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黑萌影帝妙探妻 > Round 345 疑似同妻

Round 345 疑似同妻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黑萌影帝妙探妻最新章节!

    皛皛对林允儿的日记是势在必得,这是唯一仅有能知道凶手身份的线索,她据理力争道:“若你女儿还活着,她会容许自己心爱的人成为一个杀人凶手吗?”

    “呵呵……”金朵心寡淡的一笑,“她已经死了,死了五年了!”

    人都死了,还谈什么容许不容许。

    “你不用妄想了,别说日记已经烧掉了,就算还在,我也不会给你的。”

    金朵心是吃了秤砣,铁了心了,但皛皛也不可能放弃,正要说服她时,耳麦里传来康熙的声音,他就在隔壁,两人的手机又一直开通着facetime,金朵心说了什么,他也听得到。

    “皛皛,冷静,别逼她,越是逼她,越是让她反感,今天就到此为止,再谈下去,我怕她以后见到你都会躲着。”

    金朵心对死去的林允儿有着巨大的愧疚,这份愧疚足以使她将有关女儿的一切放在最首位,并誓死的保护,或许连凶手都会惊讶于她的行动。

    “好,我不逼你,但希望你能好好想一想,这真是林允儿想要的吗?这么做,她真的会高兴吗?”

    没有哪个女人会愿意心爱的男人成为杀人凶手的,杀戮最终带来的只有毁灭。

    “你不用试图说服我,我心意已决。”

    她的语气坚定无比,这让皛皛更为忧心忡忡,要保护凶手,是她的初衷,也是唯一目的,可是要怎么保护?

    杀人偿命,难逃法律制裁,她一个没有背景的女人,要保护一个杀人凶手谈何容易。

    除非……

    皛皛心里一惊,再次看向金朵心绝然一片的面容。

    她起初推测金朵心会说服凶手不再杀人,林楚童和席明诚算是造成林允儿香消玉殒的罪魁祸首,但庄霆和江万里也难逃干系,没有庄霆的邀请,没有江万里的协作,林允儿也不会死。

    这两个人不死,恐怕难消金朵心的心中的恨意。

    莫非……

    她是打算独揽罪名?

    不,不是打算,是必须要那么做,若非如此,凶手又怎么能逃开警方的追捕。

    但她在席明诚死亡时,有充分的不在场证明,就算她想顶罪,这条也说不过去。

    皛皛心里一紧,谁说杀人一定要亲自动手,买凶杀人也可以,到时候她只要称自己花钱雇了人杀害席明诚就可以了,至于细节根本不重要,她会一口咬死是自己杀人,怎么去杀,将人削成几片,她都可以不说。

    该死!

    皛皛握紧拳头,她想到了金朵心会袒护凶手,却没去细想如何袒护。

    不行,金朵心绝不可以和江万里、庄霆继续混在一起,这只会给她机会。

    先不说凶手会不会同意,至少一个为了女儿放弃骄傲和自尊的母亲,是什么都做得出来的,她必须想个办法阻止金朵心决死的心情。

    一个人名突然从脑瓜子里蹦了出来。

    她不行,但有一个人可以。

    赵叶!

    他一定可以说服金朵心。

    只是……金朵心已经结婚,他是否会愿意走这一遭……

    正细细想办法的皛皛,突然想起赵叶说过,她嫁的是一个同性恋,若是真的,金朵心为什么会嫁给他,就算再怎么自暴自弃也用不着嫁给一个同性恋折磨自己吧。

    而那个所谓的同性恋,娶金朵心只可能是为了隐瞒自己的性向,在心理学上,同性恋所代表的性取向,相当于一个人的本性,俗话说江山易改本性难移,是很难改变的,有一些会和异性结婚的同性恋,也是迫于社会的压力,并不是他们的本意,当然也存在那种明明知道自己是同性恋,但为了父母,为了所谓的传宗接代,隐瞒了自己性取向的人,这类人以男人为多,他们会发疯死的去追求一个女人,然后娶她,等孩子生下后,他们的任务就完成了,该怎么逍遥,就怎么逍遥,而被他骗了的女性,则一辈子都要活在有丈夫等于没丈夫的日子里。

    这类女人如今被称为同妻。

    若说同性恋是弱势又隐秘的群体的话,那么同妻是更弱势更隐秘的群体。

    她们生活得更边缘,不能发出声音,被传统文化打压,为孩子而忍辱负重,不敢大声申诉。

    同妻现象是一个最富中国特色的现象,同妻不仅不能得到性生活上的满足,还要遭受冷落、漠视和家庭暴力以及性病和艾滋病的威胁。

    说到底,她们就是一个生育机器,为的就是给那些无良的男同性恋者制造一个能传宗接代的人。

    若是如此,金朵心与现在的丈夫,并没有孩子,这就违背了这一初衷,对方又是一个有钱人,有的是女人可以挑选,为何会选上金朵心?

    这其中也一定有不为人知的秘密。

    皛皛镇定心神,问道:“你为什么会结婚?”

    她必须要弄清楚这个问题,这个问题的答案会直接左右赵叶是否可以说服金朵心。

    金朵心很诧异她会突然问这个问题,“你要知道这个做什么?”这个女孩也太贪心了,她对她一无所知,她却不断的探究她心里的秘密。

    “因为我知道你的现任丈夫是个同性恋。”这是皛皛的测试。

    “你……”金朵心震惊的站了起来。

    她的举动说明了一切。

    她的丈夫真的是一个同性恋。

    “我说过,我知道的东西很多,你不用那么吃惊。”她示意她坐下,她不太喜欢仰着头说话。

    “你问了那么多,难道就不该告诉我你到底是什么人吗?”眼前这个女孩的存在,让她倍感压力。

    “我是可以救赎你和凶手的人,即便这么说,你也不会信,不是吗?既然如此,知道我的身份又有何意义?”

    “因为你让我觉得恐惧!”

    这感觉就像是有一双看不到眼睛,一直紧紧的盯着她,躲不过,挥不开,让她无法平静下来。

    “不想说吗?那我自己猜……”皛皛眯起眼睛审视着她,右手像弹钢琴一般敲着大理石的桌面。

    “你不要把他也扯进来,他和这件事没有关系?”

    “你在袒护他,这说明他不是个坏人,对你很好!”

    金朵心抽了一口凉气,眼前的女孩有着让人难以置信的洞察力,仿佛什么都能看穿,这样的女孩她当初怎么会以为她是一朵白莲花。

    “他救了你,确切的说,他从ok俱乐部这个魔窟里将你救了出来,许你一个能过平稳日子的机会,换你成为他的妻子,他也是ok俱乐部的客人,不,曾经是!”

    她会这么判断,是因为金朵心现在已不为ok俱乐部服务,这和她的年纪也有关系,但ok俱乐部绝不可能放任这么个知晓ok俱乐部内部事宜的人随便离开。

    或许可以用她在ok俱乐部服务过的照片、视频作为要挟她不可以泄密,但在自由上,绝不可能像现在这般想去哪里就去哪里,肯定有人会监视她。

    那么只有一个可能,作为客人的某人看上了她,要娶她为妻,自己做担保人,若是发生了什么,都由他来负责,这样一来,相比于威胁和监视,更妥当。

    “不是的,不是你说的那样,你……你不要再说了!”金朵心捂住耳朵,慌乱的摇头。

    “你不承认也没关系,我可以回去问张显。”

    金朵心愤怒的瞪着她,抄起咖啡,浇在了她头上。

    咖啡滴滴哒哒的从皛皛的头发上滴落,她只是镇静的将湿透的刘海捋了捋,对她扯开一个笑容,“恼怒也没用,我说得到,也做得到。”

    金朵心将杯子甩开,对于皛皛恐惧已到了临界点,她不断后退,最终慌不择路的逃跑了。

    过了一会儿,康熙撩开门帘跑了进来,一见皛皛的狼狈样,赶紧掏出手绢替她擦干净,“你干嘛不躲,你不是身手很好嘛?”

    “躲什么,这么小的地方怎么躲,再说了,谁知道她会像个泼妇一样用咖啡泼人。”

    “还好咖啡凉了,否则烫伤了怎么办?”他一边擦,一边责备她的不小心。

    “好了,好了,这不是没事吗?”

    康熙瞪了她一眼,继续替她擦拭,就说他跟着来是对的,“现在怎么办?你把她吓跑了。”

    “吓跑了好,她越是怕我,越是对我会有戒备,这样一来,她做什么事都会小心翼翼,畏首畏尾。”

    “你有理!”

    “呵呵,我现在是不是很香……”咖啡的香。

    “还开玩笑!赶紧回去洗澡,把衣服换了,免得着凉。”康熙脱下西装披在她身上。

    “知道了,但是我想先去找赵叶。”

    康熙果断拒绝,“明天再找!”

    “不行,这事不能拖!”

    “天都已经黑了,你上哪去找他,你知道他住哪里吗?”

    “有警察……”

    “闭嘴,有找他的功夫,你不如给我去吃晚饭,刚才就看你尽喝果汁了,喝了一肚子水,不难受啊!”他就像只老母鸡护小鸡仔似的,啰嗦个不停。

    皛皛无力反驳,只好点头。

    出咖啡馆时,一阵冷风吹了过来,皛皛忍不住瑟抖了一下,这怪天气,明明上午的时候燥热的很,怎么说变天就变天了,灰蒙蒙的天空,云层压得很低,让人顿感一种沉重的压抑。

    康熙将她身上的西装拢紧,“应该是冷空气要来了,估摸着会下雨,我们得赶紧走。”康熙牵起她的手,穿过马路。

    那只温暖的大手包裹着她的小手,格外温暖沁人。

    在与金朵心谈话时,皛皛曾想过,若她是金朵心,结果会怎样?如今看着这只握紧她的大手,她发现自己永远都不可能成为金朵心,因为她身边有康熙。

    若康熙是赵叶,在她和贺医生‘眉来眼去’的时候,他早就冲过来将贺医生暴打一顿了,然后会怒气冲冲的将她扛走。

    暴打?

    她捂嘴偷笑,他的武力值有点弱,但冲动起来,应该也是能打的。

    是了,这就是她和金朵心的区别。

    “你怎么老看着我的手,有什么不对吗?”康熙发现她的呆愣,疑惑的问道。

    “没有啊!”她高兴的扑了上去,攀上他的背。

    康熙稳稳的接住她,“这是怎么了,突然撒起娇来了?”

    “康熙,要是有来生,我做的男的,你做女的好不好,我娶你。”

    康熙僵了一下,心里暖流潺潺,皛皛连下辈子都许给他了。

    “怎么不说话?”

    “我妈对我爸也说过这话……”

    “哎?”

    “当时我爸说,你要是男的,我一定饿死,还是我当男人吧。”

    “哈哈哈!”这的确是她那位公公会说的话,“那你呢?”

    他想了想,皛皛和她妈不一样,她要是男人,一定强的要命。

    然后就是她负责赚钱养家,他负责貌美如花就行了。

    但是……

    他还是摇头了,“不行!”

    “为什么?”

    “我舍不得你那34e的胸……”

    皛皛:“……”

    一巴掌拍死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