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恐怖灵异 > 重岩 > 第41章 小白兔

第41章 小白兔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重岩最新章节!

    铜锅里的水汽蒸腾起来,红色的肉片、翠绿的青菜、泛着青白的虾滑落进汤里,再打着滚儿浮起来,腥鲜的香味令人馋涎欲滴。

    重岩喝了一口冰啤,舒服地眯起眼睛,“怎么样,大夏天的吃火锅也很爽吧?”

    坐在他对面的男人埋头大吃,头也不抬地说:“你说哪有你这样请客的,不让客人挑地方,就捡着你自己爱吃的来?”

    重岩无辜地看着他,“不是说客随主便么?”

    程蔚抓起啤酒咕嘟咕嘟一口气灌下去半杯,“客随主便是这么用的么?”

    重岩笑了起来,“爱吃不爱吃的,我也请你吃了顿饭,欠你的人情可扯平了。”

    程蔚听他这么说,脸上的表情顿时变得意味深长起来,“小重岩,你暗地里弄了什么鬼,你真当我不知道?”

    重岩心头一跳,“什么?”

    程蔚哼了一声,“不是你搞鬼,宫郅能跟我断的这么干脆?”

    重岩晃了一下神,这男人果然不好哄弄。

    程蔚把盘子里摆成花朵形状的牛肉卷拨拉到铜锅里,眉毛被热气熏得皱了起来,“告诉服务员,再要两盘牛肉,我这还没吃饱呢。”

    重岩无奈,这是变着法儿折腾他呢。他和程蔚都不喜欢吃饭的时候身边有人看着,服务员都被撵了出去,要想叫什么东西,只能自己来。重岩把服务员叫进来,又点了程蔚要吃的牛肉和墨鱼滑。

    程蔚拿着酒瓶给两个人斟上酒,“来,来,走一个。”

    重岩摇摇头,“你这是喝了雄黄酒,现出原形了吗?”他记得程蔚之前明明是一副翩翩公子的做派,这一句话顿时露出了几分草莽气。形象差距太大,让他简直接受不能。上次吃饭还会顾虑他没成年,该不该喝酒的问题,这次直接要跟他“走一个”了。活脱脱就是之前那个温文尔雅的程公子的山寨版。

    山寨版程公子端着酒杯冷哼一声,“现在又不打算泡你了,还跟你装什么?”

    重岩顿时笑了起来。

    程蔚斜了他一眼,眼神里带着谴责,“本公子好心好意地请你吃饭,你说说你干的那都是什么事儿?有你这么背后挖人墙角的吗?真看上宫郅了你跟我明说呀。”

    重岩险些一口酒喷出来,“谁告诉你我看上他了?”

    程蔚举着筷子冲他点了点,“没看上他你来搅和我?!”

    重岩也知道这事儿在程蔚面前是有些理亏,忙自己斟了满杯,站起来说:“呐,是我做的不地道,跟你赔罪,我自罚三杯。”说着咕咚咕咚将一杯啤酒喝了个底朝天,又伸手去拿啤酒瓶。

    程蔚冲他手里抢过酒瓶,忿忿说道:“你存心的吧,这让人知道了还不得说我欺负小孩儿?你妈的。”

    重岩顺着他的劲儿坐下来,他重新活过来也快一年了,期间遇见的人都把他当成是孩子看,今天对上程蔚,神差鬼使的就有种跟年岁相当的熟人坐在路边摊喝酒侃大山的感觉——这种事在很多年前他也曾经做过,那时候刚上大学,跟同寝的几个弟兄也颇投脾气,晚上睡不着觉跑到学校后面的夜市去吃东西,有时候能一直喝到半夜。

    那么遥远的事,细节都已经模糊,现在想起来只觉得亲切。

    “我真不是看上宫郅了,”话已经说到这个份儿上,重岩觉得索性解释清楚了比较好,“我是觉得宫二性子太单纯,你这样拖着他,害人害己,何必呢?”

    程蔚没吭声。

    “我挺喜欢宫二,”重岩摸不准他怎么想,但他已经认定了自己搞破坏,就不能再让他误会自己的动机,“只是喜欢,没别的意思。你不觉得宫二这小孩儿挺让人心疼的?”

    程蔚放下筷子,喝了一口酒说:“重岩你知道么,我跟宫二算是真正的竹马。从小一起长大的那种。小时候他就爱跟着我,一直哥哥哥哥地叫,把宫皓酸的要死。”

    “多难得。”重岩真心实意地羡慕,“能有个人从小就爱你,并且打算爱你一辈子。”

    程蔚脸上露出一点沉重的表情,“我以前也是这么劝自己的。”

    “劝?”

    程蔚把剩下的半杯酒一饮而尽,“是啊,劝。不懂了吧?我欠了他好大好大的人情,不管他做什么,我要是不领情,在别人眼里那就是个猪狗不如的混蛋。”

    重岩不理解这种逻辑,“你耽误了宫二的青春,还理直气壮了?”

    程蔚扫了他一眼,眼神阴郁,“这些事别人肯定没告诉过你,我跟你长话短说吧。宫二不是从小就爱跟着我吗?然后有一次,有人要绑程家的孙少爷,顺手牵羊,把他一起绑走了。”

    重岩下意识地坐直了身体。

    “里头的细节我就不说了,”程蔚摆摆手,像要甩掉什么粘在手上的脏东西似的,“反正本来是要弄死我的,结果伤了宫郅。警察把我们救出去的时候,他已经失血过多休克了,差点儿就没抢救回来。”

    重岩不知道说什么好了。只觉得有的时候,在同一个人的身上发生的事情多少还是会有共性的。他心里莫名的对程蔚生出了一丝同病相怜之意。

    “那时候你们多大?”

    “十三,”程蔚不愿意细想,“或者十四。”

    重岩点头,对于男孩子来说,差不多就是情窦初开的年龄。宫郅想必那个时候已经喜欢上对面这个男孩了。

    “后来他说喜欢我,连我妈都叹气,说可惜了他是个男孩,也不知我这辈子还能不能遇到对我这么好的人。”程蔚苦笑,“那可是我妈,你想想吧,她都这么说,别人又会怎么看?我那时候真是……”

    真是走不出去了。重岩心想,就像当年的他一样。

    “宫郅没有错。”重岩轻轻叹了口气,宫郅确实没有错,但命运总像是在跟他开玩笑,让他遇到的人,总是在缘分上跟他差了那么一点点。

    “我没说他有错。”程蔚说:“但是再好吃的东西,自己去吃和被别人逼着去吃,那感觉能一样吗?”

    重岩不知道说什么好了。这件事的内情有些超出了他的预料。

    “那你也不该玩弄他的感情呀。”

    程蔚很郁闷地看着他,“你不觉得被玩-弄的人是我吗?我都已经订婚了,场面还安排的那么大,还要怎么样?”

    “你身边总带着人,还满大街乱勾-搭。”

    程蔚对这种指责全然不在意,“你也说了是勾-搭,你情我愿的事儿,又不是强抢民男。”

    重岩想起宫郅那张单纯的脸,心里真是有种说不出的滋味。

    程蔚又问:“你到底是怎么跟宫二说的?”

    重岩反问他,“你真想知道?”

    “无非是那天吃饭的事儿,”程蔚想了想,“你在房间里装了摄像头?”

    重岩莞尔,“差不多吧。”

    程蔚其实就是好奇问一问,听他这样说,也就不再细问,只摇了摇头说:“就冲你这心眼,我也不敢泡你。我就喜欢心思纯良的小白兔——真小白兔。”

    重岩笑了起来,“要照你这要求,宫二就是个真小白兔啊。”

    程蔚连忙摆手,“你饶了我吧。”

    “那不说这个。”重岩让服务员又开了几瓶酒,“对了,我还有个事儿想问你,你们家是不是做着日化生意?”

    程蔚反问他,“哪方面?”

    重岩说:“化妆品。”

    “问这个做什么?”

    重岩也不瞒他,“因为我正打算做这个。”

    程蔚脸上露出一丝兴味,“你想做生意?本钱哪里来的?”

    “李先生给了一些零花钱,我拿去做期货。”重岩想跟程家套上关系,这些事自然也就没什么可瞒的,“还拉了另外两个投资人,正在筹备。”

    “我说你怎么主动请我吃饭呢,原来是夜猫子进宅,没安好心。”程蔚直到这会儿才品出了几分滋味,“说吧,你是打着什么主意?”

    “没什么主意,”重岩老实地摇头,“就是看见你的时候,忽然想起来有个化妆品协会还是什么协会的,是程家牵头的吧?”

    一谈起这些事,程蔚自动由山寨模式切换到了精英模式,整个人气场都变了,“现在好多类似的协会,多如牛毛,一点儿含金量都没有。”

    重岩知道这句话只是铺垫,连忙顺着他的话头问道:“程家挑头的这一个呢?”

    程蔚拿筷子沾了沾啤酒,在桌面上画了一个简单的图标,“程家挑头的这个,全名叫做化妆品香料香精行业协会。经国家民政部批准,宗旨是促进行业发展,在政-府主管部门和企业之间起到一个桥梁和纽带作用。这是一个全国性、行业性、非营利性的社会组织,现有会员单位一百多家。协会按照章程开展活动,其最高权力机构是会员代表大会。”

    程蔚说的认真,重岩听的也认真,以后就要接手这一摊事儿了,他还是个门外汉,心里多少也是有点儿压力的。

    “加入这个协会有什么好处?”

    “你这也问的太市侩了,”程蔚不满,“没听我说吗?促进行业发展,在政-府主管部门和企业之间搭建起沟通合作的桥梁。”

    “官商勾结么,”重岩对他的解释不以为然,“我懂。”

    程蔚翻了个白眼,“总之就这么回事儿吧。协会定期开会,分享新技术,新成果,促进内部交流。”

    重岩琢磨着,加入这样一个协会似乎也是有好处的,至少能在行业里增加知名度,“要加入这个协会,有什么条件?”

    程蔚看看他,“你玩真的?”

    “那当然啊。”重岩瞪着他,“你当我这半天是讲故事呢?”

    程蔚的表情也变得正经了一些,“你要是玩真的,就不是这套说辞了,你等我回去弄个文件回来给你看看。”

    重岩忙说:“好,那就谢谢你了。”

    程蔚冷笑,“不能白吃你一顿么。”

    “话不能这么说,”重岩连忙站起来给两个人斟酒,“合作就是共同发展,难道我找你就是想占你便宜?”

    程蔚问他,“你要弄的那个,到底是做什么的?”

    “主要是香精,”重岩说:“从花朵叶子里提炼香精。”

    程蔚想了想,“要是这个,以后搞不好真有合作的机会。”

    重岩心说那必然的呀,要不干吗请你吃饭,老子又不是钱多烧的。上辈子程蔚虽然被他收拾了,但是他跟程家的当家人有过合作,程家做什么买卖,他哪能不知道呢。只不过是有点儿记不清程家牵头的这个协会到底是哪一年成立的了。他只记得这个协会以后发展得不错,在行业里的影响力也很大,既然现在要干这个,那提早占个名额当然是有好处的。

    重岩笑了笑说:“那我先敬程少,希望以后有合作的机会。”

    程蔚若有所思地打量面前的男孩,其实认真想想,重岩心思活络,背后还有一个李家,以后说不定真能成事儿,提前结个善缘也不错。

    “芙蓉万里潇湘路,雏凤清于老凤声。”程蔚端起酒杯与他相碰,“我祝你马到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