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武侠修真 > 黑山老妖要修道 > 第067章

第067章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黑山老妖要修道最新章节!

    到了这个时候,山阳泽也顾不得掩饰什么了,他吹了声长长的口哨,将还在殉葬室的黑狗和黑驴叫了出来,它们四条腿的,总归是能比那些两条腿的先到。

    乾陵依山而建,规模宏大,殉葬的宫女和匠人都在前殿之外,而山阳泽他们却在后殿的最深处,那些关节几百年没动过的老宫女老太监们要进来后殿,需要通过前殿和中殿,还有三条极长的甬道,算起来也有差不多二里地了。况且这甬道修建的也没宽到哪儿去,对前面几百位尸体来说,其实是有点挤的。这么一算,它们过来差不多也得小半刻了。

    尸体暂时不用考虑,山阳泽看着飘在半空中的小女孩,心道这一位看着一副软萌萌的样子,可能真不是个容易对付的主儿。当初知道郭前是李淳风之后,他还专门去看了那一段的历史。这一位暂且不说是不是武则天亲手掐死的,但是肯定是跟枉死挂上边的。

    这一位公主死后不到七天就下葬,先在德业寺下葬,后来又重迁葬于崇敬寺。公主被埋在寺庙之中,寺庙这种地方埋人,埋的还不是得道高僧。参考山阳泽想送去龙虎山让他们超度的几个厉鬼,就知道这位公主想必是死后做了些什么事情,才被人镇压起来了,甚至很有可能一座寺庙没搞定,这才迁到了第二座。

    再看看她的棺材,青铜棺,这玩意儿在上古时代就是用来关厉鬼的。还有青铜棺上的封号,安定思公主,这说明了什么?这位武则天和高宗的长女是永徽四年生,于同年死亡,但是封号则是麟德元年才追封的,中间足足隔了十年,可能是连第二座寺庙都没搞定她,这才被封到了青铜棺里。至于后来为什么又被移到了乾陵之中,想来做手脚的除了李显,再没别人了。

    公主被封了七八百年,别看现在看着是可爱的小女孩模样,指不定什么时候就发狂了。

    思绪在脑中过的飞快,山阳泽觉得跟外面的尸体相比,这一位飘在空中咯咯笑的才更加棘手一些。想到这儿,山阳泽一把拉过督主,道:“我给你身上过些阴气。若是能骗过这一位,让她以为你是鬼就再好不过了,这样她至少暂时不会对你动手。”

    督主正看着站在他们对面的纪老板还有他的三个伙计,因为女鬼现在明显是对纪老板好奇最大,他们已经被吓的冒了一头冷汗,屏住了呼吸,甚至还是不是能听见他们上下牙打架的声音。这么冷不丁的被山阳泽一拉,踉跄了两步才站稳。

    山阳泽自带的没什么阴气,可是别忘了,他身边有个跟公主同一时代的郭前,还有在蜀道上抓的那几个跳崖鬼。当下他从怀里掏出几个黑球,捏着在符纸上画了符,一连用了四个黑球才算是将符纸画好了。接着他又匆匆将符纸在督主前心后背一点,那符纸自燃起来,立刻化成灰烬掉落在地。

    等到符纸燃尽,山阳泽看见督主身边隐隐围绕着一圈阴气,虽比不得郭前身上的阴气重,但是勉强也能装成是新死的鬼了。不过这东西也有个后遗症,就是阴气上身之后,难免会看见一些不该看见的东西,比方飘在半空中的鬼。

    那名被压死的锦衣卫的魂魄就站在自己尸体旁边,双手拉着石椁想将他抬起来,可惜做的都是无用功。

    还有公主,在山阳泽给督主过阴气的这段时间里,她笑眯眯的看着纪老板,好像他已经是自己的囊中之物了。

    “除了兰亭序,我还有好多好东西,你想要吗?”公主道,说着她小嘴一嘟,眼睛水汪汪的像是要掉泪下来,软绵绵道:“都好多年没人陪我玩过了,你留下来陪我吧。我让母亲封你做大官。”

    如果这公主不是鬼,她母亲也不是棺材里的武则天的话,纪老板说不定真的能答应,可是现在,他只能擦着头上冷汗,紧紧咬着牙,又不敢激怒女鬼,从牙缝里挤出几个字来:“大哥哥还有事儿,等得空了再来看你。”

    “你骗人!”公主装作生气扭过身去,然后又捂着脸偷偷扭过头来看,如果她的头不是扭了一百八十度,那督主也不会倒抽一口冷气了。

    “你看!”公主突然伸长脖子,显了形。她将头凑到纪老板跟前,道:“我脖子上有个手印,你看啊,你看啊!”

    纵然是已经知道自己身边有个鬼,但是纪老板依旧被突然显形的女鬼吓的大叫一声,跌坐地上,脸色苍白,头上冷汗津津,几乎都是一滴一滴往下掉了。

    “你留下来陪我吧。”公主又把头缩了回去,依旧是小女孩的可爱模样,“我……嗯,我,”公主偏着头,似乎在想许个什么好处才好,突然,她大叫一声,将自己头扭了下来,递到纪老板跟前,道:“我把头给你!”

    纪老板吓的捂住胸口,两眼一翻,一头栽倒了地上。

    公主咯咯笑了起来,伸手在他身上一捞,道:“他留下来陪我了,下一个是谁?”随着她话音落下,只见纪老板的魂魄被她抓了出来,面容呆滞的跟在公主身后,对外界似乎没了反应。

    督主才被过了阴气,本来就嗖嗖的冷,这下更是惊的后退一步,下意识抓了山阳泽的手,道:“这……”

    山阳泽抽出槐木剑,吩咐道:“一会若是跟她动起手来你远远的站在一边便是。”

    就在此时,公主环视了一圈,似乎在找哪个人更加好玩一样。除了山阳泽还有他身侧的郭前和督主,以及坐在地上拉着小怪人手的大怪人,剩下的无一不又害怕但是又止不住的偷偷看她,生怕她的视线落在自己身上。

    公主的视线从山阳泽三人身上扫过,继续到了地上躺的那两个方才被烧了的人身上,看到这两个,公主很是嫌弃的哼了一声,突然又发出咦的一声,头又扭了过来。

    只见公主笑的眼睛都成弯弯的一条缝了,冲着山阳泽这边飘了过来,道:“你看着好亲切,我好喜欢你。”

    这话山阳泽知道公主绝对说的不是自己,很有可能说的是郭前。如果武则天椁底的两个青铜棺一个是公主的,一个是郭前的,那么郭前的尸骨算起来足足陪了公主七百多年,哪儿能不熟悉呢。

    虽然都是鬼,但是山阳泽是不会让公主靠近郭前的,他上前一步挡住了郭前半个多身子,一把提起槐木剑,手指从剑柄滑向剑尖,加持了驱鬼的符咒。之后他横起槐木剑,剑尖直指公主额头,道:“莫要再上前了!”

    公主嘴一撇,不去看山阳泽了,冲着郭前柔声道:“你抱抱我吧,好久都没人抱过我了。”

    就算山阳泽前面动过将来开幼儿园的念头,但是客户也绝对不能是鬼,他挥剑向公主刺去。公主虽过来求抱抱,不过心里很是警惕,当下急速后掠,躲过了山阳泽的剑。不过山阳泽速度极快,剑尖擦过公主挡着脸的手背,只见上面顿时变成了青黑色。

    督主松了口气,山阳泽也松了口气,试探了一剑,看来这鬼还不算太难对付。

    公主又往后飘了,连带着她身后的纪老板也飘了回去。

    在后殿里,中间靠后的位置摆放着两个棺椁,山阳泽他们站在棺椁靠近大门这一边,而棺椁和后壁之间是纪老板的尸体,还有他的三个伙计,已经吓的面色苍白,不知道该往那里逃了。棺椁侧边,则是被灯油烧了的小怪人和锦衣卫,以及握着小怪人手在安稳他的大怪人。

    看见公主朝他们飘过去,赵一突然大叫一声,将身上带着的诸如驱尸毒的糯米,辟邪的黑狗血,还有驱僵尸的黑驴蹄子等物一股脑的全部向公主扔了过去,他这举动也提醒了赵二和赵三,他们也将身上带的驱邪避凶的东西全部朝着公主扔了过去。

    一时间大殿里霹雳巴拉不住的响。

    就在这时,大殿门口传来了一阵……怎么听怎么像是四个脚着地的跑步声,山阳泽脸上一喜,心说终于到了,有了它们两个看着督主还有地上躺着的锦衣卫,他和郭前也能腾出手来专心对付女鬼了。

    黑狗本来就是驱邪之物,它一进来,就冲着公主汪汪地叫个不停,公主脸上很是嫌弃,叫了一声讨厌,伸出双手就朝大黑冲了过来。

    就是现在!山阳泽提前冲着公主刺去,公主毕竟也算是厉鬼了,五感警觉的很,当下舍弃了黑狗,又急急往后退去,只是不小心又被山阳泽刺了一剑,手臂上破了个小口子,还有她衣服的下摆也被黑狗咬了一块下来,落下地上变成了黑灰。

    山阳泽看了看槐木剑在公主身上留下的疤痕,皱了皱眉头,这公主速度极快,似乎不是那么好对付。

    公主飘回到武则天的棺材上坐下,恶狠狠的瞪着山阳泽,道:“你真讨厌!”

    说完她又开始在殿里环视了,似乎这次是想找个好捏一点的软柿子下手。突然她看着小怪人咦了一声,急匆匆飘了过去伸手一抽,道:“又来了一个,虽然长的难看,不过也勉强能用了。”小孩子的情绪变的极快,方才还是一副不开心的样子,现在又兴高采烈道:“还差三个,要么你们自己选谁留下来?”

    听了这话,赵一突然拔腿狂奔,方才吓的有些失常,一顿发泄之后理智回来了。要说这大殿之中,活人里山阳泽那边三个看着是硬茬子,这女鬼怕是动不了他们。那剩下的还有谁呢?

    剩下的还有五个,赵家兄弟三个,躺在地上不能动的锦衣卫,还有一个看着已经傻了的大怪人。在这五个人里选三个,赵一没敢往下想,下意识就拔足狂奔了。赵二和赵三愣了一愣,立即反应过来,也跟在他后面向殿门口冲去。

    要说他们三个,方才还害死了一名锦衣卫,现在跟那一边是撕破脸皮了,也不指望山阳泽出手救他们,虽然外面有僵尸,不过跟里面这才吓死老板的女鬼相比,还是有形的僵尸好对付一些。赵二捏了捏手里握着的棍子,心说还得跑快一些。

    公主看见赵家三个兄弟已经跑过大半个后殿了,突然大叫一声,“不许走!我还没选出来呢,我挑完你们才能走。”说着,她不慌不忙,就跟逗耗子一样,朝着赵家三个兄弟飘去。

    见状,山阳泽立即朝郭前使了个眼色,看了看督主又瞄了一眼公主的青铜棺,示意他一会看着督主等人,然后山阳泽自己去取青铜棺。

    尸骨这东西对鬼来说是个软肋,就像给了龙虎山的黑猫一样,若是黑猫的骨头不在老道士手上,黑猫早就溜走了。况且这女鬼是青铜棺被压破又被灌了血进去才出来的,如果将她的尸骨拿到手用黑狗血一浇,或者随便上个什么驱鬼镇邪的符,也够她受的了。

    公主似乎察觉到山阳泽要对她的棺材动手脚,但是又不想放开前面这三个新鲜*的潜在鬼魂,突然加快了速度,想现将前面的人都解决了,再回去对付山阳泽。

    公主这一加快速度,立即赶上了跑在最后一位的赵二,赵二看见前面的两个兄弟丝毫没有回头拉他一把的架势,下了个狠心,就是往地上一躺一滚,到了大怪人身边,抓起大怪人就想往女鬼身上扔。

    就在此时,山阳泽飞身上前,抓着石椁板猛然用力往上一提。

    大怪人已经被赵二推了出去,他愤愤的大叫:“你们在上面都中招了,所有人都得——”死字没说出来,公主已经当胸穿过,他也成了公主身后一个面容呆滞的鬼。

    大怪人落在地上滚了两滚,死了。

    被他这么一阻拦,赵家三个兄弟都已经跑到了门口,只是门口密密麻麻的堵着不下三百多僵尸,赵一没刹住闸,一下子冲了进去,惊叫着被几根手骨刺破胸膛,眼见已经活不成了。

    山阳泽动作极快,已经将公主的青铜棺拿在手里,只是又觉得不放心,毕竟已经看见里面属于郭前的那一个青铜棺了,想也不用多想,他又伸脚去够郭前的青铜棺。

    谁知他的脚刚够到青铜棺的时候,原本嘈杂的大殿顿时安静了下来,因为赵一死亡而情绪失控的赵二和赵三的叫声也变成了压抑的喘着粗气。

    “母亲,你看我新找的这几个仆人,很是听话。”

    公主的声音响起,山阳泽被吓的几乎也要出了一身冷汗,他扭头一看,公主身边一个淡淡的身形,虽看不清脸,但是能被公主叫做母亲的,想必除了武则天不做他想。

    除了山阳泽,殿里剩下的都是被吓的一脸青色,特别是离她们最近的赵二和赵三两个,已经忍不住捂着嘴哭开了。

    山阳泽看着武则天淡淡的身形,略觉不对,似乎不是……他又看了郭前一眼,郭前先是皱着眉头,不过跟他对视一眼之后立即展眉,这么说她可能不过是公主心中执念幻化出来的影像了。山阳泽放下心来,又去够郭前的青铜棺了。

    就在此时,赵二似乎是忍受不住这压力,突然崩溃了,他身上的东西早就扔的一干二净,就剩下山阳泽给他的一道符了,情急之下,他抓着符就朝公主和武则天两个扔了过去。

    符从武则天的虚影里划过,只见那虚影闪了两下,突然变淡消失了。

    公主一愣,彻底炸锅了,她哇的一声大哭,道:“都是你们!你们一个都别想跑!”说完,门口的僵尸像是得了什么指令一般,加快速度朝店内涌来,公主则是一头就朝着山阳泽撞了过来。

    山阳泽两手扶着石椁,而郭前的青铜棺已经被勾了出来,若是他此时放手,郭前的青铜棺就要跟公主的一个命运了,这么一犹豫,山阳泽的待遇就跟才死了的大怪人一样,被公主穿胸而过了。

    山阳泽一愣,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胸口,冲着郭前和督主笑了一笑,道:“似乎没什么事。”

    话音刚落,郭前的脸色就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