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武侠修真 > 黑山老妖要修道 > 第076章

第076章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黑山老妖要修道最新章节!

    能让督主这么郑重其事的说出来,死的这人必定身上有什么异常之处。万通止了笑声,山阳泽也看着督主,督主又道:“我差人去找了中药铺的大夫,他家里二儿子一直身体健康,去年成的亲,也没有什么隐疾,重阳节过后才请过大夫去家里,我看了那张药方子,都是些寻常温养的药材,没什么异常。”

    要说平常死个人也不会得到督主这么郑重其事的对待,但是跟山阳泽在一起久了,又是玉间斋隔壁,督主不免往鬼怪这条路上多想了想,再者纪老板这一伙人能在他们眼皮子底下做手脚,任何异常任何线索都不能放过。

    山阳泽听了这话,站起身来道:“我们这就去看看。”说完他看了万通一眼,刚想寒暄告辞,却见万通也站了起来,道:“一起去。寻常的案子都是顺天府尹负责的,不过……”万通使了个你懂得的眼神,“这里面牵扯了皇家私密,相关案件都是锦衣卫负责的。”

    山阳泽点了点头,道:“我去拿些符纸等物,马上出来。”

    说的是拿符纸,其实是转去后面屋子叫郭前了,虽然山阳泽自信能解决,不过有了郭前道法比他高深,又年代久远,有些东西山阳泽还得想,还得推测,他是一眼就能看出来的,有他在,时间能节省不少。

    不过郭前却给拒绝了,他摇了摇头道:“锦衣卫指挥使,叫万通的那个,身上煞气甚重,我现在还是鬼身,不好跟他离的太近。”

    听了这理由,山阳泽嘴上不好多说什么,心里却矛盾的很。一面是想跟他朝夕相对,另一面又觉得他身上秘密太多,目的不明。于是便不痛不痒地安慰了两句,便跟着督主还有万通一起坐上马车离开了。

    历史上,西厂虽然存在的时间短,但是权力却是凌驾于东厂和锦衣卫之上的,现实中也是如此,万通舍弃了自己的马车,跟着一起上了督主的马车。

    车子驶出会同馆,一路往南,万通似乎有点话唠,掀了帘子一路给山阳泽指点,什么京中哪里的地价贵啊,你新得的商铺都在什么地方,还有皇帝赏赐的宅院可能在什么地方。

    督主则基本是一言不发,皱着眉头似乎是在想纪老板带来的隐患,只是在万通说到皇帝赏赐的宅院的时候来了一句,“就在会同馆南边一点,早先住过礼部侍郎。”

    山阳泽听着万通介绍京城各种特产,又看了看不怎么说话的督主,想着万通话如此之多,难道因为督主是万贵妃心腹的缘故?早先跟万通一路上京的时候,就听见他有时候喝高了也念叨两句姐姐不容易什么的,也说要给姐姐争口气,难道是怕督主给万贵妃传话?不过万通这么旁征博引的讲述各种典故,传过去也是要说他用心读书吧。

    山阳泽收了心中疑虑,继续听他讲各种奇闻异事了。

    这样一来,时间过得很过,山阳泽还有点意犹未尽呢,玉间斋已经到了。虽然已经烧过好几天了,不过纪老板没什么家人留下,又因为这家是西厂厂督专门吩咐过要留心的,因此除了里面三十具烧焦了的尸体被移走了,剩下基本都是照原样留着的,所以空气中依然是烧焦的味道。

    督主第一个下了车,万通有个比较大的肚子,上下不太方面,道:“山老弟,来扶我一把。”山阳泽伸手过去,万通拉着他用力起身,头借机凑到他耳边,用小到几乎听不清的声音道:“他是皇帝的人。”

    山阳泽一愣,万通有点自嘲的一笑,“莫不是我太重了,老弟拉不动了?”

    山阳泽急忙反应过来,也笑道:“这一拉,早上的饭算是白吃了。”

    两人笑着下了车,山阳泽看见督主已经进去废墟的背影,心想这才更合情合理一些。毕竟现在西厂的成立是为了长生不老药,权利又大过天,只跟皇帝一个人负责,要说西厂厂督是万贵妃的心腹……那皇帝心得多大。

    玉间斋旧址旁边守着一圈不下二十人的锦衣卫,见了督主还有万通都很是恭敬的行了礼,不过山阳泽面生,但是能跟着督主还有万通一辆马车过来,想来也不是寻常之辈,于是山阳泽也受了不少带着探究的注目礼。

    山阳泽还有万通两个追上督主,只听督主道:“他们已经来查过一会了。根据烧焦的痕迹,还有别的一些痕迹,玉间斋大堂,二楼,甚至地下密室里的东西没有一样被动过。”

    听到这话,山阳泽不由得想到了在乾陵里,纪老板临死之前的喊话,“有了长生不老药,又知道了乾陵的入口,怎么都不亏!”

    几人走过大堂的废墟,到了原本的院子,督主和万通不由自主的打了个寒颤,山阳泽环视一周,只觉得阴气重,怨气也重,他问道:“一个没逃出来?”

    督主点头道:“三十具尸体,现在全部在西厂里放着。夜里子时左右起的火,虽然将玉间斋烧了个干净,不过左右都没波及到,而且这里的井打的密,很快便被扑灭了。”

    万通跟着补充道:“这火是人放的,一般人家起火,要么是厨房,要么是夜里蜡烛等物倒了,但是不管是哪一种,都不会让整个院子同时烧起来。”

    山阳泽感受了院子里弥散着的三十人的怨气,道:“这是醒着被烧死的。不知下手之人用了什么法子,这些人都不能动,活生生的被烧死了。”

    说完山阳泽转身出了院子,因为督主不日便要跟他一起去高昌古国,便跟万通道:“将地面上的东西全清了,在太阳底下暴晒,然后混着健壮的公鸡血埋了。”他又指着院子道:“我再给你几道府,沿着院墙埋一圈,死过人的地方种上桃树,等到桃树开花结果这院子才能再次住人。”

    万通一边听一边记,督主问道:“能看出来什么?”

    山阳泽道:“已经过了头七,魂是招不回来。”

    督主叹了口气略有失望,道:“我们去隔壁看看。”

    隔壁约三四丈的地方是间书画铺子,死的是老板的二儿子,才十八岁,今天早上被叫起的丫鬟发现死在了书房的床上,这才宣扬开来。尸体刚举行过小敛,现在放在书房里,等到停灵七天再大殓入葬。

    万通亮了身份,书画铺子的老板强忍的内心的悲痛将几人迎进了书房,他擦了擦眼泪,哭了两声突然反应过来,锦衣卫上门代表什么?“我儿子是被人害死的!”

    趁着万通跟铺子老板了解情况,山阳泽去上了柱香,借机往棺材里看了一眼,年纪轻轻的一个小伙子,看着是文文气气,身材中等,不过……山阳泽叫了督主过来,道:“先上柱香再说。”然后又附在他耳边轻声道:“你看尸体有什么不对。”

    那边万通已经跟老板说完,老板中年丧子,连走路都要拄着拐杖了,说了两句话就觉得心慌气短,招了管家远远的陪着他们,便回房躺着去了。

    督主上完香,又换了万通去,这下三人都看见了。相互使个眼色,几人凑在一起,万通道:“昨天晚上死的?不太像,我带了仵作,让他也进来看看。”

    仵作进来一看,便道:“这人身上已经有了腐烂的痕迹,按照现在这个气温,至少死了三天了。”说完,他又悄无声息的退了出去。

    山阳泽三人待在铺子老板给他们准备的小客房里,督主道:“他是昨天晚上死的没错,况且前天还有人见过他出门,这个我已经差人打探过了。”

    山阳泽有点惊异于督主的高效率,他想了想道:“若是昨天晚上死的,但是尸体又成了这幅样子,也有可能是被吸了阳气。”

    督主有点兴奋,道:“是不是隔壁的冤魂?他们被活活烧死,成了厉鬼也情有可原,若是有了厉鬼,岂不是就能知道隔壁黑手的下落了!”

    山阳泽摇了摇头,道:“一般来说鬼是吸不了阳气,除非他们修炼有成,能将阳气转成精气,不然鬼吸阳气就是找死。”说完山阳泽又补充了一句:“能吸阳气的,一般都是妖怪。”

    不过若是这家里有妖怪,说不定也能问出点什么来。想到这儿,万通立即叫了人手,去一个个盘问少爷的屋里人了。

    少爷屋里除了去年才娶的妻子,还有四个丫鬟,两个是家里给配的,还有两个是二少夫人带来的。四个人问了个遍,都说昨晚上没跟少爷同房,而且各自还都有证人,山阳泽也去看了看这四个人,暗地里使了法术,冲督主摇了摇头,道:“不是。”

    “那就只有二少夫人了。”督主道,他招来管家一问,管家面有难色道:“少夫人已经有了身孕,早上听见少爷死了,便气急攻心晕了过去,吃了药现在还没醒。”

    督主看了山阳泽一眼,道:“无碍,我们只远远的看一眼便是。”

    管家有点奇怪,不过这些人都是大官,他便差人去安排了。不一会,便来请三人去了西厢房。卧室里窗户紧闭,丫鬟带着他们三个站到屏风旁边,离床还有一段距离。床边已经放下床帘,不厚不薄的刚刚能露出个人影。丫鬟面有难色,虽然这几位是官差,不过去到女子的卧室里,在礼法上还是有些说不过去的。才刚刚待了三五息的功夫,丫鬟便小声催促他们出来了。

    别说山阳泽了,连督主进来都觉得身上一冷,屋子里怎么会比外面还冷,指定是床上那个人有问题!

    趁着转身的时候,山阳泽悄无声息往床上弹了一道符出来,只见床上那女子猛然往起一坐,厉声道:“我与你无冤无仇,你为什么要坏我好事!”

    丫鬟惊的呆在那里,只见床上女子掀了帘子出来,丫鬟惊道:“二少奶奶,你怎么变成这个样子!”

    那女子头发散乱,脸色灰败,露出的手臂上还有一块块黑红的疤痕,就像是才烧伤的一样。女子听了丫鬟的质问,哼了一声道:“谁是你家二少奶奶!”

    山阳泽见状,也顾不上许多,急忙将丫鬟推了出去,将门一关,道:“你是玉间斋里烧死的,你是哪一个?”

    “玉间斋?”女子脸上闪过一丝狠毒,道:“原来那地方叫玉间斋!”说完她笑道:“你们来晚了!”

    一听这话,又看见女子脸上乎红乎青的闪个不停,山阳泽道:“不好!”急忙上前想要拿住女子,那女子也不反抗也不挣扎,立即被山阳泽擒在手里,她身子软倒,很是释怀的笑道:“我死了不要紧,只是可怜我那五岁的孩子,小小年纪便丧生于火海。还好让我找到这已经有了身孕的妇人,我吸了阳气马上就要烟消云散了,不过我的孩子又能再生下来了。”说着她摸了摸肚子,眼里流下两滴眼泪,头一偏,没动静了。

    随着女鬼的消失,二少奶奶脸上渐渐又有了血色,山阳泽将人放回床上,还没来得及说什么,跑出去叫人的丫鬟到了,啪啪啪的拍门。督主去开了门,只见铺子老板一脸怒色的站在门口。

    “你们!”老板捂着胸口不住的喘气,又碍于这些人的身份不敢说什么过分的话,但是盯着他们的眼睛都能冒出火来。

    见状,山阳泽急中生智,用法术飘了本一看就是二少爷常看的书起来,指给老板道:“你儿子魂魄未散,下葬时多烧些值钱,不然将来必成后患。”趁着老板抱着书大哭无暇顾及旁人,他们三个速速走出了书画铺子。

    三人上了马车,山阳泽道:“她这番大费周章,害死一个人,自己烟消云散,让她被烧死的儿子占了那女人腹中之胎,但是……最多不过活到五岁。”

    气氛有点压抑。

    督主道:“听那女鬼的话,她是被人找来顶替的,还有一个五岁的孩子。这么一看至少逃出去一个女人,还有一个五岁的孩子。”

    万通道:“这帮人做事心狠手辣又缜密缜密,想来拿来顶替的这一位若是有了个五岁的孩子,年纪不会小于二十岁,如此一来那三个丫鬟可以排除了。”

    马车一路往西,到了西厂门口停了下来。

    得知又有两个人逃了出去,督主脚步匆匆,连口茶也没来得及喝,直接就将几人带去了停尸房。

    这间屋子一半建于地下,用厚厚的青砖砌墙,没有窗户,只有一扇小门和屋檐下隐蔽的通气孔,山阳泽一进去就觉得温度低的有点不正常,仔细一看,屋里四个角还摆放着冰盆。

    见到督主带人进来,屋里几个人停下手中的活,其中一人上前道:“这些人年纪都对的上,据查探其中一个伙计腿曾经骨折过,”那人指了指其中一具焦黑的尸体,道:“这一具左腿骨折。根据痕迹来看,至少也是三五年的伤了,跟查来的消息吻合。”

    山阳泽听的有点胆战心惊,若是真的被烧死了还好说,若是找的替身……他们背后究竟有多大势力。

    山阳泽回过神来,听到仵作道:“……有了身孕,一月有余。”说完仵作挪到了下一具尸体,道:“这具尸体少了左手小指,也对的上。”

    “等一下!”山阳泽道,他站在那具女尸跟前,道:“这是谁的尸体?”

    仵作看了一眼,道:“这具尸体从正堂搬出来,根据身上的首饰推测,应该是纪老板的正妻。”

    “一月有余?”山阳泽看着督主道:“纪老板是什么时候离京的?”

    督主眼中精光一闪,道:“他比我还早出发一旬,说要去召集人手。我从京城去黑山镇找你,然后我俩同去长安城……”督主一边回想一遍算着,道:“纪老板的正妻绝对不会有不到两月的身孕!”

    “这不是纪老板的正妻!”

    督主来回踱步,道:“又一个被掉包的。到现在可以肯定的是纪老板的夫人,还有一个五岁的孩子被掉包了,以及不能肯定的年长的伙计。”督主突然停下脚步,道:“未免夜长梦多,我们得这就得出发!”

    虽然折腾了一天已经是下午了,不过面对这么一对神通广大而且到目前还隐藏在暗处的对手,山阳泽也不敢肯定他们下一步要去往高昌国的消息能瞒的过去,虽然对郭前有所怀疑,但若是他的尸骨落在别人手里,山阳泽也是绝对不会善罢甘休的,所以对于督主的提议他是百分百赞同。

    当下三人兵分两路,万通带着锦衣卫接管了剩下的事情,督主顺路带着山阳泽回了皇城。

    不过一个时辰,督主、山阳泽还有郭前三个又上了马车,一路往西去了。

    “逃了一个女人,还带了个五岁的孩子。”督主道:“还有可能一直在暗处的某个伙计。女人心狠起来比男人要可怕的多,年长的伙计见多识广,怕是不好对付。”说完督主又安慰自己道:“此行高昌,知情人只有我们三个,再加上陛下。一会到了前面驿站,我们乔装打扮,稳妥一点,万万不能让人跟上来。”

    山阳泽点头道:“你想过没有,不管那三十具尸体里逃出来多少,五岁的孩子是要人照顾的,若是一个女人独身带着孩子,怕是会惹人生疑,至少要分出一到两个手下看着她们。”

    督主揉了揉额头,道:“你说的不错,一会到了驿站就传消息出去,让他们留意带着五岁孩子上路的人。”

    出了京城没多久,天便黑了,几人躺在车厢内,郭前在山阳泽耳边道:“方才光顾着劝你家的驴和狗了,下午住我们隔壁的番僧派了僧侣过来,说是想跟你见一面。”

    山阳泽对番僧的印象可跟好字完全不沾边,道:“没事,忘了就忘了。他连普通话都不会说,交流起来忒费劲了。”

    郭前一笑,像是想起了下午的场景,道:“可不是,那僧侣说了三遍我才听明白怎么回事儿。”

    “咳咳。”督主咳嗽两声,山阳泽看了郭前一眼,有种被抓包的羞射感,顿时闭了眼睛,不再说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