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恐怖灵异 > 福鼎荣归[重生] > 136|第 136 章【来者不善

136|第 136 章【来者不善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福鼎荣归[重生]最新章节!

    <div class="ad250left"><script type="text/javascript">neirongye300();</script></div>

    第一百三十六章

    这次上了美食杂志,不仅一下子打开了知名度,吴训之的助阵,也证明了孟长溪手里的画确实是真的,这个大新闻让金京豪门圈子炸开了锅,之前他们还不信,这下子都恨自己太迟钝了,早知道就赶紧凑个近乎,也好过现在这么被动,但是迟到总比不到好,认识认识这个让吴训之都刮目相看的孟家,对他们有利无害。

    这股东风吹起来简直立竿见影,因为生意太好,孟长溪直接决定在金京再开一家分店。孟家一时间成了金京大小圈子里的热门话题,以前因为叶茂森的关系而闭口不言的人们也不再顾忌,孟家有吴训之罩着,叶茂森现在肯定愁坏了。

    孟长溪也开始收到很多邀请帖,起初是一些公子哥聚会之类的非正式邀请,渐渐地,就有人邀请他去参加宴会,这种比较“高大上”的正式活动,孟长溪来者不拒。因为长相出众,总是第一眼就让人生出了好感,再加上态度真诚谦逊有礼,有谁会不喜欢这样的少年,一圈宴会下来,收到的名片都有一米高了,顺便还谈好了几个新合同。

    然而叶景荣却郁闷不已,金京的公子哥们出了名的爱好美色,孟长溪在他们中间走一圈,名气立马就传开了。这些人可不管你定没定婚,就算是结婚了还能离婚不是,只要把人追到手,这就是胜利!他家小少年是越来越捂不住了。

    孟长溪当然知道叶景荣怎么想的,所以公司里这两天被花海淹没的事情都没有告诉他,不然能被饲主的醋缸淹死,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反正那些花花公子他也没打算跟他们有联系,过两天没兴趣了,自然也就不再关注他了。

    可是饲主的气哪是那么容易消的,就算孟长溪不告诉他,他也有办法知道,暗中细数了一下谁送的花,然后派人去给那些人制造点小麻烦,至少让他们有一段时间不能来骚扰孟长溪,可是还感觉不够,最后,叶二少出了绝招,每天准时去接孟长溪回家,要求孟长溪在见到他的时候,必须表现出欢天喜地,眼中只有他的样子,让所有窥觑自己媳妇的人望而却步,放弃追求孟长溪的念头。

    这一招还是有点效果的,在孟长溪的配合下,成功的镇住了对孟长溪有那么点想法的男同学,当然了,任谁看到了饲主霸气四射护食的样子腿不软才怪。

    为了感谢吴训之的助阵,孟长溪特意给吴世安配了药浴方子,在内服加药浴的配合下,拔毒效果加倍,不知道吴世安病情的,根本看不出来这是一个有病在身的人,他现在可以自由的做运动,跑步打球都不成问题。

    吴训之心情大好,但是始终没有答应吴世安重新上学的事情,现在这种情况下当然不能答应,坏人躲在暗处,说不定什么就会对吴世安下毒手,不拔了毒瘤,吴训之是不会让外孙到处跑的。

    这段时间医生每天都来给吴世安做检查,情况一次比一次好,这日,给吴世安查完身体,送走医生后,吴训之和管家在书房里说话,保姆阿言端着茶水经过的时候,发现书房的门没关紧,里面传来吴训之的声音,“没抓到罪魁祸首之前,我是不会让世安离开我一步的。”

    管家道:“您看要不要请个私家侦探——”

    吴训之摆摆手,“不必了,这件事必定是身边亲近的人做的,我算了算,十年之前去过非洲的只有思贤和正源,只有他们两个人有机会接触到这种毒。”吴训之叹口气,“家丑不外扬,此事由我来亲自了断。”

    阿言吓得直哆嗦,倒吸一口冷气,没想到吴训之已经发现事情的真相,那她和吴思贤岂不是很危险!她战战兢兢的熬到了晚上,后半夜趁其他人都睡熟了,悄悄地去了后花园和吴思贤汇合。

    阿言将自己白天听到的事情告诉吴思贤,声音慌张的道:“我亲耳听到老爷和管家这么说的,大少,老爷不会已经发现我了吧!”

    吴思贤瞪大眼睛,后背的冷汗唰的一下就冒出来了,没想到事情真的向着最坏的方向发展,吴训之一旦发现真相,肯定会想方设法把凶手揪出来,到时候,不仅十年的苦心经营化为泡影,他也难逃一劫!

    这个时候只有把火往其他人身上引了。

    几天之后,孟家抓住了投毒的保姆阿言,阿言对自己的行径供认不讳,顺从的并说出了背后指使者,吴家老三吴正源。吴训之暴怒不已,当下便把三子关了起来,任何人不得求情。这件事吴世安不知道,他一整天都在图书馆看书,直到晚上才回家。

    这招借刀杀人可谓是一箭双雕,不仅撇清了吴思贤的嫌疑,还除掉了继承人的有力竞争者,现在,只要吴世安一死,吴家就妥妥的是他吴思贤的囊中之物了。这回吴思贤不再慢慢来了,迟则生变,等吴训之放下警惕,把吴世安这只笼中鸟放出来的时候,就是这个乖宝宝的死期。

    在这之前,他还要办件事,这个孟家小公子有必要调查一下,和他父亲掺合在一起,肯定有什么秘密,绝对不是个简单人物。

    孟长溪下车,天已经黑透了,因为晚餐喝了红酒而有些昏昏欲睡,叶景荣揽住他的肩膀,两人正准备进门,孟长溪突然停了下来,抓住了叶景荣欲推开门的手。

    只要一个眼神,叶景荣就知道孟长溪想表达什么,他也立刻感觉到了不对劲,将孟长溪护在了身后,轻轻地拿起了放在门边的雨伞,取出了伞柄中的利刃。孟长溪手中的小树蔓延出根系一样的藤蔓,迅速的爬满了少年的周身,而叶景荣的身上的龙也不堪示弱,将浑身的力量输送给了主人,严正以待。

    叶景荣推开门,还没等开灯,从黑暗中悄无声息跳出来几个人,将两人团团围住,叶景荣没有给他们动手的机会,手中利刃向前虚虚一晃,趁着对方闪躲之际,快准狠的刺中对方肩膀。但是刀子没有戳进去,只划破了外套,露出了里面闪着暗光的黑色铠甲。

    对方不怕利刃,反手来抓叶景荣,却忽视了身后的小少年,被孟长溪抓住手臂的时候,接触的地方传来剧痛,那人惨叫一声,瞬间后退老远,惊恐地看着孟长溪,再也不敢上前。其余人见同伴的惨样也有了顾忌,但是主子没发话,只能向前冲去,结果被孟长溪和叶景荣联手,弄得嗷嗷直叫,没得手不说,还被人痛整了一顿。

    黑暗中终于有人拍手,这个讯号让那些人都停了手,叶景荣啪的一声按亮灯,亮眼的灯光下,所有人都无处遁形,那些穿着西装的人眨眼间聚集在了沙发后,严正以待,而沙发上,正坐着一个身着浅灰色西装的外国佬,棕发蓝眼高鼻梁,感兴趣的看着孟长溪和叶景荣。

    外国佬啪啪鼓掌,“这就是你们华国人的武术?”这人操着一口不是很流利的汉语,虽然有些别扭还是可以听懂的。

    叶景荣眼中腾起冷意,“阁下不自我介绍?”

    “好吧。”外国佬站起来,向两人伸出手,“我想叶先生对我的身份肯定不陌生,你的母亲沈之澜女士是我的继母,我是乔尔斯伯爵的独子克罗尔,说起来,你还要叫我一声哥哥。”

    克罗尔的手被晾在半空中,叶景荣审视着他,“难道现在贵族流行擅自闯进别人家里的游戏吗?这可不是一个贵族绅士该做的。”

    克罗尔利落的收回手,不在意的笑笑,用他那生硬的汉语道,“如果吓到你们了我道歉,不过我可以保证我和我的手下绝对没有恶意。”

    “那刚才是什么意思?”孟长溪目光扫过那些人的腰部和脚腕,每个人至少藏了两把用来防身的武器,还不算小刀暗器之类的东西,这样还说自己没有恶意?

    克罗尔挑挑眉,“只是摸摸底而已,你知道,他们是我的保镖,确定你们没有武器是他们的职责。”

    真是个无赖!

    克罗尔又对着叶景荣道:“你的未婚夫是个很漂亮的美人,比我见过的任何人都有味道。”

    见识过孟长溪的身手,克罗尔当下就被少年吸引住了,这句话他说的真心实意,但是很不幸的踩中了叶景荣的雷区,叶二少眼神立即渗进了一股狠意,“所以,你到底是来干什么的?”

    克罗尔立即察觉到了对方更加炙烈的敌意,没想到rx的大老板还是个护妻狂魔,“好吧。”克罗尔摊摊手,“我们来谈谈你的母亲沈之澜吧,你可能不知道,她已经和我父亲离婚了,并且在我这里欠下了巨额债务,如果到期不还的话——”

    这时,沈之澜正和叶茂森坐在一起,她冷不丁的打了个哆嗦,突然觉得有些冷,对面的叶茂森将一个文件夹推给她,“崇信当年离开的时候,将阿瑶留给他的所有股份全部卖给了我,所得金额一分不留的都给了那个混小子,说是给他的创业基金,以后叶景荣开公司,可以算做他入的股份。”叶崇信是他的长子,也是叶景荣的父亲,而阿瑶是他已经过世的妻子。

    沈之澜浏览了一下交易数据,有些震惊,没想到叶崇信跟她离婚后,将所有财产一分不剩的都给了叶景荣,她当时就不该答应叶茂森净身出户,虽然是她不对在先,“你想让我怎么做?”百般无奈之下,她选择了和叶茂森合作,叶茂森不是一个好的合伙人,但是只有这个老狐狸,能在短期之内解了她的燃眉之急。

    叶茂森把抽出一张纸,沈之澜看过不禁瞪大眼睛,“叶崇信死了?!”

    “当然不是了。”叶茂森心中不耐,“这只是仿造崇信的笔迹伪造的遗书,你将遗书的复印件拿给叶景荣,跟他索要遗书上给与你的百分之八十的股份,如果他不给,我们就打官司,你放心,结果绝对是他吃亏。”

    沈之澜细细想了想,还有些担心,“可是叶崇信不是没死吗,万一被他知道了怎么办?”

    “他早就跟混小子失去联系了,不知道在大海中哪个角落飘着,你尽管放心做,如果他肯给你,这些钱可都是你的。”百分之八十呢,割下这么大块肉能疼死叶景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