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武侠修真 > 黑山老妖要修道 > 第115章

第115章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黑山老妖要修道最新章节!

    燕赤霞的脸色越发的难看了,他现在双臂不好活动,就算拼了命也是打不过人任何一个人的,想到这儿,他几乎控制不住脸上的表情,似哭非笑,嘴角抽动,什么都没说。

    山阳泽站在两人中间,将督主的剑一拦,道:“还不是时候,这东西……说不定还有救。”

    “怎么救!”督主厉声道,他剑尖指向地上的人形大蘑菇,道:“等成了那个样子。或者等他身上长出白丝来,那我们是要跟着一起陪葬的!”

    密室里一片寂静,这是,那躺在地上的人形蘑菇突然又是一阵剧烈的抖动,山阳泽将郭前一把拉在自己身后,又两脚将大黑和二黑踢到密室最里头,只见那人的胸口突然鼓起一块来,左右不停的顶动,像是有什么活物要破壳而出一样。

    几双眼睛全部盯着那人的胸口在看,督主的剑已出鞘,就等着有东西出来一剑劈过去。

    就在这时,只见那鼓起猛然往前一窜,扑的一声,出来了!

    督主手一抖,举着剑就挥了过去。

    那人胸口钻出一根比成人手指稍粗一些的,像是树枝一样的东西,只是颜色稍浅,正当大家都下意识探了脑袋去看这是什么的时候,只听见啪的一声,这树枝上面突然撑起一个小小的伞柄,白色的烟雾散开,顿时充满了整个密室。

    所有人都中招了!

    督主一阵剧烈的咳嗽,到了这步田地,他反而面无表情道:“时间不多了。”督主指了指地上那个人,道:“他应该是拖了两天才死的。”视线转向燕赤霞,“你应该是昨天下午掉下来的时候被钻了空子,我是刚才……还有两天时间。”督主又看向山阳泽,“等我死后,把我的魂魄带回皇宫。”

    山阳泽看着督主表面上很是镇静,然而他说话的语速已经快了很多,握着剑的右手已经暴起青筋,还有些颤抖。

    说完,督主大步走向水潭,道:“走吧,好在现在不怕那怪鱼了,出去继续找。”

    燕赤霞像是突然转过弯来,轻松了许多,他看了看郭前道:“若是真成了鬼修……师兄就管不了我了。”

    “慢着。”山阳泽伸手将人一拦,道:“这密室是用来干什么的,我们先想想这个,再说下面的路应该怎么走。”见到两人还是魂不守舍,山阳泽一指地上的死人,道:“这东西不可能没解,不然这陵墓是怎么修起来的,这么大规模的陵墓,想必动用的奴隶也不再少数,若是每个奴隶都只能用两天,那姬发这周武王也不用做了。我们找到主墓室,解药应该就在里面。”

    不仅仅是握着剑的右手用力,督主的左手也已经握成了拳头,似乎下一秒就要挥出去一样。听到山阳泽这番话,他眼里突然闪现一道光芒,道:“密室,密室。”

    督主抬头道:“密室是用来藏人的。”

    山阳泽点头,“这密室一边通向水道,那另一个出口呢?”说着几人便打量起这间密室来。

    密室一丈宽三丈长,一头是个水潭,出去就是小河。但是密室里头,除了他们几个什么都没有。山阳泽给郭前使了个眼色,郭前走到墙壁边一摸,摇了摇头,他穿不过去。

    督主干脆就拿了铁锹,一寸寸的敲了过去,可惜声音没什么差别,所有的石墙后面,包括地下都是实心的。

    山阳泽摸了摸墙壁上人工开凿过的痕迹,道:“他们当初修建这密室是用来做什么的?这密室一个口是通往外界的,如果进了这密室,就代表能出去了。”说到这儿,山阳泽眉头皱起,道:“可是我们来的路上没看见任何尸骨……”

    “说不定被怪鱼吞了。”燕赤霞突然道。

    倒是有这种可能性,山阳泽点点头,听见督主道:“这密室……会不会是工匠修来暂时藏身的,他们只要装作落水,然后藏在这密室里,便能以假死之命金蚕脱壳……”督主摇了摇头道:“不对,河底的入口很是明显,一眼就能看见,藏在这里很快便能被找到。”

    “洞口明显到下水就能看见,而且一直没有被封上。”山阳泽来回走了两步,道:“我想到两种可能,第一,这密室是外面的天坑封上之后才凿开的;第二,这密室完全不破坏墓室结构。”

    可是问题又来了,如果是后来才开凿的,跑出来的匠人难道真的都被鱼吃了吗?别说骨头了,连片衣服都没剩下;若是这密室不破坏墓室结构,难道修来当休息室吗?水下休息室?但是这休息室为什么空空如也呢?

    山阳泽摇了摇头,可是密室敲了一圈,分毫没找到有哪一处后面有机关,或者墙体略薄的地方也是没有。几人站在密室里一筹莫展,总觉得这密室不会这般简单。

    但是现在的确是没有多少闲情逸致了,督主和燕赤霞都是求助的眼神看着山阳泽。“走!出去再说。”山阳泽将泡在水里的死人一脚踢开,等到两次吸水见的空隙,第一个下了水。

    外面已经一条怪鱼也没有了,几人手拉手又从洞口出来,爬上案之后稍稍休息片刻,又往前进发了。

    山阳泽表面上虽然看不出来什么,但是心里并不轻松,两年的时间,算起来他也是马不停蹄的跑了五处地方,其中有两处都是墓地,虽然到现在是一帆风顺,但是严格来讲,他们走的都不是大门,不是正经墓道进去的。

    乾陵是因为地震导致的陵墓裂了一道口子才进去,秦始皇陵是从下水管道爬进去的,但是最终进去墓室的,是通过徐福留的后门。不过随着古墓的年代一个比一个久远,遇见的危险也是越来越多,他虽心知肚明这里也一定会有姜子牙留下来的后门,然而找不找得到就两说了。

    “你想什么?”郭前见到山阳泽有点发愣,拉了他的手问道。

    山阳泽摇了摇头,看看一头猛冲在前面的督主和燕赤霞,小声道:“我觉得往前走八成是正门,但是……”他贴在郭前耳边道:“我们要进去,要么通过工匠给自己留的逃跑通道,要么走姜子牙留的后门。正门墓道是防盗最坚固的地方,我们多半是进不去的。”

    郭前似乎觉得山阳泽贴的太近了,他眼神指了指前面两人,将山阳泽轻轻一推,道:“且走且看。”

    山阳泽直了直身子,道:“你觉得后门会开在哪儿呢?”

    对于这个问题,郭前也是一筹莫展,他道:“我们已经走了五十多里地了,想必也快要到头了,等到了墓门再说。”

    他们几人从天坑下来到现在已经过去整整一天半了,路上除了碰见两个死人,然后把自己也拖入绝地,在没什么收获了。

    督主和燕赤霞都是凭着一股蛮劲儿往前冲着,不知道过了多久,山阳泽突然将他俩一拉,小声道:“前面有人!”

    督主一个激灵从闷头赶路的状态中回过神来,几人将自己手上夜明珠一遮,找个处半人来高的岩石往后一躲,暂时隐藏了踪迹。

    对面的人举着火把,看着不过七八人,远远看着很是萎靡。他们三三两两的相互搀着往前走。其中一个稍稍尖利的声音道:“纪老板,这次出来要是找不到东西,太后也保不了你了!”

    督主一震,拉过山阳泽的手写了两个字:东厂。

    但是山阳泽的注意力全在纪老板三个字上了,难道他还没死!

    又有一个稍稍苍老的声音道:“公公放心,东西就在这里,只要能找到入口。”

    山阳泽放下心来,听见又有人冷笑道:“找入口?这是你一家之言。我们进来的时候二十三人,宫里来的公公现在只剩下一个,锦衣卫还剩下我们俩,只有你纪老板的人……还剩四个。我们到现在还在这河道里兜圈子,谁知道是不是你故意用计,谋害了他们性命,想独吞宝物!”

    年长的纪老板苦笑两声,道:“您几位也看见了,这路上我的人也折损了不少。况且你看看我剩下的这几个人,我今年都上了五十了,也不知道还能再活几年;这位风水师也是一身的伤,还有这两个眼瞎耳聋的……唉,您一只手就能把我们都解决了。”

    那锦衣卫哼了一声,不说话了。

    山阳泽却想起早先棺材里的锦衣卫,他说的是“他们四个全部是万大人手下,现在只剩下他一个”,那现在剩下的这两个锦衣卫必定是被太后或者是宗亲收买的。还有宫里来的太监,说的是太后饶不了纪老板,那他虽然挂着东厂的牌子,实际却是太后的人。

    至于纪老板,跟他们本就不是一路人。

    山阳泽附身到督主耳边,道:“听早先的锦衣卫说,他们是在我们动身去秦陵之后没两天就出发的,想必是不知道外面的事情,我们去吓他们一吓,也好探听前面究竟有什么。”

    督主眼睛一眯,嗖的站起身来,几人往路当中一站,道:“你们几个!到如今事情也没办好,该当何罪!”

    本来在这幽暗的河道里,又是通往墓地的河道,有点风吹草动就能把人吓个半死,况且对面那只队伍已经死了三分之二的人了,再加上督主又是刻意吓他们,走到了跟前才显出身形来,那东厂的太监直接就吓的跪在了地上。锦衣卫看着倒还算是镇静,但是手已经放在了刀柄上。

    督主冷冷扫他一下,哼了一声,那两人也弯腰行礼了。

    “纪老板,你藏的倒是隐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