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武侠修真 > 黑山老妖要修道 > 第077章

第077章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黑山老妖要修道最新章节!

    第二天一早,最先清醒的“人”是督主。察觉到他呼吸逐渐加重,山阳泽和郭前两个都不由自主的装睡了,但是又怕自己装的不像,于是……郭前把脸埋在山阳泽怀里了,然后山阳泽把脸埋在郭前肩颈处。

    于是等到督主彻底醒来,就看见两个人搂在一起睡成一团,当然督主是说不出来“秀分快”这么高度概括的词语的,只是他当时的心理可以完完全全用这三个字概括,以及:原来你俩还知道避讳的,怎么现在……死了两次也看开了,随便吧。

    督主坐起身来整理了衣服,又取了水略略梳洗一番。山阳泽这才装作被吵醒,打着哈欠伸着懒腰抱着郭前坐了起来,道:“昨夜一开始没睡着,马车颠颠的,还挺吵,不过晃着晃着不知怎么困劲儿就上来了,这一觉还睡的挺熟。”

    郭前在外人从来都是顺着山阳泽说的,点头道:“就是肩膀酸了点。”

    “我帮你捏捏?”虽然山阳泽也不知道作为一个鬼肩膀到底会不会疼,但是依旧把手放了上去。

    督主瞪了他们一眼,转过头等了一会,从车厢两边的暗格里抽出几个卷宗,道:“看看吧。回来京城才两天就又出来了。路上怎么走,我们先商量商量。”

    山阳泽收拾了昨夜用来睡觉的铺盖,又撑起小桌,督主将卷宗放在上面摊开了。

    第一幅乾陵里找出来的地图的临摹版,上面画的是高昌都城的位置,以及从长安城出发的线路。

    第二幅是现在的地图,大明疆域图。

    第三幅则是根据玄奘法师口述,其弟子辩机撰文的《大唐西域记》所描绘的玄奘西行图。

    山阳泽看了看地图,又看了看督主道:“光凭这三张图,怕是找不到地方吧?不如到了再去找个向导?”这三张地图已经是尽可能的画的大了,但是算算比例,怎么也是在一比一百万以上了,也就是说图上一厘米的距离,差不多要二十里地,这种距离,要是没有向导又走错路,他跟郭前都得掉马甲。

    督主拿手指敲了敲桌面,道:“这个是自然。”说着他指了指地图,又道:“锦衣卫有常年往来在丝绸之路上的探子,到时候找个老练的便是。我要说的是另一件事,高昌古城从唐贞观十四年并入大唐之后,改了名字叫火州,这地方虽然已经在战火中损毁,”督主指的大明疆域图道:“不过现在是别失八里国的地方。”

    什么?虽然对这个听起来奇奇怪怪的名字没什么印象,但是……要出国了?

    督主皱着眉头,道:“陛下叫了兵部侍郎议事,我在后面听着,虽然那一边都是早先的四大汗王所有,不过最近政权交替,有些乱,兵部侍郎说,现在是由吐鲁番汗王控制,而且成化八年的时候,他还曾经出兵攻占了哈密。”督主又指了指地图,道:“也算是我们此行的必经之路。”

    这下真的不太好了,不对,山阳泽问道:“这里不是丝绸之路吗?来往商人诸多,我们混在里面一起走,到了地方伺机溜出来便是。”

    督主苦笑道:“丝绸之路在安史之乱后便逐渐萧条了,不少城市变成了荒漠戈壁,人烟稀少,一路都是西域小国,重兵重重,现在走丝绸之路的商人怕是连唐朝的一成都没有。况且陛下其实是禁止私人贸易的,当年玄奘出关是偷渡,我们也不能实打实的出关,而且后面还跟着不知道一批什么来头的敌人。我们大概出了长安城,就要乔装打扮掩人耳目了。”

    山阳泽拿起三张地图,仔仔细细研究一阵,道:“先说路线。归大明管辖的最后一站是沙洲,然后两条路线到高昌都城,近一点的是出玉门关,之后沿着西北方向到高昌都城,远一点的是走哈密,经……”山阳泽专门又看了看地图,道:“必残?到高昌都城。”这是什么鬼名字,一听就不吉利。

    督主点头,“走玉门关附近只能偷渡,要是走远路便要经过两个不归大明管辖的城市了。”说完督主又补充了一句,“虽然大明禁制私人贸易,不过沿线各国倒是都挺欢迎的。”

    郭前一直在看当年的玄奘西游图,他道:“玄奘法师走的就是比较远的路,想必更适合偷渡。”说完他又摇头道:“他是和尚,一路上的城池不会查的太严。”郭前又看了看山阳泽手里的大明疆域图对比着道:“高昌都城已经废弃了,若是我们奔着那里去,一定会被怀疑的,得再找个合理的都城才是。”

    督主点头道:“罢了,先到长安城再说吧。”

    于是接下来的几天,几人都是分别研究地图,还有督主准备的各种卷宗,以及一些人写的游记,几人讨论了几天,觉得最难的大概就是在荒漠里找到废弃的古城了。现在占领这一块地方的是个游牧民族,没有草的地方他们是不来的,所以敌不敌对只要小心些也不会成为太大的问题。

    不过山阳泽心里还有个隐隐约约的担忧谁也没说,乾陵是什么时候的事儿了?离现在成化十一年足足过去将近七百年,高昌古城前后经历了四个高昌王,数次易主,两次毁于战火,他们要找的地方,究竟还在不在了。

    一路马车都没停过,终于在第九天又回到了长安城。下了马车,督主抖了抖已经有些酸软的肩膀,道:“当初玄奘法师从长安出发,走了四个月到了高昌,不知道我们这次要走多久。”

    几人不敢耽误,急忙去了锦衣卫的联络处,找了个常年在丝绸之路上刺探西域各国军情的锦衣卫,督主道:“我们打算装成商人,去高昌古城。”

    督主找的这人叫做贾武,看着四十出头,听了督主的话倒没显的多么为难道:“这地方我倒是去过两次。”

    不仅仅是督主,连山阳泽眼睛也放光了。

    第一句是好消息,第二句就不怎么中听了,“这地方不好走,两边多是荒漠,虽然有来往的商人,但是多是从玉门关偷渡出来的穷凶极恶之徒,以及埋伏着等着黑吃黑的匪徒。正经商人是情愿多绕远路也不愿意走这里的。”

    不过既然督主开口,那是无论如何都要去的,贾武又道:“走这一段路最适合的时间是八月到十二月,现在已经十月了,得抓紧了。”

    当下督主带着贾武,又留了给锦衣卫下了两条命令,一条是严格搜查去往西域的商队,看见可疑的立刻扣押,第二条则是搜捕带着五岁孩子上路的旅人。下完命令,几人又上了马车,一路往西去了。

    路上,贾武拿了一张手绘的地图出来,给他们讲了讲这路该怎么走。

    正如山阳泽所说,到沙州之前的路都是一样的,也没什么寻常,基本沿着大路快马加鞭赶路就成,虽然偶有戈壁沙漠,不过沿途也有朝廷设置的驿站,还是比较方便的。

    真正麻烦的是从沙州开始到高昌的路。沙州顾名思义,四面全部是沙,出了沙州往西北方向走约莫一百五十里地,就是玉门关了,等到出了玉门关,再到高昌,这一路八百里地除了黄沙,便只剩下戈壁了。

    贾武说到这里,又道:“若是走哈密必残这一线,路程虽然有一千五百里,但是走的是天山南麓,好走许多。”

    督主皱着眉头,山阳泽是想抄近路的,便问道:“时间呢?”

    贾武看了看督主明显不快的脸,低头道:“走沙漠是没路的,途中也没补给,全凭太阳星星和手上的指南针对准方向,夜里是不能赶路的,现在天气凉爽许多,若是正午不热,倒是能稍微走一走。若是一天能走五个时辰,十天之内就能到。只是若是赶上大风,这就说不准了,被沙子埋了丢掉性命也是有的。”

    “若是走哈密必残线,路上大约要走十七八天,不过一半路途都是在吐鲁番汗王的控制下,沿途的小城池都要接受盘查,可能要耽误两三天。”贾武说完又看了看督主,小心翼翼补充了一句:“这条路我们走的熟,不会出大问题的。”

    督主想了想,道:“抄近路。”

    贾武还想再说什么,不过看着督主一点表情都没有的脸,什么也说不出来了。

    等到没人的时候,督主倒是跟山阳泽解释了一番,“高昌古城几经战火,那处位于城中心的遗址也不知道还在不在了。我让人准备了铁锨还有一些火药,若是带着这些东西上路,那是断然不能接受盘查的。”

    山阳泽点了点头,督主又道:“而且我突然想起一件事来,我们此行的目的地……怕是已经暴露了。”

    山阳泽一惊,心说不是只有三个人知道么,“难道是?”

    督主点了点头,“别说出来,就是从宫里泄露的。”

    “我们比他们晚出发两天。”

    “所以必须得抄近路。”

    又是一路飞奔,四人到了此行最后一个能补给的城市,沙州。督主安排的人已经准备好东西等着了。十二匹匹骆驼,铲子火药等物上面盖着丝绸掩人耳目。还有四个五大三粗,一看就是常在丝绸之路上走动的商人。

    几人换了衣服,一行八人牵着骆驼,踏上了茫茫黄沙。

    从沙州出来,大约走一百三四十里就是玉门关了,这里算是大明实际控制范围的最后一站,出了玉门关,别说是西厂督主了,就连皇帝的身份都不好用了。

    虽然山阳泽他们是十月出发的,不过因为前半程都是坐着马车赶路,速度要快上很多,到了这一路,还碰上了最后一批走丝绸之路的商人。

    山阳泽看着他们的骆驼货物,再对比自己这一边的打扮,不得不说锦衣卫是扮什么像什么,安排很是周到。骆驼身上有伤,装货的皮口袋上有补丁,虽然他们三个看着白嫩嫩的不像是长走丝绸之路的商人,但是脸上围了用来挡风沙的土布,什么都看不出来了。

    贾武打头,后面跟着督主山阳泽还有郭前,中间是四头专门用来驮货物的骆驼,最后是四个锦衣卫押后,这种走法,一看贾武就是领路的伙计,山阳泽他们三个是主事的人,后面的就是保镖了。

    几人从早上出发,中午休息了一会,终于在太阳快要下山的时候到了离玉门关还有不到十里的一处小村落,说是村落,其实就是三五间客栈,还有十几户居民形成的一个居住区。

    贾武下了骆驼,道:“北边还有一个村子是驻扎玉门关的士兵的家眷们住的,条件比这里要好上许多,只是我们带的这些东西,去那里怕是不方便了。”

    贾武原本以为督主是要去刺探敌情的,可是看了骆驼身上背的行礼,便知道这是要去高昌挖什么东西了,他也不敢多问,依着督主的指示到了这偷渡出关的地方。

    山阳泽牵着骆驼,看着周围的人似乎有些不怀好意,不由得加紧两步走到了郭前身边。

    贾武紧了紧身上的衣服,又将骆驼身上的搭扣系紧了,道:“这里不太安全,我们小心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