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武侠修真 > 黑山老妖要修道 > 第126章

第126章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黑山老妖要修道最新章节!

    洞里一片漆黑,几人飞速下降,慌乱间,山阳泽听见怀书大叫一声“都别动!”之后便有一根枝条捆在了自己身上,不过瞬间,他们便落了地。好在都是妖怪,督主的身体也在驴背上,倒是没什么损伤。

    山阳泽落地,立即一个飞身跃起,借着夜明珠发出的微弱光芒,打量起四周来。

    这是个绝大的四方形的空旷洞穴,四面都是墙壁,上面没有任何门或者小洞可以通往其他地方,而且乍一看,似乎什么都没有。

    环境暂时是安全的,山阳泽又去寻找跟他一起掉下来的伙伴。跌下来的时候,怀书急中生智,伸了枝条将所有人捆在一起,虽然现在看来下面就这么大一点地方,不过当时的情况紧急,而且下面情况未明,捆在一起掉下来至少也会在同一处地方。

    看到安全了,怀书一抖,枝条收了起来,可是这一次,他两只手都变成了树枝,收不回去了。早先怀书变身,山阳泽不说看过一百次,至少也有八十次了,哪次不是抖两抖往袖子里一收,再伸出来就是一双如同汉白玉一般洁白的双手。

    但是现在,怀书将手直接藏在了袖子里,不拿出来了,然而就从袖子上突出的痕迹,便能看出里面藏的绝对不是人手,而是树枝。

    山阳泽将人一拉,小声道:“你!”有点想骂人,可是怀书做的这事情却骂不出口。

    怀书不以为意,道:“我自己掌握着呢,别瞎操心了。你又不是没见过,我变成树还能走呢。”见到山阳泽还想说什么,怀书又道:“你看地上,我怎么看着像是画了什么东西?”

    除了山阳泽的关注点在怀书身上,剩下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了地上。

    地上一个巨大的圆形巨画,里面刻了五只动物,线条将所有的空隙填的满满的,虽然年代久远,但是想来他们最多不过是第二批进来的人,地上的灰尘一踩一个脚印,所以这地方应该还都是原貌。

    山阳泽定睛一看,这五只动物很是眼熟,就是方才他们在石壁上见到的那五种,雕、鹿、松鼠、蛇和白熊。相比较来说,外面石壁上的动物更加的立体,这里则更像是印上去的,只有浅浅的痕迹。

    不用说,按照这个架势,这五种动物就是开启机关的关键了,不过几人才吃了亏,现在都小心谨慎了许多。比照着前面的做法,山阳泽郭前两个小心翼翼的走上地上的图案,俯下身子轻轻敲了起来。

    剩下的四人则站在四个角警戒着。

    他们从过悬崖开始就彻底的抛开了地图,除了督主被蒙在鼓里,剩下的黑山嫡系都是知道这地方对山阳泽的吸引力极大,里面的东西多半就是早先说的用来将两截山黏在一起的“浆糊”了。

    虽然讨论了好几次,对这浆糊究竟是什么东西做的一无所知,但是这并不妨碍他们认为这浆糊威力巨大。山家的顶梁柱山大王进来第一次不过几天,便恢复了几乎全部被天雷劈掉的功力,剩下第二高的怀书的双臂已经不能维持人形,黑驴和黑狗两个就更不用说了。

    而且上古时期……虽然他们不是从上古时期活过来的,但是那个时候的传说……所有的大能都是能够呼风唤雨,本领通天。虽然走到现在除了督主遇害,但是严格来说实在是安全的不能再安全了,所以他们心中庆幸之余,不免又有了警惕,以及越来越深的,对马上会遇见的未知事物的恐惧。

    山阳泽虽然敲的仔细,不过跟郭前两个很快便将这直径大约一丈的圆形敲过一遍,两人几乎是同时站起身来,摇摇头,道:“没有。”

    沉默片刻,山阳泽闭着眼睛转了三百六十度,“就在这里。”他停在其中一面墙对面,伸手按住墙微微用力,“就在这墙后面。”山阳泽睁开眼睛,看见自己紧贴着石壁的手下点点金光溢出,他不由得瞪大了眼睛,手掌微微用力,不过这石墙却没那么容易推动。

    山阳泽有冲动想用仙人骨头破开石墙,毕竟这东西拿到手是肯定要在这里头用的,只是贸贸然将这墙壁破开,后面究竟会遇到什么,或者造成什么样的后果,山阳泽现在一无所知。

    山阳泽掏了骨头出来,看着对面的石墙,和脚下的图案,心里突然有了一个疑问,早先取出骨头的时候没试过。但是现在看来,骨头只有他一个人能拿,但是为什么?郭前是鬼不能动,怀书是妖也不能碰,但是别忘了,先前在密道的时候,督主还是个人他一样不能动这骨头。

    可是……按照仙人的计划,一代代的转世投胎下来,最后做这件事情的肯定是个人。

    山阳泽心里起了一丝若有似无的怀疑,但是具体是对当初制定计划的仙人,还是他对面的郭前,就说不清楚了。

    或者出去之后可以让燕赤霞试一试?山阳泽想。

    山阳泽对怎么打开这几乎是最后一道的大门没什么注意,在场的几个也都没什么提议,但是能肯定的是,这里的东西跟前面石壁上刻的雕像必然是有某种联系的,方才他们用石雕内部藏匿的东西打开上面的祭坛,那么现在……石壁上的线索还有什么是没到的呢?

    还有一个!

    就是凿穿雕像的位置。

    想到这儿,山阳泽举起手中的骨头,朝着离他最近的大雕眼睛处狠狠戳了下去!

    地板的材质看似是石头,但是一戳下去发现明显不是,至少不是凡人世界里的时候,因为早先这骨头在姜子牙留下来的遗迹里,切石壁跟切豆腐一样,但是到了这里,山阳泽用尽全力的一戳,不过就是进去三四寸就戳不下去了。

    等到这骨头触底,这空旷的密室里突然想起一阵轰隆隆的声响,但是不过瞬间便消失了。

    有门!山阳泽惊喜的看了看其他人,只见他们也是一脸的不可置信,督主急道:“快!还有四个!”

    山阳泽按照顺时针的顺序,一次戳过鹿角、蛇牙还有熊胆的位置,果不其然,每次戳完之后,密室里都是一阵响声,就在他举着骨头往最中心的松鼠走去的时候,那里的地突然裂开了,下面升起来一个雕像,还是只松鼠。

    督主最先一个冲过去,道:“这松果,上面有东西!”

    “是跟铁链。”第二个过去的郭前道:“连在松鼠口中。”他想伸手去摸那松果,谁知手距离松果还有一尺多的时候,便见松果一阵发光,郭前诶呦一声,急忙向后一退,光芒这才消散。

    他又一拉督主,两个鬼离这东西远了一些。

    山阳泽上前将松果握在手里,缓慢但是很有控制的轻轻一拉,密室里响起一阵石板滑动的声音。

    “开了!”怀书惊喜道,只见方才被山阳泽断定东西就在后面的石墙,从最下面开启了一条细缝,细缝里露出一条橙红色的光芒,看着很是温暖。

    但是这温暖仅仅是对山阳泽所言,怀书离那墙壁最近,被红光一照,只听见他咦了一声,头上冒出两根枝条来。大黑和二黑两个被照了之后倒是没什么太大的反应,对比怀书的表现,山阳泽觉得这东西……似乎是让妖怪显出原型来着?

    山阳泽又看了看督主和郭前,只见郭前小心翼翼将手放在了红光的照射范围里,似乎没什么事情发生。

    “你们都站远些。”山阳泽这才放下心来,等到几人都站在他身后这一边,山阳泽又将松果往外拉了拉,裂缝更大了,山阳泽继续拉,很快那面石墙便上去半个,里面的橙红色光芒瞬间笼罩了整个密室,不过似乎只有第一次接触红光的时候会有反应,怀书头上的枝条并没有继续生长。

    山阳泽松开松果,石墙并没有下落。

    他走到跟前一看,不禁有些惊呆,最下面最中心是一口大锅,下面是火焰,照在密室里的橙红色光芒就是这口锅下面的火光,锅里看着像是浓汤,隔得太远又有火光干扰,看不太清,只觉得这锅里的汤似乎是土黄色的,微微冒着热气。

    一锅煮了上万年的浆糊,对山阳泽有着莫大吸引力的浆糊,可是这东西要怎么带走呢?

    山阳泽这才打量起下去的路。

    石门后面的世界总体来说像是一个漏斗,只不过内壁没有那么光滑,从石门后面开始,就有一条小路绕着漏斗的内壁一圈圈逐渐往下。虽然七八圈之后,因为离的太远,路就只剩下一条细线了,但是一圈圈排列的很是紧密,想来也不会有什么差错,况且他手上还有这个,山阳泽掂了掂手上的骨头,回头一看,道:“你们留在这里,我下去。”

    回应他的,是清一色的摇头和拒绝。

    督主道:“都到这里了,至少要下去看一看。如果真的下不去,再说别的。”

    “我要下去。”郭前说的更加的彻底。

    至于怀书还有大黑二黑三个,什么都没说,但是已经走到了山阳泽身边,怀书甚至低着头就要从石门里进去了。

    “我先进去!”山阳泽一把将人拉住,率先进去了。

    刚进去的时候还不觉得有什么,但是走了一圈才发现这里实在是太大了,乾陵就不用说了,一共就三个大殿,前后加起来的耳室陪葬室都不超过十间,秦始皇陵稍稍能好一些,那间用来迷惑人心的宫殿建的也是富丽堂皇,还有主墓室里的山川日月,水银河海,初初见时的确震撼人心。

    还有姜子牙亲自选的天坑,留下的守陵人,当时带给山阳泽的震撼是无以伦比的,但是跟这口锅,还有这石门后面的世界一比,就完全不是一回事儿了。

    路是平地,稍稍有些向内的弧度,这种路成年男子走起来,一小时至少能走七公里,换算过来也就是十四里地。但是从督主那里搜刮来的沙漏已经翻过一次去,也就是半个时辰过去,他们还没绕完一圈,进来的石门看起来离他们至少还有四分之一个圆。

    温度有点高,再加上那橙红色的火光,不管按照他们谁的知识,都没有这种能烧上上万年的东西。所以这里的一切都只能用仙家手段来解释,山阳泽心里不禁有点怀疑,如果上天真的不像让他们成仙,就凭他们这几个妖怪,鬼,勉强算上燕赤霞这个入了点流的道士,真的能打过吗?

    在这单调的路上走着,这种怀疑不禁加大了。

    “这样不——”督主突然开口说话了,但是行字还没说出来,他便被自己的沙哑嗓音吓了一跳,咳嗽两声又道:“我们必须得快点下去,若是一圈圈绕下去,也不知道要走到什么时候。”

    听了督主的沙哑嗓音,山阳泽不禁看向同为鬼的郭前,这东西会不会对他也有影响?只见郭前恩啊两声,声音低沉许多道:“骨头,用骨头破开石壁,直接翻下去。”

    “你们不能再下去了。”山阳泽道:“这地方……影响也许是永久性的,不能冒险。”见到郭前和督主都是还想说什么的样子,山阳泽又道,声音稍稍严厉了一些,“我知道你要为陛下做事,但是这里不过是过程中的一站,我们最终是要去昆仑上的,如果你在这里就除了差错,后面皇帝肯定会派其他人来的,但是这个人究竟有没有被人收买,我们得到的东西究竟能不能呈给皇帝……我也不知道。”

    督主偃旗息鼓了。

    山阳泽面对郭前,声音柔和许多,“我知道你想陪着我,你就在这里等我回来。”

    郭前跟山阳泽对视,微微一笑,道:“这次不能陪着你走下去了。”

    山阳泽点头,转身刚想走,突然想起什么,惊喜道:“还有这个!”只见他从怀里掏出个青铜盒子来,“里面的鬼都撒出去了,刚好给你用。”说完,山阳泽将盒子盖子打开,里面又撒了点滋补阴气的东西,这才让两只鬼进去。

    督主看了一眼郭前,原来他也是鬼。

    两只鬼身形一淡,齐齐飘了进去。

    但是山阳泽却有点犹豫了,他举着这盒子左右为难,要不要带着一起下去呢?

    “还不走?”怀书出声打断了他的思绪,道:“我觉得还是留在这里的好,你看我们才下来一圈,他们就受不了了。况且青铜这东西传下来的时候是夏商周,但是这里是三皇五帝留下来的遗迹,现在能挡住,若是你带着下去,万一挡不住了呢?”

    山阳泽恍然大悟,将手上青铜盒子贴着墙壁放好,又将督主的尸体留下,左右布置了几道符箓,这才又往下走了,现在路上就只剩下他们四个了。

    打头的第一个就是山阳泽,他双手举着仙骨,找准方向将路边的隔断切开,怀书索性也不缩回去了,直接举着两根树枝,上上下下支撑着,四个妖怪配合的极快,又不用怎么休息,不过两个时辰便走了一大半的路。

    抬头向上看,督主的尸体和石门已经是完全看不见了,山阳泽只能凭借自己留下来的符箓定个大体的方向,再低头一看,他们离大锅不过十几圈的距离了,山阳泽道:“不如现在走下去?路程已经不多了,翻墙毕竟是要更加费力的。”

    在这里,除了山阳泽,似乎所有妖怪都受到了不同程度的影响,大黑累得吐着舌头喘气,二黑早先号称黑山第一的大力气,现在也累的靠着墙壁休息了。而怀书,双腿也已经化成了树木,只剩下腰腹到头这一段还保持着人形,但是头上已经长了不少枝条出来了,不过山阳泽看他仍旧是行动自如,想想已经跟他强调了好几次的量力而行,便不多说什么了。

    眼看胜利在望,山阳泽送了一口气,也靠在石壁边上打算稍稍休息一下。

    又等了小半个时辰,他们沿着圆圈路往下绕了两圈,都能看见下面的连接大锅的石台了,山阳泽突然一阵心悸,道:“不好!上面来人了!他们动了我的符箓!”

    山阳泽眉头皱的能夹死苍蝇,脸上阴沉的能滴出墨来,口中直道:“这不可能,我布下的隐匿符,只要阵法里的东西不动,只要他们摸不到东西,就不会发现的……”山阳泽的声音越来越小,虽然他做了万全的规划,但是的确是有一点遗漏的。

    符箓能隐藏踪迹,能让督主的身体和周围环境合二为一,但是不能无中生有,同样也不能将有的东西变没。路就那么宽一点,再怎么贴着墙壁放,只要两人并排走,那是肯定会发现的。

    只是现在再懊恼也没用了,督主的身体已经被人发现了,现在唯一的希望的,就是紧贴着墙壁放着的青铜盒子没有被发现,不然……山阳泽的腿已经迈出去了,想往上走,但是终究理智稍稍站了上风。

    现在上去已经没什么用了,山阳泽不会腾云驾雾,他速度再快上去,也绝对是赶不及的。山阳泽双手握拳,安慰自己,郭前是个修炼有成的鬼,前面几百年都是一个人过来的,想必随机应变的能力很是突出,只希望万一青铜盒子被发现了,又被打开了,他能及时反映过来。

    等了一会,山阳泽并没有感觉到青铜盒子被发现,他看了看下面近在咫尺的汤锅,又想了想就算有人进来,他们能用督主的身体做什么。眼睛一眯,恶狠狠道:“先下去!然后……”

    但是这最后一段路十分难走,再离大锅还有三圈的时候,温度就高的大黑跟二黑难以忍耐,二黑直接瘫在了地上,二黑舌头就没缩回去过。

    “大王,不行了,已经累成狗了。”大黑一边说一边道。

    二黑则是连话都说不出来了,趴在地上是彻底起不来了。

    山阳泽看了看他俩,要说走到现在,他不能说一点影响都没有,但是……山阳泽抿了抿嘴,道:“你们在这儿等着,不行就往上再走走,我马上回来。”说完,他又看了怀书一眼,怀书也就是一张脸上还能看出人形了,察觉到山阳泽的视线,他道:“我还行。”说着他挥了挥已经完全变成树枝的手臂,迈开两条长的跟树根一样的腿,继续往下走了。

    咬了咬牙,想着拿到东西才好上去的山阳泽拍了拍大黑和二黑的脑门,也跟着下去了。

    很快便到了最下面的石台上,石台砌的很高,高出大锅快要半人的样子。这么一看地图八成是真的,因为地图中心的大锅上的四个兽头,跟实物几乎是一模一样。山阳泽往前走了一步,看见大锅下面不过一根木头,但是依旧烈火熊熊,而且这么也不知道是几万年烧下来,还是保持着完好无损的样貌。

    怀书怎么没跟上来?山阳泽扭头一看,只见怀书紧紧贴着墙壁,面有畏惧看着烈火,不敢在上前了。

    山阳泽又转过头来,伸出手想感受一下这锅的温度,突然看见上面飞下一个东西,速度极快。

    是督主!冲着大锅掉了下来,眼看着就要飞进锅里了,然而等到山阳泽看清楚的时候已经来不及反应了,他高高一跳,急忙伸手将督主一拉,但是山阳泽毕竟离大锅太近了,这么一用力,督主倒是落在了一边,不过山阳泽已经控制不住自己的身体了,再加上心中的一点点渴望,这次换他掉了下去。

    “大王!”怀书一声惊呼,蹭蹭上前两步,举起两根树枝就想捞他!但是树枝伸进去,很快便化在了汤锅里,怀书遭此重创,脸色苍白,看了看自己已经消失了的手臂,一咬牙又催生了两根,往锅子里伸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