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历史军事 > 毒行大陆 > 第102章 番外世事无常

第102章 番外世事无常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毒行大陆最新章节!

    其实最早在光之晨曦的时候,萨萨尔和余晖的关系并不好,同为牧师,可是余晖就像是晨曦的影子,更类似于透明人,为人又腼腆,萨萨尔却不一样,她性格开朗交游广阔,因为技术不错,一直在公会中挺受追捧。

    当年萨萨尔也觉得自己蛮享受这种生活,她的朋友挺多,以至于余晖根本从来没有被她列作可以当朋友的人选。

    可是现在,却是她们俩面对面坐在咖啡馆里,气氛融洽地喝着咖啡聊聊天。

    人的缘分有时候真是古怪。

    “你喝这个就可以?”余晖的口吻一直是这样清清淡淡温温柔柔的,就好似她的人一样。

    萨萨尔点头,“我再点一些点心,肚子饿了,没有吃早餐。”

    这会儿她们早已经很熟悉,哪怕互相之间不说话,还是觉得很惬意。

    现实中,余晖看着比游戏里还要温婉,萨萨尔却是一样的活泼明艳,不论在游戏还是现实,她们这样的女孩子走出去其实都挺受欢迎的。

    “听说你恋爱了?”余晖微笑着问。

    萨萨尔笑了笑,“确实有人追求,但是没有恋爱。正在考虑要不要试试,唔,想清楚了之后发现以前自己那么蠢。”

    她和银刃一直是互有好感没有戳穿的关系,原本萨萨尔也觉得这种朋友以上恋人未满的关系不错,但是走出来了才发现银刃那种玩暧昧的手段实在是挺恶心的,公会里的人认为她和银刃是那种关系,根本没有其他的优秀男人接近她,萨萨尔在离开之后,才知道银刃私下和几个对萨萨尔有好感的人说萨萨尔和他已经确定了关系,可是表面上对她却依旧只是暧昧而已。

    没有哪一种暧昧是不受委屈的,萨萨尔也是一样。

    更何况她后来才知道,银刃在跟她暧昧的同时,还和另外两个妹子暧昧。

    但是,碰上渣男的人太多了,她只不过也是其中的一个,比起余晖来说,她还算好的,抽身够果断,余晖可是被晨曦拖了那么多年!

    “你呢?之前那个追求的其实还不错啊。”萨萨尔用叉子叉了一块慕斯蛋糕塞进嘴里。

    余晖摇摇头,轻轻说:“再看看吧。”

    萨萨尔鄙视她:“你也太谨慎了!试试看又不是让你直接嫁给他。”

    余晖只是笑了笑,她的脾气太好,时常萨萨尔替她着急,她自己却不急。

    “听说星河已经快要卖游戏仓了。”萨萨尔忽然说。

    余晖愕然,“怎么会?”

    她退出光之晨曦退得早,并没有经历后来的事,如果等到那个时候,她未必就能狠下心离开晨曦,可是因为离开得早,离开之后的那段时间,晨曦连丁点儿挽回的动作都没有过,那种冷漠让她早就寒了心,所以后来听到光之晨曦土崩瓦解的事,因为她家和晨曦家毕竟是多年的朋友,她去看过晨曦两次,他意志消沉,余晖却拒绝了他要求复合的请求。

    当时余晖就对晨曦说:“我之前陪着你走过了最艰难的岁月,这一回,你去找另一个傻女人吧。”

    尽管光之晨曦倒了,其实晨曦手头上还有些存款,只是这个公会花费了他太多的心血,又投入太多,才会让他血本无归,早年赚到的不少钱都投了进去,等于他这七八年里辛辛苦苦的经营一朝打了水漂,却还不至于逼得他活不下去。

    当年晨曦创立光之晨曦的初期,确实非常辛苦,这段最艰苦的岁月是余晖陪着他走过的,可是她没有等到苦尽甘来而已。

    在一个地方跌倒一次也就算了,如果还有第二次,那就是真正的笨了。

    余晖的性格虽然温软,但她并不愚蠢。

    比起晨曦,星河的状况似乎要惨多了。

    “星河也是奇葩,这多年了竟然没有存下钱,晨曦开给他那么高的工资,结果转头就跑了,钱借给那些狐朋狗友那么多,到头来一个都要不回来……”萨萨尔的口吻里满是嘲讽。

    余晖皱着眉,“怎么会这样。”

    “因为对光之晨曦落井下石,星河的名声臭了,绝大部分公会都不肯再接收他,永恒大陆这个游戏散人也是能赚钱的,以星河的本事其实本来不至于会饿死,可是谁让他心比天高。”萨萨尔原本也算是星河的忠心班底,可是在光之晨曦那件事上,她劝过星河,星河却一意孤行,而且萨萨尔服从星河的指挥,却不代表她认同星河的人品作风。

    “我听说断罪现在还不错,被苍穹公会给挖过去了,他们团队的人都跟着过去了。”余晖说,“他走之前还向晨曦征询过意见,晨曦知道留不住他,就让他们走了。”

    萨萨尔用银色的复古勺子在咖啡杯里转了转,“嗯,断罪其实人不错。”

    至少比星河好,要她说,星河也是挺活该的,本来进了龙魂还好,结果他觉得受不到重用又退了,之后加了三四个公会,没有一个呆得长,他确实有一定的指挥才能,可是永恒大陆的副本难度那么高,他又没办法像路易萨摩那样靠着带人副本来赚钱,他倒是也想过,只带了一个老板,就被那个老板的笨手笨脚气得半死炮轰了人家一通——可是人家是来做老板的,又不是来给你打工打副本,于是这位一气之下直接退了队。

    短短两三个月的时间,本来跟着星河出走的精英团成员一个两个都离开了他,最后连银刃也找了个中型公会蹲着。

    “就算是这样,星河也不至于要卖游戏仓啊,他不是买了一套房子么。”余晖有些奇怪。

    萨萨尔扯了扯嘴角,“后来星河去了个叫落霞之峰的公会,听名字就知道是个不大的公会,因为从来没听说过,可是人家不仅给了星河副会长的职务,还将公会的事全部交给星河管,最主要的是,这个公会有个长得很英俊潇洒的会长。”

    “然后呢?”

    “然后星河做牛做马干了半年,一分钱没有拿到,钱全部被这个叫落霞的会长卷走了不说,听说恰好有人告这个落霞诈骗,星河自己都投了不少资金在这个公会,到头来还是一场空。”

    余晖皱起眉,“那个会长诈骗的话,星河难道不也是被诈骗的人吗?难道没有得到赔偿?”

    萨萨尔轻笑,“那位可是说星河和他是情人关系呢,差点儿连星河也被抓进去,幸好那个落霞诈骗是在星河和他同居之前,他才能没事。”

    余晖叹了口气,“那他现在呢?”

    “现在房子没啦又被从落霞的住处赶了出来,只剩下一点微薄的积蓄和游戏仓,在游戏里其实也能赚钱,他静得下心的话,生活技能都不至于会亏,只要肯花时间,但是星河哪里是能好好练生活技能转型生活玩家的人。”毕竟生活玩家才是真正收入稳定的那一批,要是星河真的技术强到可以进工作室又是另一回事了,他只是普遍意义上的公会高手,可以指挥,但是在永恒大陆这种拟真游戏里,他的指挥才能只能说是中上等,并不是不可替代,能进入这个游戏的大公会基本上自家的精英团都已经成型了,急于扩张的中型公会倒是肯要他,可是星河又过不了那种看人脸色的生活,晨曦对他有知遇之恩,不过三两次不给他面子他就暗恨在心,就别说其他不熟悉的人了。

    任何一个人稍多的公会,都是一个小型社会。星河的学历不高,出身不高,情商也高不到哪里去,当年晨曦看中他,某种意义上也是因为星河这样的……根本不可能夺得了自己的权,他有能力,好好培养能做一个合格的副手,能力却也有限,可以乖乖做他的副会长,毕竟晨曦是能狠下心将当年的元老通通赶走的人,可不会做农夫与蛇里的农夫。

    萨萨尔收敛了笑意,好歹也和星河那么长时间的交情,哪怕他不仁我不义,萨萨尔其实也没多少幸灾乐祸的心思,只是觉得世事无常。

    “人的命运总是难说的。”余晖托着腮看向落地窗外的风景,“虽然我希望过去的那些人能一切都好,但到底是不可能。”

    萨萨尔将已经有些凉了的咖啡往旁边推了推,“我也没有想到,一个永恒大陆能让大家都这样跌宕起伏。”

    “今天的阳光不错。”

    “是啊。”

    “听说最新建的那个海滨城市有个很有趣的游乐园,每一年的百花节都有狂欢,要不要一起去?”余晖忽然说。

    萨萨尔看着余晖那双因为阳光映在她白皙的面容上显得格外潋滟温柔的眼睛,笑起来,“好啊!”

    “不如今天下午就出发?”

    “嗯。”

    她们可以享受这样子的生活,因为她们都是内心美好的女孩子。

    身边有一个贴心的好友,出去看看外面的风景。

    牵起手来,就可以开始一场旅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