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武侠修真 > 黑山老妖要修道 > 第060章

第060章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黑山老妖要修道最新章节!

    地魂这东西,严格来讲不能算是鬼。人的三魂七魄,唯有命魂,承载了人的全部记忆,是唯一能真正踏上奈何桥喝了孟婆汤,最后转世的。剩下的两魂七魄,都在人死之后数日内烟消云散,半点痕迹都不会留下来的。

    所以平常所说的见鬼了,见到的一般都是命魂。

    而山阳泽现在招到的,是地魂。如果说命魂的智商有正常人水平,地魂大概也就将将两三岁,刚刚能往外蹦词儿的地步,所以跟他交流起来,得特别特别的有耐心。

    “金子?”山阳泽重复道,心说这东西要么是他死之前看见的最后一样东西,要么就是他是因为金子才死的。

    “金子亮亮的。”地魂呆滞着脸,又道。

    金子还很沉很值钱呢,山阳泽除了来一句:“你说得对啊。”一点办法都没有。

    还好有随身小能手郭前,不过他也没忘了先嘲笑山阳泽一下,然后过去拉着地魂的手,道:“金子会发光啊?我从来都没见过会发光的金子,能让我见识见识吗?”

    地魂看了郭前一眼,郭前笑得很是灿烂,之后地魂手一伸,往床边的包裹一指,道:“金子!”

    郭前使了个眼色,山阳泽去翻包裹了。要说将来若是真的能长生不老什么的,开个幼儿园也是个好行当。

    包裹翻开,金子还是很好找的,毕竟金属质地又沉甸甸的东西,也就那么两样,一样是用来铐住囚犯的镣铐,还有一样就是他口中的金子了。

    这金子做成直径约莫两寸的圆球,外表有些发暗,看着也有些年头了,山阳泽把这金球放在手心垫了垫,道:“一点都不亮。”

    地魂嘴一撇,若是个真小孩就要哭了,郭前急忙横过身来把山阳泽遮住,道:“这金子真好看,是打哪儿来的啊?”

    山阳泽坐到桌子那边的凳子上,看了看桌上一点反抗能力都没有督主,心道:长这么大还没见过地魂哭,你倒是让他哭呗。

    “打哪儿来的?”地魂跟着重复一遍,脸上的表情越发的茫然,“打哪儿来的?对了,路上捡的,就在昨天拐弯的地方。”

    山阳泽跟郭前两个对视一眼,心道山里平白无故出现的金子都敢捡?不是替死鬼找替身就是买路钱了,只是不管哪个,都是要人命的。

    山阳泽手里一直上上下下的抛着金球,那地魂眼睛也随着金球上上下移动不停,突然他脸上一僵,像是看到了什么极其恐怖的东西,大喊一声:“妖怪!黑色的妖怪!”然后就见他身形突然一涨,跟吹爆的气球似的,立即消散在空气中了。

    “时候到了。”郭前略有伤感看了看自己掌心。

    下来两个妖魔鬼怪收了功法,又把督主的魂魄给人放回体内,等到督主张开眼睛狠狠的瞪着山阳泽,山阳泽给他看了看手里的金球,道:“就是这个。”

    正常人的思维,特别是宫里人的思维一开始是不会往鬼怪上想的,况且这么大一块金子,怎么也有三四十两了,够一个人舒舒服服活到死了。督主道:“分赃不匀还是想独吞?”

    山阳泽摇了摇头,给他解释了方才他被关进小黑屋之后发生的事情,又说:“想必是山间内的冤魂作祟,谁捡了这金球就会被索命,只是这结界。”山阳泽想了想,道:“白天都能显出作用来,想必这鬼怪也成了气候。”

    督主点了点头,他现在看着这间屋子分外的不顺眼,道:“出去再说。”

    几人出了屋子,门口守着的锦衣卫立即道:“大人,又有新情况。往长安去的路不通,但是回蜀地的路是畅通无阻的。”

    这是个跟长安城有仇的妖怪?山阳泽又看了看他手里的金球,上面虽然暗淡无光,但是表面光滑的很,半点痕迹也无,看不出来是什么年代的东西。他又用力捏了捏,软的很,应该是纯度很高的金子。

    什么鬼怪这么有钱,用这好几斤重的金球当诱饵,不过的确很是有效。

    要说金子虽软,不过也不是人人都能把它当成豆腐一样捏来捏去再复原的,当下督主和几个锦衣卫看了,不免对山阳泽的信心又增加了几分。

    几人又回去安静的小院,围在桌前坐下,只有驿官在一边站着。山阳泽道:“从头梳理一遍。这还是第一次驿站出现怪事。”说着他看了看驿官,驿官点头道:“大人说的是,这栈道始建于先秦时代,从建成到现在一千七百多年了,从来没发生过这种怪事。”

    山阳泽点了点头,将金球放在桌面上道:“昨夜死了三个人,方才我用招魂之术得知他们的死跟这金球有关,那么这金球跟驿站外阻隔住长安城方向的道路有没有联系呢?”

    众人默不作声,山阳泽又道:“而且,那三个人都是囚犯装的,押解他们的差役去哪儿了?三个囚犯,想必陪同上路的差役少说也得六七个。”

    话说到这儿,早先给他们一路介绍路上风光的锦衣卫略有迟疑开口道:“说到这金球,我倒是知道一个典故。”

    众人视线全部集中到他脸上,锦衣卫道:“这路现在虽然叫做南栈道,但是最初的名字叫做金牛道。”

    这么一说山阳泽也想起来了,早先刚上栈道的头一天似乎是听他讲过,不过那个时候路上颠簸,郭前坐到他身前不太稳当来着,当时他干嘛来着?

    “相传石牛粪金,蜀王一见就喜欢的很,后来更是开了栈道要将石牛拉回来,但是据说石牛才走到一半,蜀国就被随之而来的秦兵灭了……”锦衣卫咽了咽口水,道:“不知道这金球是不是石牛肚子里的。”

    若真的是这石牛成精了,为什么只堵了往长安方向去的路?

    山阳泽想了想,道:“这山如此之大,绵延数百里,不管是不是石牛还是别的妖怪作祟,妖怪的老巢的确难找,若是找不到它,将来难免还是会出事。不如……”山阳泽看了看众人,道:“金球在我们手里,不怕它不出现。”

    “只是要找一个人当诱饵。”

    督主莫名一颤,似乎觉得山阳泽说不出什么好话来。

    山阳泽看了一圈,他跟郭前两个,能隐瞒住身上的鬼气妖气已是实属不易了,装人还是等下辈子吧,督主才刚刚经历过一场魂魄离体,这种事情不适合他做,况且昨夜死的几个都是壮年男子,身上戾气不少,想必这妖怪不怎么挑的。

    于是山阳泽随手一指,挑了个跟他们一起上路,看着还算健壮的锦衣卫出来。

    督主又是莫名一颤,总觉得不太对。话说他们一共五个人,有一个人被鬼抓住当过替身,一个被山阳泽逼出三魂七魄,现在又来一个要去当诱饵诱惑鬼怪了。

    总结一下,已经有五分之三的人见鬼了……

    驿官按照山阳泽的吩咐,将剩下不过二十来人都集中在了大厅里等着,俗话说人多力量大,阳气也足,稍稍安全一些。这些行商的商人以及旅人等等,说到底也是不敢回屋一人待着的,正好两方面意见统一,又听说后院住着的高人有法子解决,便还算配合的一直坐在大厅里了。

    天又黑了,被山阳泽选中的这名叫做包勇的锦衣卫独自一人坐在已经死了三个人的房间里,一手捏着金球,一手捏着山阳泽给的护身符,装作已经很是瞌睡的样子趴在桌上。

    屋里就点了一根蜡烛,昏黄的光线在微风下摇摆不定,似乎真的有点困了。包勇刚有些迷糊,突然就觉得屋里好像多了点什么,他一身的汗毛全部竖起来了。

    后颈一阵阴冷,他只听见耳边响起一个奇怪的声音,同时,他捏着金球的左手似乎被什么东西压了一下。

    包勇害怕极了,想想死在这金球下的,少说也三个人了,他吓的一颤,就想把金球丢掉,只是这球像是粘到手上一样,怎么也甩不掉了。他又张嘴大喊,可是嘴是张开了,声音却无论如何用力都出不来。

    他心里有点埋怨山阳泽,不是说就在隔壁守着么,这都多久了,还不出来,再不来我也得跟着一起去死了。

    对了!还有护身符!

    包勇立即张开右手,捏着符就往自己左手上压着的东西打去!

    只听得滋啦一声响,左手上的东西不见了,同时粘在手上的金球也咣当一声掉在了地上。

    “孽畜!哪里逃!”响起的还有山阳泽的声音,屋里的阴气顿时退了个干干干净净。

    话说选了这个当做开场白也实非他所愿,只是千百年来这句话流传的最广,于是下意识便说出口了。

    只见屋里一团黑影顿了一顿,立即就冲出窗口了。山阳泽道:“待在屋里别出来!”之后也跟着那黑影跳了出去。等到督主和四个锦衣卫沿着楼梯跑出来的时候,他们两个已经完全看不见身影了。

    黑影一路往南,山阳泽和郭前两个在后面紧跟着。黑影急急转了几个弯都没把他俩甩掉,有些着急,纵身一跳,跳进了下面的万丈深渊。

    山阳泽是不怕摔的,郭前根本摔不死,当下俩人也跟着跳了下去。

    山下是另一个世界,这里人稀罕至,满是怪石嶙峋,而且……不能说遍地是尸骨,但是一眼望去,总是有那么几根骨头的,在漆黑的夜里发出绿色的鬼火。

    黑影被护身符拍了一下,身上沾染了山阳泽的记号,因此倒也不怕他走远。跟着若隐若现的记号,两人到了一处谷地,阴气越发的重了。

    这里的碎骨比前面要多了许多,山阳泽抬头一看,山壁上隐隐约约一条细细的栈道,几乎是这南栈道里最为凶险的一段了,想必这些都是不小心从上面掉下来的,又或者是当初开凿山壁是殒命的工人。

    两人往前留了两步,只见地上有几具像是才死不久的尸体,腿脚以一个奇怪的姿势扭曲着,身下的血虽然被雨水冲掉不少,不过石头上还是留有不少红褐色印记。

    而且这些人的衣服,三个人的外衣被拔掉了,还有三个穿着官府差役的统一制服,难道这几个就是被囚犯害了性命的差役?

    山阳泽上前,刚想仔细看看,便听见耳边响起个干瘪苍老的声音:“一千七百多年了,我终于又出来了!”

    山阳泽心里一惊,急急后退,口中道:“小心!”

    只听那声音一阵怪笑,“你们两个小朋友,来了就别走了。”说完,便见那几个差役尸体下面的石块不住的抖动,聚集,像是要凑在一起的样子。

    山阳泽没等石块成型,立即用了十成十的力气一掌拍了上去,啪的一声,石块虽然没碎,但是聚集的势头倒是慢了些。

    没等山阳泽一口气吐出来,耳边那个奇怪的声音又响起了,先是一阵怪笑,“这么着急做什么。”话音刚落,就见石块迅速的从地上飞了起来,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形成了一个巨大的石牛。

    果真是它!山阳泽心里一惊,这石牛年份可比他久远多了,也不知道打不打得过。

    但是无论打不打得过,也得打了再说。山阳泽心中默念,借来本体力量,又是一拳上去,只听见噼啪一声撞击,石牛被打的后退两步,只是山阳泽的手上也掉了些石屑下来。

    郭前倒抽一口冷气,顿时一手向天一手指牛,口中大叫:“雷来!”

    随着郭前的召唤,天上顿时降下来一道细细的紫雷,冲着石牛就去了,石牛背上被劈了小小的一个坑,损伤比方才山阳泽的全力一击要大得多。

    雷这东西,是对付妖魔鬼怪的首选,只是郭前自己本身也是个鬼,用了这伤敌一千,自损八百的招数,脸色变成了惨白,晃了两下才站定身子。

    石牛被劈的凶性大露,一双眼睛从石头的灰白色变成了赤红,它尾巴一抬,噗噗的排了不少金球出来,那金球上黑烟缭绕,又是一个个鬼魂出来,其中就有昨夜才死的那三个。

    石牛肚子里也不知道有多少金球,山阳泽只听见噗噗声不绝耳,不一会儿,他们身边就围满了厉鬼。

    山阳泽是不怕鬼的,但是有这么多鬼阻隔视线,若是石牛趁机偷袭该如何是好,黑狗和驴子两个又被留在驿站保护平民了,一时半会也叫不过来。

    山阳泽定了定心神,抽出槐木剑,左手又拿了符出来,想着怎么也要先把这些鬼干掉。于是山阳泽也不留手了,一剑刺出去便是一股黑烟飘向空中。

    郭前虽受了点伤,但是对付鬼还是能搭上手的,只是在他们刚消灭了不过七八只鬼的时候,突然听见“哞”的一声,那石牛冲了过来,山阳泽只来得及把郭前推开,就觉得背后一股巨大的力量冲来,将他顶了出去。

    “大王!”郭前一声惨叫飘到了他身边。

    山阳泽扶着山壁站了起来,扭了扭肩膀,口中念着道家咒法,提剑又冲了上去。只是这石牛是先秦时期的,山阳泽就算经历了道法大师班的培训,但是郭前会的道法也局限于唐朝,对上这牛效果有限的很。

    几个来回,双方各有损伤。

    石牛身上一抖,只见周围的石块、骨头一股脑全部飞了起来,山阳泽知道石牛要出大招了,将郭前护在身后。

    只听见郭前在他耳边小声道:“大王,你一直在借黑山的力量,为什么要借呢?你就是黑山,黑山就是你!”

    山阳泽一愣,只见对面的那一大堆杂物已经朝他们冲了过来,紧跟着的,就是已经竖起角的石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