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武侠修真 > 黑山老妖要修道 > 第032章

第032章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黑山老妖要修道最新章节!

    这个语气不用说也知道是有问题了,更何况那中年壮汉上下打量他们的眼光,好像是在盘算对上这几个人,他们几个究竟有没有胜算?

    山阳泽笑了,他道:“我们是京城过来的采药人,听说这里有上了年头的药材。”他指了指山山脚不远处的绿地,道:“就是那一片。”

    只见壮汉的脸色突然就变冷了,他冷哼一声,笑道:“我们也看上了那块地方。”

    这回轮到山阳泽变脸了,他们是过来找张三丰的,难道对面这些人跟他们有相同的目的?

    山阳泽试探道:“下面这么大一片草地,想来药材一人也吃不下,不如我们一人一半,如何?”

    壮汉却没说话,往前走了两步,他身后的几人挤了挤,大石后面又绕出来几个人,仔细一数,一共十二个,全部是青壮男子,个顶个的健壮。

    这些人一字排在站在崎岖的山路上,冷冷看着山阳泽,就差没说:“这一片药材全让我们包下了。”

    山阳泽自然是不怕的,他若是化作原型招来黑山,分分钟连山都能碾成粉末,更别提这几个都是人了。四个妖怪都不是忍气吞声的主儿,怀书藏在袖子里的右手已经化作了树枝,黑驴挪了挪背上的包裹,找了个好撂后蹄的姿势,而黑狗,悄无声息绕到了几人侧面,打算找个刺儿头下嘴了。

    妖怪不怕,人就更不用说了,一个是皇帝身边的亲信,东厂掌印太监,还有两位锦衣卫的百户,这种配置,连丞相见了都不敢太过嚣张。

    一时间两方都没有说话,僵持在那里,都在尝试用眼神让对方退散。

    打头的壮汉笑了一声,道:“这地方我们每年都来,下面不少草药都是后来移植的……”

    没等壮汉说完话,老太监“呸”的一声,“这天地下就没有我去不了的地方!”

    “你这是不打算善了了?”壮汉瞪着眼睛道,说着他上前一步,将手里用来探路支撑的木棍狠狠往地上一砸,道:“那就要看看是谁厉害了!”

    黑狗早就忍不住了,但是好歹还记得早先大王交待过的不得轻易伤人,因此它退而求其次,咬在了那根木棍上,一千年的狗牙和木棍谁厉害?

    只听得蓬的一声,木棍断了,壮汉一个踉跄,往前绊了几步。壮汉站稳身子,将山阳泽一行人看了个遍,道:“我今天倒要看看你们究竟有多能耐。”

    话音刚落,山阳泽便听见他们身后响起一阵快速奔跑的脚步声,刚想说他们居然还知道隐藏人手,就听见这帮人站在最后的那一个惊恐的转头看了看,道:“他们追上来了!”

    壮汉脸色变得无比难看,也顾不得山阳泽了,叫道:“跑!跑到山洞里就安全了!”

    山阳泽被吓了一跳,就看见大石后面转出一队野人来。只见这帮人身上裹着皮毛,腰间扎着枯藤,有人拿着弓箭,有人拿着长矛,嘴里嘀嘀咕咕完全听不懂在说什么。

    山阳泽来不及解释,跟着也叫了一声:“跑!往山下跑。”说着立即将老太监一抓,背在自己背上第一个跑下去了。

    两名锦衣卫愣了一愣,随即想起传说中太宗皇帝在这山里消失的精兵强将,瞬间提速,也跟着一起往山下跑了。

    刚跑了没两步,山阳泽突然觉不太合适。

    话说其实背上背着一个人跑,就是在拿这个人当人肉防弹衣来着,后面那帮野人手里又有弓箭,这要是射上两箭,等到了山脚下,他们也能唱一出“草船借箭”了……

    这么一想,山阳泽又把老太监举到了胸前。

    要是搁在外面,山阳泽到还真不用这么谨慎,可是自打进了山区,他的法力一天恢复的比一天块,与之相反,怀书黑驴和黑狗几个却是被压制住的感觉。早上起身的时候,山阳泽分明看见怀书的脸上隐隐若现树皮斑纹来着,一闪即逝。若是怀书现了原形,还真没办法带着他出去了。

    情况未明,对上的又是这帮土生土长的山民,会发生什么还真不好说。

    最重要的一点,刚才老太监犹犹豫豫的,现在被这么一激,还不是二话不说就让他拎着下来了,总之先找到张三丰的尸体再说其他的吧。

    众人一路从半山腰跑到山脚下,双腿抖的厉害,可是没等喘两口气,后面的山民也跟着下来了,于是还得继续跑。

    山阳泽视力自打变成妖怪就好的不得了,看见远处的山脚下一个大大的山洞,便道:“那边有个山洞,进去躲躲!”

    方才在山上,弓箭长矛施展不开,现在到了平地,那些山民一个个放开手脚,山阳泽就听见后面拉弓投掷的声音不断,壮汉的人马里不少中招跑不了的,躺在地上哀嚎,随即就被山民们取了性命。

    见此场景,剩下的人跑的更快了。

    又跑了不到一刻钟,眼看着山洞就近在咫尺了,紧紧跟在后面的山民突然停了下来,嘴里呜哩哇啦的不知道在说些什么。

    壮汉队伍里的一个小个子,似乎能听懂山民们的对话,惊慌失措的道:“他们说这里是禁地,不能进去。”

    “不进去难道要被杀死吗。”壮汉恶狠狠的道:“地图上说的就是这一处,你若是不进去了,你自己留下来。”

    跑进山洞,后面的山民果然没有再上来了,这些人四仰八叉躺在地上,只见壮汉捶地顿足道:“东西还没看见,就死了六个。”

    一顿狂奔,是个人都累的受不了了。山洞里还能维持形态的除了山家的四口妖怪,就是老太监了,他方才几乎是一点力气都没出,完全是被山阳泽架着下来的。现在他就坐在石头上,脸上变幻莫测,不知道在想什么。

    山阳泽站在洞口,看着山洞外不远处的山民们激烈的争吵,听不懂也听不清,不过他们动作很大,面红耳赤,想来也是在讨论怎么处理他们这些跑到禁地来的人。

    山民们一时半会过不来,洞里的几个人又要休息,虽然是两方人马,但是自己这一边有怀书跟老太监两个镇场子,山阳泽放下心来,一边等那两个锦衣卫喘气均匀了,一边打量起这山洞来。

    山洞是个口小肚大的格局,方才他们进来的洞口不过一人高,往里四五步,便是个约莫有三人高的大洞,往里看不到边际的那种。就着洞口的一点点光线,山阳泽看见洞穴深处似乎有不少分叉,不知通往何处。

    禁地,山阳泽想了想方才那名小个子说的话,不让外人进来的禁地,野人自己也不进来,想来只有祖先埋骨之地了,若是这样,张三丰的遗骸会不会在此处呢?可是张三丰怎么看怎么和这种连话也听不懂的野人不是一族的。

    山阳泽又拿出了那块黄麻布,因为占卜过太多次了,这布上的线松松散散,已经看不出原本的结构了。

    就在这时,情况又有变化,只见山洞外面的一队野人似乎是争执出了结果,有三个约莫三十来岁的野人出列,对着一个头上绑着羽毛装饰的健壮野人跪下,取下头上的额饰,接过伙伴递来的弓箭和长矛,起身就往山洞奔来。

    “不好!他们要进来了!”山阳泽道:“往里走!”

    一溜烟地上所有人都爬了起来,就算精疲力尽了,也还是要挣扎一下的。只是方才那场追逐,壮汉的人马已经折损一半,跑进洞里的不过六个人了。

    壮汉往洞外一瞄,眼里闪过庆幸。一边往里跑,一边道:“如今这情况,不如我们合作,等东西到手了……”壮汉顿了一下,下定决定道:“分你们三成!”

    山阳泽摇摇头,两方要找的东西肯定不一样。而且这一队野人也是追着壮汉来的,别的不说,他们隐匿行踪的本事肯定不到家,跟他们组队指定是被拖累的下场。

    就慢了这么一下,那三个野人就进了洞,只听见一声呼啸声响起,一只长矛散发着腥气擦着山阳泽的脸就撞在了石壁上,咣当一声,火花四溅,长矛掉在了地上。

    “有毒!”壮汉惊叫,慌不择路找了个看着大一些的山洞就钻了进去,后面跟着他带来的五个人,一起想往里钻。

    山阳泽看见队伍最后是那个能听懂野人说话的小个子,当机立断,伸手将人拉了过来,跟在怀书后面,钻到了另外一个洞里,顺便在洞口又设置了一道隐迹符。

    隐迹符虽能藏匿行踪,不过若是动作太大或者发出声响,这道符就不管用了。于是山阳泽一手提着小个子,一手捂着他的嘴,悄无声息的跑向了洞穴深处。

    方才混乱之间,锦衣卫举着火折子和老太监跑在前面,怀书和黑狗黑驴两个当然是要等着自家大王了,因此几人离的稍稍远了一些。这山洞里错综复杂,明明是跟在老太监身后的,谁料转了两个弯,明明还能听见声音,人却不见了,连火光都一点看不见了。

    又过了两个洞口,山阳泽听听后面几乎没什么响动了,招呼几个妖怪停下,松开捂在小个子嘴上的手,恶狠狠道:“你们几个是来盗墓的!”

    黑暗里虽不见光线,不过在座几个都是妖怪,眼神堪比红外眼镜,都清清楚楚看见小个子眼睛一转,道:“哪儿能啊,我们是来挖药材的。这地方,那些家伙连衣服都没有,能有什么大墓穴可挖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