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科幻小说 > 佳谋 > 第116章 无奈接手

第116章 无奈接手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佳谋最新章节!

    “不行,不行!我得回梨花镇。雨芹,我们收拾下明天就回梨花镇。”聂书瑶起身道。

    可自己的地契还在县太爷手中,这可如何是好?难道县太爷真的跟风月有联系,要不然怎会如此的料敌先机呢?

    聂书瑶低头轻叹:“县太爷真不愧是从京贬出来的官,脑容量跟别人就是不一样。牛人呀,坑人完全不打草稿的。”

    她可以百分百的肯定,县太爷留下自己的地契打得就是这个注意,或者防的就是这种事!

    “不过,这样一来倒是可以将我跟熙儿的影响降到最低。特别是聂贤的计划可谓是完全破产,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看来聂贤还没长记性。”聂书瑶再次低声道。

    她在屋内走来走去,脑海中演算着接下来可能发生的事,直到聂天熙放学回来。

    晚饭时分,聂天熙问道:“姐,你听说了吗?庞巡抚真的来了。”

    聂书瑶笑道:“这已经不是新闻了,听说庞巡抚的女儿被风月拐跑了?”

    聂天熙摇头道:“我听学院里的师兄说,是风月绑架了庞巡抚的女儿,想拿他的女儿提条件。”

    “难道风月的目的是这个?”聂书瑶皱眉沉思,风月的布局可是从腊月里就开始了,周扒皮之死或许可以说成是自找的,那从腊月到现在的大大小小的盗窃案说明了什么?

    聂天熙也道:“听说风月也是个人物,他总不会做没有把握的事吧。”

    聂书瑶猜不出来,说道:“越是大人物,心思想法越跟常人不同。说不定他就是为了好玩呢!”

    “姐,我明天休沐,要不我去县衙问问大牛哥?”

    “不。不用。咱们就当没听到这回事,若是县太爷要我们出手的话再说吧,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何况庞巡抚不是个好官。想来他的女儿也不是个好姑娘,因为苍蝇不叮无缝的蛋!”

    边上的雨芹跟虎头面面相觑。小姐跟少爷的谈话他们有时真的听不大懂呢。

    次日,姐弟倆也没呆在珍味居,一大早的就外出踏青了。

    都说草长莺飞三月天,这都四月里了,田野里的一切也都重新披上了绿妆。天已经转暖,风吹起来也不再像刀子似的,有些轻轻柔柔。走在田野里,聂书瑶看到一些花开正盛的梨树。再次想回梨花镇了。

    他们跟在牙人身后一一地去看买来的田地。此时正是翻地之时,他们的佃户们正在田里忙活,看着热火朝天的干劲,姐弟倆就觉得生活真的很美好。

    跟牙人还有佃户们沟通的是聂天熙,他再过一个月就要考秀才了,成了秀才可就是大人了,跟这些人打好关系绝对有必要。

    忙忙碌碌的过了一上午,一行人来到田间青草地边,从四轮马车上取下吃用,在松软的地上铺层厚布。席地而坐就在这里野餐。

    各类菜蔬点心都是准备好的,只要在小炭炉上一热就好。虎头跟二炮去佃户家里要了一桶清水,这顿饭便在五娘跟雨芹的巧手中准备好了。

    菜色很简单。都是些素色小炒,那几个荤菜也是从珍味居带来的,可就是这些也让一行人吃得津津有味。吃饭的同时,小炭炉上还煮着小米粥,香气飘出老远。

    聂天熙刚吃了一片酱牛肉,抬头一看,远处走来几个身影,虽看不大清,可他觉得麻烦要来。对着众人说道:“大家快吃。再不吃一会就没得吃了。”

    聂书瑶抬头也看到了那几个身影,附和道:“快点吃。吃了快点走!”

    其它人也紧张起来,下箸如飞地吃了起来。

    当吃得差不多时。吴县令一行终于来了。

    待两方人马能相互看到脸面时,吴县令哈哈笑道:“远远的就闻到香味了,正好老夫的肚子也饿了,可否讨碗饭吃?”

    聂书瑶六人马上起身恭敬地向他行礼,聂书瑶道:“能请您吃饭那是我们的荣幸,只是粗茶淡饭怕是入不了您的口呀。”

    她低头看向碗里没剩几根菜的残羹真的好想笑,看到吴县令穿着便服也都没有口称大人。

    吴县令说完也发现了这个尴尬,好在那炭炉上的小米粥好了,正冒着清香,笑道:“就来碗粥吧。”

    聂书瑶笑着应下,冲着雨芹、五娘使了个眼色,两人便麻利地把这里收拾干净,又从车底下的抽屉里取出可以折叠的桌椅。

    共有四把椅子,一张桌子,这些都是聂书瑶画出图来让谭木匠做的,手工没得说,椅子上有坐垫坐着也舒服。用酸枣木做成,并在适当的位置雕上了梅花。

    吴县令照样上坐,碗筷都是用上好的酸枣木制成,暗红色纹理,加之打磨得又好,这碗同样雕了梅花,宛若一件件艺术品。

    一碗小米粥由聂书瑶亲自端到吴县令面前,笑道:“您请慢用!”

    吴县令捋着胡子点头道:“看不出来啊,小小年纪就这么会享受。嗯,不错!”

    他接过聂书瑶递来的小汤匙也翻来覆去看了好久,因为这也是酸枣木的,勺柄上也有几朵梅花。

    吃完米粥,聂书瑶又奉上了热茶。这茶壶、茶碗也是酸枣木做成的,同样是梅花系列,而且这些都是用一块木头做成,没有拼接。

    聂书瑶看着这些作品心中很自豪,谭木匠不愧是谭木匠,这些精细的活儿做得十分完美。这些碗筷、茶具还有这桌椅她是配合着马车卖的,自己的这一套是梅。熙儿的那一套是竹,正在制作中,她可以想象以后各种有身份的人都有这么一套那该是怎样的情景呀。

    喝着淡淡地清茶,吴县令脸上的笑又再度出现,和蔼地说:“坐,你们姐弟倆在我面前不要客气,都坐!”

    说着又看向刘师爷道:“你也坐。”

    如此,四人便围坐在了折叠桌前。五娘负责烧水,雨芹负责倒茶;这边二炮跟虎头立在姐弟倆的身后,算是贴身保护吧。

    那边是大牛跟李铺头站在吴县令身后。近处是良田,远处是青山;春天的风吹来。带来一阵阵梨花的清香,一切看上去都是那么的美好。

    “唉!”吴县令的叹息打破了这般美好。

    姐弟倆齐蹙眉,他们明白,县太爷这是要说正事了啊。

    吴县令叹息过后,说道:“你们的地契都办好了,等你们将事情办好回来后,就让大牛给你们送去。”

    这话说得笼统,聂书瑶愣了片刻。小声问:“大人,我们要去哪儿呀?”

    吴县令也露出了愣神情,反问道:“你们不是得去救咱们庞巡抚的千金小姐吗?”

    姐弟倆:“……。”

    “不是吗?除了你们没人能够胜任此事了呀。”吴县令为难地说。

    聂书瑶道:“大人,我们姐弟倆还是个孩子呢,怎能做如此重要的任务?咱们县衙可是人才济济,随便挑出个人来就比我们强。您看是不是哪里弄错了?”

    刘师爷接着道:“聂姑娘,这事我们没弄错,大人这么说实则是受到了庞巡抚的示意。毕竟被风月劫持之人是庞巡抚的女儿,而他带着女儿巡视是没有经过上方批准的。谁知女儿被劫持之后又传出了她跟风月私奔的传闻。”

    “然后呢?”问这话是聂天熙,他的声音冷清。为吴县令的不近人情而感到愤怒。

    刘师爷似乎感受到了他的怒意,再次呵呵一笑道:“这毕竟事关女子的名节,不好公然派兵或是派衙役去寻。他们都是男子呀。”

    聂天熙冷笑道:“既然刘师爷也知道这事关女子的名节,那我姐姐就是不是女子了吗?她的名节就不是名节了吗?”

    “聂姑娘是……。”刘师爷看了看面色不善的吴县令,将差点脱口而出的话咽了下去。

    聂书瑶笑道:“师爷您是想说,我只不过是个经商的市井女子吧,怎能跟官家小姐比呢?也就是说她的名节是名节,我的名节自然就不是名节了。您说呢,县令大人?”

    她早已料到会是这种结果,却不曾想这位看似中规中矩的刘师爷竟然是这么个意思,庞巡抚的女儿是人她就不是人了?

    她发誓。以后自己产业内的出产绝不卖给这位刘师爷,自己是记仇地!

    聂天熙的脸色也是极难看。心中再度升起了要做官的念头,只有自己强大了。外人才不能随随便便地让姐姐干这干那。

    那可是大盗风月,姐姐只是一介女流怎能深入敌窝呢,他们可真想得出来!此时聂天熙看向吴县令的眼神就不怎么好了。

    “咳!”吴县令咳嗽一声道:“是我们鲁莽了。”

    说着起身冲着聂书瑶深深一礼,吓得聂书瑶连连后退避过。

    笑话,先不说吴县令是一把年纪了,就冲着他的身份,这礼她也不能受。

    吴县令接着道:“是老夫考虑不周!可此事确实非姑娘出马不可。老夫跟那庞巡抚庞永春在朝中一向不和,被贬至朐县以来本以为再也不会跟他共事,可世道弄人啊。唉!刘师爷说的也是实情,还请姑娘帮老夫一把。”

    聂书瑶为此尴尬地一笑:“大人,您不觉得这有点强求于人吗?不知我若出手的话,大人会怎么表示。”

    在场的基本上都是自己人,聂书瑶这样问就想知道吴县令的诚意。

    吴县令摇头笑道:“明日大牛就把你们的地契送去。”

    “这还不够!”聂书瑶笑道,此时她的笑真的很养眼。

    “女子做生意不好做呀,老夫以后会全力支持你们的生意可好?”

    “以什么身份支持?”

    “当然是我这个芝麻官县令了,呵呵!老夫可是很穷的。”

    聂书瑶就等这句话了,以后外出的话,路引什么的就好办了。(未完待续)

    ps:感谢“寒绯樱”投的粉红票,再求粉红,求订阅!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