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武侠修真 > 黑山老妖要修道 > 第027章

第027章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黑山老妖要修道最新章节!

    第二天一早,老道士笑的跟朵菊花似的,捧着山阳泽用槐木枝做的笼子,带着猫妖上龙虎山了。

    临出镇子,老道士还专门去了名叫粤来粤好的粤菜馆,给他们下了一道符。这道符是平常给有人去世的时候做法事的用的,具体说来,就是招魂安魂,在头七的时候指路用的,要是平常人画符,比方龙虎山上第三代的小道士,这东西也就头七用一次便没了效果。

    要是山阳泽画呢,大概能支持个三天,如果只用道法,不用妖力的话。

    搁到老道士身上,他是道门正宗,法力纯厚,这一道符,大概能保持五天,也算是给龙虎山新上任的役兽报仇了。

    老道士其实也算是个蛮护短的人。虽然罪魁祸首是那个还不满十岁的孩子,但是小九不说原谅至少已经不在乎了,不过砍了它一刀的厨师,还有做主换了他的掌柜的,也得付出点代价不是。

    这还是老道士长大成人之后第一次为非作歹,可是听到耳边软绵绵的一声喵,心里的愧疚顿时减了很多。

    老道士提着笼子,絮絮叨叨道:“那山掌门给你身上拍的符也不知道去除净了没有,方才一阵高兴,把这要紧的事儿给忘了”

    小九喵了一声,老道士笑道:“还好你记得。”

    “我龙虎山上我最大,别的你不用管,对了,我还有个师弟,叫做燕赤霞,斩妖除魔是一把好手。”老道士换了个手,继续道:“不过你已经是我的役兽了,他也不能把你怎么样。也不知道他又游荡到哪儿了,快过年了,总是得回山上过年的……”

    送走老道士,万通和山阳泽一家几口上京了。

    万通挺开心的,这一趟出门收获不小,寿礼找到了,虽然不能用了。不管是山掌门还是张天师都说佛像受了阴气,法力已失,只能藏起来了。不过没关系,他姐姐万贵妃本来就不喜欢这种东西,要这些不过是装个样子给皇太后周氏看的。

    死了几个锦衣卫,这个回去要好好犒劳一番。

    还有运河,又清出来一段运河,这个是关乎名声的大功绩。

    万通心里想的挺美,觉得自己头上无能的帽子又能摘掉一点了。他看了看对面坐着的山家兄弟两个,道:“这次多谢山掌门鼎力帮助,我已传书上京,想必陛下和娘娘都有褒奖。”

    山阳泽笑笑,道:“万大人客气了。”

    万通这会兴奋,不免说了两句心里话:“这次清了一段运河出来,名声又要好上不少。”名声这个东西,没人不在乎,就是通敌叛国,那最后一层遮羞布也是要盖的严严实实的。

    万通说完略觉不妥,立即换了个话题道:“这次上京,你们先住在会同馆,那里离皇宫近,伺候的也都是宫女太监,方便的很。”

    山阳泽了然的笑笑,顺着他的意思讲起京城的风土人情了。

    不过……话题是怎么在怀书参与进来之后拐了个弯的……万通一脸兴奋的刚说完珍珠翡翠白玉汤的典故,现在又换到宫廷名菜麻辣兔丝。只见他一拍大腿,道:“每次宫里做这个菜,我都让娘娘给我多留两盘,别提多好吃了。”

    看着怀书一本正经的点头,山阳泽不由得暗暗道:话说你就算没修炼成妖,那也是只用光合作用,说起来需要的东西不过三样就能活的,这么听着兔子肉垂涎欲滴的,真的好么?

    似乎看见了他家大王眼里的鄙视,怀书也回了一个眼神:当年兔子还吃过我的小嫩叶呢。

    一路上几人倒也和平共处,一路聊到京城,关系拉近了不少。万通这人,因为从小到大的经历,内心还是会有点自卑的,一朝翻身得居高位之后,自卑外面裹上了厚厚一层自傲。

    跟朝廷命官,特别是世家子弟,万通总怕别人看不起他,因此讲话做事高高在上,姿态摆的很是拉仇恨。而且锦衣卫是干嘛,基本就是皇帝的探子什么的,一旦被锦衣卫抓住把柄,掉脑袋诛三族简直是家常便饭,他又是锦衣卫指挥使,完全是孤单到没朋友的节奏。

    不过山阳泽这是个世外高人,抓鬼的大师,身份够了,又不会牵扯朝政什么的,再加上他若有似无的引导,聊了三天就成知己了。

    路上过的很是愉快,还因为老道士不在,他们这些普通人看不出来,山阳泽用起妖法来简直肆无忌惮,乌云压顶,黑风过境,空手取水,不亦乐乎,整队锦衣卫都对他佩服的五体投地。

    没办法,道士高高在上来着,哪儿有老妖怪这么亲民呢。

    只有一点点,那天被猫鬼上身的侍卫,有点后遗症,而且到现在还没好……他一见狗就想拽人尾巴,一看见耗子就撒欢想抓,简直不能再爱了……

    此处离京城并不太远,再加上给万通拉车的马都是万里挑一的主儿,所以虽没着急赶路,六天之后也到了京城。

    在山阳泽的刻意为之之下,万通已经快要跟他兄弟相称了。万通也不让他下车,马车一溜小跑赶到了会同馆的门口,亲自吩咐官员给收拾了正所,这才又坐着马车去宫里复命了。

    会同馆有点国宾馆的性质,是明朝时期专门用来接待外国来使的地方。但凡大国,面对所谓来使,不管是不是他们口中的蛮夷之地,总是有那么点优越感的,而且基本都是超规格接待,显示国力强盛。所以这会同馆当初修建的时候,目的就一个,镇住那帮没见过世面的。

    奔着这个目标,会同馆的规模就可想而知了。

    京里的会同馆一共两处,一处在城南,离皇宫稍远,是在原本的乌蛮驿的基础上修建的,主要用来接待游牧民族,顺带还有一排商铺。虽然也翻新过,不过在老京城的嘴里,那里依旧是乌蛮驿。而且名字里有个蛮字,在大多数人心里,总归不是什么好去处。

    万通给山阳泽安排的是新修建的会同馆,从皇宫东门出去不过一刻钟的路程,属于京城的内围,治安好,环境清幽,关键还不用掏银子,全部国家报销了。

    山阳泽带着他一家几口在接待员的陪同下到了正所,不由感慨一句:当道士当到住国宾馆,真真不虚此行。

    会同馆一共六所,也就是一共能住六拨人,既然是接待来使的,每所的房子必然不少,毕竟派出来出访他国的使者,一行人怎么也得百八十号了。于是这一所的房子大大小小加起来一共五十四间,中间还有个宴厅。

    不过……接待员不由得抽了抽嘴角,后面这位连人带狗,一共四口,大概是会同馆建成以来最少的一拨人吧,但是又是万大人亲自带来的,也不知道是什么来头。

    一行四口,除了背上有行李的黑驴被很苦逼的拉到后院吃草了,剩下的全进了正堂。山阳泽虽有心阻止,不过怎么说呢,“您别啊,我们家这驴是从小养在屋里的。”或者“我们家这驴,是跟我睡一块的。”

    ……说不出口……

    于是黑驴一步三回头走了,黑狗很没友爱的呲牙笑了半天。

    两人坐在椅子上,黑狗在脚下趴着。

    怀书在椅子上蹭了蹭,有点别扭摸了摸椅子把手,道:“做工倒是不错,木材也是好料。”之后飞快加了一句:“不过年代没我久远!”

    山阳泽没听见,他这会想的是怎么给郭前找个合适的身份。

    自打吸了窖藏几百年的鬼魂的阴气,郭前虽还不能在大太阳底下出现,不过白天在屋子里待着已经不大看得出来破绽了,所以山阳泽想让他出来。

    一来方便培养感情,二来方便调戏。

    其实仔细想想,上面两点可以合二为一,就是山阳泽打算要解决自己的终身大事了。

    作为一个道士,怎么可以没有道侣;作为一个妖怪,怎么可以没有压寨夫人!

    山阳泽看上郭前了,打算勇往直冲,一举将人拿下。

    不过想了一个下午,没什么好主意。山阳泽伪造证件是一把好手,给郭前安一个假身份就是分分钟的事情,不过……山阳泽心里难免有那么一点点邪恶的小念头。

    或许不止一点点……

    一开始想的是上京赶考的书生,反正郭前温文儒雅什么的,不用装也挺像,可是书生什么的,难道一天到晚就跟道士混在一起吗?不妥不妥。

    若是考虑到他俩不能分开什么的,不如安排个奴隶之类的身份,卖身什么的,还是死契。山阳泽想到这儿,自个儿笑了半天,但是郭前的气质一看就是大家子弟,虽然现在已经成了鬼了,万一他觉得是折辱怎么办。

    那就取个中间值,奴隶被解救了之后当了书生?还是书生被骗卖身比较好呢?

    没等山阳泽想个一二三出来,宫里的人到了,“陛下有请玄明派掌门山阳泽山道长进宫。”

    理不清的头绪暂时放到一边,山阳泽进宫了。

    一路到了御书房,皇帝就在里面等着。

    是跪还是不跪呢?

    山阳泽还在犹豫的时候,皇帝就从书桌后面绕出来了,道:“还不快给山道长看座上茶。”

    好吧,不用跪了。

    山阳泽看了看皇帝的脸色,似乎还不错,好像根本就没有他会跪拜的这个念头。

    这点山阳泽目前还不知道,老道士见了皇帝也是不跪的,世外高人总是有那么点特权的。

    皇帝为了拉近距离,特意坐在山阳泽对面的椅子上,道:“这次东西能找回来,还是多亏山道长。”

    “能为陛下分忧,是草民之幸。”话说这个自称,山阳泽也想了一想,用贫道应该是没错的,不过贫这个字虽是谦称,但是他一点都不喜欢,所以还是草民了事。

    皇帝一点架子都没有,坐在他对面说什么这个点心好吃,要么就是:“既然来了京城,便等过了年再走,宫里的宴席热闹的很,到时候山道长也来凑凑热闹。”

    山阳泽笑了笑,道:“多谢陛下抬爱。”

    “朕还有一事相求。”虽然说的是相求,不过皇帝嘛,完全没有求人的姿态也可以理解,接着便道:“朕登基已有十年,陵墓选址之事颇有为难,不知道长可否给朕出个主意?”

    明朝的陵墓山阳泽是去过的,天寿山的明十三陵,除了朱允炆下落不明,朱祁钰的陵墓被毁了,剩下的皇帝都埋在那里。那么这一位历史上的明宪宗,想要让他帮着选址,是在天寿山里则一处地方呢,还是彻底的重新选址。

    “选陵墓啊?”山阳泽的表情瞬间高深莫测起来,进入到工作模式,“我先问问陛下,想要个什么样的陵墓?”

    这个问题皇帝不能说没有想过,但是没被问过是真的。陵墓选址这事儿是钦天监会同礼部一起办的,都是什么风水宝地择上几处让他来挑,从来没人问过他的想法。

    皇帝不免起了好奇心,问道:“还有几种陵墓不成?”

    山阳泽道:“依我看,陵墓大体分了三种,第一种以秦始皇和唐高宗的陵墓为代表,所有人都知道在那儿,但是没人挖的开;第二种就是周文王或者曹操墓,没人知道在哪儿,自然也挖不开了;第三种嘛,代表的就多了,比方汉武帝,虽然规模之大,号称能与之相比的只有秦始皇陵,但是刚下葬就被盗了,前前后后更是被挖开了至少五次。”

    皇帝的眼睛发亮了,从来没人跟他说过这个,所有人说都是风水宝地,福泽子孙,绵延后嗣,从来没人按照会不会被挖开这个因素分类,皇帝觉得这位山道长真是个妙人,不由得笑了。

    “葬者,藏也。”山阳泽又道:“只有藏起来了不见生人,才是真正合格的陵墓。”

    皇帝点头,刚想开口,便听见门口太监回报,道:“陛下,娘娘宫里来人了,说是想请山道长过去。”

    话音刚落,门口就进来一个年轻的小太监,外表看着不超过二十,虽低着头,不过背挺的直直的,进来跟皇帝行了礼,道:“陛下,娘娘想见山道长。”

    不像成年的太监没变过来的公鸭嗓子,他的声音里还带了几分属于少年的清脆,十分好听。

    皇帝笑了笑,道:“这是万妃的心腹爱将。山道长,不如你先随他去见见万妃,让朕再仔细想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