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科幻小说 > 佳谋 > 第138章 夜宿客栈

第138章 夜宿客栈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佳谋最新章节!

    此话一出,在众人耳中宛如天籁。若没有毒死人这一条的话,那李氏兄弟犯的罪也受不了多大的惩罚,说不定交点银钱就能出来了。

    “快快道来。”季长风起身道。

    聂天熙笑道:“大人莫急,此事说来也简单。不知忤作可验出这是什么毒?”

    忤作回道:“据老夫推断,此乃中了砒霜之毒。”

    聂天熙点头道:“确实如此。学生在老人家的衣领处还看到了一些砒霜粉末,可见害人者是多么猖狂呀,竟在光大化日之下逼人吃砒霜。可是,他却忘了最重要一点……。”

    “是什么?”众人出口问,连在一边不能动的李氏兄弟也睁大眼睛看着他。

    “那就是砒霜之毒还沾在下毒者的手上!”

    聂天熙看向不明所以的众人,大声道:“砒霜之毒无色无味,纯净的话是白色粉末,若不纯则有红色跟红黄色之物沾在上面。死者被服食的就是不纯的砒霜,且数量极多,所以银针试毒才能显出黑色。但让死者服食砒霜时,拿砒霜之人的手上必定沾有砒霜。”

    “那又如何?”忤作抢先问。

    聂天熙来到柱子娘倆前,问道:“李老汉被他们逼服砒霜时有没有反抗?”

    柱子娘道:“有!怎么没有,可他们将我跟柱子踹得爬不起来,两人就那么按着我爹硬是往他嘴里灌啊。”

    “嗯,明白了。”聂天熙吊起了众人的胃口,来回踱步就是不说明原因。

    在场诸人都急,聂书瑶却是微微笑了,她这弟弟演起戏来也是很有天分的呢!

    最后连李氏兄弟也忍不住开口问:“到底是什么?”

    聂天熙这才咧嘴一笑,时机到了。

    “其实也没什么。就是这砒霜之毒既然是无色无味的,就算是沾在手上也是看不出来闻不到的。但是如果不洗手的话。就这么舔一下手指,诸位觉得会出现什么情况?”最后他来了个反问。

    忤作不知道砒霜还是这样子的,正在皱眉苦思。

    宋云飞也想了一会。抬头看到聂天熙在笑,心中突然明白了。

    他刚要说一句吓人的话时,凤无崖抢先道:“当然是跟中了砒霜一样了,口吐白沫,耳鼻出血,死后连骨头都是黑的。”

    聂天熙双手一拍马上点头道:“就是这样的。大人。”

    他冲着季长风拱手道:“请大人下令让李氏兄弟舔干净自己的十根手指。学生认为。此地没有水源,这二人不可能洗手。他们在给李老汉服毒之时,手上也一定有砒霜。若是舔过后。半个时辰未亡,说明他们是清白的;若是死了,也算为李老汉抵命了,怎么做他们都是合算的,不是吗?”

    “确实如此。大人,下令吧!”宋云飞也道。

    季长风不知道这是不是真的,但也可以一试。何况这位公子也这么说了,总得给他点面子啊。

    于是大声道:“就照此方实行。众捕快听令!”

    “属下在!”出来两名人高马大的捕快。

    李氏兄弟则是吓得脸色苍白,他们的手被绳子捆着,心中却是害怕不已,难道砒霜真的是这样的吗?早知如此就不让老家伙吃了。

    他们之所以给李老汉吃砒霜,一来是嫌弃他碍眼。装死都装不像。那就让他真死;二来是想做个试验,试试这东西是不是真的那么有用。这是一个蓬头垢面的落魄道士给他们的。为此还诈了他们半两银子,不过却是给了他们接近一斤的砒霜。

    当捕快来到他们跟前给他们解手上的绳子时,李二能首先受不了,大叫道:“我说,我说,是大哥先逼着老家伙吃的,可我们不知道那是砒霜呀。”

    李大能骂道:“你这混蛋,我是你大哥!不过,大人呀,千万别让我们舔手呀,我们认罪。”

    聂天熙跟宋云飞呵呵笑了起来,凤无涯也面露喜色,他总算是从这破案子中脱身了。

    听完李氏兄弟的口供,季长风道:“让他们画押!”

    忙碌的书记员匆匆写好供词递了上去,画押结束后,天色也不早了,夕阳余晖点点。

    季长风觉得是时候做宣判了,在路边审案呀,想想就让人兴奋,想必此案卷递上去,上司也会对自己刮目相看的。

    “咳咳!李氏兄弟听判。”他清了清嗓子,大声道。

    就在这时,从远处又跑了一群人,同样大声喊道:“大人,大人!求大人为我们小民做主呀!”

    季长风皱眉,这又是什么情况。

    来者有男有女近二十人,男子都是人高马大的,女子则是眼睛哭得像桃子。

    柱子娘在人群中找自己的闺女,当看到人群中的那个瘦小身影时,娘倆抱在一起大哭。

    “大人呀,这就是我闺女,她被李大能抢了去,说是今天不还钱,明天就卖到窑子里去啊。求大人为我们做主,欠的债我们已经还清了。”

    紧接着便是众人再次陈说自己的冤情,如此说到太阳下山方才说清。

    李氏兄弟则是彻底瘫软在地,他们近年来一直都这么做也没事,今天没想到栽到几个书生手里了。特别是凤无崖,要是他乖乖地交银子走人能有这些事吗?

    两兄弟的眼神似是将凤无崖戳成窟窿,他们不敢对聂天熙跟宋云飞使这眼色,知道他们是有后台的人,光看那漂亮马车就明白了,还有两个功夫极好的随从,于是将自己的怒火全都发到凤无崖身上。

    可凤无崖虽然看上去只是个手无缚鸡之力的漂亮书生,却没将这些放在眼里。反而冲着县太爷拱手道:“请大人为小民主持公道,请宣判!”

    季长风则朝他笑笑,这一句话算是为他解了围,说道:“今日本县就在这李家庄官道上宣判,以正我大明国法,还百姓公道。”

    全场寂静无声。太阳也终于下山了。

    “李大能强抢民女兼之放高利贷又毒死李老汉,而且还在官道上碰……碰瓷儿,数罪并罚。判绞刑,待上方批准后秋后实行!”

    “啊!”李大能听到这个宣判瘫倒在地,他的家属则是哭天抢地。

    “肃静!”一捕快大喊道。

    场面又静了下来,季长风再次宣判:“从犯李二能,发配充军二十年!”

    这个判罚不可谓不重,绞形就不用说了。充军等于是判了死刑。不过家人愿意花钱的话或许还能活着回来。

    季长风也是下了狠心,一是看这些百姓着实可怜,如此宣判于法来说也是可行的。若是百姓们再将此事四处一宣扬。自己这官途可就顺了。

    “押解罪犯回县衙!”

    季长风大手一挥自有捕快带李氏兄弟走,好在李氏兄弟没有喊冤。当着这么多百姓的面他们也不敢喊冤,怕引起重怒被活活打死,没看到那些刚找回女儿的家长们眼睛都红了吗?

    安抚好李家庄的人,并说明凡有借李氏兄弟高利贷的均可拿着借据去县衙备案。此事他季长风打算详查。

    众人目送李家庄的人抬着李老汉的尸体回去后,县太爷的马车在前面开路,众人的车辆这才开始慢慢前行。

    聂天熙的马车走在前头。随后是凤无崖、谢有笙的车,再往后就是聂书瑶的马车,以此类推。

    聂书瑶在车里还听到最后那名书生大呼过瘾,一定要好好结识聂天熙等人云云。

    她坐在车里嘴角弯弯,从今天的案子中她看到了自家弟弟的成长,相信用不了多久他能就独当一面了。

    当一队马车过了小树林后。天已经蒙蒙黑了。就算是转弯去丰县时间也已来不急。

    季长风下了马车冲着众人,说道:“此案耽误诸位的行程了。不如今晚就夜宿前方十几里地的如意客栈如何?”

    聂天熙倒是无所谓,没多时雨芹过来说,小姐同意先住客栈。

    随后其它车辆也派人来回话,愿意听从县太爷的安排。

    征求了意见后,季长风又道:“就是天色渐黑,这十里几地不好走呀,不知诸位可有法子?”

    他带得人不多,除了两个捕头骑马外,还有三辆车,他就占了一辆,又带上了李氏兄弟,感觉走不快。

    聂天熙道:“不如由我跟姐姐的马车先行吧,我们的马车有灯,可以为诸位引路。”

    “哦?那就有劳了。”季长风看他们的马车就知道这人非富即贵呀,而且还跟那位公子同乘一车,于是对他的态度就相当好。

    雨芹还在这边,听到这话就小跑过去回报聂书瑶。

    聂书瑶觉得这也是对自家马车的宣传,便让五娘取出四盏煤油灯点好挂在车的四角。

    将灯芯调到最大,反而不容易烧到那层厚纸,也更加光亮了,便在其它马车有意的避让下来到车队的最前方。而聂天熙的车在中间,领着后面的马车往如意客栈赶去。

    挂着煤油灯的四轮马车异常惹眼,几乎在同一时间这些马车的主人就生出了想要这样一辆车的心思,好在众人聚在一起的时间还长,还有机会打听这车在哪里做的。

    在马车的叮当声中,如此不快的速度下行了半个时辰才到如意客栈。

    这如意客栈建在一处山脚之下,此地可谓是前不着村后不着店,占有地理位置。

    一溜马车赶过来时,门口迎客的店小二却被这气势吓得跑到了店内请示掌柜的了。

    季长风为了不扰民换上了便装,那些捕快也脱了外面的捕快背甲,将刀也包住了。

    聂书瑶没有下车,只是看着如意客栈发呆,一个如此寒碜的客栈,一群形色各异的人半夜来投宿。不发生点什么事怎么对得起此氛围呢!她得看好自己这一方的人,省点麻烦上身。(未完待续)

    ps:感谢“as”亲打赏的平安符,谢谢亲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