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黑萌影帝妙探妻 > Round 382 帮与不帮

Round 382 帮与不帮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黑萌影帝妙探妻最新章节!

    席士毅面对皛皛已洞悉的一切的神情时,严肃的说道,“我给你三天的时间考虑!”

    “你怎么能确定我一定会帮你?”她压根就不想参与席家的任何事。

    “席家的祠堂里有你妈妈的牌位,难道你想让她连死后都要被羞辱吗?”

    祠堂对于大家族而言是圣地,供奉在里头的牌位能享受到席家后代香火侍奉,一旦让席家分家的人代替了本家,最先做的事情必定是将祠堂里的牌位重新调整位置。

    本家是嫡,自然是嫡的位置,嫡庶之分在像席家这样家族里是尤为重要的,也是地位的象征,相信分家的人若是执掌了本家的财权,为了彰显自己的尊贵,一定会对祠堂的牌位进行大清洗。

    皛皛生长在美国,对这种事情并没有太大的概念,但是没吃过猪肉,也见过猪跑,有些事情就算没有概念,也知道其严肃性,就算她并不承认祠堂里所谓的她母亲的牌位,因为她父母的墓地她早就安置妥当了,但心里总是有些不舒服的。

    她的确需要时间好好考虑一下。

    谈完话后,她和康熙就离去了。

    路上,康熙驾着车,夜色深暗,大街小巷上早已没了行人,有的只有无尽的路灯照耀下的橘红色光芒。

    “你是不是打算要帮席家?”

    从席家出来后,皛皛一直没说过话,眉头深锁的直视着窗外的一切。

    “有这个打算,但我仍对席士毅的话抱有疑问。”

    “席士漓的事情?”

    今天在席家发生的一切都可谓是惊心动魄,先是席士毅失踪,后是发现他被人砸了脑袋,藏于棺材里,再到与三叔公对峙,整一天都像是在拍一部电视剧,既惊心动魄,又匪夷所思,而最为匪夷所思的自然是席士毅竟然会那么宽宏大量的放走席士漓,想想他之前的作为,仿佛就像换了个人似的,让人不由怀疑这是他吗?

    皛皛点头,他的确有些不放心席士漓夫妇,“康熙,老计最近忙吗?”

    “你想找他帮忙?”

    “嗯,我想来想去,还是让人查一下席士漓的动向比较好。”她和警方查,很容易被人发现,计孝南就不一样了,他去查的话,可以神不知鬼不觉。

    “他除了老婆儿子是大事外,其他的都是小事,我会和他去说。”

    “谢谢!”她也是万不得已才想到要计孝南出马,“你告诉他,酬劳我会支付的。”

    “付什么酬劳?都是自己人,况且这家伙很喜欢干这种事,让他管理我的工作室,反而会让他觉得很闷。”

    “他是你的兄弟,又不是我的。”

    “你是我老婆,我的兄弟,当然就是你的兄弟,你别瞎操心这些,明早我就会和老计去说,很快你就会知道席士漓夫妇的情况,今晚累了一整天了,你也别老想着这些事情了,早点睡,我真怕你身体吃不消。”

    她今天可是群殴了一堆的男人,他一想起来就觉得心惊肉跳。

    “嗯!”皛皛温顺的侧过脸,靠上他的肩膀,在席家的时候,她精神紧绷,又要干架,一点不觉得累,等离开了,戒备放松了,整个人顿觉得疲乏。

    “我们今晚别回ok俱乐部了,那地方就算想睡,也睡不踏实。”因为皛皛是典型的在戒备状态下就精神亢奋的人。

    “好!”

    “回家好不好?”

    她点头。

    康熙得到她的回复后,踩下油门,数量的打着方向盘,往家的方向开去,不过由于绯闻的事情依然热度不减,檀宫门口仍是蹲伏了不少记者,为了避开耳目,康熙打了电话,让陈伯开辆不显眼的车出来,在离檀宫还有两个路口的地方换了车,他开的那辆车找了个地方停着,上了陈伯的车,顺利的回到了家中。

    此时已是凌晨两点,康灥已经睡死了,丝毫不知道最爱的亲娘回来了,躺在被窝里打着小呼噜。

    皛皛洗完澡后先去儿童房看了看他,最近聚少离多,她想儿子想得紧,不由的在她肥嘟嘟的脸颊上亲了好几口,等满足了才回到卧室里去。

    她爬上床,安稳的躺在康熙的怀里。

    这个家让她充满了安全感,特别是像这样窝在康熙的怀里,更能让她放松,不一会儿,她就睡着了。

    等醒的时候,已是上午十点,身侧的康熙已不知去向,她刚打算寻人去,放在床头柜上的手机便响了,她看向屏幕,发现是景飒打来的,赶忙接起。

    “怎么了?”她问话的时候忍不住打了个哈欠。

    “黎华和师兄联络了。”

    皛皛听闻,精神一震,“他是不是查到了什么了?”

    “bingo!”景飒兴奋的回道,“查到了一个惊天大线索。”

    “快说,别卖关子!”皛皛爬下床,走去盥洗室刷牙洗漱。

    “你之前不是一直怀疑ok俱乐部地下中间的仓库不是放置蔬菜食材的普通仓库吗?”

    皛皛刷牙的手停顿了下来,“这么说是果真有问题了!?”

    “嗯嗯!大大的问题!”

    “那里头是什么?”

    “初步怀疑是毒品的制造的工厂!”

    皛皛一惊:“海洛因?”

    “不,是冰毒!”

    皛皛听闻,又是吃了一惊,虽说海洛因和冰毒都是毒品,但海洛因被称作为毒品之王,在所有的毒品中危害最大,毒瘾最大,也是最难戒的,价格也以纯净度的等级来区分,越纯净,越贵,而冰毒,是现今流行起来的新型毒品,与海洛因相较,可谓是有过之而无不及,但需要专门的实验室和制作区来提炼,很多贩毒集团,甚至有专门人员来研究它,光是品种就已经研究出十几种了,就像是糖果公司设计儿童糖果一样,每段时间都会推出陈新,不仅需要大量的金钱和时间,还需要很多专业人士,尽管它成了毒品中的宠儿,但社会大众普遍对于冰毒的认识还是很肤浅,几乎都对冰毒一无所知,有的甚至在讨论它是不是毒品,上不上瘾,也非常容易销售和贩卖,酒吧和夜店就是最好的场所,吞噬起来也比海洛因方便很多,从某种意义上而言,它比海洛因还要恐怖。

    “黎华还说了什么?”

    “他说仓库的门禁很森严,要想进去一探究竟非常不易,但是最近仓库里似乎发生了什么事,进进出出的人很多,他也是废了好大力气才发现里头其实是个很大的冰毒制作工厂,不过奇怪的是,最近仓库好像没什么动静了,偶尔会有人将里头的一些东西搬出来,它们都被蒙上了白布放在箱子里,具体是什么他也不知道。”

    “如果是毒品制作工厂的话,很可能是研究出的新冰毒,这样搬出来,极有可能是打算在正式贩卖前,找人尝试一下口味。”

    景飒听闻,第一个就想到的是找什么人来尝试口味,很快就想到了,“你是不是想说,他们打算让ok俱乐部的客人来尝试!”

    “这个可能性非常大!刚研究出来的新品种,如果擅自拿到外头去找人尝试,一旦发生了什么事,就会立刻引起警方的注意,何况中国是打击毒品极为严厉的国家,相信ok俱乐部的幕后大老板不可能会冒这种险。”

    “外人是冒险,那俱乐部的客人尝试后出事的话,难道就不冒险了?”

    “客人都掌握在ok俱乐部的人手里,真要是因为吸食了新型毒品死亡或休克,他们至少能想出十几种办法来伪装,比如可以是酒精中毒,也可以和女人鬼混的太厉害了马上风,总之,在俱乐部里头试,好过外头几百倍!”

    “那么被试验的人呢,他要是没死,也会说吧?”

    “不,吸食冰毒的人,他的脑子会一直处于混乱中,也就是语言能力会下降,这和吸食海洛因的人不同,毕竟吸食海洛因的这部分吸毒群体都是知道这个毒品的危害大,也能配合家人开展戒毒工作的,因为脑子是清楚的,沟通交流都没有问题的,但对于脑子混乱的吸食冰毒的人员来说,自己都没有意识去戒毒,没有认识到这冰毒的危害,家人怎么能还有办法给其在家里戒毒呢?他甚至很可能不知道自己吃的是冰毒,就算退一步说,他们知道这是冰毒,但他们是什么身份,高官、富商,有些还是政界大佬,你认为这样的人会坦诚的去告诉别人自己吸毒吗?就算死了也不会!”

    “那他们岂不是成了最优质的小白鼠了?”

    皛皛将拧干的毛巾挂到架子上,“还是被喂饱了,玩欢了的小白鼠!”

    “天呢,这ok俱乐部也忒黑暗了吧!”

    “你看到的这个黑暗,未必是最大那一片,相信新的冰毒一旦测试良好,便会流到市场上去,这样的话,又会有多少家庭会被弄的家破人亡!”

    ok俱乐部的这些富人有的是钱,就算上瘾了也不怕,但普通老百姓就不同了,为了吸毒什么事都干得出来。

    “皛皛,那我们接下来要怎么做?”

    “我还没想好!”冰毒的事来得太突然,她压根就没往这方面想过,这和原先预测不一样,毒品和军火通常都是绑定的,有毒品地方,一定会有军火,她指的军火不是军火贩卖,而是保护毒品工厂需要强大火力支援,只有这样才可能保证再被发现的时候,有足够的攻击力度和警方火拼。

    就算现在知道了ok俱乐部地底有个制毒工厂,她也没法让警方马上行动,如果要打击毒品工厂,除了普通的缉毒警察外,还需要特警队辅助,因为随时都可能演变成‘枪战片’。

    而且……她最担心的还不是这个。

    新的毒品需要ok俱乐部的客人来试用,应该不止是想要在推出新产品时避人耳目,还有将这些客人牢牢控制住的原因在,只要客人上瘾了,还怕他会不听话,甚至能够让他无法离开ok俱乐部,只能仰赖它生存。

    相信有很大一部分客人是在不知情的情况下吸了毒,从而上了瘾,成了瘾君子,也成了ok俱乐部的傀儡。

    康熙扮演的金先生是ok俱乐部的新客人,更是优质客户。

    如果他们打算也让他参与新毒品口味尝试,他是吃好,还是不吃好。

    想到此,她心都凉了。

    不行,她绝不能让康熙去尝试,那可是冰毒,极为容易上瘾的一种毒品。

    “皛皛,你怎么了,突然不说话了。”

    “阿景,我先不和你说了,我有件很重要的事情要做。”

    “哎?什么事……?”

    景飒还未说完,皛皛就将电话挂了,挂完电话后,她立刻打了席士毅昨晚留给她的手机号码。

    电话一接通,皛皛没有任何废话。

    “我决定帮你,但我有条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