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黑萌影帝妙探妻 > Round 365 初次见面

Round 365 初次见面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黑萌影帝妙探妻最新章节!

    “大表姐!”

    皛皛刚走进席家的花园,还未到主屋,席明玥已经奔了出来,使劲的朝她摇手。

    这声大表姐,皛皛怎么听这么变扭,偏又没法让她别这么叫,康熙倒是挺喜欢这声称呼的,叫皛皛大表姐,他就是表姐夫,康家亲戚不多,算上他老娘欧阳家,也没有叫他一声姐夫的人,因此觉得特别新鲜。

    席明玥很快跑了过来,脸上洋溢着高兴,和她身上那身墨黑的装束一点都不搭,也对,死的又不是她的哥哥,她没必要伤心,没落井下石就算不错了,尽管席明诚是他的堂兄,但两人从小就不亲,打小开始,大房的人就没少受二房的人欺负,两看生厌,这时候她要表现的伤心,掉眼泪,别说她自己演不来,二房的人也不会相信,既然如此又何必装模作样,她也乐得轻松。

    “大表姐,你真来了啊!”皛皛说要参加葬礼的事,她倒现在都觉得很不可思议。

    “我人都已经来了,你还说这话。”

    “不是,我就是觉得突然,自从小灥那次事情后,你明明恨透了席家的。”杨伯去了几次康家别墅都被赶了回去,每次回来都是唉声叹气的,连带着她那不亲的爷爷三天两头的发脾气,席家的佣人是跟着受罪,她的老娘更是连房门都不敢出一步。

    “此一时彼一时!”皛皛不想解释太多,说了她也不会明白的,随即岔开话题的问道,“里头来了多少人?”她的pdst在遇到康熙后就没怎么犯过,但对于人多的地方,还是有些敏感的,便想提前问问清楚,自己也好做足心理准备。

    “没来多少人,都是分家的亲戚,哦,都是我们席家的人,几个宗伯,还有一些女性长辈,”席明玥凑近她耳边又嘀咕了一句,“那几个宗伯都是席家有地位的人,其中一个和爷爷差不多大,但爷爷要叫他一声三叔,这老头思想封建,脾气又坏,你仔细着点,别惹毛他。”

    席家家大业大,人口很多,辈分不一定是看年纪的大小,有些四十来岁的人,还管二十多岁的姑娘叫姑妈呢,因此同岁的人,一个是长辈,一个成了后辈,并不稀奇。

    皛皛心里有数了,又问道,“还有些谁?”

    这问题难倒席明玥了,她皱着眉头回道,“我们家人实在太多,我平时就不爱见他们,也就逢年过节去看我五爷爷和五奶奶的时候和他们打过照面,全是人,真要一个个去认,到第二天早上也未必能走,我都是随便应付一下,脸和名字都对不上号,那个三叔公曾经当面骂过我,说我不守妇道,没个千金样,成天抛头露面,还去做了戏子,骂得可凶了,我才记住他的老脸。”说到这里,她扯了个鄙夷的笑容,恨不得能把那老头的脑袋拧下来。

    越是封建的男人,越是认为女人该在家相夫教子,以夫为天,说白了就是男权至上,像她这种混娱乐圈的席家女儿,在这些人眼里就是离经叛道,辱没家风的存在,完全不是一个世界的人。

    而她口里五爷爷和五奶奶,则是她亲爹席仲宇的亲生父母,是他真正的爷爷和奶奶。

    皛皛一听就知道问错人了,不过也不打紧,她什么世面没见过,会怕几个糟老头吗,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只要这帮人别触及她的底线,她会尊老爱幼的。

    “大小姐!”杨伯远远的跑了过来。

    这声大小姐,让席明玥回了头,“杨伯,什么事?”

    杨伯倒也干脆,“明玥小姐,我不是叫您,我是叫大小姐!”

    席明玥看向皛皛,皛皛是一脸的嫌弃,大小姐的称呼比大表姐,还让她难以接受。

    杨伯恭敬的对着皛皛说道,“大小姐,快进屋吧,老爷等着您呢,今天天气热,太阳毒,您可别晒坏了。”

    席明玥还是第一次看到杨伯那么殷勤,话还那么多,一下子傻眼了,“杨伯,你今天怎么了,身体不舒服吗,话这么多。”以前在家,杨伯对她和明珠也恭敬,但只是恭敬,没有别的了,可以说有点冷漠,从来没说过什么体己的话,顶多就是见面鞠个躬,说声‘明玥小姐回来了’,再没别的了。

    对哦,明玥小姐……她想起来了,杨伯从来没称呼她和明珠大小姐二小姐,都是用名字当称谓的。

    “明玥小姐,这时候您就别纠结这些了,赶紧进去吧,老爷等着呢!”他又看向康熙,“康先生,您也请……”

    康先生!?

    康熙的眉毛挤成了一条线,皛皛是大小姐,他是大小姐的丈夫,不是应该喊一声姑爷的吗,怎么到他嘴里就成了康先生这种听起来和皛皛没什么关系的称谓了。

    “你等一下……”他想和杨伯好好‘讨论’一下称呼的关系,但被皛皛打断了。

    “走了!”皛皛推了他一把。

    “走什么,我的称呼不对……”姑爷和姐夫一样,都没人这么喊他,所以他觉得特别好听,为此,他非要纠正杨伯称谓不可。

    “你是我老公,丈夫,最爱的人,这还不够吗,走啦!”皛皛拉着他就走。

    康熙皱着一张脸,死死瞪着走在前头的杨伯。

    杨伯顿觉如芒刺在背啊,不用想也知道是谁的视线,称呼这事吧,他也冤枉,自家老爷不让喊,他有什么办法,冤有头债有主,自己找老爷说去,和他无关。

    沿着大理石砌成的小径走了几分钟,四人来到了主屋大门前,硕大的门扉有两米多高,采用了木框和磨砂玻璃的结构,隔着玻璃能看到里头的人影,看轮廓,男人居多。

    “大小姐,请!”杨伯跑过去将门推开。

    皛皛毫无惧意,大大方方的走了进去。

    康灥受伤那次,她来得匆忙,没怎么仔细瞧过席家,今天有时间了,看了个透彻,偌大的厅堂被布置极为严肃庄重,满眼都是黑白两色,只有远处的两排花圈,泛着菊花的嫩黄,显得有些扎眼。

    席家住的是二三十年代的老别墅,因此结构上带着很浓的民国色彩,但凡有底蕴的家族,遇到白红事,着装上男人会倾向中山装,女人则是旗袍,这是老一辈了认为最体面的服装,这次来参加席明诚葬礼的人,多是老头和老太,这种着装也就不稀奇了。

    皛皛面无表情看向一群人,这群人也正看着她。

    不管是老头,还是老太对于她的出现都充满了好奇,好奇过后却是震惊。

    因为她那张脸和当年席家大小姐席淑桐太像了,简直就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就是……少了那么点女儿家的柔美,看起来也特别的冷冰冰,一张巴掌大的小脸比在场的几个老长辈还要不苟言笑。

    其中一个白发苍苍拄着拐杖的老头对上皛皛的眼睛时咳嗽了一声。

    见皛皛没回应,他又咳嗽了一声,不止咳嗽还用拐杖戳了一下地板。

    皛皛皱了皱眉头,不明白他是什么意思?

    几个老太太的眼神在看向皛皛时更是莫名其妙的很,一边看,还一边摇头。

    真是可惜了……老太太们在心里暗暗惋惜,想到席淑桐当年的作为,一致认定皛皛没被教育好,八成是野大的,对着长辈不苟言笑也就算了,连人都不会叫。

    席明玥大约是明白了,不着痕迹的蹭了一下皛皛,凑近她耳语道,“大表姐,喊人!”

    喊人?

    喊什么?

    这里的人她一个都不认识,要她怎么喊?

    席明玥心里急啊,在席家甭管是谁,这第一印象是最要紧的,老一辈也注重这些,像席明珠,见谁都嘴甜,对谁都会柔柔一笑,就算不认识,她也会叫爷爷奶奶,叔公叔婆什么的,叫错了自然有人更正,重要的是能让这帮老头老太觉得自己有被尊重了。

    皛皛依旧面无表情,那个咳嗽的老头没再咳了,但老拿眼睛瞪她,她没工夫和老头老太们套近乎,直接无视。

    康熙面对此情景,表面很平静,心里其实已经笑抽了,就他老婆那种情商,这些老头老太恐怕要失望了,就算站到天亮,皛皛也不会主动打招呼的,但这里是席家,不是自家底盘,刚来就得罪一帮长辈,总是不太好的,估摸着也不会马上走,肯定得留一会儿,现在没搞好关系,待会儿做起事来恐怕会有些不方便。

    他思忖后,决定帮皛皛弥补这第一印象,他主动朝前,两颊稍微一扯,一个礼貌又阳光的笑容就出来了,眼睛里流露满是对老者的尊敬和爱戴。

    “各位都是席家的爷爷奶奶吧,我是康熙,皛皛的丈夫,你们叫我小熙就行了……”他快步走到几位老头老太面前,礼仪出重,一副世家子弟的态度,对每一个人都有视线上的接触,不止谦和,风度也十足,不谄媚,不阿谀,又很正气,一下子就让一群老头老太从不满皛皛的情绪上错开,将注意力都集中到了他身上。

    “明玥,这位就是三叔公了吧?”

    康熙指的人就是刚才对皛皛咳嗽的老头。

    “啊?”席明玥还在捉急皛皛的迟钝,见到康熙对着她猛眨眼睛,赶紧道,“对,他就是三叔公!”

    康熙这眼睛真够犀利,明明一堆老头都是白胡子白头发,身高也差不多,他竟然就猜对了。

    “三叔公,您老好啊,我听明玥经常提起您,您看上去可真够精神的,宝刀未老啊……”以下省略300字各种赞美老人的形容词。

    一堆形容词说出来,他都没停顿过,说得可顺了。

    听得席家的三叔公腰杆都直了起来。

    “哎呀呀,这位是谁啊……”康熙又问道。

    席明玥说不出来了,杨伯帮忙回道,“这是七婶婆,是老爷最小的堂弟的夫人!”

    说完,杨伯看向坐在远处沙发上的席士毅,他一动不动的坐着,像座大山,也没来帮皛皛一把,见此,他心里嘀咕道,老爷的毛病又犯了,刚才还高兴的像个小孩子似的,现在大小姐来了,又把老脸拉下来了。

    这对祖孙脾气都一样,一个字——倔!

    他又瞅了瞅康熙,关键时刻还是姑爷有用。

    康熙继续帮皛皛拉印象分,对着七婶婆说道,“七婶婆,今年您高寿了,有六十了吗,看上去可真年轻,像画里的人物似的。”

    什么六十岁,人家七婶婆已经七十三岁了。

    七十三岁高龄的七婶婆,面对这么个阳光温暖的大帅哥,还说她年轻,整个人都心花怒放了。

    女人都一样,不管多少岁,说她年轻都是对的。

    康熙这张嘴,甜起来,就跟抹了十罐蜂蜜似的,一圈下来,已经和老头老太们相谈甚欢了,三叔公还拍拍他的肩,眼里满是欣赏,几个婶婆看他,就像在看自己亲孙子一样。

    席明玥见到这副情景,佩服的五体投地,这哄人的本事,他要说第二,没人敢说第一啊。

    影帝,果然不同凡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