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恐怖灵异 > 把反派养歪了肿么破 > 第96章

第96章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把反派养歪了肿么破最新章节!

    除非有什么深仇大恨,没人会得罪这种天赋惊人的修士,蒋天行本就是个聪明人,当然要给徐梓岩留下一个好印象。

    徐梓岩笑了笑:“没什么事,蒋道友有什么安排吗?”

    蒋天行笑着摇了摇头:“也没什么,不过据说昨天方家到了一位天宇宗的客人,我想去拜会一番,不知两位是否愿意同行。”

    “天宇宗?”徐梓岩轻轻咀嚼着三个字,神情变幻莫测。而他身后的徐子榕虽然冷漠的表情,但眼中却又一小撮火花闪动。

    “怎么?有什么问题?”蒋天行察言观色的技巧相当高端,立刻就察觉到罗云道君的高徒似乎对天宇宗很不对付的样子。心中暗自叫苦不迭。

    找来罗云道君的徒弟只是想向方家标明蒋家并非没有靠山,虽然这方天云是蒋英自己的选择,可他作为蒋家的家主,比需要从整个家族的角度来考虑问题。

    有着天宇宗支持的方家是否有吞并蒋家的念头他并不清楚,但他邀请罗云道君的弟子,目的就是避免这种可能性。

    他本身是想借助流光宗的名气来和天宇宗对抗,可若是双方真的打起来了,那他这个‘罪魁祸首’肯定没有好果子吃。

    “也好,就去看看吧。”徐梓岩思量了一番,这名天宇宗的弟子却是有可能是白桦,他虽然早已打定了主意要远离对方,可好歹也要先确认一下对方的面貌,要不然,连对方长什么样都不知道,指不定将来还会出什么大纰漏。

    “呃……”徐梓岩爽快的答应了,可蒋天行却有些犹豫了:“徐道友是和天宇宗弟子有什么矛盾吗?”

    他最终还是忍不住开了口,若双方真的有矛盾,他打定主意宁可放弃让徐梓岩出面撑腰,也不敢让他们见面。

    “矛盾?”徐梓岩怔了一下,随后笑了起来:“没有,只不过我曾经和一位天宇宗的弟子有过一面之缘,不知道这一次来的是不是他。”

    徐梓岩这话当然是胡说,他见过的天宇宗弟子只有那位林啸天,以林啸天掌门人弟子的身份,像这种外围家族的婚礼他是绝对不会出面的,反倒是根据小说里提到的一些事情来推断,来的很可能是白桦。

    这辈子的白桦和他还没有任何的交集,所以徐梓岩并不担心对方会弄出个一见倾心什么的,原身当初对白桦是一见钟情,徐梓岩自认自己就算是穿越了,也绝不可能改变性向。

    对一个男的倾心?啊哈哈哈哈……这简直就是个笑话!

    徐梓岩不过是随口糊弄蒋天行,可站在他身后的徐子榕却是瞳孔猛地一缩。

    哥哥在说谎!

    他很清楚徐梓岩唯一接触过的天宇宗弟子便是林啸天,而林啸天的身份他也是知道的,绝不可能以天宇宗弟子的身份来参加这样小家族的婚礼。

    哥哥为什么要说谎?

    徐子榕危险的眯起眼,随后却勾了勾唇角,扬起一抹笑意,可这抹笑意消失的如此之快,让无意中瞥到的蒋英误以为自己眼花了。

    心底暗自欣喜,徐子榕无意识的舔了舔嘴唇,哥哥的秘密真是让他惊喜,他迫不及待的希望看到,他解开所有秘密的那一天,不知道到了那个时候,哥哥会露出什么样的表情呢?真是想想都觉得有趣。

    得知徐梓岩和那位天宇宗的弟子之间没有矛盾,蒋天行这才下定决心带着他们两位前往方家。

    除了徐家兄弟之外,同行的还有蒋英的两位堂哥,不过这两位的资质就差了许多,年龄比徐梓岩还要大上一些,可却只有筑基初期的修为。

    可即使这样,在这乌啼城里,他们也都算是青年俊杰了,可惜和徐家兄弟一比,顿时都被比到了天边去。

    蒋斌十分羡慕的看着徐梓岩在蒋天行身旁侃侃而谈,两人平辈论交,根本不像自己,每次面对族长的时候都感觉非常有压力。

    曾经,他也自认是乌啼城里的俊杰,可见了徐家兄弟,他才知道什么叫做坐井观天。

    二十多岁的筑基初期很光荣吗?看看人家兄弟俩,当弟弟的那个还不满二十呢,已经都筑基后期了。可笑他还一直觉得自己的实力已经相当不错了,现在看来,他不过就是一群鸡里面稍微大一点的那只,距离鹤还很遥远呢。

    心情略有些失落,脸上便不由自主的流露了出来,他脚下的步伐微慢,没想到却被身后的堂弟推了一把:“发什么呆呢?”

    蒋斌和蒋凌关系不错,虽然他们俩也算是竞争关系,但却是一种良性竞争,不过看看前方那两人,蒋斌顿时觉得自己竞争的一点意思都没有。

    “怎么了?”蒋凌十分诧异的看着蒋斌一脸失落的样子,奇怪的问道。

    蒋斌朝着前面两人撇撇嘴:“货比货得扔啊……”

    蒋凌抬头一看,正巧看到蒋天行回过头来,瞪了他们一眼,他立刻一缩脖子,躲到了蒋斌的后面:“你瞎说什么呢,小点声。”

    “怎么?”蒋斌不解的看着他。

    蒋凌无语,用手在他肋下轻轻一掐:“族长刚才都看过来了。”

    “啊?”蒋斌顿时就是一惊,抬头一看,正巧蒋天行又转回去了,他什么都没看到。

    他疑惑的看着蒋凌,蒋凌顿时无语:“行了行了,什么货比货的,人家灵根好,天赋好,你羡慕还是怎么滴?我就说你没事想得太多,咱们天赋一般,努力就好,谁知道将来咱们会有什么机遇?你看你,整天像个小老头一样,唉声叹气的,不就是被刺激一下嘛,把这当成动力不就得了。”

    蒋斌虽然觉得蒋凌这安慰有点不靠谱,但比他刚才钻牛角尖可强多了。想想也是,他就是想得太多,资质天赋固然很重要,可后天的努力和机缘同样重要,人家能够在不到二十岁的时候就达到了筑基后期,谁知道平时付出了多少倍的努力。只要自己再刻苦一点,未必没有超过他们的机会。

    想通了这个问题,蒋斌顿时觉得心里一阵轻松,脸上的神情也轻松了许多。

    徐梓岩无意中向后瞥了一眼,转过头对蒋天行笑道:“蒋道友家里的后辈都是可造之材啊。”

    蒋天行哈哈一笑,他知道自己故意借徐梓岩刺激后辈的事情被看穿了,不过很明显徐梓岩并没有因为这件事而生气。

    两人继续说说笑笑的朝着方家前进,这件小事很快便被抛之脑后。

    亲家来访,方家自然不会怠慢,特意命方天云在门口迎接。原本承担这个任务的应该是方天睿,可这几天方天睿情绪都不太好,昨天还外出一夜未归,让方勉气的拍碎了一张桌子。

    “哈哈,蒋兄,你可算是来了。”一道十分爽朗的笑声从客厅内传了出来,而随之而来的,还有一颗灼热的火球。

    蒋天行眉心一跳,刚要抬手反击,却突然感到另一股红芒不知什么时候竟然已经靠近了自己的身前。

    他心中暗骂一句,闪身躲开了这道红芒,可这样一道,那道冰棱他便没有办法防御了,只能眼睁睁看着冰棱朝着毫无防备的徐梓岩飞去。

    这道冰棱的威力并不大,以徐梓岩的实力抵挡住并不成问题,可在这种没有准备的情况下突袭,即使挡住了,恐怕也会变得灰头土脸。

    “咦!”那个发出爽朗笑声的人已经和蒋天行战成了一团,但并没有放松对这边的观察,而现场的情景确实让他很惊讶,甚至还因为过于惊讶,被蒋天行一招得手,从空中打落了下来。

    面对突然袭来的那颗火球,徐梓岩虽然意外,但还不至于无法防御,他手腕一抬便要出手,没想到陡然一道血影闪过,轰的一声,那颗火球便被抽飞了……

    看着那消失在天边的红色光点,再看看那轻轻摇摆,仿佛在向自己邀功的血色巨藤,徐梓岩惆怅的四十五度角望天——

    随着子榕实力的增加,他已经开始反过来保护哥哥了。虽说这没什么不好,可徐梓岩却感觉略有些不爽。

    这种实力上的压制让他心情微妙,总觉得这样发展下去,迟早有一天他连自己的弟弟都打不过了,这可太有损于他哥哥的伟大形象了。

    “哥哥,没事吧?”徐子榕上前一步,体贴的在徐梓岩身上检查一番,似乎在确认他有没有受伤。

    徐梓岩无语的看着他,那颗火球距离我至少还有五米就被你的树藤抽飞了吧,我想要受伤也不可能啊。

    和哥哥那哀怨的眼神对视,徐子榕的眉毛跳了跳,脸上绽放出一抹笑容:“哥哥没事就好。”

    嘶……

    周围顿时传来了不少吸气声,那些围观这里的方家子弟中有不少人都对着徐子榕的这副笑颜看呆了。

    不得不说,徐子榕的容貌非常精致,但平时对哥哥以外的人永远是不苟言笑,一副冷漠的表情。可就在刚才,那样冷漠的冰美人竟然笑了,虽然这笑容不是对他们展露的,但这些人都算是明白了为什么有人会千金博一笑。

    甚至有不少人觉得,若是能让徐子榕对自己笑一笑,别说千金,就算是让他倾尽家财他也愿意……

    “嗯?你们不是蒋家的子弟?”一位身穿红袍,留着一大把胡须几乎把整张脸都遮住的男人走了过来,对着徐梓岩和徐子榕说道。

    作者有话要说:哥哥的直觉已经在警告他了,再不努力,迟早要被压到!!!你弟弟实力已经开始胜过你啦!

    ps:关于脑补的各位读者……请注意方天睿的一!夜!未!归!

    请尽情脑补……

    感谢以下读者:

    望月吟遊扔了一颗地雷

    小白花真白扔了一颗手榴弹

    梅辰扔了一颗地雷

    夜恋扔了一颗地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