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玄幻魔法 > 一剑成仙 > 第151章 龙族

第151章 龙族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一剑成仙最新章节!

    传送阵发动的那一刻,法阵内,爆发出一股强烈耀眼的白光。

    光芒将楚然整个包裹在内,楚然连忙闭上了双目,以防伤到眼睛。四周的灵气剧烈涌动,席卷成风,刮起灵气风暴。而楚然正在风暴中心,他虽闭上眼睛,看不见。却能感受到四周环境剧烈变幻,天旋地转。无数的地点转换,穿越时间和空间。

    灵气形成的飓风吹他的衣衫猎猎作响,他谨记入阵前海长老的话,不要去抵抗,随波逐流。

    所以,当他本能的想要运起灵力去抵抗这股灵气飓风时,很快的便压制住。他明白海长老的话,传送阵是极为精妙的阵法,通过穿越时间和空间,达到地点的转换。在传送的过程中,一旦受到干扰,会产生无法预料的后果。修士对于阵法的抵抗,正是所谓的干扰之一。

    恍惚间,楚然觉得自己似乎看到了星辰和月亮,无尽的夜幕,闪烁着无数的星辰,明月似银盘,皎洁无暇。

    斗转星移,时空转变。

    阵法之外。

    只见传送阵内的白光大作,那光芒耀眼的几乎可以闪瞎人的眼睛。

    然而——

    一袭水蓝色长袍坐在轮椅上的沧离,眼睛一直盯着传送阵,没有移开半刻。

    一直静静地站在他身后的海长老,看着他苍白俊美的侧脸,声音苍老,开口道:“既然祭司大人舍不得,又为何要送他离开呢?”

    这正是海长老不明白的地方,皇鲛一族生来便是□□占有欲强烈,从不懂的放手和怜悯为何物。早在知道那少年对于沧离而言,是什么存在的时候起。楚然在海长老的眼里就和死人差不多了,只不过是早死和晚死的差别罢了。

    却万万没想到,沧离竟然会放开他离开,就为了……不伤害他。

    违背天性,和本能*做斗争,便是连海长老这样上了岁数的老人对于沧离此等壮举都要肃然起敬。微妙的,海长老对沧离的评价要高了一些。大概就是从冷血无情残暴的暴君,上升到还有那么点人情味英雄逃不过美人关的昏君。

    半响。

    传送阵的光芒消失,露出了空荡荡的阵台。那个原本站在上面的少年,此时早已经看不见人影。

    沧离这才移开了目光,转动轮椅转身离去。

    海长老见状,心道,看来是得不到答案了。

    忽然,一道冰冷低沉的声音传来,“我有必须放开他离开的原因,现在的他还不是完整的他……我一直在等他……”

    等他什么呢?

    转动着轮椅独自离去的沧离心中问道,他苍白俊美的脸上表情冰冷而阴郁,大概是在等他想起来吧……曾经一同度过的漫长岁月,然后……

    然后呢?

    然后……他想要一个答案,一个困扰他很多年的答案。

    *******************

    海澜城

    等眼前光芒消失,四周平静下来,楚然的脚踩在平底上时。他尚且还神情恍惚,不知今夕昨夕。

    “到了,就赶紧下去!别站在这里挡了别人的路。”

    忽然,一道呵斥声响起。

    楚然这才睁开了眼睛,他看着面前的情景,眼神有些迷茫。

    只见他的面前排着老长的一条队伍,站满了人,穿的花花绿绿的,颜色艳丽而浓稠。再仔细看去,只见那些人连发色都是五彩缤纷的……

    顿时,心里我勒个大槽,这特么是哪?

    他来到了什么奇怪的地方!?

    还不等他细想,那道呵斥声又想起,“你还傻站在这里做什么?快下去!”

    楚然这才抬头,沿着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去,只见前方一个白发白须的老者端坐在那,神情严肃的看着他。看见了他的神情,楚然心里就咯噔了一下,这老者眉心皱起,满脸不耐神情。再联想下,他刚才看到了排了老长的队伍,楚然瞬间懂了。

    他赶紧麻溜的从阵台上跑了下去,那老者见状,紧皱的眉头松展开来,声音冷肃道:“通往瀚海城的,赶紧上去。”

    楚然站在旁边,便见那一长队的人都站上去了传送阵。

    阵法启动,熟悉的白光亮起。

    他赶紧伸手擦了擦额头的汗,心虚的不得了,感情自己刚才是站在阵台上半天不下来,耽搁人时间了。他心道,自己刚才傻站在阵法台上半天不下来的样子,肯定傻逼透了,活脱脱就是一乡下来的。

    想到这,楚然的神情顿时有些迟疑,说是乡下来的也没错……上清宗那深山老林里与世隔绝,可不就是乡下吗?

    你这么黑你宗门,你师父知道吗?

    你掌门肯定打死你啊!

    楚然心下有些发愁,之前他就光顾着可以离开归墟,远离沧离那个蛇精病。海长老对他说你可以走了,他就光顾着好啊好,其他啥都没问,也就啥都不知道……

    所以说,海神学院到底是个什么鬼?重点是……它在哪里?

    就在楚然愁眉苦脸想着对策的时候,突然那边坐在长桌后的老者对他招了招手,说道:“你过来。”

    楚然闻言,一脸迷茫的抬头朝他看去,满脸困惑不解,叫我?

    “没错,叫的就是你,过来。”老者说道。

    真叫我啊!楚然心里有些不解,叫我做什么?我两又不认识。心里这般想到,脚上却朝那老者走过去了。

    “你是第一次离家吧?”老者对着楚然说道,语气温和,慈眉善目的。

    这让方才见识到老者严肃不近人情的楚然有些受宠若惊,他本能的点了点头,点完发现哪里不对,赶紧的又摇了摇头。

    老者见状,不以为忤,反而笑了,“还是个孩子呢!”

    随后,又突然冷了脸,说道:“你是哪家的孩子?你家长辈太不像话了!幼崽头一次出门求学,都不派人跟着。”

    “……”

    楚然闻言,张大了嘴巴看着他,满脸吃惊。

    这浓浓的现代爸爸妈妈不带小孩去上幼儿园,溺爱孙子的爷爷痛骂不负责任双亲的即视感。

    一点也不修仙!

    大概意识到自己的语气太过严厉,老者对着楚然缓和语气,说道:“你是今年海神学院的新生。”

    用的是肯定陈述语气。

    “嗯。”楚然说道。

    他心里有点塞塞的,从刚才起,这画风就有点不对了!他发现……他妈他接不上话啊!只要嗯嗯啊啊的份啊!可怕!

    #进击的爷爷#

    老者神色沉思了几秒,然后转头对身后的侍童说了几句,那侍童抬头目光看了一眼楚然,然后称“是”转身走了。

    等那侍童走了之后,老者对楚然招了招手,一脸慈眉善目,语气温和说道:“你过来,坐。”

    “……”楚然。

    面对如此热情,一派慈祥的老爷爷,楚然觉得压力好大。

    不约,不约,我们不约!

    “还站在那里做什么!?”见楚然半天没动作,脾气不好的老爷爷板着脸,生气道:“还不快过来!”

    你他妈还真把自己当爷爷了!楚然眼皮当时就跳了一下,却不敢违背那老者的命令,只好抬脚走过去,满心战战兢兢的坐下了。

    就在方才,楚然试探了下这老者,发现他身上气息浩瀚宏伟,如同高山深海,深不可测。当下,他就怂了,乖乖的装孙子去了!海族向来得天独厚,寿命漫长悠远,多的是些深不可测的老不死。行走在海底世界,小心谨慎为上道。

    老者见状这才满意,说道:“这才乖,比那群臭小子乖多了!”

    说着,他看向楚然的目光,越发满意柔和了,啧……那目光还真跟看孙子一样的,还是亲孙子!

    楚然闻言,心里压力更大了,他不知道这老者是什么病。路上逮着一个人,就喊孙子?坚信我爱人人,人人爱我,世人皆我孙子?

    反正不管他是哪种病,楚然都不会是他孙子,种族不同,如何结亲?

    丫的,他根本就不是海族好吗?

    他一个人,人人人,重要的事情说三遍。和一个海族攀关系,那他妈不是找死吗?

    海族和人族虽不是不共戴天之仇,但……也不远了,非我族类其心必异,这句话放在各个种族都是通用的。

    楚然知道自己不是海族,肯定不会是那老者的孙子,但那老者不知道啊!他显然是看楚然顺眼,且是顺眼至极。当下,就从储物空间里,拿出了几个碟子。

    一盘不知名的灵果,一盘不认识的精致点心,以及……一盘草。

    楚然目光定格在最后那一盘草上,心里冒出一句话,我穷的只能吃草了。

    老者见他的目光一直盯着那盘草,当下就了然的笑了,他把那盘草往楚然面前推了推,语气温和的说道:“吃吧!”

    “!!!!”楚然。

    什么!你让我吃草?

    楚然震惊的看着面前一脸慈祥的老者,满脑子都是他刚才温柔那一句,吃吧,吃吧,吃吧……

    我一向知道海族富有,我也知道越富的人越抠,但是我不知道海族竟然能够抠的到这个地步!竟然请人吃草!

    老者却是误会了他的表情,楚然惊恐的表情在他看来是受宠若惊,他笑的更加慈祥,说道:“娃娃听话,爷爷请你吃。”

    “……”楚然。

    楚然抬头,表情僵硬的看着老者。

    老者继续一脸慈爱的看着他,目光期待。

    我……楚然觉得上辈子他肯定日了狗!

    难道他真的要吃草吗!?

    对上老者亲切的目光,楚然扭开了头,眼睛盯着桌上的那一盘草……本来呢,他是不想吃的,但是他想了想老者那深不可测的修为……

    楚然深吸了一口气,心中默默念道,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将苦其心志,劳其筋骨……我他妈吃了!他伸手抓起盘子里的……一根草,塞到嘴里,嚼吧嚼……咕噜一声,吞了!

    咦——

    楚然有些惊奇的瞪大了眼睛,随着青草入腹,他感觉腹中丹田涌起一股热流,沿着经脉缓缓流动,暖洋洋的,说不出的舒服。

    当下,楚然就盘腿打坐。

    运转周天,那股热流迅速的在体内经脉流淌了一周,最终又回流丹田,如此循环。

    一遍一遍的冲刷经脉,楚然感觉冰冷的身体升腾起一股暖流,浑身暖洋洋,苍白的脸上都泛起了一抹红晕,他的额头出了一层细汗。身体的疼痛也减轻了不少,浑身轻飘飘的,从头到脚说不出的轻松舒服。

    楚然睁开眼睛,他心知这回是遇到高人了。

    他站起了身子,对老者恭敬的行了一个礼,说道:“多谢前辈。”

    老者闻言,手扶着长须“呵呵”笑了,说道:“你这娃娃长得挺机灵讨喜,就是太见外了。”

    楚然闻言,抬头目光瞅了他一眼,见他一脸笑呵呵目光期待的看着他。嘴角抽了一下,立马低下头,眼睛盯着脚底,就是不说话。

    老者见状,脸上更来了兴味,目光看着他,说道:“你这小家伙,怎么让你叫我一声爷爷,这么难?”

    楚然心道,这爷爷能乱叫的吗?你见过蚂蚁喊大象爷爷的吗?楚然就好比是那蚂蚁,这老者就是大象。老者将他当成海族幼崽,才对他这么和颜悦色,但是楚然自己知道他丫的就是个西贝货。这今天要是占了便宜,回头身份暴露了,那分分钟就要被受到欺骗恼羞成怒的老者给一巴掌拍死!

    虽然……物质上的便宜,他不明就里稀里糊涂就占了,但是这嘴巴上的便宜可不能再占了啊!

    他心思转了几回,最终目光看着老者,理直气壮的说道:“饭能乱吃,爷爷不能乱叫,我有爷爷的。”

    老者闻言,“嘿”笑了,这小子有意思。

    他目光上下打量着楚然,越看越喜欢,家里的那群臭小子一个比一个熊,不听话,哪里见过像楚然这样乖巧灵秀的孩子,看着就让人喜欢。

    小小的一个,瞧那细胳膊瘦腿的,像个娃娃。

    “你爷爷是谁?”老者问道。

    “……”楚然。

    楚然闻言,顿时语塞,我爷爷是谁……我也想知道我爷爷是谁啊!

    日!

    谁他妈知道沧离那混蛋的爹是谁啊!

    语塞半天,楚然对着老者傲娇的哼了一声,“我爷爷很厉害的,你没资格知道他名字!”

    “……”老者抚须的动作顿时一停,脸上的笑容僵住。

    远处跟着侍童匆匆赶来的龙袖听到这句话,脚底一个趔趄,差点摔倒在地。

    他抬头,俊雅的脸上嘴角抽搐的看着前方坐在老者面前的墨衣□□钟灵毓秀的少年,真是无知者无畏啊!话说,这是谁家的幼崽?这么无知也敢放出门来!就不怕丢了?

    龙袖一边心中谴责了几句那对不负责任的父母,一边拍了拍袖子,继续风姿从容优雅的朝前走去。黑发白衣,俊雅出尘。他心道,务必要在幼崽面前维持优雅从容的知性,成为他们的的人生导师和指路灯!

    老者闻言,心情十分微妙,他活这么大岁数,这才是第一次有人说他不够资格。这要是换做别人,分分钟就要被砍死尸体拿去填北海的窟窿了。但是说这话的是一只可爱的幼崽,老者大度的笑了一声,表示可爱的幼崽无论做什么都是能够原谅的,尤其这还是一只……

    老者看着楚然的目光越发慈爱了,脸上的笑容堪称宠溺纵容,顿时吓的楚然魂都要非了!

    他差点就脱口而出,你是不是傻啊!这都不生气?

    楚然心里惊疑不定,好像……哪里不对?这老者对他的态度违和感爆棚啊!

    这不怪他,楚然这个土生土长的陆地人族哪里知道海族的子嗣艰难,幼崽珍贵。几乎都是定律了,越是长寿的种族,子嗣越是艰难,并且拥有满场的生长期。这造成了,长寿种族对于后代的宝贵。修真界里,海族和妖族是出了名的护短种族。杀人都好,但是敢动他们幼崽,那就是全族追杀的下场!这样造成了在修真界一条不成文的规定,动什么都不能动这两族的幼崽。

    “阁下。”龙袖走近了,俊雅的脸上神色淡淡,声音也是低沉偏冷,对着老者恭敬的说道。他的目光不经意的瞥了一眼桌上的那几个盘子,视线在那盘青绿的草上顿了几秒,然后若无其事的移开。

    老者见他来了,抬头目光看向他,说道:“龙袖你来了,这有一个身边没跟着人什么都不懂的娃娃,就由你负责了。”

    龙袖闻言,抬头目光看了一眼坐在老者面前的楚然,见他黑发黑眸,长得钟灵毓秀,罕见的漂亮。目光柔和了几分,说道:“我知道了。”

    然后,转头黑色冷澈的眼眸看着楚然,说道:“你叫什么名字?”

    楚然看着他,愣了几秒,然后说道:“楚然。”

    楚然,龙袖心里默念了一声,抬起眼眸又问道:“你是哪家的孩子?”

    “……沧离家的。”楚然说道。

    哼!楚然说完,心里冷哼了一声,便宜沧离那蛇精病了!

    龙袖闻言,顿时脸上表情瞬间变了,有些震惊又有些不可置信,他目光幽深盯着的楚然半响。

    直把楚然盯的心中紧张,他的眼睛也一动不动的回盯着龙袖,心道,该不会被他看出来了吧?难道暴露了?

    就在这时候,一旁的老者笑呵呵的开口说道:“好了,龙袖,别一直盯着这孩子吓到,把人吓到就不好了。”

    龙袖闻言,这才收回目光,声音冷冷说道:“想不到沧离那家伙竟然也会有孩子。”

    “还是一如既往的不负责任,任性妄为,哼!”

    “……”楚然。

    他敏感的从这些话里发现了巨大的信息量!看来,沧离也不是他想象中的那样孤僻没有人缘……虽然这人缘看上去都不是啥好人缘。

    犹犹豫豫半响,楚然问道:“你认识……我爹?”

    龙袖闻言冷哼了一声,说道:“你该叫他父皇,我就知道!”

    他语气不满的说道:“像他那样不负责任的人,怎么会能够教好孩子,他应该早点将你送过来,而不是把你藏起来!”

    “……”楚然。

    卧槽,这他妈什么神展开!

    原谅我看不懂这个复杂的世界,楚然整个人都懵逼了,听上去信息量好大,贵圈好乱的样子!

    “好了,龙袖。”老者开口说道,“不要在娃娃面前说这些,带他去学院吧!”

    龙袖闻言,这才平复了情绪,又恢复了一开始的俊美优雅从容,他说道:“阁下放下,既然是这孩子,我定然不会让他受到委屈。”

    说罢,他转身目光看着楚然,很自然的牵起他的手,声音低沉说道:“跟我走。”

    “……”楚然。

    他表情犹豫了半响,像是下定什么决心般说道:“我爹告诉我,不要随便跟陌生人走,会被卖了的。”

    龙袖闻言沉默了半响,最终说道:“没想到,那个混蛋,居然还会说人话。”

    “……”楚然。

    所以说,沧离在你心里到底是怎么个形象!

    “我不是陌生人。”龙袖目光看着楚然,俊雅的脸上神情严肃,一字一顿的说道:“我是你叔叔。”

    “!!!!!”楚然。

    卧槽!沧离你出来,我打不死你!

    说好的全族尽灭,父母双亡,六亲断绝呢!

    人设被你吃了吗?

    全族(皇鲛一族)尽灭,父母双亡……的确双亡了,六亲(父系亲族)断绝。

    “……”楚然几乎都想一口老血喷死沧离那个混蛋啊!

    原以为,只需要扮演一个六亲断绝的孤儿结果突然冒出一个叔叔,疑似前面还有一大盘狗血在等着他的楚然,整个人都不好了。

    他神智恍惚,浑浑噩噩,以至于龙袖牵上他的手,他都犹不自知。脚步虚浮的就跟着他走了,整个人不是懵逼那都是傻逼了。

    等楚然跟着龙袖离开之后,突然一个穿着纯金色龙纹云袍的……小男孩出现。

    只见这个男孩长得不过三尺高,头戴纯金龙冠,身着同色龙纹云袍,脚桌金黄龙靴,一身金灿灿,简直要闪瞎人眼。

    再看他的脸,肤色白皙,五官精致,眉宇间带着一股威严,但是硬生生被他那张婴儿肥的白/嫩脸蛋给破坏了!看起来,就像是一个装大人的小孩,带着一股异样的萌感。

    “沧离的孩子?”那小孩声音冰冷的说道,“我不信。”

    他拉开椅子,坐到了刚才楚然做过的位置上,小脸绷紧,一脸严肃,目光看着面前的老者,说道:“别告诉,你信了?”

    老者闻言,笑了,他从虚空中拿出一壶茶两个茶盏,说道:“他身上的确有我龙族的血脉。”

    男孩的目光瞥了一眼桌上尚且还没收好的龙血草,收回目光道:“那他也不一定就是沧离的孩子。”

    楚然刚才服下的草并非是普通的草,而是龙族特有的龙血草,十分珍稀。只有龙族才能够服用,非龙族血脉者服用了就会承受不住龙血的力量,爆体而亡。龙族一般用这种草喂养新生的幼崽,提纯他们的血脉,从而提高潜力。

    老者出手就是龙血草,一方面是他的确喜欢楚然,只要龙族幼崽他都喜欢……另一方面,也是验证楚然的身份真假。

    沧离朝海神学院递消息,要将他唯一的子嗣送往海神学院。这消息一传到龙族,宛若是砸下一个惊天巨雷。四海龙族被震的不轻,人仰马翻,一个个又震惊又疑惑,这沧离什么时候冒出了一个儿子?

    那些和沧离同辈的人则是纷纷在心中嘀咕,他们都没儿子,沧离怎么会有儿子,假的!假的,肯定是假的!这一切都是沧离的阴谋!

    所以才有今日,老者亲自前来传送阵台前等着,就为了验证楚然的身份。倘若真的是沧离的孩子,龙族的幼崽一向珍贵,自然不会亏待他。倘若是假的……看老者毫不手软的就给楚然喂只有龙族才能服用的龙血草,就知道答案了。

    “毕竟,皇鲛一族的血脉是那样特殊,他们轻易不会有后代。”男孩笑着说道。

    “别忘了,沧离并非是完全的皇鲛,他身上有我龙族一半的血脉。”老者说道,“他和他的母亲不一样。”

    男孩闻言笑了,没有再说话。

    老者继续说道:“他身上皇鲛一族的气息浓郁,又身具龙血,他是沧离的孩子,不会错。身份能够作假,血脉做不了假。”

    说罢,他笑道:“多久,龙族没有新生儿降生了,沧离……这倒是做了一件好事。”

    男孩闻言瞥了他一眼,说道:“你不是不喜沧离?”

    “的确。”老者点头,然后又说道:“但是幼崽是无罪的,更何况还是这么可爱乖巧的幼崽。”

    “……”男孩。

    他顿时无语的看着面前的老者,心中诽谤,你到底是有多喜欢幼崽!

    半响,男孩才板着脸,声音严肃说道:“我不管他是谁的幼崽,他要是敢在学校里生事,我不会手软。”

    老者闻言,抬头目光看着他说道:“龙冥,这孩子还没进学院,你就这样想,未免太杞人忧天了。”

    “更何况,那孩子那么乖,看上去那么可怜,又怎么会生事?我还担心他被他那群臭小子给欺负了。”老者说着说着,脸上当真露出了忧愁的表情。

    “……”龙冥。

    幼崽控什么的诊所够了!

    *****************************************

    楚然被龙袖牵着走,稀里糊涂的就走了。他目光沿着四周看去,只见他们走在一条宽阔平坦的街道上,四周是商铺林立,路的两边则是摆着老长的摊子。往来行人不断,大多都穿着颜色艳丽浓稠的衣物,发色也五颜六色。楚然一边看着,一边心中若有所思,这些都是普通的海族。

    与喜欢素色的修仙者不同,海族和妖族多喜爱艳丽浓稠的颜色,因为出身根脚的缘故,他们化为人形之后,也会在一定程度上保留着原本的特性,发色和眸色就是其中一种。

    龙袖见楚然的目光一直朝四周看着,误以为他喜欢这些,出声说道:“今日我们要前去学院参与入学考核,你若是喜欢这些,以后有机会,再带你前来。”

    楚然闻言,顿时抽了嘴角,心道,别用这幅哄小孩子的语气对我说话!我要来,难道我自己不会来,要你陪?

    殊不知,他这个年纪在寿命漫长的龙族眼中,就是一只懵懂啥都不懂刚出窝的幼崽子。在龙袖的眼中,只怕他连小孩子都不如呢!

    走了一段路之后,龙袖突然停住脚步,他转头,黑如墨的眼眸幽深的盯着楚然。

    楚然也停住脚步,被他这样的目光盯得心里发虚,他语气有些紧张的说道:“你有话直说,别老盯着人看。”

    那目光怪吓人的!

    娘的哟!老子一个人族伪装成一个海族混在海域,容易吗?

    半响,龙袖声音低沉的问道:“你累不累?”

    “……”楚然。

    卧槽!我还特么还以为你要问什么,结果居然是这个!

    麻痹,害得老子紧张半天。

    “不累!”感觉受到欺骗的楚然,没好气的说道。

    “……”龙袖。

    他俊美的脸上带上一层忧伤,目光忧郁的看着远方,就这么被毫不犹豫的拒绝了呢!不愧是……沧离的孩子!

    不过……龙袖的目光炯炯发亮的盯着一脸没好气(落在龙袖眼里就是傲娇,怎么看怎么可爱)的楚然,心想明明是沧离的孩子,怎么这孩子看上去就那么可爱呢?

    就算是生气也让人想摸一摸,真是……漂亮的孩子啊!

    #所以说脸很重要!#

    #龙族就是没有节操的看脸的种族#

    龙袖的目光盯着楚然,心道,真想看看这孩子原形,一定很漂亮吧!

    呵呵……

    龙族就是这么没节操!

    “……”被盯得心里发毛的楚然。

    他忍不住都想伸手摸了摸自己的手臂了,妈呀!鸡皮疙瘩都要起来了好吗?

    好可怕,妈妈,有变态!

    龙袖眼睛一动不动的盯着他,语气深沉的,又问了一遍,“你真的不累吗?”

    “……”楚然。

    像是不死心一样,他又问了一遍:“真的不累吗?”

    “……”楚然。

    “真的……”

    “我累!我很累。”楚然赶紧的打断他的话说道。

    我累,我真的累啊!

    心累……

    不会再爱了。

    龙袖闻言,抿唇笑了,那笑容……怎么说了,当真是光风霁月,若海中升明月,似无边春风乱红花。

    通俗点就是一个字,帅!

    男神!

    楚然看的有些傻眼,心道,这家伙虽然脾气有些古怪,但是长得那真的是没得说啊!早听说这些妖精长得不凡,这亲眼一见,可比传闻震撼多了。

    你称呼龙族为妖精,龙族知道吗?

    分分钟打死你这个熊孩子啊!

    龙袖对着楚然抿唇一笑,笑的那叫一个春花灿烂,色如春晓,声音低沉而悦耳道:“路有点远,累了,我抱你走吧!”

    “……”楚然。

    卧槽!?

    我听到了什么?

    抱我走,抱我走,抱我……走……

    槽!老子今年不是三岁好吗?

    楚然整个惊呆了,连话都说不出了。

    只见,龙袖抬头看了一眼头顶,只见无尽高空之上,晴空湛蓝。

    这是海底城市,倾尽无数龙族的法力修为建造的宏伟城市。

    那片宛若真实的蓝天,不过是海中幻影,但是……它看上去是那样的真实而宏伟。

    龙袖说道:“在海澜城内是静止用法术飞行的。”

    楚然闻言,目光不明所以的看着他,所以呢?

    龙袖对着他轻轻一笑,说道:“但是既然你走累了,我又怎能让你继续走下去呢?”

    然后下一秒,他瞪大了眼睛,吃惊的张大了嘴。

    只见——

    忽的,龙袖浑身升起一道白色光芒,白光瞬间大亮,耀眼无比。

    楚然被这明亮白光刺的闭上眼睛,等他在睁开眼……

    面前已经没有了龙袖的身影,唯有……一头巨大银龙横在半空之中。

    楚然瞪大了眼睛,目光不可思议的看着它。

    下一秒——

    “吼!”

    一声龙啸,响彻整个海澜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