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科幻小说 > 绝代卧底皇妃 > 第一百九十七章 金蝉脱壳(下)

第一百九十七章 金蝉脱壳(下)

作者:瓜子小小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绝代卧底皇妃最新章节!

    “回皇上,公主,一个女人的尸体在湖的下游被打捞上来了。

    皇上,小千等众人连忙赶过去查看,她就这么轻易的死了,小千有些不敢相信,太医和仵作在这里都确认她已经死亡。

    灵儿也想看看这个骂她嚣张的女人是不是真死了,撞着胆子远远看过去,结果被一张恐怖的脸吓得顿时晕了过去。

    “小翠你赶紧扶灵儿去房间里休息,竟给我添乱。”

    皇上看到这样惨绝人寰,恐怖的人脸时,没有一丝的怜悯,有的只是愤恨!如果不是因为她,他和千儿也不会演变成今天这个样子。

    “她怎么可能这么轻易就死了,是不是也会闭气功之类的,如果把她放了就……”

    小千话还没说完,皇上手起刀落,尸体上多出了一个个血窟窿,不停的增加!

    皇上疯狂的砍着,俊美的五官上却满是黑骜,他要把她碎尸万段!“放心,她不可能会复活的,我会把她砍成碎骨。然后拿去喂狗!”

    “住手!”

    皇上依旧一刀一刀剐着一动不动的尸体!

    “我叫你住手!”小千一声爆喝,皇上的动作停了一下,木讷不解的看着小千。

    “你在干什么?”小千用充斥着怒火,疑问的双眼死死的盯着那具尸体,再缓缓的抬起头问道。

    “你不是怕她会复活,我只是一想到她刚刚潜伏在你身边企图要伤害你,而我居然没在你身边保护你就怒火攻心。千儿,我们和好好吗 ?

    我不能再离开你了,我必须时时刻刻的在你身边保护你。”

    小千几乎是被感动了,皇上是那么的认真自责,愧疚懊悔。

    “如果这个死了的人真的是寒怜卿本人的话,那么我也许会认为你是真心悔改了,但如果不是呢?!”小千的心中弥漫开一片隐隐不安 的情绪,寒怜卿死的太容易。太蹊跷了!

    “什么,你说什么?她不是寒怜卿,那她是谁?你也看到了她容貌尽毁,再说也是你说她是寒怜卿的。”

    “那个被我割伤。跳湖之前的女人确实是寒怜卿。但是这具尸体我不确定她就是寒怜卿!在没确认之前,你就发疯了。”

    “……”皇上有些语囧,他一时也不知道能说什么了。

    “还没确认她是寒怜卿之前,你就想毁尸灭迹,你到底是什么目的,难道说你想要替她演饰吗?还是说你背后又有什么阴谋诡计!?”

    “千儿,你误会了,现在这个尸体交给你处置。你是不是多心了,如果她就是寒怜卿呢?”

    “很好,我们不用臆测说话。用证据说话,用证据证明她到底是谁?”

    “……”

    “你们所有人都过来,看清楚一点,第一处破绽;大家看她手上的皮肤皱缩,苍白。呈浸渍状,血液的颜色!都说明她至少已经在水里浸 泡了五个时辰以上,而寒怜卿跳湖到现在到别打捞上来,还不到一个时辰。怎么可能被水泡成这样呢?

    第二处破绽;大致一看伤口是一样的,但是仔细看她脖颈受伤的刀口,及深浅程度。和我割的不一样,我是用右手割的。而伤她的人从刀口上看明显用的瑟吉欧左手!也许他是个左撇子。

    第三;这个女人根本没有内力,而寒怜卿不但会武功,而且这些日子内力已经恢复差不多了。”

    所有人都恍然大悟,大家都差点上当了,按照正常的逻辑,那个女人投湖自杀以后马上就封锁了整个湖。直到被打捞上来自然会认为是同一人,有谁能想到这会是一个精心的布局,用了金蝉脱壳之计逃之夭夭。

    “现在我大胆的假设一下:如果我推断没错的话,这具尸体她才只正真的马妃,被人毁容之后丟在湖底。然后寒怜卿上门来挑衅我。激怒 我 。我一定会和她大打出手,她趁机假装跌进湖里。我误杀了马妃自然是不敢声张,几天后等她被打捞上来的时候就变成了寒怜卿已死的假象。做的看似天衣无缝,可是只要是犯罪,只要是阴谋诡计,再天衣无缝的局也会有漏洞!

    没想到她会脖颈处会多了一道刀疤,这样一来如果尸体没有刀口一切就败露了。所以她的同伙一定是潜伏在暗卫里,而且就在寻找尸体的 人当中,在寻找尸体的时候,他又在尸体脖子上补了这一刀。”

    “幻影你把寻找到尸体的暗卫带上前来,我要问话,现在他一定没跑,就在跟前看着呢。”

    幻影把一个有些瘦小的男人压了上来,“是他找到尸体的。”

    “你是怎么找到尸体的?”

    那个男人慌张之时,袖子里掉出一把带血匕首。他急忙快速的捡起刀,用刀捅进自己的肚子里,临死前缓缓的说了一句话:“皇上,属 下 一直忠心耿耿,请你放过我的家人,放过小蛮……不要再做伤天害理的事了……”

    “胡说什么,这个人真的是暗卫吗?朕根本就不认识他!”

    “你不认识他,我认识他,你还记得水塔决战之前吗?我问过每一个暗卫的名字,他叫骨头,我好奇他的名字多和他聊了几句,他没有 姓 是个孤儿,出生时就被遗弃了,瘦的只剩皮包骨头却还是奇迹般的活下来,只有一个错号叫骨头,他的家人也和他一样是一群孤儿以前住在伤兵村。又 是一条 人命就这样没了。你告诉我,这个局真的是你部的?!”

    女人深邃的眼眸一直紧紧的盯着皇上,似乎是在找出他说谎时的破绽和窘迫吧!

    “你怀疑我?那个人 在诬陷我,是玄天凛,这一切一定是他布的局。他是为了挑拨我们的关系啊!”

    “皇上,你可真好笑啊,绝不是他,玄天凛这次伤的很重,他在闭关修炼!这里最大的嫌疑犯就是你!!你刚才为什么要看向湖里给她 提 示,最可疑的是你为什么要假装悲愤以此毁尸灭迹,毁掉了尸体即便日后我觉得可疑也无从查证。”

    “你若是已经不相信我了。我再怎么解释也没用了。”皇上眸光微窒,唇角极快的滑过一抹自嘲的笑意,心里翻滚的痛意再也无法压制 的 在眸中一一闪过。

    “公主,请容许暗影说句公道话。真的与皇上无关。暗影会去调查那个叫骨头的暗卫为何要诬陷皇上。”

    “暗影,如果你没对我说过谎话,你说的话我会听的,也会信的,你心里清楚你联合皇上骗了我多少次了,你现在说出的话你摸摸自己 的 良心,你自己会信吗?!”

    暗影被顶的哑口无言,只能愧意低下了头。

    “抱歉,白大人断案如神,莫某说的话你能听进去吗?”

    “你何时来的?”

    “来了好一会了。看你分析尸体不是寒怜卿如此清晰透彻,不忍心打扰你们。”

    “你想说什么?”

    “人都说旁观者清,当局者迷。你所有的分析都非常有道理,无发反驳。只是有一点你说错了,你要向皇上道歉。他的悲愤绝不是装出 来 的,是发自内心的,这里所有人都感觉到了,你不可能感觉不到!”

    皇上不可思议的看了莫不濯一眼,他真的没想到他会帮自己说好话,他又悲凉的看向小千。

    只觉得光是看着,都能带出心底那如凌迟碎割一般绵长不绝的痛楚来。便良久没有说话。最终,他笑了起来,只是露出一个极浅的笑容 , 淡淡诚恳问道:“千儿,你真的已经不能再信任我了吗?无论现在我做什么都变成是欺骗了吗?”

    “现在是在断案,不是感情用事的时候。所有的证据都指向你,你也可以拿出证据证明你是清白的,我现在更相信证据,不会再用直觉去 判断事情的真伪!如果你真的与寒怜卿合谋的话,我绝不会放过你的!”

    “现在下定论还太早了。目前最要紧的是抓住寒怜卿。”气氛有些凝滞,幻影忙说了一句话,想替皇上解围。

    “已经不可能住她了,她们是预谋好的,就一定找好了退路,皇上,我问你这湖里是不是有暗道?”

    “是的。”皇上笔直地看着小千,与她的视线相遇、对抗、坚持,甚至于没有丝毫的逃避和惧怕。

    “通向那里?”

    “有二处出口,一处通向宫外,一处通向冷宫。”

    “你明知道我怀疑你,你还坦然的承认自己知道湖中有暗道的事情。你就不怕自己的嫌疑更重?”

    皇上叹息一声,心头隐隐作痛,将所有的委屈和伤感压在心底,只淡淡一笑道:“千儿,自从你戳破了我对你耍的阴谋以后,只要是你问 的,我再也没说过半句假话,信不信由你!”

    皇上怅然的转身,下达命令:“暗影,幻影你们各派遣所有暗卫去搜捕,三天之内朕必须见到寒怜卿的人头!”

    “她伤的很重,如果不缝合止血必死。可派一些人封锁整个御药房,把网撒下去,除非她特别命大,不然还是会被抓住的。皇上,我给你一次机会解释,把活的寒怜卿抓回来给我审问。”

    “好,事情一定会水落石出的,是谁陷害朕一定会查出来的。”

    “你怎么知道湖里有暗道的。”

    “是因为发现了前朝的密石室,那里有一些设计图,其实不光是湖中有暗道,皇宫里还有好几处地方都有暗道。有些是在前朝就已经秘 密 挖好的地道。”

    “也就是说看似铜墙铁壁的皇宫,其实安全隐患很多?整个皇宫到底还有多少不为人知的秘密?这里可真是够脏的,让人感到厌恶恐惧,我 一 刻也不想呆在这里了。”

    君凌轩不由从心底升起了一丝寒意,那幽幽的,酷寒无比,只有恶狼才会有的,这么冰冷的神情怎么会出现在一个小千的脸上呢?她现 在 已经厌恶这里了吗?想要离开这里,离开我的身边吗?

    “千儿,天下之大,又有几处地方是干净的呢?”

    “哈哈……你可真会辩解啊,只可惜你说的对无法反驳。如果连人的心都脏了,走到哪里都会被染脏,那么这个天下就彻底的没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