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其他类型 > 命掌诸天 > 第两百六十二章 神罚压迫

第两百六十二章 神罚压迫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命掌诸天最新章节!

    边荒十城,临近太虚中部过往天域城。

    云雾深处的天域城,进行着十年一度的十城较量,是来自各方妖孽天才的争斗,也是十城利益分配的活动。

    横幅天际的辽阔天幕,遮盖了雾蒙蒙当中的城池,下方的人,只看得见其中白茫茫一片里,众多的绿点以及密密麻麻的红点。

    他们有意识到猜测到,那绿点是其中的人,而红点,则是一些未知因素,但是此刻,许多的绿点在快速的消亡着,能够知道的只是这样的考验,是会死人的。

    四面浓雾环绕,簇拥着像是远古时代残留下的破败建筑,古老庄严,神秘典雅,透着亘古的气息当中,却逐渐弥漫起了一阵刺鼻的腥味。

    无尽的萧杀扩散,那浓雾深处,躺着三只洪荒黑甲兽,如今却有三人蹲在地上进食,看他们的模样,似乎颇为享受。

    辰楠等待了一阵,三个家伙才吃完,不过赵永良确实唯独剩下了一副甲壳,他似乎没有勇气去品尝在小白和恶鬼当中极为美味的东西,不知道会不会蹦坏一嘴牙齿。

    抬头仰望了一眼昏暗的天际,整个空间都是笼罩在一种极致的压抑当中,视线难以触及的伸深处,有着令人心悸的嘶喊声传来,像是惨叫,比较警觉的赵永良率先起身,他们知道,这怪物开始猎杀其中的修真者来了。

    “三个时辰之内,赶往中央战台!”

    就在充斥着萧杀和茫然的城池上空,响起了一声朗朗苍老的声音,让其中遭遇危机的人有了几分安定,心中一凛,这是负责监督比赛的渡劫老人的声音,他终于是宣读了这其中的规则。

    “我们也去!”

    此刻四人顿时起身,没有忘记他们的目的,黑甲兽虽然可怕,却不见得能够挡住所有人,这只是一个比较残酷的考验,再次无情的淘汰了一些人。

    凭着这些古老建筑当中依稀辨别出的蛛丝马迹,他们找到了方向,不过不知道,那中央战台,到底在什么地方,这其中,又会有多少危险。

    “每次大赛的规则其实差不多,不过前面两轮,都是变着花样来淘汰,保证能够参加最后比试的都是绝对的精英!”

    小心跟在后面的赵永良,不断的打量着周围,不知道那些浓雾深处,什么时候会跑出来一只黑甲兽,他的哥哥,也不是第一次参加十城大赛,其中的规则,多多少少让他知道一些。

    “嗯,到了中央战台,应该才是真正的比赛!”辰楠点点头,走进了几步,小白的眼睛四处搜寻,有些时候,它的眼睛还是比别人看的远的。

    对于危险的预判,没有人能够比这远古杀神感知的更加敏锐,方向感也较他们强烈了许多,小白带路,几个人小心的更在后面,不知道这其中,是不是只有一种洪荒物种。

    仅仅在这不过十丈远的视线范围内,偶尔仰望两侧不见顶峰的古老建筑隐没在云雾当中,不远的地方,更是有着凄厉的惨叫声响起,不是每个人都能像他们那般轻易对抗黑甲兽,在元力被禁锢的时候,自身的力量才是唯一的。

    没有理会那些呼喊求救声,阴沉沉的空气格外森冷,像是不断有水滴落下,这寒意肆虐的雾气,已经凝聚成了水滴,他们也不能轻易改变方向,一直很警惕着,四面未知的区域,可能存在着危险。

    悬空千丈的天域城外,一面悬挂的天幕,来自十城的评委直接进入了城池当中,他们早早在最为核心的中央战台,等待着经历了残酷淘汰到来的精英。

    四个人小心翼翼的前进,或许只有两个人,因为小白和恶鬼,还算不得人。

    大多数人还是很顺利到达中央战台的,毕竟他们要考虑这算不得庞大的基数,在天域天梯,也不过折损了几十人,不过前往核心的道路上,注定不会一帆风顺。

    除了应付那些残暴的黑甲兽,还要应付来自其他人的攻击,一些能够拥有虐杀黑甲兽能力的人,开始打起了别的主意。

    这本来就混乱的战场,杀人的理由,有时候更加简单,只要你不会害怕,鲜血的腥味,会吸引到大量的黑甲兽。

    不过显然,不是每一个人都是有这个觉悟的。

    笼罩在云雾当中的城池里,前进了十几里,在这庞大的建筑群下,白雾里冲出了几道身影,他们的前方,站着一个长发披肩的白衣男子,身姿轻盈,傲然屹立。

    看到那一个青年男子赵永良的眼睛顿时一亮,“哥!”

    几个人赶上去,前面的人,正是叶枫城北城区的赵天赐,他平静的回头看了一眼身后几人,微微点头,却是再凝望着五六个从云雾当中出现的身影。

    一群人面目凶恶,为首一个青年神情阴冷,紧盯着赵天赐,从赵永良几人身上扫过一眼,却没有再看,他们是破虚境修为,虽然元力压制,但是依旧有着不可逆转的优势,让他们直接无视了辰楠的等人,他们的敌人,只有眼前的赵天赐。

    “赵天赐,今天就是你的死期!”为首青年冷喝一声,身后几个人皆是前进一步,呈包围之势靠近过来,隐约的杀气蔓延,正对赵天赐笼罩而来。

    “他们是谁?”

    感受着几人的杀意,赵永良脸色一变,虽然如今都没有办法施展元力奥义攻击,但是破虚境的力量,依旧是超过了他们许多。

    “旬日城的废物罢了!”赵天赐面色平淡,缓缓走了一步,目光看向了前面的几人,“想要对付我你们还不够格,让离东出来吧!”

    他的语气从容,然而面对赵天赐的靠近,几个人却是脸色陡然一沉,这的确是一个可怕的人物,不过他们也不许别人如此践踏他们,为首青年一咬牙,喝道,“哼,对付你一个赵天赐,还不用离东出手,叶枫城北城区,你都败在了元浩手上,还有什么资格和我们嚣张,叶枫城能够让离东出手的,也不过是一个步鸿渊罢了!”

    叶枫城在十城当中算是中等水平,和旬日城实力相差无几,其中的天之骄子,自然免不了一番争斗和较量,这几个人都是旬日城破虚榜单上的人物,不过和赵天赐却是差了,想要杀他,现在是最好的时机,等到达中央战台,他们没有人是赵天赐的对手。

    “尽管试试!”

    断喝声骤然响起,一步猛踏,白影飘动间,如闪电奔腾而过,赵天赐的身体激射出去,留下一串幻影,几个围攻他的青年顿时身子一颤,感受到了可怕的杀意降临,冰冷的手掌贴近了天灵盖,一个旬日城的青年踉跄后退了几步,眉心已经浮现一道血色掌印,他的瞳孔收缩,目光也是呆滞了下来,终究是在不可思议的眼神当中倒了下去。

    看着这一幕的降临,几个青年皆是浮现惊恐之色,他们还是低估了赵天赐的实力,这一道身影,如恶魔狂舞,穿插在几人当中,只留下白影交叠,如梦似幻,勾勒出了死亡的轨迹。

    “可恶!”为首青年咬牙切齿,身后再有两人倒下,而那冰冷的气息冰霜一般喷发,笼罩了自己的身体,不自觉的浑身一颤,彻骨的寒意当中,他的意识仿佛霎那离开了身体,在不甘和绝望当中,冷漠的死神以优雅的姿态收割着生命。

    “狂妄自大的人,总是那么鼠目寸光!”赵天赐身体再会,飘然屹立,气质出尘,此刻神色间有几分玩味的傲然,俯视着缓缓倒下的尸体,想要杀他的人,怎么可以留下性命来,若是自觉让离东来对付自己,他们也不会死的这么干脆。

    这其中的一幕幕,却是发生在了每个角落,生命因果,天理循坏,伟岸的法则裁决着大地,在创造的同时,也在毁灭着,问天穹之上,谁能独善其身。

    辰楠几人平静的站在后面,赵永良直到几人倒下才松了一口气,不过他明白自己还是小看了他哥的实力,或许元浩,真的不是他的对手吧!

    “敢对抗元婴盟主诸葛易的隐龙,果然不简单,不知道这一次的十城大赛,你会不会绽放光华!”赵天赐的目光,终究是停留到了辰楠的身上,从小白和恶鬼身上一扫而过,他像是明白了什么。

    诸葛易能够让人霸占四大城区元婴榜单,隐龙也能,看来这复杂无比的散盟,又要碰撞出属于天才的火花。

    辰楠只是微微一笑,没有和赵天赐搭讪,他明白这种人,只对同级的妖孽感兴趣,不过赵天赐很直接,很率真,和赵永良一般,不会坑害朋友。

    “中央战台就在前方,我们去吧!”

    抬头望去,视线穿过了历史悠久的古老建筑群,一座恢弘磅礴的巨大广场出现在前方,一个结界笼罩上空,外面的浓雾,似乎随着时间的推移散去,而其中黑甲兽,也开始不见了踪影。

    中央战台上,各自站着数千人,这些人经过又一次淘汰,能够真正加入到战斗的天才们,十城的精英,在脚步踏上战台后,虚空上出现一个老者身影,正是渡劫期的老人。

    “时间到,十城大赛,现在正式开启!”

    他的话宣布了十年一度的大赛进入*,随着一缕奇特波纹扩散,周围的浓雾以飞快的速度褪去,其中隐约传来黑甲兽的不甘的嘶吼声,却有凄厉的惨叫声,其中没有来得及进入中央战台的人,正连同黑甲兽,一直被拖入不知名的深渊当中,辰楠目光释放着灼热的光华,紧盯着虚空上的老人,渡劫强者的力量,让他感觉到心惊肉跳,或许那天在北城区外城遇到的人,也是一个渡劫强者。

    此刻经历一场血洗,约莫剩下七千人,乃是真正的精英天才,来自元婴破虚两大境界,这里的任何一个人,都要比拟三千万里海域十大人王的天赋,这就是延续了百万年文明,鼎盛不灭的太虚大陆的边荒之地,真正的太虚大陆,更加是龙虎群集,妖孽横生。

    或许自己,还差了许多,抗衡道家联盟,他要走的路还很长,现在一个渡劫强者,都需要他的仰望,莫说那挥手间天崩地裂的强大散仙。

    也是在此刻,天域之城的外面,一横天幕上,也是将中央战台上的景象全部展现到了外面,这些观战的人群当中,逐渐走来一个身材佝偻的白发老者,深邃的眼眸凝望着天幕,其中的光辉璀璨如星河霄汉,让人不禁沉沦进去。

    “所有人准备迎接初始排名!”虚空上的老者一挥手,下面许多人都是为之一怔,旋即整个中央战台都是安静了下来,充斥着一股肃然和宁静,参加过大赛的人都知道,这是第一次排名。

    这里的七千人,将会有一个初始排名,然后进行轮流战斗。

    十几个来自十城的通神境强者,安静的站到老人身后,随着他缓缓的抬起手来,掌心对着上空的巨大结界,一层滔天伟力,逐渐的扩散开来,迷离的光晕,在头顶上徐徐绽放。

    “神罗诸天阵,开启!”

    随着老者一声断喝,无穷灵力蔓延开来,波及到了整个结界,其中突然传来剧烈的震荡声,空间扭曲,大地摇晃,在片刻停顿后,一股庞大的力量,从上空镇压下来,瞬息间笼罩了整个中央战台。

    罗星列神的复杂阵法,延续了天域城的古老的力量,来自天地的伟岸气势,陡然间弥撒四方,清冷幽暗之光,从虚空降临,覆盖全场,每个人的身体,都在不自觉的开始颤抖了起来,这是来自本源的压迫,触及灵魂深处,让他们开始不受控制的想要臣服。

    嘶声狂怒,无边气势骤然掀起狂涛骇浪,在这些人的身上,都有着天生的野性和桀骜,让他们臣服决不可能,那么考验的,便是人的意志和毅力,以及自身极限强度。

    镇压天地的力量从虚空垂落,冰寒彻骨,钻入肺腑当中撕咬起来,一双清澈眼眸霎那浮现血色,辰楠感觉到脑海当中如同坠落一汪洋大海,却是如同赤身划过冰川,冻入骨髓。

    深深的压迫,在疯狂的咆哮着,许多不屈的身影毅力着,传来一片不绝滔天音浪,滚滚回荡,在这些人的身上,传递着一种不朽的信念,不服输的意志。

    人龙俊杰,漫漫道途无尽杀伐路,逆天而行欲是本性,一双狰狞的眼眸,泛现着恐怖的杀气,诸天之上星辰流转,浩瀚虚空上传来天地磅礴大势,一切生灵,皆要匍匐,整个结界都在剧烈的颤抖着,这般上苍怒火,焚烧大地,湮灭天穹。

    然而诸多屹立身影,如凛冽锋芒,锐气破天,誓不低头,大道意志,尊天炼神鼎炉,要让世人臣服,即便雄心万丈,依旧无法抵挡浩荡神威,一人倒下,更多的人倒下,一丝一缕的伟岸光芒,没入了眉心位置,显示出了他们的排名。

    先倒下的人,七千六百四十二,这是仅存的最后一人,没有及时抵达中央区域,终究要沦为天道傀儡,替它们滋补原始混沌流离世界。

    有人在坚持着,咬着牙关,浑身散发出可怕杀意,凝聚一线锋芒,扶摇化狂龙,趋意冲九霄,隐万道轮回,蝼蚁之世,龙出野牢,天泽四方,风起云涌。

    怒火奔腾,战意滔天,万古不朽的意志,在亿万生灵的骨子里延续,然而自天道初始的杀局,注定要世间滚滚红尘,重返流离岁月,混沌一片,埋葬天地。

    虚空动荡,乾坤倒转,一许山河动,云霄坠星海,越来越多的身影,终究是倒下,道意本源,岂是他们能够抗衡的,唯一能够做的,就是在这天地间,留下惊鸿一瞥。

    陆陆续续的身影,开始匍匐在了地上,虚汗直冒,青筋鼓起,却无力再战诸天,神罚大阵,不允许任何人违背规则,裁决的怒火,不断在战台上蔓延,初始的排名,也是随着越来越多的光束落定。

    奋力坚持的,并不是代表他们有多强,只能说明他们的意志更加坚定,或许是天道的契合度更强,成就诸天霸主的,不一定是逆天为尊,也能是顺天应道,天若无意,则为无敌。

    转眼间,一炷香时间已过,倒下的身影,多达五六千人,而剩下的人,却是意志愈发不支,天意难为,他们不得不倒下。

    辰楠正面浩瀚虚空,自巨大结界降临下来的威压,浑身都在剧烈的颤抖,衣衫已经被冷汗侵湿,牙关紧咬,不受控制的摇晃了起来,像是随时会被这浩荡神威给碾压成渣一般,然而他的意志,依旧没有松开,镇压着心湖的一缕清明,万古不灭的信念,在骨子里回荡着。

    微微有些惊讶的看了他一眼,小白显得格外平静,却是再抬眼扫视了一圈剩下的数百人,直接是倒了下去,跟着它的动作,恶鬼也是匍匐下去,这时的排名,代表不了什么,但总是有些人,试图抗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