会诊,他们一致认为她正在康复中,没有任何问题。

    到了第四天,她依旧没有任何清醒的迹象。

    虽然她休克过,器官又出现过衰竭,但并没有造成大脑损伤,照理说麻药过后,人就会醒过来,她却依旧沉睡不醒。

    三天后,皛皛症状趋于安稳,被转移到了普通病房,但她始终没有清醒,就连医生也无法解释这是为什么。

    皛皛在手术后,被送进了重症监护室,刚好安卉出来,她已经清醒,知道皛皛安然无事后,哭得一把鼻涕一把泪,差点把缝合好的伤口给裂了,气得计孝南在病房里直跳脚。

    **

    谁还关心这位医生辛苦与否,直接将他给拱到了墙角。

    所有人都骇到了。

    “康熙!”

    眼前的男人却摇摇欲坠,瞬间倒了下去。

    他又咳嗽了一声,“先生,那个……”

    哭什么啊,人又没死!

    医生觉得他点不对劲,怎么也不感谢他一声,连句辛苦的话都没有,更没人给他塞个大红包,在场的人一个个竟然都哭了。

    说了那么多,康熙却没任何反应,他脑子里只有第一句话,手术很成功,以及最后一句情况已经稳定了。

    “哦!”医生又咳了一声,“手术很成功,老实说我从医那么多年,从来没见过生命力这么顽强的患者,简直就是奇迹,还有……她肚子里的孩子,这种危险的情况,流产是绝对的,可是这孩子和她母亲一样,顽强的让人不可思议!”他拍了拍康熙的肩膀,“不过,刚做完手术,还没完全渡过危险期,但是情况已经是稳定了……”

    “我是她的丈夫!”

    “你是……?”

    所有的目光都聚焦在了康熙身上,他寂静无声,只是双眼无神的看着医生,模样十分凄惨,他机械的站了起来,十分艰难的走了过去。

    谁?

    “谁是端木皛皛的家属?”

    医生见没人来问,有点纳闷了,这么多人,都傻了吗?

    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谁都不敢上前询问。

    待到太阳升到中央时,鲜红的灯光终于熄灭,手术室的门扉缓缓打开。

    康熙坐在中央,无意识的咬着手指,神情木讷,这个姿势,手术进行了多久,他就维持了多久,期间他不吃不喝,谁和他说话都没有反应。

    天不知何时已亮,冗长的等待,却仿佛没有尽头,手术室前,除了偶尔的抽泣,只有无声地祈祷。

    谁也不知道,当灯灭的时候,会是噩耗,还是一个奇迹。

    骨科、心肺科、妇产科……

    手术已经进行了三个小时,期间换了不同的医生进去。

    皛皛被送到医院后,器官开始出现不同程度的衰竭,急救时因为肺部水肿,一度无法呼吸,连喉管都插不进去,情况十分危急,接着就被紧急推进了手术室。

    灯火通明的璃山人民医院里,那盏鲜红的手术灯再次亮起,比起安卉那次,它鲜红的更瘆人,跳跃进了每个人的眼里,是她们的眼睛看起来都是红肿的。

    **

    “叽……叽……”

    等人都走光了,小松鼠抱起栗子,塞进嘴里,鼓着腮囊,水汪汪的圆眼睛默默的看着汤圆离去的方向。

    汤圆听闻,收回爪子,回身离开。

    耿不寐见汤圆没跟上,喊道,“汤圆,走了!”

    汤圆抬起爪子拍了拍它的脑袋,摇着尾巴又对它的脸舔了好几口,“汪汪,汪汪!”

    小松鼠瞪圆了眼睛,幸福来得太快,有点接受无能。

    若是没有这只小不点,它也找不到最心爱的主人。

    看这样子是在感谢它。

    汤圆用鼻子推着栗子,将栗子推到它身边,又叫了一声,“汪汪!”

    “叽?”小松鼠秀逗了,圆圆的眼睛瞪着那些栗子,又抬起头看了看它。

    它抬头对着松鼠吠了一声,“汪汪!”

    汤圆歪着脑袋看它,用爪子戳戳它,它刺激太大,瞬间吓尿,大概是知道它在害怕,汤圆跑开,不知道从哪里找了几颗栗子,叼了过来,放在地上。

    它吓得都僵住了。

    汤圆贴了过去,嗅了嗅,温柔地舔了它一口。

    汤圆又看到了树上的那只小松鼠,汪汪了几声,松鼠吓了一跳,吧唧一声,掉了下来,跌进了雪里,它挣扎着爬起来,抖了抖身上的雪尘,一抬眼,就看到了汤圆的大鼻子,吓得靠着树干,瑟瑟发抖。

    张武派人先送康熙去医院,自己则留下和曹震一起保护现场。

    这个人间祸害死了也不值得同情!

    骚动再起,但心情是不一样的。

    “是!”

    “封锁现场!尸体装袋!听着,端木是正当防卫,你们一定不能破坏现场证据!都给我小心点!”

    楚冉的尸体就在皛皛不远处,被大雪覆盖,他们光顾着救皛皛,便没看到,直升机来的时候,将雪卷了起来才曝露了他。

    “在哪!?”

    “发现了楚冉的尸体!”

    “什么事?”

    “曹队!”一个刑警奔了过来。

    这是与生命赛跑的声音……

    引擎的轰鸣声,响彻云霄。

    医疗架缓缓升起,到达一定高度后,停止了攀升,直升机倾斜的转换了方向,吊着医疗架,朝着璃山人民医院的方向飞去。

    “ok!”

    “杰叔,十分钟内一定要赶到医院!”

    确定稳妥后,张武朝着直升机挥舞着起飞的手势。

    救护人员用海绵固定住皛皛的头部和脚,在捆绑上固定器,将皛皛塞进厚实的护理包中,拉上拉链,扣到医疗架上。

    一落地,张武便派人将医疗架拖了过来。

    直升机的底部被打开,卷着牵引绳的滚轴开始运作,缓缓放下一只橙色的救援医疗架。

    张武抓着通讯器,呼喊道,“杰叔,放医疗架!”

    它开始降低高度,螺旋桨引起的风呼啸地卷起雪,吹得底下的人都没法睁开眼睛。

    轰隆隆的声音由远而近的传来,漫天飞落的白雪中,印有黑豹字样的直升机越飞越近,到达他们上空时,刮起了一阵旋风。

    “我知道,你别催!”

    “让杰叔赶紧放下医疗架,必须在十分钟内赶到医院做手术!”

    张武胡乱的抹了一把眼泪,“好!”

    “别动她!”救护人员喝道,大概是觉得自己口气太重了,咳了一声,“小武,赶紧过来帮他包扎一下,没见过这么疯的男人!”他回头又吼道,“张武,你还愣着干什么,叫直升机过来!”

    “皛皛……”他手脚并用的爬了过去。

    康熙抬头,血水模糊了他的脸,触目惊心,也狼狈不堪,只能看到他眼里的喜极而泣。

    救护人员激动的大叫:“有心跳了!”

    小小的屏幕里,那条代表生命跃动的线条,突然舞动了起来,惊亮了所有人的眼睛。

    嘀……

    所以人都忍不住像他一样,在心里求着上苍,老天爷……

    一声声的求你,却似一种绝望,足以令人窒息。

    “求你,把她还给我……”

    他将额头抵着雪地,无论耿不寐和卫宝怎么拉扯他,就是不肯起来。

    狂猛的磕拜,让他的额头沁出了鲜血,一滴接着一滴的落在洁白的雪上,融化了雪,也将它染成了一片猩红。

    耿不寐看不下去了,扑了过去,“够了,康熙!”

    “把她还给我,求你把她还给我!求你!求你!”

    像野兽嘶鸣的吼叫在林间如雷一般炸响,夹杂着哭腔,激得林间栖息的鸟类乌压压的飞散。

    “老天爷,我什么都给你,我的命,我的手,我的脚,我都给你,把皛皛还给我,把她还给我!”

    突然,康熙脆弱地像溺水的人找到了一根稻草,什么也没有想,什么也没有顾忌,跪在雪地里,拼命的开始磕头,雪虽然厚,但雪裹着碎石,他每磕一次,都等于撞击着这些石头,发出呯呯的响声,他像是感觉不到痛似的,用力的磕着。

    他们既担心皛皛,也忧心康熙,他已经到了极限,整个人都出于崩溃的边缘,耿不寐下意识的贴近他,若皛皛真有不测,他会不顾一切的制止康熙做出任何事,哪怕是打昏,绑起来,他都在所不惜。

    耿不寐和卫宝一脸惊恐状。

    张武回头怒道,“哭什么!还没死!”

    林俊、沈潮、马建民、陈沛丰、张志勇几个新人不禁抽泣了起来。

    张武急得大吼道:“端木你可是我们黑豹的母豹子,老子还没和你比过武,你不能死!”

    如果再没有反应的话,便只能宣告死亡了。

    “300焦耳,第三次!”

    这条笔直的线,映在康熙的眼里,是赤红到心惊的颜色,仿佛是他心头的血滴落出来造成的。

    心率线在小小的屏幕里依然是一条无波澜的直线。

    “没有反应!”

    康熙双目赤红的看着皛皛因为电击起起落落,他不敢发出声音,怕影响到他们的急救,但他近乎疯狂的颤抖,却控不住的从喉咙里发出悲鸣,他将拳头塞进嘴里,狠狠的咬着,眼中那如雨一般细密,又好似海浪般层层叠叠的悲伤,让每一个看到他眼神的人都有些心惊肉跳,生怕皛皛呼吸停止时,他便会当场自裁。

    “200焦耳,第二次!”

    “没有反应!”

    “怎么样?”

    电击下,皛皛身体弹了起来,又缓缓落地。

    救护人员摩擦着磁片,“180焦耳,第一次!”

    “拿心脏复苏器,不相干的人都离开!”

    “没有!”

    “有心跳了没有?”

    救护人员抬起皛皛的下颌,让下颌和耳垂的连线成水平面,完全开放了气道后,交叠双手,开始使劲按压皛皛的胸腔。

    康熙无法控制的颤抖着身体,推开耿不寐,爬了过来去,“不!皛皛!皛皛!”

    众人一听,脸色全都变了。

    “不好,心脏骤停!”

    在场的救护人员都是经验丰富的老手,有条不紊的抢救着皛皛。

    “控制你的情绪,娘娘还没死!她会活过来的,康熙,镇定点,所有人都在救他,谁都没有放弃!”

    他嘶哑着喉咙低声咆哮,他是如此憎恨自己的无能为力,他多想能抱紧她,将她身上痛楚与伤害都转移到自己的身上,哪怕是加重了十倍,百倍的痛楚也无怨。

    “那我要怎么,你告诉我要怎么办!?”

    “你做不了是正常的,你不是医生,也不是警察,要是你什么都会,那是神!”

    害怕失去皛皛的惊惧,慢慢扩散,遍过全身,带着强烈的刺痛感,让他慌乱的使劲摇晃着脑袋,紧捉住耿不寐的手,伴随而来更是一种无力,“老耿,我是不是很没用,我什么都做不了,只能这么看着……”

    康熙空洞着双眼,无数次撕裂心肺的思念后,难道上天给他的就是这样一个结果?

    呼喝,喊声,此起彼伏,明明围绕了那么多人在抢救皛皛,但她的生命力却毫无起色,反而越来越弱,她像是玻璃窗里最美丽的人偶娃娃,精致,恬静,唯独缺少生命力。

    比起皛皛毫无血色的脸孔,他的脸色也好看不到哪去,青白交错。

    康熙踉跄了一记,跌倒在地,耿不寐立刻上前,和卫宝扶起他。

    来回穿梭的救护人员一把推开康熙,“别在这里碍事!”

    “氧气包!肾上腺素!”

    “心跳开始越来越弱了,把强心剂拿来!”

    只要她还活着,只要她能张开眼睛!

    没有关系,残了,废了,都没有关系,她如果没了腿,他就是她的腿,没了手,他就做她的手。

    他慌乱的摇头。

    她的手还能恢复吗?

    他赶紧对着手哈了一口热气,搓热手掌后,搓揉起皛皛没有受伤的左手,右手已经被医护人员做了简单的处理,但那根横体外的骨头,仍然曝露在空气里,白骨森森,血淋淋地,分外惊悚。

    不,他不允许。

    截肢!?

    “手脚的皮肤已经开始发紫,来几个人,帮忙搓,使劲搓!一定要让血暖起来,否则就要截肢了!”

    他紧紧抱着皛皛,惨白着脸色,他害怕下一句,他们会说皛皛救不回来了。

    “气息很弱,有严重休克,四肢也有冻伤的迹象!”随队的特警医护人员检视着皛皛的情况,面色凝重,每说一句话对康熙都是一个打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