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恐怖灵异 > 重岩 > 第27章 解围

第27章 解围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重岩最新章节!

    秦东安给重岩推荐的武馆叫尚武武馆。用秦东安的话说,这家尚武武馆虽然规模只能算中等,但是设备都是顶级的,而且里面有几个教练很不错。秦东安给他推荐了其中一个叫林权的教练,说这人是退役的特种兵,厉害的不得了。

    秦东安说的口沫横飞,重岩听得漫不经心。在他看来,特种兵也好,什么兵也好,能当教练就说明比他的水平高,再说了身怀绝技也不表示他就是个好教练啊。会学跟会教那可不是一回事儿。

    重岩周末去了一趟尚武武馆,给自己报了个散打班。班上□□个学员,除了两个大学生,其余的都是附近的白领。重岩是年纪最小的一个。教练姓何,个子不高,精瘦,看外表不怎么起眼,授课时对学员极严厉。第一天上课重岩就差点儿被他给折磨吐了。都这样了,何教练还在旁边说风凉话呢,嫌他体能太差。

    重岩一直以来都拿打架斗殴当锻炼来着,觉得自己身体素质挺好的,结果到了专业人士手里就不够看了。他之所以想要学这个,其实还是被李延麟找人来教训他的事儿给刺激的。当时他能凭着一根钢管挑了四个流氓,不过是凭着一股憋了十好几年的闷气。虽然赢了,但也没少吃亏。于是重岩就开始琢磨了,有那么一窝子不省心的亲戚,以后要是还有这样的事儿咋办呢?防贼一时,不能防贼千日,他也不能总带着一根钢管去上学啊。还是学点儿防身功夫吧,就算打不过流氓,至少能比别人跑的快些不是?再说了,他现在的这个小身体也才十来岁,大有改造的余地。

    重岩精神百倍地去受虐……哦,是去锻炼,秦东安在一边看的心痒痒,也跟着一起去。他这一去,就被林权给看见了。林权就是他之前给重岩推荐过的那位厉害的教练,重岩这才知道这个长了一张娃娃脸的林权林教练曾经是秦东岳带过的兵。看林权的年龄,应该是跟秦东岳差不多大,但言谈之间却对秦东岳十分推崇。重岩隐隐觉得秦东安这位大哥,大概真的是很厉害的。

    林权自己就有武馆的股份,他不拿秦东安当外人,也不用他办什么手续,见他来武馆就直接拎到了他自己的班上。秦东安被他操练了几节课,抓着重岩的袖子哭嚎自己一失足成千古恨,本来是来看个热闹的,没想到有来无回。他刚冒出嫌累不想上课的念头,林权的话就递过来了:秦哥如何如何厉害,秦小弟你比不了他,至少也不该差太多对吧?

    秦东安后悔不迭,可现在打退堂鼓显然已经行不通了。于是每到周末,秦东安就痛苦的不行。重岩给他出主意让他装病,被秦东安给否了,他说他哥已经知道他跑到林权手下找死去了,还特意打了电话过来鼓励(警告)他要练就好好练,还放话说要是三天打鱼两天晒网的话等他回去会揍他。

    “最要命的是,”秦东安哭嚎,“他最近就要回来了!”

    重岩,“……”

    重岩下了课,顶着一身臭汗先跑去浴室冲澡,等他换了衣服收拾好东西出来,秦东安已经在休息厅等着他了。

    “呐,给你要的柠檬茶。”秦东安把饮料杯推到他面前,“要点儿吃的不?”

    重岩摇摇头。刚做过剧烈运动,他实在没胃口吃东西。再说武馆休息厅卖的都是一些快餐类的吃食,重岩对这个没什么兴趣。

    重岩一口气喝了半杯饮料,缓了一口气问他,“你家人几点来接?”

    秦东安看看手机,“今天不用接。”

    重岩诧异了一下,“那你怎么回去?”

    秦东安摇头晃脑地傻乐,“等下你就知道啦。”

    重岩报的是下午的班,下了课正好溜溜达达回家吃晚饭。秦东安跟他凑热闹,也跟着上下午的课,重岩离家近倒也无所谓,从秦家到武馆则需要倒两趟车。秦东安有点儿路痴的属性,唐怡放心不下,一直是让司机接送的。

    重岩以为他不想回家,就说:“要不上我家?保姆今天做虾。”

    秦东安双眼一亮,舔了舔嘴唇。

    重岩想乐又忍住了,“想吃就走吧,吃完饭我打车送你回去。”

    秦东安不满,“怎么你们都当我是小破孩儿?”

    重岩心说你本来就是个小破孩儿。

    “下次吧。”秦东安挺遗憾地叹了口气,“下次你家保姆再做好吃的,一定告诉我哦。”

    重岩刚想问问为什么,眼角余光扫过休息厅的玻璃墙,见外面走廊里走过来两个男人,一个是林权,上课时穿的训练服已经换成了一身浅色的休闲装,正语笑晏晏地跟旁边的男人说着什么。那男人鬓角削的极薄,侧脸的轮廓有种雕塑般坚硬而流畅的质感。

    重岩的双眼倏地睁大。

    怪不得秦东安说今天不用司机接他呢,原来是这个装逼犯回来了。

    重岩顿时觉得无比的堵心,放下手里的饮料杯,拎着背包站了起来,“我刚想起来家里还有点儿事,我先走了。”

    秦东安背对着玻璃墙,还没发现他哥和林权正朝这边走过来,见重岩要走忙说:“别的啊,等下一起去吃饭。”

    重岩摆摆手,“不了,真有事。”

    世界上有那么一种人,各方面的条件都挺好,性格、人品、为人处世都无可挑剔,但他这种好只针对他自己划定的、固定范围之内的人。很显然,在秦东岳划定的那个圈子里,并没有重岩的位置。而重岩也不是一个不通人情世故的毛头孩子,哪里还会把自己送上门去碰这种钉子?

    重岩走的急,一转身险些撞到身后的人,那人后退一步,也不知有意还是无意,伸手攥住了他的手腕。

    “怎么这样急?有没有碰到?”男人的声音微带笑音,颇有几分儒雅温和之意。

    重岩不习惯有人离他太近,下意识的后退一步,没想到那人攥的用力,他挣扎了一下竟然没有挣扎开。重岩心中微愠,一抬头见这人正专注地盯着自己,见重岩抬头,还莫名其妙地来了一句,“咱们是不是在哪儿见过?”

    重岩心里的惊讶一闪而过,他没想到会在这里遇见程蔚。尚武虽然条件还不错,但是跟顶级会所还是比不了的,程蔚这样的大少爷怎么会跑到这里来消遣?重岩扫了一眼程蔚身后几个神色各异的跟班,微微蹙眉,“这位先生,你认错人了。”

    重岩把手腕抽了回来,刚一转身,又被程蔚拽住。重岩眉头皱了起来,“怎么了?”

    程蔚仍是那副温文尔雅的贵公子模样,“是我碰到小兄弟,还没跟你道歉。一起喝杯咖啡怎么样?”

    重岩知道程家的人都不好惹,李家那头母老虎就是最好的明证,便强忍着脾气说:“言重了。是我走的急,谈不到道不道歉的。先生好意我心领了,还有事,咖啡就不喝了。”

    程蔚不知怎么想的,不但没松手,反而随着重岩的手劲儿上前一步,神情里竟透出了几分亲昵,“我肯定见过你,眼熟得很,只是一时想不起。”

    重岩耐心告罄,一把将他推开,心里却有种匪夷所思的感觉,他这是被调/戏了?怎么宫二会看上这种人?难道眼睛瘸了?

    程蔚被他推得踉跄两步,被人扶住,抬抬手拦住了要上前找麻烦的跟班,脸色微微有些不悦,“你叫什么名字?”

    重岩冷笑,“问名字做什么?打埋伏?”是男人就该单挑好吧?

    程蔚却笑了起来,似乎重岩刺猬似的脾气让他觉得有趣,“我是好意,你要是有急事赶时间,不如我送你?”

    重岩忍不住多看了他两眼,程蔚这人他上一世只在家宴上见过几次,甚至没说过几句话。没想到私下里竟是这样一个人。

    “重岩?”秦东安站起来,略有些紧张地看着这一幕。他还没反应过来到底出了什么事,但程蔚拦着不让重岩走,这却是显而易见的。

    重岩没回头,淡淡说了句,“没事。”

    程蔚松开他的手,正要说话,就听一旁有人说了句,“程少,好久不见。”

    程蔚眼神微沉,视线扫过去,换上了一副轻笑的表情,“好巧,原来是秦中校,好久不见,你这是……休假?”

    重岩回头,见秦东岳和林权正从休息厅外走进来。他当然不会自作多情的以为秦东岳是跑来替自己解围的,不过这样好的机会,不利用也太可惜。重岩的视线扫过刚进来的两个人,在秦东岳脸上微微一顿,便又漠然移开。也不再理会程蔚这贱人,拎着自己的背包转身走了。

    秦东岳的声音从背后传来,“哪有那么多休假呢,出来办点儿事。你这是?”

    程蔚干巴巴地笑了笑,“约了人,谈点儿事。”

    程蔚的跟班见重岩要走,原本想拦着,见程蔚没有表示,又有些犹豫。这么一迟疑的功夫,重岩已经出了休息厅,下楼去了。

    程蔚目送重岩离开,心里稍稍有点儿遗憾,又觉得秦东岳出现的莫名其妙,“秦中校来这里是?”

    秦东岳笑着指了指秦东安,“我弟弟在这里上课,顺路过来接他。”

    程蔚做恍然状,“是二少,都这么大了?”

    秦东岳笑着说:“不耽误程少的正事了。咱们再联系?”

    程蔚含笑颌首,“好。”

    秦东安之前只看到程蔚拦着重岩,这会儿也有点儿反应过来了,拉着秦东岳的胳膊低声问他,“他是想勾/搭重岩?”

    秦东岳微微蹙眉,“瞎猜什么呢?”

    秦东安不满地瞪他一眼,“你别当我什么都看不出来。”

    林权在一旁笑着说:“那小孩儿就是跟你一起来的同学?小何班上的吧?我看他身体素质要比你好一点儿。”

    秦东安胡乱点头,脑子里还在想程蔚的事,“不行,我得跟重岩说一声。”

    “你消停消停吧。”秦东岳一脸受不了的表情,“重岩心眼可比你多,你瞎操心什么呀。”

    秦东安气鼓鼓地看着他,“不是你的朋友你当然不着急啦。”

    秦东岳懒得理会他这种无赖话,见他鼓着脸一脸纠结的小样儿,便捏着他脖子后边的软皮小声提醒他,“你也不想想李家和程家什么关系?重岩没事的。”

    秦东安眨巴眨巴眼,“可是重岩他妈妈又不是程家的人。”

    “没妈还没爸啦?”秦东岳心里倒是不担心程蔚把重岩怎么样,就算李家不把私生子的存在当回事儿,但若重岩真在程蔚手上出了事,被圈子里的人知道,李家还要不要脸面了?这些老派的世家,不管底下捂着多少龌龊,面子上还是讲究个光鲜亮丽的。

    秦东安没想那么多,他捏着手机正在忧心重岩家的父子关系。虽然重岩有爸爸,可是他爸爸真的会管他么?他哥跟他说过,程蔚可不是只知道吃喝玩乐的普通纨绔,这个人暗地里是有些本事的。要是李家不管这事儿的话,重岩该怎么办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