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武侠修真 > 黑山老妖要修道 > 第048章

第048章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黑山老妖要修道最新章节!

    燕赤霞跟在山阳泽后面进了地宫,这地宫着实不大,里面空荡荡的只有一个石台,上面盘腿坐着那个干瘪到已经看不出相貌的袁天罡,背后披散着长长的白发,眼眶深陷,显得两个眼珠子分外的突出,一看之下不由得吓了一跳。

    燕赤霞比山阳泽要矮一大截子,想要看清袁天罡必须得从他背后探出半个身子来,这一看虽然没吓到跳回去,不过身子抖了抖,而且还被袁天罡看见了。

    只听袁天罡喉咙里发出一阵跟嘶哑的笑声,抬起手臂,道:“我都被锁了七百多年了,你怕什么。”

    燕赤霞仔细一看,他手腕上两个大大的镣铐,坠的手臂只能抬起那么三四寸的样子,心下稍定。不过他也是第一次见到这不知道还算不算活着的,明显也不是羽化成仙的状态的人,心里的警惕性一直都没消退。

    他刚想说要不要上去把山阳泽的黑驴黑狗牵进来,却发现山阳泽已经跟着那位名叫郭前的小兄弟,走到袁天罡身边了。

    小兄弟,能认识袁天罡的,指定不是小兄弟了……那山阳泽的来历?

    燕赤霞一瞬间起了忌讳,没跟他们两个站在一起,反而站在了离门最近的地方,右手紧握大剑,准备随时出招。

    这倒是燕赤霞误会山阳泽了,他也忌讳这个看起来已经风干了的……人,早在郭前想过去的时候他还伸手拉了,不过郭前没理他来着,山阳泽无奈,便也跟着过去了。

    燕赤霞是不会说话的,他全神戒备,就等着什么时候出剑刺过去了,山阳泽也不说话,看着郭前跟石台上的袁天罡对视。

    半响,郭前幽幽叹了口气,道:“师父……”

    就是这一句,让袁天罡突然崩溃了!

    只见他全身突然剧烈的抖动起来,骨头里发出咯噔咯噔的声音,连带着手上脚上的铁链都在咔咔作响。这石室里又分外的空旷,声音听起来很是吓人。

    “你叫我什么?”袁天罡咆哮道:“师父?你师父就是个笑话!”袁天罡先是仰头长啸,等低下头的时候,眼眶里流了两滴浊泪下来。“你看看我,现在成了这人不人鬼不鬼的样子!谁能想到,当年被奉为皇帝座上宾的袁天罡,后来被一个女人和自己的徒弟联手坑了!”

    听了袁天罡的职责,郭前一句话没说,似乎是默认了。

    山阳泽看了看袁天罡,他已经瘦到做不出任何表情了。山阳泽又看了看郭前,他是袁天罡的徒弟?袁天罡的徒弟据他所知只有一个,就是跟着他一起画了推背图的那一个……而那一位的名字,明显不是郭前。

    郭前……他为什么又要化名郭前呢?玄奘西游,长生不老药,武则天大举兴建寺庙,再到死后丢失生前全部记忆,甚至不能投胎的郭前,以及前些日子找到的张三丰的遗骸,这中间又有什么联系呢?

    只是现在袁天罡情绪激动的很,山阳泽决定等一等再问。

    袁天罡见郭前没有回答,视线转向了山阳泽,冷笑道:“我这好徒儿,你可得小心了,将来他指不定什么时候就把你卖了。”他举手伸脚,让山阳泽看他手脚上的铁链,道:“我就是榜样。”

    郭前没有反驳,他极其缓慢的摇了摇头,道:“我已经死了。”

    “你肯定得死!”袁天罡厉声道,随即又自嘲的笑了一笑,道:“知道真相的都得死。”说完他很是缓和的道了一句:“过来坐,如今我们两个都落到了这步田地,当年……没想到啊。”

    袁天罡兴许是很久没说话了,虽然没人理他,不过依旧说个不停,没等山阳泽问,他便将当年的事情一五一十说了出来,时不时还看郭前一眼,说自己被关的太久了,很多事情记不太清楚了,郭前的话渐渐也多了,偶尔还能从另一个视角说两句,听着听着,山阳泽便将当年的事情猜了个大概。

    当年袁天罡是隋末唐初的人,父亲是隋朝的官儿,不过他早就看出天下大势,李唐当兴,早早就在李世民手下做事。后来李世民当了皇帝,他便成了李世民手下排行第一的风水先生。

    袁天罡是个道士,他最擅长的其实是占卜和堪舆,不过在皇帝手下做事,又是皇帝的心腹,也是要时刻提升自己的知识面的,况且皇帝在还不是皇帝的时候最在乎的是命运,当了皇帝之后无一不变成长生不老了。

    而这长生不老,就是造成一切事情的源头。

    道家里关于长生不老和成仙的传说很多,不过传说毕竟是传说,讲来都是羽化成仙,或者在某个地方天地合一,顿悟飞升了,但是具体的操作手段却不多。流传下来的丹方严格来讲用的都是什么千年何首乌,或者万年人参这种明显已经成了精的东西,自然是找不到的。

    不过皇家的藏书里,也有不少关于长生不老的消息,远一点的比方秦始皇,派徐福去海上寻找仙人,求长生不老的法子,近一点的比方汉武帝于西王母相见,在西王母那里求得长生草,以及长生不老药的丹方。

    后面这个传说流传甚广,而且很多人信。比方董卓,相传他就是为了给自己孙女寻找治疗哑巴的方子,这才差遣吕布去盗了茂陵。不过方子没找到,陪葬品倒是搬出来不少。

    在袁天罡翻阅汉武帝相关的史书的时候,让他发现了一个线索,一个关于长生不老药的线索。

    长生不老药怎么来的暂且不说,若是汉武帝真的有长生不老药,那这药会在哪里?传与子孙后代?或是陪葬于茂陵。

    参考茂陵被盗的次数,袁天罡觉得藏在茂陵里的可能更多一些,但是茂陵前前后后被盗好几次,甚至在刚下葬三年的时候就被盗了。就算有东西,也留不下来了。

    这条路暂且中断了,他顺着往汉武帝之后的几个皇帝看,无意之间,他在汉宣帝的记载中看见这样一条记录。

    高昌最最开始,是李广驻兵击退匈奴的地方,后来汉宣帝时期,派兵携家属驻守,这才渐渐形成了城市,最后建国了。

    在汉宣帝派去高昌的人员名单里,袁天罡发现一个名字:张曼倩。单说这个名字可能没人知道,但是这人的另一个名字可谓大名鼎鼎,家喻户晓:东方朔,理论上已经死在汉武帝时期的东方朔。

    袁天罡不认为这是个巧合,思索数月后做了个决定:假死脱身,亲自去高昌一探究竟。

    袁天罡走的匆忙,半路上才发现高昌是个崇尚佛教的国家,他是个道士,一点吃不开。这时候赶巧让他发现了偷渡出大唐的玄奘,袁天罡便说自己是四处游历,感悟天道的道士,和玄奘结伴而行了。

    袁天罡的道教法术在当时也算数一数二了,辨方向,求雨等等。两人结伴而行帮助很多,一直到了高昌。

    果然,高昌王对这个远近闻名的玄奘法师很是推崇,连带袁天罡也得了不少好处。趁着高昌王强留玄奘的时候,袁天罡偷偷摸进了王宫里。

    其中过程不必详述,总之最后他找到了丹药一罐,粗粗一数也不下九十颗了,可惜时间太短,丹方没找到。

    玄奘法师一心西去,以绝食抗议,袁天罡拿了别人东西,也一心想要离开,便做法给高昌国求了一场雨,缓解了多日的大旱,再加上玄奘法师饿了好几天,奄奄一息,高昌国王无奈之下这才放他们离去,还给他们准备了行李盘缠以及随从。

    袁天罡当初一心想要离去的时候是怕事情败露,不过走了几天也没见高昌国王派人来追,心里的担心也渐渐消散了。后来又觉得若是一直跟着玄奘,将来还能有机会再回一次高昌,说不定就能看见丹方了,便以两派交流的借口,跟着玄奘法师一路西行,一直到他要回大唐。

    可是这个时候,事情不太对了。

    贞观十四年,李世民派兵把高昌给灭了。

    听到这个消息,袁天罡只觉得心头一震狂跳,莫不是皇帝发现了他是假死的。这一担心,又觉得当初自己求雨太过草率,必定是那一次露了马脚。高昌是丝绸之路上的国家,是唐代商人西去的必经之路,若是消息传回长安,皇帝听了肯定会怀疑的。

    因此袁天罡便借口要找个地方闭关,跟玄奘告辞了。

    后来的事情,他回故里隐居,藏了好几十年没被发现,最后却被自己徒弟施法找了出来,又被武则天给镇压到了这个不见天日的地方。

    说到这儿,袁天罡叹了口气,摇头道:“没想到,真没想到。”他一直盯着郭前,道:“后来我被抓住,情急之下将剩下的丹药吃了个七七八八,剩下十几粒都被你拿走了。”又是一声冷笑,“武则天没赏你什么?”

    郭前白着脸,道:“丹药被换了,你那十七颗丹药里只有七颗是真的。你真以为玄奘法师什么都不知道。他在回大唐的途中拿舍利子换了丹药,你居然没发现。呵——”郭前心中也有怒气,“他临死前才将丹药献上,说请皇帝陛下寻找你的踪迹,说完他就死了!”

    山阳泽硬是从袁天罡那张只剩下皮和骨头的脸上看出一个错愕的表情,随即,他爆发出今天第二阵大笑,“哈哈哈!他这是为了高昌国被灭啊!高昌国王尚佛,与他结拜成了兄弟,相约回程时在高昌礼佛三年……”袁天罡声音渐渐低了下去,“我还连累他至死不能出长安城,这是我的命……”

    郭前又道:“长生不老药……长生不老药。”重复两遍,他的语速突然变的很快,道:“武则天那时还是皇后,她和高宗皇帝得了玄奘法师进献的十颗丹药,又以毁掉楼观台讲经处胁迫,逼我找出你的踪迹来。不过后来她也没落着好……”郭前想了想,又道:“后来中宗李显复位,她被软禁起来,自然是无法服用丹药了,不过一年便死了。”

    “那你呢!”袁天罡道:“我的好徒弟,你是怎么死的!”

    郭前一脸痛苦,没有说话。

    袁天罡道:“我想想,道家里有什么法子让人不得投胎,莫非——”

    没等这话出口,郭前立即上前,右手掐住了袁天罡的脖子,袁天罡察觉到郭前已经修炼出了实体,眼神在他和山阳泽之间摇摆不定,只是脖颈要害被掐,别说说话了,连气也喘不上来了。

    郭前不知想到了什么,突然放了手,向后退了两步,道:“师父,这是我最后一次叫你师父。我有了个新名字叫做郭前,从以后,世上再无——”

    没等郭前说出自己名字,袁天罡突然暴起,急向燕赤霞冲去。他双手从镣铐中脱出,十根手指尖利,似乎碰上就能扎进去的样子。

    山阳泽虽然一心专注在郭前的名字上,不过他反应极快,当即一掌挥出;燕赤霞也一样,虽一直在听这个掩藏在事实表面之下的真相,但是也没忘了警戒,当下右手提剑刺出。一掌一剑,几乎是同时碰上了袁天罡的身体。

    山阳泽心道差点着了道,当初锁住他的镣铐现在可不得不管用了么,袁天罡现在手上就剩下皮跟骨头,那么粗的镣铐,轻轻松松进进出出。当初他们三个进来,袁天罡特意展示自己被锁住,现在看来不过是缓兵之计。

    袁天罡被山阳泽打的骨头都断了,又被燕赤霞当胸一剑钉到了墙面上,一缕已经浓稠到发黑的血液缓缓流出,只听他道:“长生不老药,我活了这么许多年,也活够了……”

    不好!他这是要自尽!

    没等山阳泽有什么动作,燕赤霞已经下意识将剑抽了出来,袁天罡浑身咯咯作响,声音越来越低,“我活够了……”

    突然,袁天罡双目爆出,大喝道:“是你!是你!是你把——”声音戛然而止,原来这时他胸中气息已失,一点声音都发不出来了。

    袁天罡就这么死了?

    三人面面相觑,有点不敢相信。

    半响,山阳泽先上前,他发现袁天罡头上似乎有什么东西。

    他们三人进来的时候,袁天罡坐在那里,头上一个松到已经看不出形态的道士髻,刚才一番剧烈的动作,头发彻底散开了,只见他头顶当中一个深色还有点反光的东西露了出来。

    山阳泽给燕赤霞使了个眼色,只见他上前来拿大剑拨了拨,疑惑道:“天灵盖上钉钉子?灭魂钉?”

    “不会吧。”山阳泽接着道:“灭魂钉一出,魂魄立即烟消云散,不管是活人还是魂魄,无一幸免,若真是灭魂钉,他能活着么久?”

    郭前悄无声息的上前,声音里带着一丝痛苦,道:“这是佛家的手法,佛修来世,道修今生。若是他活着,这钉子起不了半分作用,一旦躯体没了生机,三魂七魄立刻消散,再也不会有来世了。他们说既然要修今生,那就不如断了来世的好。”

    这话一出,地宫里顿时安安静静了,这么一安静,到让燕赤霞确定了一件事,郭前他是个鬼!

    早先他跟袁天罡的对话,让燕赤霞确定郭前已经死了很久了,现在仔细的观察,他非但没有呼吸,胸口也丝毫不欺负,完完全全是个鬼!

    燕赤霞想也没多想,举着剑就从怀里掏符箓出来,想往郭前身上贴。

    “你干什么!”山阳泽怒道,一把拉过郭前往自己身后一带,同时一掌将燕赤霞拍的踉跄了两步。

    燕赤霞举剑,略有犹豫道:“我龙虎山以降妖伏魔为己任……”后面几个字说的有点含糊。

    山阳泽见他也不是很确定,道:“你师兄把我捉到的猫鬼要走了。”其实是和老道士一起捉到的,不过一来山阳泽一个人也能搞定,二来想必老道士不会说的那么仔细,先来诓一诓他再说。

    燕赤霞的正八字眉立即变成倒八字眉了,愁眉苦脸的,虽然那猫鬼讨厌的不要不要的,但是师兄每次提起来都是一脸幸福的抱怨,要是他私下里把这猫鬼许出去了,回去指定要在祖师爷面前跪通宵。

    “要么换一个?”燕赤霞小声道。

    “我给你那两个骨灰坛子,京城玉间斋买的,八两一个,两个加起来老板打了个折,一共十五两。”

    玉间斋这个地方,有名的古董店,有时候跟他们龙虎山也有业务往来,比方有的时候收到了占满怨气的东西,也会请他们做个法什么哒,也算是熟人了。所以对那里面的物价水平,燕赤霞也算略知一二。

    燕赤霞顿时觉得山阳泽面目可憎起来,他都想骂人了。

    你丫去古董店买骨灰坛子,还买那么贵的,上面还有花!做工比师兄那个据说是祖传的,皇帝赏赐的碗还要精致!

    “行了行了。”山阳泽道,他觉得燕赤霞并不想降妖除魔捉鬼什么的,不过是给自己找个借口而已,于是他很是贴心道:“要么这样,猫鬼就在你龙虎山好好待着,反正你师兄也把它照顾的挺好,银子我也不要了,那两个骨灰坛子就当是我送给你了,如何?”

    燕赤霞觉得不太对,话说能换个比方狗血黑驴蹄子之类的礼物么?不过没等他说出话来,山阳泽又道:“这样的话,他的事儿你也就别声张了,两样换一样,说起来我还亏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