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黑萌影帝妙探妻 > Round 355 神秘女人

Round 355 神秘女人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黑萌影帝妙探妻最新章节!

    日记的缺损让皛皛倍感头疼,期望落空,她很难得起了一丝焦躁。

    日记的后半部分,几乎都是有关林允儿和恋人的事情,但在描绘上缺乏足够的线索,大部分是她的心里独白,她沐浴在爱情的阳光下,显得极为感性,也特别诗情画意。

    皛皛并没有因此放弃,在两人相处的片段中,逐字探寻着那个神秘恋人的影子,她暂时只能确定他是个儒雅、偶尔有些孩子气,但不太喜欢说话,略有些腼腆的男人,学历较高,知识渊博,一些偏门的东西也清楚,经常逗得林允儿一愣一愣的,按照两人的消费情况,她判断他的经济条件很好,但没有固定工作,否则不可能让林允儿随传随到。

    这和一开始的凶手侧写很接近,富裕、有教养、属于高等人士。

    林允儿和他在喜好上也非常契合,都热爱艺术,林允儿喜静,他也同样,两人尤其喜欢喝花茶,经常相约去一间茶馆,边喝茶,边看一本好书来打发时间,他们都喜欢雨天,总是会找一个下雨的时候,到一处无人的凉亭,听着雨声,欣赏着烟雨蒙蒙的的景色。

    花茶、书、踏青,是他们经常做的事情。

    这些去处并没有被林允儿详细的记录在日记里,对于她而言,去过的地方不重要,重要的是和他在一起的时刻,因此皛皛就是想找出这些地方,按照日记上的日期去问询也做不到。

    皛皛镇定心神,继续往下看,日记还没看完,或许还有其他的线索也说不定。

    林允儿的日记文笔清雅,就像一杯缓慢散发着香气的茶水,必须慢慢的去品,但不是去看她做了些什么事,而是用心去体会她在日记里的情感。

    她对这位神秘的恋人有着不同于外在表现出来的云淡风轻,情感的炽烈绝对是到了非君不嫁的地步,她无数次憧憬着两人的未来。

    她的梦想很简单,找一座山,在竹林中建造一间小木屋,木屋四面全是花格子的木窗,照进十分充足的阳光来,便充满了温暖。

    风吹进来,屋里散发着淡淡的木材香,仿佛回到了大自然的怀抱,门口的两边要摆上两盆绿荫荫的盆栽,让整见小屋变得生机勃勃。

    屋子里最大的地方会是书房,会放上许多的书,每到春日,满室书香,一堂雅气。

    她愿意天天和他一起置身于这样一个充满书卷气的环境中,然后临窗会的地方放上一张小竹桌,两把小竹椅,清晨或黄昏,和他一起坐下来泡一壶清茶,观芝兰之风雅,赏竹菊之清幽。

    日记里,她有着许多类似这样的规划,规划她和他今后的人生。

    在随后的篇幅里,她尝试记录下两人的对话,像是对美好恋情的一种纪念。

    她说:遇到他是生命中最大的惊喜。

    他却说:这样浑浊不堪的世上,怎么还有像你这样纯洁无垢的女孩,整颗心没有一丝杂质,通透好似水晶,你就像一片雪白的羽毛掉进了漆黑无比沼泽里,却神奇的没被吞没,漂浮在沼泽之上,悠哉处之,更显得高洁可贵。

    她回道:这样不好吗?

    他答:很好,我就喜欢这样的你,和你在一起我会觉得那个残酷的世界对我造成的伤害,根本不值得一提。

    这段话引起了皛皛的注意,男人的郁郁寡欢和少言,似乎和与林允儿认识前的经历有关,应该是发生了什么使他万念俱灰又生无可恋的事情。

    是什么样的事可以让一个成年男人失去对生活的热情,变得认为世上的一切都是肮脏的?

    会不会和他的工作有关,他之所以没什么固定工作,可能是辞职了。

    皛皛不断的在脑海里侧写这个神秘到极点的人物,但始终只有一个虚幻的轮廓,若是按照这种侧写去找,心理医生那可以找到一堆。

    “皛皛,吃午饭了!”康熙在门外呼喊道。

    她看了一眼挂钟,竟然已经正午了,她没忘记下午约了黎华见面,有些准备还需要去做。

    “来了!”她放下日记走了出去。

    吃过午饭,皛皛小歇了片刻,又和曹震沟通了下午的行动方案,谈妥后,她精神抖擞的出发。

    康灥被康熙一大早就送去了幼儿园,因此她离开时不用看到儿子依依不舍的模样,省的影响心情。

    和黎华约定的地方是在景飒郊区的屋子里,也就是为了卧底假扮成骆晓居所的地方,原本想让黎华去指挥车附近,考虑到他是fbi,敏感度较高,且对中国警察有明显的不信任,这可能源自于他的妹妹失踪时,警方的办案方式,以及之前警方对ok俱乐部束手无策的表现。

    到了约定好的地点,皛皛提出要康熙回ok俱乐部。

    康熙果断的拒绝,“我回去干嘛?”

    “我们已经三天没有回俱乐部了,张显肯定很‘想念’你!”

    “他想念我,那是他的事,我可一点不想念他。”一想到张显那张谄媚的嘴脸,他就心烦,但皛皛说得也没错,三天没去过ok俱乐部,司机打发回去后,也找不到他们,不露个脸,张显说不定会有想法,可他偏偏放心不下皛皛,和黎华见面虽然不是什么危险事,但他就是不想离开她身边。

    皛皛继续劝道:“你就回去应付一下,免得他着急起来寻我们!”

    “我回去了,你没回去,他问起来,要怎么说?”

    “说我在美容院做spa,晚点回去不就成了。”

    “不成,要回去就一起回去,我不走!”他倔强的往椅子上一坐,一副已扎地生根的状态。

    “你不走的话,待会儿一群人打起来,你被波及到了怎么办?”拳脚无眼,他武力值又弱,很可能会被误伤。

    这话绝对戳到了康熙的痛楚,整张脸顿时变得超级难看,“我是弱,但我有脑子,会躲!”

    曹震怕两夫妻吵架,影响接下来的行动,忙不迭出声打圆场,“端木,没事,那些兄弟都是训练有素的人,不会打错人的。”

    “我不是担心你那些兄弟,我是怕黎华逼急了找人做人质,要我们放他离开。”

    康熙听闻,本来还想继续理论,但被这话呛到了,这意思分明就是说他会成为那个人质。

    人质嘛,当然找最弱的人来当喽。

    他脸皮子抽搐了一下,整张脸染上了一层黑,别过头,却是不作声,心里却暗暗打定主意,等案子了了,一定要去报它个十个八个的武术训练班,之前也有过空手道课程,但他太忙,时间太少,荒废了,这次他说什么也要练习到出师为止。

    皛皛见他不吭声,脸色却很臭,再说可能会翻脸,也只能随便他了。

    下午两点刚过,黎华依约而来,和那天在旅馆见面的时候一样,装束朴素,棒球帽的帽檐被刻意压低,遮住了他半张脸,他无声无息的来到了屋子的门前。

    回头四处张望,确定无人跟踪后,他轻轻敲了门,“queen……”

    皛皛打开门,更正道:“叫我端木就行了。”

    queen早已是过去式,她现在只是端木皛皛。

    黎华进来后,皛皛将门轻掩上,没有上锁。

    黎华来回查看了一下屋子,谨慎的问道:“确定这里安全?”

    他的踪迹绝对不能让人察觉,否则便是一招输,满盘皆输。

    “你放心,这里绝对安全。”

    他点头,取下了头上的帽子。

    “要不要喝水?”

    “不用!”他找了张椅子坐下。

    皛皛坐到他对过的位置,开门见山的问道:“有线索了吗?”

    “有!”他说得异常爽快,脸上还带着一丝欢愉。

    “你看上去好像很高兴……”

    “有吗?”他摸了摸脸,“好吧,我承认是有点,因为只要一想到张显被我耍了,我的心情就会特别好。”

    “你耍了他?”

    “也不能算耍,只是用了点计策,他是个多疑的人,普通的方法没用,只能兵行险招。”

    这点皛皛很认同,张显虽然上不了什么大台面,但心眼很多。

    “我的一个心腹归顺了他。”

    皛皛明白了,“这个心腹是你安排的棋子。”

    他哈哈一笑,“张显太想扳倒我,只要是我的人,让他看出有反我的心思,他一定会绞尽脑汁的将人拉到自己身边去。”

    这招必须安排的巧妙,必须要让张显认为是自己察觉出对方对他有了不服或反叛的心思,若是让人传话或打小报告,按照这家伙的疑心,是不会轻易上当的。

    皛皛能料想到黎华的计策。

    “你的心腹到他那边后,会告诉他,你在筹备对付他,加深他的信任,再想办法告诉他,你怀疑席明诚的死与他有关系。”

    黎华点头,那天回去后,他就策划了这场戏,为了能达到效果,他刻意装输,让张显在老大面前邀了一功,也将自己这个月的业绩降到了谷底。

    张显果然中计了,高兴坏了,回去开了几十瓶香槟庆祝,等他喝得微醺时,卧底过去的心腹适时提起自己在查席明诚死前和谁在一起的事,甚至怀疑席明诚的死和他脱不了干系。

    张显一听,全身的汗毛都竖了起来,一脸紧张的开始追问。

    卧底的心腹和他言明其中的利害,告诉他,就算查不到席明诚的死和他有关,自己也会想办法将席明诚的死牵扯到他身上,到时只要偷偷的透露给警方,先不管真假,警方一定回去查,警方虽然不能ok动俱乐部,但席明诚的案子却是要给说法的,上头为了能让ok俱乐部免于风险,一定会弃卒保车。

    不用说,这个卒肯定是他了。

    等他进了警局,ok俱乐部肯定和他划清界限,再不会有人像以前一样出来保他。

    这番说辞,吓得张显脸都青了,慌忙说道,“那天席少爷出去,我是跟着去了,你是知道的,他是席家的人,以后就是席家的当家,这个人脉谁不想巴结,我也就是想讨好他,那天见他出去了,就想介绍几个新妞给他。”

    “新妞?”皛皛不解道,“我在卧底前,和张显接触过,他为了对付你,想尽了办法,急着让庄霆找人补给,我应该是最近唯一的新人。”

    要说新妞,那就是她了,但她是在席明诚死后进的ok俱乐部。

    “张显为了笼络那些高官子弟,私底下有个暗窑,就在他的居所里,平日里就是他的后宫。”

    皛皛一汗,好家伙,没想到还有这一手,他倒是会利用人啊。

    “那些女人都是在外头做过小姐的,和明星搭不上边,进不了ok俱乐部,他通过以前认识的马夫将她们招来,据说都是些会‘十八般武艺’的女人。”这是俱乐部红白两组的人都知道的事情,上头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只要张显别太过分就行,算是对他作为老员工的一种奖赏。

    十八般武艺?

    皛皛愣了一下,一下子没明白过来,十八般武艺,不是指武术吗?

    耳麦里康熙的声音了响了起来,“就是那种取悦男人的手段,你要想听,我下次跟你细说……”他和曹震等人在外头躲着,只要皛皛一声令下,他们就会冲进去摁住黎华。

    一听到是取悦男人的手段,还要跟她细说……

    皛皛的脸立刻红了,别过头,轻喝道:“闭嘴!”

    她是说给康熙听得,但黎华不知道,“你说什么?”

    皛皛连忙回头,“没,没什么,你继续!”

    黎华继续道:“席明诚死的前几天,他物色到了几个很不错的女人,打算让席明诚尝尝鲜,但私活不方便让俱乐部的人知道,就偷偷跟了出去。”

    “他看到了什么?”

    “看到了一个女人!”

    “女人?”皛皛讶异了。

    怎么会是女人?

    凶手必定是男人,这点她不可能判断错。

    “张显说,那女人很高,有些瘦,长头发,应该是个模特出身,因为是晚上,他看不清楚她的脸,但席明诚见到她后,很夸张的笑了,笑得前俯后仰,还说什么,你竟然真这么做了,为了达到目的你真是什么都敢啊。”

    皛皛皱眉,“这话是什么意思?”

    黎华摇头,“张显也不知道,他看到席明诚见的是个女人,又和他很熟,以为是他的相好,就没敢上去。”

    “然后呢?”

    “席明诚拿出手机给那女人拍了张照片,说一定好好留念之类的,接着和那女人勾肩搭背,非常亲热,张显想今晚肯定没戏了,怕席明诚发现他偷偷跟着他,会不满,正要离开时,席明诚发现了他,要他安排辆车过来,说有事要和那女人谈,但不方便在俱乐部里说,所以要他将那辆专给客人用的加长版的悍马开过来,那辆车内部是被改装过的,窗户都有帘子遮着,虽然是辆车,但里头像个小酒吧,也有房间,很多客户喜欢和女人在车里……”黎华看向皛皛,“你懂的!”

    皛皛自然是懂的,有些男就是会有那种特别古怪的癖好。

    “然后他们就上了车?”

    “嗯,车门关上后,张显就没留下,只吩咐保安看着点。”

    “保安也没看清那女人的脸吗?”

    “我问了保安,他们说,女人来时戴了口罩,脸看不清,只记妆很浓,等席明诚出来后,他让保安离远点,所以那女人摘了口罩后的样子,他们没能看清,上了车后,没过多久车子就一直在摇,像是在办那种事,过了大概一小时,那女人从车窗探出脑袋,轻声细语的说席明诚想去吃夜宵,要把车开走,吃完夜宵就会回来。”

    “车就被开走了?”

    “嗯,席明诚是ok俱乐部的贵客,他说一,没人敢说二,等到天亮的时候,车回来了,人却没回来!”

    当然不会有人回来,因为那晚席明诚已经死了。

    如此说来,席明诚很可能是在那辆车上被下了药,接下来的开车去吃夜宵纯属女人自导自演的杰作。

    可是……这女人是谁?

    ------题外话------

    推荐文文:豪门重生之暖爱成婚文

    作者:大雪人

    沈沐希眼睁睁的看着自己刚刚出生的儿子被硬生生的夺走了一颗肾脏,像个破布娃娃一样躺在手术台上,双眸竟流出血泪来:许君翔,沈轻枫,我就是化作厉鬼也绝对不会放过你们!

    未曾想到,她没死,一遭重生,回到了刚被沈家赶出家门那一年!

    这一世,她要将许君翔踩在脚下,推入地狱!

    这一世,她要将沈轻枫碾碎成泥,生不如死!

    只是这个集钱权色为一体的自大又自恋的傲娇男人是怎么回事?

    为毛线一定要跟她扯证不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