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都市言情 > 黑萌影帝妙探妻 > Round 394 酒精免疫

Round 394 酒精免疫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黑萌影帝妙探妻最新章节!

    皛皛暂时将信收好,里头写了什么内容,就算非常好奇,她也没有因为写信的主人死了而擅自打开,这是要交给席明诩的信,也只有他才能看。

    至于牛皮档案袋里有关OK俱乐部的一切资料,她在看完后都交给了曹震,正如她推测的那样,姬岑飞这份绝密文档对于OK俱乐部绝对会是致命的打击,但由于牵涉的人物范围太广,曹震拿到后顿感到沉重的压力,如果将这些资料交给上头,按照之前的状况,很可能会被雪藏,而他们这些知晓的人,怕是都要发配边疆了,说不定连警察这个职业能不能保住还是个问题,他必须要想个两全其美的方法。

    皛皛知道他的难处,便给他指了条明路,去找席士毅,由他上交,可以避免被消弭或是雪藏的可能,但要找他帮忙的话,却一定是要有条件的。

    曹震听后觉得这个建议非常有可行性,但条件……手上的这份名单里也有席家的人,还不少,也就是说,席士毅可以帮他们,但牵涉在其中的席家人名单必须删除,绝不可以让除了他们以外的人知道。

    “等价交换!”

    皛皛虽然不喜欢这种方式,但面对OK俱乐部这个庞大的组织,单凭她和一群刑警是没有办法将它消灭干净的,必须上升到国家的层面,这点她办不到,曹震更办不到,席士毅却可以办到。

    那天在席家,席士毅要她帮他,她答应了,也提了帮他的条件,那就是要他保证曹震景飒等人的安全,既然她能提条件,席士毅当然也可以,而且这件事由他出面才是最好的办法。

    曹震显得很为难,作为警察,他的原则不允许徇私舞弊。

    “难道你想上访吗?我敢保证你连S市都出不去。”这样一份名单攒在手里,就算是秘密行动,也不能百分百的保证密不透风,变数太多,能信任的人太少,官场里哪些人能刚正不阿,哪些人可以帮他们,他们完全不知道,就算到了中央也是抓瞎,要是所托非人了,他们一群人很可能跟着完蛋,危险系数太高,时间也会拖得太长,万一在这期间走漏了风声,那么这份资料随时都有可能变成烫手山芋,也会演变成一个巨大的定时炸弹。

    思来想去,还是将这颗炸弹交给席士毅,让他去头疼比较妥当。

    “那这些席家人就这么放过了?”

    “这点你不用的担心,席士毅一定会想办法清理门户的,他要的是一个平和的席家,而不是一个有着一窝害群之马的席家。”

    曹震却仍是不放心,“要是他为了席家的门面,最后却不了了之了怎么办?”

    皛皛冷哼,“他没有那么蠢,这些害群之马已经威胁到了他的地位,他怎么可能放过他们,他只是不想这些害群之马的身份被曝露,影响到席家现在的地位,只要你们同意他的条件,他必然会把事情做得完美无缺,曹震,你必须明白一件事,我们手头没有像他那样庞大的人脉,他之所以现在不动手,就是怕席家的害群之马狗急跳墙,作出难以挽回的事情,为了能将这些害群之马清除干净,又不会影响到席家的名声,他一定会倾尽全力帮你们消灭OK俱乐部,只要OK俱乐部灭了,这块影响到席家的污点才能跟着消失,说不定……”她讽刺的笑了笑,“说不定他帮忙消灭OK俱乐部还能得到国家的表彰,到时候席家的害群之马干了什么没人会去说三道四,只会说席家的风骨好,那时他要怎么暗中对付这些害群之马都是他说了算,对他而言,这是一笔非常好的交易,所以他没有理由不了了之。”

    曹震听后犹豫不决的在书房里来回踱步,他相信皛皛的判断,但他的良心过不去,这和徇私舞弊有什么区别,“真的没有第二个方法可想了?”

    皛皛摊开两只手,“没了,做不做你来决定。”说到底,她只是顾问。

    “姬岑飞选定了你就是认为你可以将OK俱乐部全体清盘……这么做的话不就等于违反他的意愿了吗?”

    “你错了,他的目的是摧毁OK俱乐部,席家的那些人最终结果是什么,他根本不会在意,他深爱着席明诩,席家如果毁了,席明诩也会跟着完蛋,你觉得他会要这样的结果吗?不,他不会要这种结果,他会将这件事交给我,也应该是确定我有足够的判断能力,我没说要放过席家的人,而是换一种方式,有席士毅在,那些个参与了OK俱乐部的席家人绝不会有什么好下场,虽然这也有违我的初衷和原则,但除了这个方法,我真的想不出还有什么更完美的方法了。”

    两害相权取其轻,舍与得往往就是这样对立的。

    曹震看向景飒,“阿景,你说该怎么办?”

    “我?”景飒搔了搔脑袋,然后果断的站到了皛皛这边,“我同意皛皛的,我想过了,我和你要是出了什么事没关系,可是不能连累了老张小李他们啊,他们可都是知情人,这要是那天他们上街被人砍死了,我良心可过不去,这可不是我胆子小,而是害自己没什么,可别害了人家啊,老张的女儿明年都要结婚了,他还等着做外公呢。”

    曹震停下徘徊的脚步,脸上的表情很僵硬,眼里全是挣扎。

    “师兄,其实按照皛皛说的,和你想要的结果也没啥大区别,都是一窝端了,区别也就是席家那些人不是我们下手,而是席老头,你就别钻牛角尖了,这事不宜拖太久,我们必须速战速决,要是拖久了,OK俱乐部新研制的毒品就可能流到社会里去了,到那时又有多少人会家破人亡,这笔账你总会算吧。”

    曹震就是会算这笔账才会那么纠结,不管是皛皛说的,还是景飒说的,他都认可,只是他从来没想过正义的天平要这样倾斜了才能达到最终的目的。

    他咬咬牙,将牛皮纸袋里档案一股脑扔给了皛皛,“听你的!”

    皛皛很郑重的接下了这个决定。

    一周后,轰动全国的OK俱乐部剿灭行动开始了。

    这个存在了几十年的俱乐部第一次曝露在大众面前,无数人都震惊于它的存在,更无法明白这样庞大的组织竟然可以在朗朗乾坤下横行霸道那么多年,网上对此的抨击也达到了顶点,而国家方面为了这件事,出动了历史以来最庞大的警力,光是支援部队就达到了一千人这么多,而在此行动中,落马的大官更是多到让人眼珠子掉地的境况,那些个素来以清廉刚正的官员,谁也没想到是这样贪婪和妄为,而且中隐藏在最深处的BOSS身份也终于浮出了水面,但碍于政治稳定因素,这个人的身份被重重封锁,成了一个历史谜题。

    剿灭行动整整持续了一个月,围剿的毒品以吨来计算,OK俱乐部的金钱流通也差不多抵上了整个国家的至少三年的国民经济总和,如此庞大的金钱量直接让人联想到了,这不是一般的组织,已经能赶上距今为止最致命的邪教组织了,其存在的意义和乱国已无任何区别,因此牵涉在内的人员一经发现,基本是一个不留,无论参与了多久,最终的惩罚都是一样的,若是官阶,更是罪加一等,这辈子也永无翻身的可能。

    而席家在这次行动中却是风光了一把,成了英雄人物,相信这一事件已经成了席家的一块里程碑,至少几百年内绝对没有任何事情可以超越。

    OK俱乐部瓦解了,里头的一干人自然不会有什么好下场,像‘老大’、张显、陆鑫、江万里、庄霆等人全都锒铛入狱,不是死刑就是无期,其内部的普通工作员也根据各种刑法一一判刑。

    张显大概是里头最惨的人,因为黎华绝对不会放过他。

    当这些人穿上囚衣,手戴枷锁,能想到的大概就只有‘早知如此,何必当初’这句话。

    在围剿OK俱乐部的同时,林楚童、席明诚被杀一案也正式结案了,因为席明诚是席家的人,在席士毅这个老狐狸面前,杀人凶手和原因被很好的处理了一把,将所有的罪责全都归咎在了OK俱乐部身上。

    黑暗的魔窟消失了,无数的伤痛和消失的生命也有了一丝微小的补偿,当刑警大队所有的人为此松一口气的时候,皛皛却依然没有开怀。

    与此同时,赵叶这个消失了许久的人也回到了家中,原由其实不用问也知道,定是姬岑飞安排好了的,只要OK俱乐部消失了,他也就能回归人间了,他和金朵心之间感情纠葛,自然由他们自己去处理,是否能圆满,就看个人的造化了。

    OK俱乐部的结果与皛皛想要的并没有太大的区别,席家那些害群之马也早就被席士毅清理干净了,该送乡下的送了乡下,该逐出家门的逐出家门,三叔公这个最大的桩子,也在剿灭OK俱乐部时因为心肌梗塞,一命呜呼,席家分家就此没落,只能仰赖本家鼻息而活,再没有谁敢轻易去撩拨席士毅的胡子,因为三叔公就是一个活生生的例子。

    在席家清理门户的时候,席明诩倒是帮了不少的忙,平时看上去颓废没用的模样,在关键时刻竟然蜕变成了一个极为能干的人,这让席士毅大为欢喜,更觉得席家后继有人了,并在之后委以重任,席家本家这个常被二房欺负的大房,一夜之间翻身成了主人,上门巴结的人多的都能把门槛踏破,靠着席士毅的人脉,席明诩今后若要在官场争出一席之地,那是顺利成章的事,或许几年后,他就会成为一个高官,前途一片光明。

    平静过后,皛皛想到了姬岑飞那封信,该是交给它原本的主人了,但在这之间她必须先去做产检,以确定这个二胎是否有顺利成长。

    产检的结果非常让她振奋,竟然是个双黄蛋。

    她高兴不知所以,一而再再而三向医生确认,“真的是双胞胎?”

    “肯定以及确定!”面对她的询问,五十几岁的妇产科女医师再一次说明她的判断绝对没有错。

    胎心有两个,B超做出来也是两个,绝不可能有错。

    相比皛皛的兴奋和高兴,康熙的脸却是扭曲的。

    双胞胎……

    那要是儿子的话……

    岂不是要添两个小混蛋了,这让他怎么高兴的起来。

    皛皛出于兴奋,又问道:“能不能知道是男孩,还是女孩?”

    “这个嘛,我看过,应该是……”

    她的话还没说完就被康熙制止了,他瞪着女医师的眼睛恐怖的有点吓人,眼睛里明明白白的写着她说什么,他都不会信的,因为已经被骗过一次了,希望越大,失望就越大,还不如什么都不知道。

    他拉着皛皛就走,产检下来她很健康,孩子也很好,这就行了,其他的他一概不想知道。

    “怎么了?你难道不想知道孩子的性别吗?”

    上车后,他替皛皛系上安全带,臭着一张脸回道,“不想知道!”

    “说不定是女儿呢?”

    “呵呵,女儿?她说是女儿,就一定是女儿吗?”到时候出来又是个带把的,谁来赔偿他的精神创伤。

    “小气鬼,小灥那次是意外!”

    “意外一次就够了,第二次我谢谢了,我宁愿等你瓜熟蒂落的自己看。”

    “好,随你!”这种事多说无益,说多了只会让他不高兴,就留个悬念到生产那天好了。

    康熙驾着车回到檀宫,一到家就嘱咐陈妈多做点营养的食物,叨念着皛皛这次怀的是两个,营养也要加倍,看那神色已经小心谨慎到希望她在生产前能一直躺在床上不要动。

    让她不要动怎么可能,孕妇不运动可不利于生产,她直接将康熙的话当做了耳旁风。

    她怀上双胞胎的事跟一阵风似的吹进了所有认识她的人耳里,各种祝贺随之而来,微信、电话、短信、一刻不停,她回都来不及,最后索性不回了,躺床上养胎去。

    隔日,席明玥带着大包小包来看望她,她是代表席家来看望她的,手头的礼物也是各人送各人的,堆满了整个房间,估计拆的时候也会很费力。

    姬岑飞死后,席明玥萎靡了一阵子,她始终不明白好友怎么就这么死了,心思细腻的她一直都觉得其中隐藏了什么秘密,但没有人告诉她。

    皛皛也没有告诉她,有些事还是不知道的好,尤其像姬岑飞这样的事,最好还是和他的逝去一样,消失干净了才好。

    面对皛皛有意无意的岔开话题,席明玥也泄气了,既然她也不肯说,那她就真的没人可以问了。

    “表姐,你家有酒吗?”

    “你要酒干什么?”

    “喝啊,我现在最需要的就是畅快的喝一场。”

    她气呼呼的模样惹笑了皛皛,“你是大明星,喝醉了被媒体拍到可不好。”

    “这点你大可以放心,我们席家的儿女都是酒精免疫体质,怎么喝都不会醉的。”

    “哎?”皛皛惊异的看着她。

    “我可不骗你哦,是真的,酒精这东西对我们席家人一点用都没有,我喝不醉,我哥也喝不醉,我爷爷也一样,对了,你应该也喝不醉才对!”

    她的确喝不醉,但一直以来她都认为这是遗传自自己的父亲。

    喝不醉……

    “你杀席明诚的方法,我已经很清楚了,可是林楚童,你是怎么约她出来,换句话就是她怎么会答应你的邀约?”这是她曾问过姬岑飞的一个问题。

    “原来你也有不知道的事情,嗯……这让我有了扳回一局的感觉,不过已经很晚了,有什么不如明天说。”

    可惜,没有明天,姬岑飞没有给她答案。

    她看向床头柜的抽屉,那里面躺着他给席明诩的一封信,她眼中的光芒在这一刻暗得什么也看不见了。

    ------题外话------

    咕~(╯﹏╰)b,错误估计,结局要明天了。

    还有个大虐在明天……

    这个,这个……有点卡了呢。

    明天一定结局,娘娘也会生娃。

    终于写完了。

    终于可以写新书了。

    拍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