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武侠修真 > 红楼之逆袭攻略 > 第22章 梅超风牌贾敏(九)

第22章 梅超风牌贾敏(九)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红楼之逆袭攻略最新章节!

    “母亲!出大事了,我才在衙门得的消息,如海不知为何竟突然辞了官,此时已是进京了!”贾政匆匆走进西院贾母的住处,紧皱着眉头显示出心里的不痛快。

    贾母闻言大惊,险些摔了手中的茶盏,“你说什么?如海辞官了?他们已经回了京?”

    “工部尚书亲口说的,还能有假?”贾政点点头叹了口气,转而又问道,“母亲,妹妹近来可有写信回来?林家这么大的事竟没和咱们通个信儿?”

    “说来也有三四个月没来信了,上次心里提过你那个小外甥身子不大好,莫不是出了什么事?”贾母越想越觉得林家出了大事,不然林海怎么会说辞官就辞官?多少人占个闲职都觉得光宗耀祖,林海那等忠君爱国的贤臣若非不得已定不会起了辞官之心!该不会林家唯一的独苗……去了?

    “母亲,如今可怎么是好?消息传了出来,事情怕是没转机了。”

    贾母琢磨不出什么来,连声催促鸳鸯去安排个人往林府走一趟,瞧瞧他们是不是当真进京了,“真是叫人不省心,这么大的事你妹妹也不知道先说一声,家里没个老人看着就是不懂事。”

    贾政赞同的点头,“可不是?有母亲看着,儿子才能这般舒心,是儿子有福气。”

    贾母听了方乐呵起来,“就会说好听的哄我老婆子,你们少气我几次就算好的。唉,林家曾五代侯爵,如今却没落至此,总归是人丁太单薄了些,可怜你妹妹嫁了这么个人家,苦了她了。”

    王夫人本在陪贾母说话,见贾政突然跑来说林家的事,不好插嘴,这时才凑趣说了句,“妹妹既已到了京城,往后就能常在母亲跟前儿了,母亲多疼疼她,往后这福气怕是享不尽呢!”

    贾母听了面上笑着,心里却思量起来,上次贾敏来信说林烨身子不好,询问京中有何良医良药,她没当回事,莫非贾敏还因此怨上她了?贾母心里有些不悦,抚着额头状似疲倦的半阖上眼,贾政和王夫人见状识趣的告辞离去,私下里又议论了几句,话里话外确实不大看得起林家了。

    贾府的小厮跑到林府外转了一圈,看见林府的大门和匾额焕然一新,明显刚打理过,又拉着街上的随口打探了几句,确定自家姑奶奶一家子都回来了,忙回去找老太太禀报。

    陈玄风和梅超风已经到京里三日了,林府里里外外都收拾了一遍,算是安顿妥当。从扬州到京城坐船行了两个多月,先前府里的药材全被炼成药丸调理身子,林黛玉和林烨已经去了生产时的不足之症,同正常孩子无异,又练了桃花岛的基本功,身子倒灵敏健壮许多。只有陈玄风不急着修炼内功,也没完全调理好身子,面色苍白,只等见过皇帝之后再仔细调养,因病请辞,总要有些病态才是,何况进宫面圣说不定还会被太医诊脉,马虎不得。

    梅超风见他安排的谨慎,感叹他思虑周全,就像当初将秘籍刻在身上一样,总是比她稳重,索性当了甩手掌柜,一心教导两个孩子,其他的都由着陈玄风安排。他们往日贴身伺候之人这一次尽数遣散了,不用再时时压抑着性子,日子自在许多。

    肖嬷嬷领着大丫鬟墨菊进屋,看见梅超风在教导林烨习字,便静静站在一旁等待着。

    梅超风在纸上写下十个字,让林烨先临摹五遍,记住了再学其他的。林烨习武手上的劲儿大了不少,毛笔拿得稳稳的,神情认真的写了起来。

    梅超风看了一会儿无声无息的走到堂屋,肖嬷嬷和墨菊也悄悄跟上,梅超风净了手问,“有何事?”

    肖嬷嬷上前一步笑道:“太太,是有人送了请柬,说是太太的娘家,邀您过府一叙。”

    墨菊拿出请柬双手托着送到梅超风面前,梅超风打开扫了一眼,挑挑眉,“明日老爷要进宫面圣,不方便。这样吧,肖嬷嬷去备些礼送去,改日得了空再说。”

    肖嬷嬷垂下眼应是,出门立刻着人去打听荣国府的情况,看太太这样子荣国府当真是太太的娘家!可太太为何从没提过?若同娘家关系差,看着也不像啊!肖嬷嬷摇摇头,心里盘算了上中下三个档次的礼品,只等打探出荣国府的情况再决定送什么档次的礼,她从前在京城虽知道有荣国府,可却没留意过,只隐约记着是个没落的世家,爵位都快降没了。

    想到爵位,她冷哼一声,看向东边的方向眼中满是阴冷,既然上天让她又回到京城,她拼死也要找那算计少爷的人报仇!

    墨菊看肖嬷嬷出去了,走到梅超风身后为她打扇,轻声道:“太太,您觉不觉得肖嬷嬷有些不对劲?奴婢瞧着嬷嬷好似有心事一般,时常皱眉。”

    “无需多管,她曾经是京城人士,重归故土总有些许感叹。”

    墨菊觉得没那么简单,但主子发话了,她自当听从,对肖嬷嬷的异常只当看不见。

    梅超风嘴角微微带着笑,肖嬷嬷那种神情自然好猜,一老一少哪那么容易在京城被拐卖?还拐了那么远!有仇人是肯定的,她自己虽然要做善事,但手下之人要报仇她也不会拦着,行善行善,除掉恶人不也是行善么?

    荣国府就是一滩散沙,小厮婆子嘴上都没个把门的,肖嬷嬷派去的打探之人很快就传回了消息,肖嬷嬷越听眉皱得越紧,实在没办法把主子想象成荣国府出来的姑娘,最后回禀了梅超风,拿了心里下等的礼送去荣国府,面上规矩不错就行了。

    梅超风也没想到荣国府这般不堪,这可和她记忆力不太一样!林府现在的下人都是精挑细选留下的,能力自不用说,肯定不会打探到假消息,那么就是贾敏离家太久,很多人很多事早就变得不同了,贾母这些年写信总是夸赞贾政,后来有了贾宝玉又夸得跟个神童一般,看来贾敏是被贾母给忽悠了,还当自己娘家越来越好呢!

    “娘,我写完了,这些字我都认识了。”林烨写完字从书房走过来,笑声中带着一丝丝骄傲。

    梅超风无所谓的打发了下人,把“娘家”抛在脑后,笑着随林烨去检查他的功课,比起贾宝玉,她觉得还是自己儿子更机灵些。

    没一会儿林黛玉也来了,从小丫鬟手里拿过刚绣好的荷包给梅超风看,“娘,您看我绣得如何?”

    梅超风难得有点尴尬,绣花这东西她不是不会,但当真是不精通,当年师父可没教她这个啊!她按照原主的记忆勉强指点了几句,想了想说道:“要绣的好必得同练武一般打好基础,若手法习惯了,日后怕是不好改。京中有最好的绣娘,明日娘便为你请一位回来,你要跟着绣娘用心学。”

    “知道了,娘,女儿会用心的。娘,您今日教了烨儿习字,那教我什么?”林黛玉抬头期待的看着梅超风。

    梅超风将林烨习字的东西都收拾好放到一边,笑道:“院中的荷花池虽久未打理,但也有几朵开的不错的,今日娘便教你画荷花,如何?”

    林黛玉笑起来,“好啊,我记得有一朵粉色的特别漂亮,我今天就画那一朵,我们去亭子里看着画好不好?”

    “好,我们这便去吧,叫丫鬟拿东西,”梅超风见林烨没什么兴趣,直接拉了他的手往外走,“你可不许跑,就在旁边看着,琴棋书画你们都是要学的,一个也少不了。”

    林烨顿时扁了扁嘴,“琴也要我学?女孩子才弹琴呢!我不要学!爹爹都不会!”

    梅超风拍了拍他的头,“谁说你爹爹不会?他只是平时不弹,娘平时也不弹,但不弹和不会是两回事,你们还小,用心学着,等你们十几岁的时候自然就都会了。”

    陈玄风回来的时候就看见他们母子三人高兴的说说笑笑,听他们说要去亭子里作画,当即笑着陪他们一同去。

    梅超风让两个孩子走前面,轻声问他,“顺利吗?官辞了没有?”

    “辞了,皇帝果然找了太医来给我把脉,太医说我亏了身子,不易操劳,皇帝这才允了我辞官,赏赐不少药材。”

    梅超风对皇帝没什么好感,“哼,疑心倒重!”

    “如今好了,等皇帝看完那本账册,咱们就可以走了,如今的朝堂风起云涌,咱们还是躲远点好。”

    “嗯,对了,今日……”梅超风靠近陈玄风声音微不可闻,“贾敏的娘家派人送了请柬,那荣国府似乎不怎么样。”

    “无碍,这个地方的女子出嫁后一辈子不见娘家人的都有,咱们去走一趟,往后少联系就是了。”

    此时荣国府的贾老太太正因女儿的推辞和“薄礼”气得脸色铁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