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武侠修真 > 黑山老妖要修道 > 第074章

第074章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黑山老妖要修道最新章节!

    既然实打实的赢了,皇帝也乐得装作很是感兴趣的模样,身子探出来半个,道:“炸糕?嗯。”他又看了看天色道:“这么一说,也的确到了吃点心的时候。”

    山阳泽要当众表演炸糕绝学,可有点难倒宫里的太监还有御厨了,宫里御膳房三个,地方是够大,可是灶头都是砌好的,再说谁家比拼厨艺还能比拼到宫里的,关键还是在大庭广众之下,而且这人还是个道士!

    摔!真的不是来抢饭碗的么?

    况且炸糕是个什么鬼?这道点心也就是平常宫宴一百零八道菜时用来凑数的。况且这点心的三个特点,就让宫里的主子们对它深恶痛绝了。

    第一,油炸的东西,油腻腻的,宫妃们本来就不怎么活动,这种吃了会长肉的东西都是看也不看的;第二,它粘牙,于是年纪大的人是不敢吃它;第三,它是甜的,皇帝也不怎么喜欢。

    想到这儿,御膳房的大师傅问道:“这陛下究竟是个什么意思?光说了炸糕?馅料呢?红豆?白芸豆?还是红薯山药枣泥?糕体要用糯米的还是紫米?还要加黑米在里面么?”

    太监自然也是不知道的,上头就交待了炸糕两个字,他哪儿知道里面还有这么多奇奇怪怪的东西,有点不耐烦道:“都带上,把那些个没炸的也都带上。”

    皇帝的吩咐,下面人做的飞快,场上的官员才窃窃私语,脑补到这个看起来很是年轻,但是又道法高深的道士可能没出家之前是个大厨,叹了一声命运多舛的时候,东西抬来了。

    炉子用了冬天专门烤鹿肉的炭火炉子,里面现在是红彤彤的碳,稍微近一些就能感受到阵阵热浪。炉子上面架着口大锅,油已经倒进去了,炸糕这东西费油,至少半锅才够,所以得先烧上。

    旁边则是搭好的案板,还有十几个精精致致的小碟子,里面放着用来做馅料的各种颜色的糊状物,以及三个小瓷盆,里面是糯米粉配着不同东西和的面。以及案板旁边的御膳房大师傅一个,配菜的小太监两个。

    看到这么大的架势,山阳泽不禁也有点苦笑,他当初想的炸糕,不过是简简单单一块糯米年糕,最多也就是像在黑山镇上吃的那种,里面加点萝卜丝的,但是现在这么多材料,山阳泽不由得手痒了。

    话说不会做炸糕的道士不是好山大王。

    山阳泽扫了一遍馅料,像什么红豆沙,枣泥这种寻常人家吃的东西,他还是能看出来的,不过……他也不知道什么好吃,于是每样都取了一些,搁到碗里准备混匀了。

    要说皇帝用的碗,特别是还没装盘前的器具,很多都是银的,就是怕有人下毒,山阳泽用了银碗,银筷子,刚想上手,突然想起来什么,从怀里掏出来上次得来的鬼,一道符拍在鬼身上,除了老道士和番僧两个能看见鬼的,剩下的便只能看见银筷子自己开始搅了。

    离他最近的两个负责配菜的小太监倒抽一口冷气,随即相视一眼,的确用不到咱俩来着。不过大厨倒是有点皱眉头来着,心说这人一看就是门外汉,馅料用的这么杂,一会该尝不出主要味道了。

    案板正对着皇帝,办完事的督主也在皇帝身边站着,看的是一清二楚,见状,督主在皇帝身边道:“山道长法力高深,这次是多亏他鼎力相助,否则定是没有这么顺利。”

    皇帝点了点头,越发的相信山阳泽了。

    方才还有些心不在焉,三三两两站在一起凑数的官员看了自动搅拌的银筷子,话也顾不上说了,虽说不少人的是第一亲眼看见做饭,但是……他们可以肯定的是自家的大厨绝对没有这个手艺。

    番僧脸上倒是看不出什么表情,不过老道士面前那扇已经打开的通往新世界的大门……又被推开了一些。

    馅料自己搅的开心,山阳泽往模具里放糯米了,虽然准备了三种,不过他还是选了什么都没加的白糯米,话说馅料已经够杂的了,皮子还是干净些的好,再说他的主打又不是这个。

    馅料和好,又被鬼魂牌剁菜刀切成小块,山阳泽又是一道冰封符上去,馅料里里外外都来了个透心凉。虽然口味上没什么创新了,那就在做法上,想来宫里的人也吃不到外热内冷的炸糕,刚好他来给开个荤。

    下来就是把馅料放在皮子里包好,这个也没什么难度,再说他还有帮鬼。

    之后就是最后一步了,山阳泽把一盘精精致致不过八块的点心倒进了油锅里,炸糕立即滋啦滋啦的响了起来,然后表面冒出小气泡来。

    看到这儿,不仅是老道士,包括在场的官员还有皇帝都有点担心。没错,乌思藏那里物产贫瘠不假,番僧可能来了京城才第一次见到各种吃的,但是一路看下来,山阳泽目前做的这些事情也不是学不会的,皇帝不由得皱了皱眉头,心说刚才在御书房才说过不该谦虚的时候别谦虚的,山阳泽怎么也犯了这毛病。

    然后,山阳泽的下一个动作让在场所有人都惊呆了。

    他把手伸进油锅里去了!他把手伸进油锅里去了!他把手伸进油锅里去了!

    丧心病狂啊!番僧那张面无表情的脸上都看看出错愕了:你们真是够了,为了赢什么事情都做的出来!

    皇帝也两步从宝座上奔了下来,甚至山阳泽身边跟着的对他厨艺很是不屑的大厨都伸手想去捞他袖子了。不过山阳泽抬起头微微一笑,道:“无事,陛下莫急,炸糕一会就好。”

    滚!说的朕奔下来好像是因为饿了一样!

    皇帝不由得放缓了脚步,似乎慢慢走到山阳泽身边就能掩盖他对炸糕的渴望。热的啊,皇帝看了看离山阳泽最近的大厨,却见大厨也是一脸的不敢相信,还伸手去油锅上面晃了晃,感受了一下温度。

    皇帝看着大厨,心道:莫非朕一直被骗了,其实做饭用的油不用烧热也能把饭做熟?不止是皇帝,连周围几个官员也鼓足勇气都围了上来,油锅周围是水泄不通。但是大家看完都是你看我我看你,再看看在油锅里翻腾的炸糕,还有山阳泽一双色如同白玉,但是杀伤力巨大的双手。

    不得不说,山阳泽的这一举动,让在场很多号称“君子远庖厨”的官员们都在夜深人静的时候秘密查探了一下自己厨房。

    炸糕做的本来就不大,不一会便遍体金黄,炸好了,山阳泽将炸糕一块块捞出来,这里不得不再次强调一下,用的是手而不是漏勺……然后整整齐齐的码了一盘子,由小太监端着捧给了皇帝。

    要说皇宫里什么好吃的没有,炸糕这东西实在上不了台面,不过这么炸出来的炸糕,皇帝也是第一次吃。他连着吃了两块,道:“不错!很好!外皮是脆了,里面松软可口,馅儿还是冰的。”皇帝放下筷子,道:“把这个分分,给太后还有万妃宫里送去。”

    皇帝坐在高台上,看着番僧有点黑的脸,得意的笑道:“如何?”

    番僧叽里咕噜说了一顿,只见负责翻译的官员脸上是越来越轻松,等到番僧话音落下,他道:“恭喜陛下,他认输了。”说完,他又转向山阳泽道:“他说真人法力高深,他自愧不如。”

    山阳泽笑了笑,心里想,就知道你那橡皮套不禁炸。

    一场比试下来,主人是开心了,宾客脸有点黑,不过管他呢。皇帝笑道:“高僧佛法修炼还不到家啊,这法王之事便暂且搁置了吧。”说着,皇帝下了宝座,对山阳泽道:“你到我御书房来。”皇帝一边走一边笑,道:“趁着真人在京,要斗法的赶紧来。”

    山阳泽跟着皇帝进了御书房,皇帝坐下后道:“真人今日可是大大的出力了,让朕好好想想,赏个什么好呢……有了,朕赐你天师封号,并赏京中宅院一座。”

    山阳泽微笑着领旨谢恩了,不过碍于他姓山,不管是山天师还是山真人听起来都不怎么顺耳。

    皇帝又道:“听说天师还住在会同馆?那地方倒也不错,暂时住住也不用费心。”皇帝年纪还不算很大,还没满三十呢,有一颗争强好胜的心,而且还没多少等待的耐心,今日山阳泽三场都胜了,他开心的一直在笑。

    “天师若是想开宗立派,朕也能赏你一处京城附近的山峰,等挑好了就去找万通,他什么都能干。”皇帝一个人说了不少话,心中的兴奋劲儿才消了一些。

    山阳泽道:“多谢陛下。”心里想这几块炸糕真心是卖出去天价了,道士的封号顶天就是天师了,他到手了。京中宅院,能让皇帝赏赐的肯定都在内城区,换算过来都是二环内,将来拆迁分分钟变土豪的命,至于京城附近的山峰,山大王马上就要有两个山头了,事业一步步在发展壮大啊。

    想到这儿,山阳泽脸上的笑容也越发的甜美起来。

    皇帝咳嗽两声,喝了杯茶,道:“不过这次的差事,办的不太好。”

    这种一棒子一个甜枣的手法,山阳泽倒也不陌生,不过他没什么反应,督主却跪下来了。皇帝又道:“走漏风声,办事不利。”皇帝看了一眼跪在地上请罪的督主,道:“不过东西是得来了,也算是将功补过。起来吧。”

    督主一脸惶恐站在一边,皇帝又问山阳泽道:“不止道家典籍里可有长生草的记载?”

    山阳泽摇摇头,道:“长生草最早是跟着汉武帝一起流传出来的,相传汉武帝从西王母处求得长生草,只是……汉武帝是传说中最后一个见过西王母的人,还搭建楼台和西王母相会。”山阳泽原本以为这是传说来着,但是山都能成妖了,西王母也不是那么难接受的了。

    皇帝听了这话,若有所思道:“那张方子,朕已经拆开来分别去找太医问过了,就是这长生草……”皇帝突然站起来来,道:“时间紧迫,当日与你们同去的玉间斋老板一家又死的蹊跷,万通现在也没查出个所以然来,未免夜长梦多,你们这便动身上路!”

    要说山阳泽也是想尽早上路的,虽然现在已经是秋末,马上便要入冬,不过那地方靠近火焰山,想来冬天去更为安全一些。况且……郭前的尸骨还有他的目的以及他身上的疑点,对山阳泽来说如鲠在喉,噎得难受极了。

    一方面,他想着郭前对他的好,想起他的舍身相救,一路陪伴,还有羞射的不要不要的告白,每每想起来都是入蜂蜜入喉,一路甜到了心里,可是如果郭前骗了他……山阳泽心里又苦又涩,不是滋味。

    难道郭前骗了他山阳泽就会这么算了么?他以前的设想是如果郭前真的有所隐瞒,对他是全盘的利用,那么从此两人桥归桥路归路,从此天涯两边,再不相见,可是心里难免又不甘心。山阳泽不禁想起了黑山深处的那处洞穴,深不见底,不见天日,若是郭前骗了他,定要将他囚禁于此,从此——

    刚想到这儿,皇帝发话了,“蜀王暴毙!”

    山阳泽愣了一愣,还沉浸在如何处罚郭前的幻想里,心说这和我有什么关系。

    不过他的这一愣,在皇帝眼里就是害怕了。皇帝奉行的就是恩威并施,看见山阳泽脸上这个表情,皇帝认为自己的目的达到了,道:“天师这一天劳苦功高,天色渐晚,早些出宫休息吧。”

    送他出来的不用说,就是督主。两人一路走,一路聊着,督主道:“上回黑山商盟传来的消息,也算证据确凿了,蜀王确有不臣之心。皇帝暗中派了人安排蜀王暴毙,又让他的庶长子继位。”督主叹了口气,似乎对这种大家族里嫡庶之争的惨烈也很是感概,“蜀王的庶长子今年一十五岁,嫡子才刚三岁,王妃虽掌握了后院大权,不过双方都有优势,这番斗争下来……”得利的还是陛下。

    不过最后这句话就不用说出来了。

    山阳泽这才明白皇帝是借着黑山商盟敲打他,不过他只占了那么一点点股份,又半点活不干,想来皇帝也没放在心上,不过督主的这份心还是要感谢一下的,山阳泽正色道:“多谢督主提醒。”

    督主没说话,只是看了他一眼,想的却是第一次去找他,在金牛道上魂魄离体被当成诱饵,第二次是两人一起去乾陵,之后死了一次,连下葬的步骤都走了,这次再跟着他出去,总觉得不太妙。

    山阳泽觉得督主的脸色有些许哀怨,道:“此去高昌故都少说也有六千余里地,坐马车也得将近一月才到,眼看着就要入冬了,不知我们何时出发?”

    听到这话,督主总有点上赶着挖坑被埋的架势,道:“再等三天。无论玉间斋的火查不查的出来,我们三天后出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