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武侠修真 > 黑山老妖要修道 > 第095章

第095章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黑山老妖要修道最新章节!

    老汉回头一看跟了这么多人上来,也没说什么,双手往身后一背,沿着坡儿往上爬了。

    督主走在周将军身边,将他看的死死的,每当周将军想抬脚往前赶两步,就会被督主一别,不让他去打扰山阳泽跟老汉的对话。

    这么一来,等到进入林区的时候,一共才七个人就分成三批了。

    山阳泽和郭前站在老汉一左一右,不时交谈两句。督主还有周将军两个互相叫着汁儿,虽然周将军脾气也上来了,不过别忘了还有个大黑呢,它四条腿,灵活的很,环着周将军一个劲儿的绕圈,周将军是左腿抬起来碰督主,右腿伸得太靠前就会白白喂了狗,真心累。

    最后面两个,就是死囚同怀书了。原本周将军带了这死囚来是想让他多听听老汉的话语,也能将来怎么进皇陵多做准备,不过眼下被一人一狗气的慌,顾不得许多了。

    上了坡儿没过多久,老汉就不肯再往上走了,道:“再往上就是墓了,我带你们绕一圈看看。”山阳泽点头,老汉从后腰里抽出烟袋锅来,点着了狠狠吸了一口,随手一指道:“你看那处长了草了的地方,就是了。”山阳泽视力极好,沿着老汉指的方向一看,虽然现在是寒冬腊月,不过那里确有不同,比方这周围的草都黄了,树叶都是枯了,但是那里还有点绿色。

    山阳泽跟郭前对视一眼,心说有门。地表植物的差异,就是下面有大墓的一个重要特征。

    老汉叹了口气,又往前走,道:“这里当年是个什么样子,谁也没见到过。”他指了指不远处一段破旧的城墙的,“都被烧了。”

    山阳泽跟着叹了口气,道:“您慢点。”

    老汉不以为然,“我们家里从汉武帝时起就在这里守陵了,我闭着眼睛都不会磕碰的。”正说着,后面的周将军就被督主还有大黑两个合力绊了踉跄了一步,老汉回头一看,哈哈笑了两声,气氛似乎也没有方才那么沉闷了。

    老汉加快脚步,道:“天气冷了,看完请你们吃烤羊羔去。”

    郭前上前一步跟上老汉,试探道:“汉武帝?怎么礼部的文书上写的是汉太-祖高皇帝?”

    “咳,你们那个……”老汉摆了摆手,“当初第一代守陵人确是他派的,不过后来听说是有瘟疫还是别的什么,那一批人就剩下两个了,我们祖上都是汉武帝派来的。”老汉双手又一背,道:“兴许是太-祖高皇帝听着年代久远些吧,所以就一直这么说了。”

    汉武帝?山阳泽又跟郭前对视一样,想想高昌古国里的老鬼,越发的觉得九鼎,不对,不周山的碎片就在里面了。于是山阳泽又回头给督主使了个眼色,意思是说多半就是这儿了。

    督主跟山阳泽这么眼神一交流,不免上周将军赶上去两步,只是老汉左右都占满了,他自己又不太听得懂,回头看看死囚,似乎是因为被关久了,体力不太好,离得稍微有点远,于是周将军也安分下来,这点距离他也能听见老汉的话了。

    几人继续往前走,老汉又道:“那里原来是个宫殿,本来还有两处断壁的,不过风吹日晒雨淋的,也没了。”

    山阳泽有一搭没一搭的很老汉说这话,心里想怎么还没看见水,便听见老汉突然笑了,指着不远处一个大坑道:“这地方叫鱼池,不过别说鱼了,连水也没有。”

    山阳泽心里一惊,鱼池按理来说应该是个深潭啊,况且这地貌跟皇帝查文献出来的也太不一样了,怎么……他往前一看,大坑里满是杂草,似乎已经荒废了有些年月了。山阳泽正想问老汉这附近怎么没水,就听见郭前先他一步行动了。

    只见郭前摇了摇头,道:“不妥不妥,这陵墓有山却无水环绕,风水不好。”

    老汉抬头看了他一眼,笑道:“你也懂风水?”没等郭前回答,老汉又自问自答道:“都是礼部的。”

    郭前又道:“况且这墓地山在南面,不吉利,怪不得秦朝只传了两世。”

    老汉笑道:“有水有水。”老汉带着他们绕了一个弯,指着前面道:“前面约莫十里地出头,就是渭水啦,这可是条大河。”他看着郭前,似乎想从他嘴里听两句夸奖。

    可是郭前还是皱着眉头,道:“这墓穴看着很是奇怪,按说这个地方,墓穴坐南朝北,正对寒风……”郭前摇了摇头,转身过去看后面的山了,“山上也没活水,没有泉水流下。”

    老汉笑了,道:“都有,都有。”

    郭前脸上的表情太有欺骗性,连山阳泽都有点看不下去了。

    老汉放低了声音,“原本陵墓两边是有水的,最后都流到渭河里去了。”老汉快步往前走了一段,指给他们看,道:“这是原先的大坝,不过现在就剩下这么一点了。水也只剩下陵墓东边的一条了。”

    山阳泽松了口气,心说有水就行。

    郭前这才点了点头,老汉像是说到了兴头上,又道:“这陵墓啊。”他看了看不远处的骊山,还有前面的渭水,道:“其实是坐西朝东的。”

    看着似乎把山阳泽还有郭前都给镇住了,老汉满意极了,笑道:“当年秦始皇统一六国,就是从西往东打过去的。”

    郭前点了点头,山阳泽却想起了兵马俑,兵马俑说是在秦陵的东边,但是被老汉这么一说,其实说在前面更为妥当一些。

    “这就是威慑,是镇压,秦始皇死了也要镇压住当年被他打败的六国,以保子孙万世太平!”老汉铿锵有力说了一句,完后又很是感慨道:“可惜世事无常啊……”

    山阳泽不由得升起股雄心壮志来,恨不得现在就进去看看里面到底有什么了。

    老汉转过头,道:“这看也看完了,差不多该回了,冬天天黑的早,一会路该不好走了。”

    几人回到屋里,只见方才没跟着他们出去的燕赤霞已经捧着个香喷喷的肉夹馍开始吃了,大黑嗷一声扑了上去,旁边陪着他的守陵人笑嘻嘻的道:“你们几个去逛了,这圆脸的汉子已经吃了三个馍了。”

    在寒风中被冻了一个下午的众人顿时脸上不好看了,只听那守陵人又说,“不过肉夹馍吃多了,晚上的烤羊排就没肚子啦。”

    这下就是燕赤霞脸上不怎么好看了。

    老汉哈哈大笑两声,道:“明天还有,明天烤羊羔吃。”

    等到酒足饭饱,几人回了驿站,不用说,督主一见没人就偷偷敲了山阳泽的房门。不过等门打开一看,郭前在也就罢了,他跟山阳泽一直都是一间屋子住的。不过话说话来,这货也不知道避嫌回避什么的。仗着自己是西厂高端人士,口口声声打着保密的旗号,却……

    督主翻了个白眼,话说怀书的屋子明明比他还靠门外一间的,怎么从他门口过是一点动静也没听见。

    督主跟山阳泽打了招呼,刚坐在桌上,就觉得不太对,怎么桌子里面好像有东西?

    他睁着圆目瞪了山阳泽一眼,“你怎么如此不小心!”说着,督主将桌布猛地一掀,目瞪口呆了。

    桌子下面握着一驴一狗,狗嘴里还叼着一块骨头,嘴角咧到了耳朵下面,话说那个表情不是笑吧……

    你丫居然把驴都养在屋里了!

    督主用力将桌布一甩,装作没看见对面三人脸上似笑非笑的表情,咳嗽一声道:“我们来说说正事儿。”

    山阳泽倒了杯茶递给他,严肃正经脸道:“好消息是溪流只剩下一条,方便查找,不过也有坏消息,回来的路上想必你也看见了,河面上的冰还没退。”

    督主点头道:“我也瞧见了,这个天气下水,别说是找排水口了,进去至少也得爬个几里地才能入了墓穴,就算有了水靠,拿了气囊,但是这几里地……怕是不好进去。”督主眉头一皱,突然看了郭前一眼,试探道:“我觉得那个燕赤霞眼神不对,你们俩个……”

    山阳泽咳嗽一声,接过话茬,道:“我与他有旧。”

    督主松了口气,心说总算不是撬墙角的。不过转念一想,若是燕赤霞装作不认识山阳泽,那么……他心里一喜道:“他可曾说了什么?”

    山阳泽摇了摇头,道:“路上赶的急,那人的侄儿又跟的紧,还没找到机会。”

    话音刚落,就听见门口又是轻轻两下叩门,“姓山的,你在么?”声音虽然压的很低,不过督主依旧听出来是燕赤霞的。

    姓山的?督主心里不由得又弹出三个大字:撬墙角。

    山阳泽眼皮子抽了抽,很是无奈的去打开了大门,果真是燕赤霞。只见燕赤霞进来看见督主先是一愣,随后跟山阳泽道:“你这家伙,一路上憋死我了。”他往桌边一坐,端起山阳泽刚到给督主的茶一口气干了,道:“肉吃多了,腻得慌。”

    等到燕赤霞喝下两三杯浓茶,上下打量了督主两眼,得了山阳泽一个肯定的眼神,道:“那姓周的,来我龙虎山威胁我师兄,说是不给他帮忙,明年的银子就别想了,天师的封号也别想了。”

    督主乐了,又来一个同盟,只听燕赤霞又道:“我们好好合计合计,总得让他吃点亏才是。”

    山阳泽点了点头道:“先不说这个,让他吃亏太容易了。我们先说说怎么进去。”

    几人还没说两句,门就又响了,这次不用说,肯定是周将军了,山阳泽看了燕赤霞和督主一眼,督主倒还罢了,姓周的早就知道他俩走的近了,不过燕赤霞……

    燕赤霞得了山阳泽的眼神,意识到自己得躲起来,左右一看,藏到床上略失礼,便掀了桌布想钻进去,可是……

    督主扶额长叹,挤不下了……

    燕赤霞一愣,看着桌子底下分外让人向往的一驴一狗,第一次觉得早年吃太多是个错误,但是也没办法了,眼看着山阳泽的手都搭在门把手上了,燕赤霞急中生智,怀里龟甲铜钱符纸,背上大剑全部摆在了桌子上,严肃正经对着督主道:“上回算你死了三次,我们今儿再算算。”

    真讨厌!

    果不其然,周将军带着死囚进来了,这死囚已经卸了头上的帽子,左脸上一个大大的死字,想来死囚脸上刻字,也不会有人给他们洗伤口之类的,所以这字周围的皮肤都紧缩在了一起,配上他的眼神,显得很是阴沉。

    周将军看了这一屋子人,笑里带了点恶毒,道:“原来都在这儿,怪不得督主和燕真人屋里都是空的。”

    听到自己的名字,燕赤霞等了他一眼,道:“禁声!我正在做法。”

    周将军怏怏的不说话了。

    等到燕赤霞仔仔细细看了督主的手相,又看了他的面相,叹了口气道:“若是能知道你的八字就好了。”

    周将军竖着耳朵在听,毕竟知道了督主的命数,也好回去报告给姑姑,也算是功劳了,谁知道他根本就是没算出来。周将军想起这次来的正经事儿,道:“我们得商量商量怎么下水。”

    死囚接过话茬,道:“得先去找人下水底查看一番。”

    这事儿山阳泽也同意,他笑了笑,道:“我已经派人去了,消息一会儿就回来。”

    除了黑山嫡系,剩下的人都是一脸不解,山阳泽看了怀书一眼,他这次过来,把后院里所有的鬼都带来了,加起来两三百口,全被他撒在河道里了。

    正说着,督主就觉得一阵阴风吹来,不由得打了个寒颤,燕赤霞脸上一黑,叫道:“有鬼!”顿时就想抽出他的大剑,怀书一把将他手又按了回去,道:“这是我家里的。”

    燕赤霞看着屋里密密麻麻飘着的鬼,再想想他们龙虎山作威作福的那只猫,以及桌布下面藏着的驴子和黑狗,觉得家底不丰的噩梦又回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