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武侠修真 > 黑山老妖要修道 > 第040章

第040章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黑山老妖要修道最新章节!

    旁边传来黑狗的一声嗤笑,山阳泽的表情立刻僵了僵,随即他笑道:“昨日赶路匆忙,不想错过宿头,若不是找到这破庙,便要露宿荒郊野岭了。谁料早上起来一看,竟是个千年古刹,便打算仔细的看一看。”

    一前一后两个书生已经进了山门,前面那个道:“可不是千年古刹吗?”说完他一指寺庙山门口的两个石狮子,道:“那狮子背上刻着章武年间的字样,算起来也有一千两百年了。”

    说着,前面那书生已经走到山阳泽跟前,道:“小生宁采臣,是上京赶考的举子,已经在这寺庙里住了些时日,不知先生尊姓大名。”

    山阳泽通报了姓名,看着后面一脸揶揄的郭前,心中那个懊恼,道:“后面那书生,俗话说来者是客,我们既然在这寺庙中相见,不如结交一番,也算全了这缘分。”

    郭前笑得是越发的微妙了,不过还是顺着山阳泽的意思说了名字,只见山阳泽笑道:“这名字起的好。我与郭兄一见如故,不如一起逛逛这寺庙如何?”

    别说是不知情的宁采臣了,连才通人情世故的怀书都觉得大王太过迫切了,可惜山阳泽一个人兴高采烈的想着一见钟情什么哒,对于这些细微末节是一点不在乎。

    宁采臣被吓了一小跳,急忙道:“小生还要去复习功课,准备春闺,就先回房去了。”

    可送算是走了,山阳泽松了口气,跟郭前道:“这寺庙虽以损毁,不过大殿、高台还有宝塔依稀能看出旧时模样,不如我们进去仔细看看?”

    郭前觉得好笑,走到山阳泽身边道:“请。”说完两人硬是从半米多高的草中挤了进去,一路往寺庙后面走了。

    剩下的人面面相觑,特别是跟着山阳泽的锦衣卫还有小太监,直勾勾的看着传说是山阳泽亲弟弟的怀书,就差没问出来:你哥他没事吧。

    怀书会害羞么?当然不会啦,只见他摆摆手道:“不管他们,咱们早上吃什么?”

    锦衣卫叹了口气,从行李里拿了弓箭小刀等物,任劳任怨的去打猎了。不过临走之前,他又觉得不太放心,看着山阳泽和郭前的背影一直消失在杂草里。

    这寺庙的结构,进来是个放生池,左右两边是僧舍,也就是他们住的地方,放生池后面不远处是处于寺庙中心位置的佛塔,佛塔的左右和后面则是一处处的大殿和佛堂,最后面还有一排僧舍,不过就是年久失修,到处是残垣断壁,比前面几个住了人的僧舍看起来要破败许多。

    后面的路其实不太好走了,半米多高的草,里面不知道还有什么。

    山阳泽道:“这些上京赶考的举子也很是辛苦,现在不过才刚到夏天,我记得上京赶考都是在三月份,还有大半年的功夫,这就已经上路了。”

    郭前一本正经的回答道:“哪里是大半年,你忘了,今年是成化十一年,会试殿试不是刚考完?皇帝不是还让你看了看新科状元的面相,我想想,状元好像姓谢来着?”

    原本不过是引个话题出来,但是山阳泽真的是目瞪口呆了。这岂止是大半年,完全是两年半的节奏。

    不过想想寺庙里那些书生,全靠一双脚走到京城,翻山越岭跋山涉水好几千里路,还得应付各种自然灾害,路上还不能少了读书的时间,似乎这提前三年去赶考也就不那么奇怪了。

    不过话题略严肃了,山阳泽看了看郭前,笑道:“咱家里有车,还有头神驴,日行百里,不着急。”

    郭前是觉得山阳泽是演上瘾了,斜他一眼道:“小生还要去温书,就不陪着大王瞎胡闹了。”

    山阳泽一把将人手腕拉住,没忍住还拿小指蹭了蹭,道:“别呀,爷朝廷有人,乡试会试殿试包过。”

    你真是够了!郭前拍了他一下。山阳泽想想才刚坦白没多久,似乎也不好太过分了,便不说话了,只是拉着郭前的手一直没放开。

    两人绕着后面的大殿走了一圈,依稀看见后面还有不少建筑,便又绕了回来。

    打猎去的锦衣卫还没回来,山阳泽招呼了小太监给郭前收拾房子。

    最前面的这两排僧舍,左右各五间,山阳泽他们住的是进门右手边一排里最靠近山门的两间。左边的一排屋子看着稍稍好一些,都已经住满了。右边的五间屋子,最里面一间塌了一扇墙壁,没住人,再过来一间住的就是劫胡的宁采臣,然后空了一间,就是山阳泽他们占的两间屋子了。

    “来来来,把你们的东西往过搬一间。”山阳泽道,说完他也不能小太监反应过来,直接就帮着提东西了。

    小太监的三观又一次被刷新了,宫里遍地是奇葩,他以为自己的内心已经够坚韧了,没想到今天是又长见识了。这一位山真人竟是把他们往过赶了一间,让这位新来的……叫什么来着?对,郭前,住到他隔壁。

    再下来是不是要一路同行,然后送他去京城赶考啦。

    别说小太监了,庙里住的其他人内心也几乎是崩溃的,早上山阳泽跟郭前勾搭上的时候,正好是大家基本都起床的时候,院子里是人来人往,好不热闹。

    去掉山家人,寺庙里一共八口人是全部看见了山阳泽和郭前一见如故的整个过程,他俩说了几句话就相约去逛寺庙了。

    一句!就一句!就问了姓名!

    怪不得叫一见如故呢。

    不过山阳泽一行人有车有马有驴,还有一条看着不怎么善良的大黑狗,以及随行的两个仆人,所以众人也不敢太过嚣张的去盯着他们两个看。毕竟住在这完全不要铜板的寺庙里,身份自然不会怎么高大上来着。

    等到房间换好,锦衣卫拎着两只已经处理好的兔子进来了,当下就在山门一进来的空地上烤了起来,香气扑鼻,让在房间里啃干粮的众人下嘴越发的用力了。

    话说大清早第一顿就吃肉,还是烤的,也不怕上火!

    吃完东西山阳泽其实有点后悔来着,要说人既然已经毫无悬念的勾搭上了,干脆上了驴车回家好了,可是他才给人收拾了房子,不住两天其不辜负了他的一番心意。

    于是等吃完饭,山阳泽又把郭前一拉,两人出了山门往四周逛去了。

    这下众人是看出来这位看着还算不错的老爷是真的看上这小书生了,不然他留宿在这荒郊野岭是为了什么?

    这位老爷跟他们可不一样,马车随随便便就能到下个集市,不像他们全凭走路的这一拨人,还得稍微休息两天,再挑个个大早出门赶路。

    整整一天众人就看见山老爷各种花式秀恩爱,小书生各种微笑胜券在握,都不由自主减少了出门的频率,心里都暗暗诅咒:赶紧走!

    可惜山阳泽打定主意要多住一晚了,他们还得亮瞎一阵子。

    要说时间也过的挺快,虽然是夏天,不过白天咻一下就过去了,天黑之后,山阳泽也不好留宿郭前,两人含情脉脉,或者说山阳泽单方面依依不舍之后,众人分别回房去睡了。

    虽然已经进了三伏天,不过这里四周都是茂密的树林,寺庙用来砌墙的砖又是厚重结实,因此房间里很是凉快,一寺庙的旅人睡的都很熟。

    不过正当夜深人静之时,寺庙外面突然传来打斗的声音,片刻之后,对面僧舍里传出来一声令人毛骨悚然的惊叫!

    所有人都被吵醒了,急忙点灯披着衣服走了出来,只见西面最里面一间僧舍里跑出个衣冠不整的中年男人,大叫:“他死了!他死了!”

    说完,这中年男人连滚带爬往人多的地方跑,脸上惊慌失措,像是看见了什么极其恐怖的事情。

    山阳泽看了一眼锦衣卫,他凑上前来在山阳泽耳边道:“那间屋里住着两个行商,身上没带货物,想必将东西卖完返家的。”

    男人吓的鼻涕眼泪一起流,半天没回过神来。

    山阳泽刚想去看个究竟,就见山门外进来一个人。

    这人道士打扮,一张圆圆的脸上长着粗粗的横眉一对,看着十分凶狠。道士手里一把大剑上还沾着血迹,那剑嗡嗡作响,道士环视一周,道:“谁不许过去!”

    西面的房间里还住了一对回娘家的小夫妻,那妻子一见这样貌吓人的道士,嘤咛一声,软软的就想晕,丈夫急忙将人扶住。一时间庙里所有人都定住了,没人讲话。

    锦衣卫按了按腰带里暗藏的软剑,就想出去。谁料却被山阳泽阻挡住了。

    山阳泽手臂微微抬起,挡了锦衣卫的路,小声道:“再等等。”人看不出来,但是他分明察觉到那道士手中大剑上的血液,是属于妖物的。

    道士见没人动作,知道自己把人都吓住了,提着剑便进了那间据说有人才死了的屋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