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 > 恐怖灵异 > 撼天 > 第二十七章

第二十七章

作者:来自远方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千千小说网 www.qqxs.cc ,最快更新撼天最新章节!

    “尊者?”

    “罢。”李攸冷静过后,抓起守山器灵,“带我入山,取夏皇血。”

    “是!”

    守山器灵大喜,化作一株两掌长绿松,落到李攸掌心,依旧显得矮胖。

    不料绿松刚落,即引来噬魂藤不满,当即被捆个结实。

    “尊者救命!”

    绿松大呼,亮出松针。噬魂藤丝毫不惧,卷动叶片,越缠越紧。

    李攸敲了敲噬魂藤,并未令其放开。

    绿松不敢多做耽搁,颤巍巍探出枝条,发出淡绿灵光。

    一人一松笼罩光中,几同浮空山融为一体,成功躲开披甲卫士,离开城主府。

    “尊者,向东。”

    山浮半空,云雾缭绕。

    有绿松指引,李攸很快寻到山下岩层,掌心覆上,传来阵阵脉动。

    “就是此处?”

    “正是。”

    绿松话落,手掌陷入半寸。

    两息过后,百斤黑岩化作石粉,山体洞开。

    如无绿松遮掩,山城中人仰头便会发现,浮空山被开出一个口子,并在不断扩大。

    见此情形,绿松彻底沉默,多少有些后怕。

    幸亏醒悟得早,一心投靠尊者,否则……画面太恐怖,不敢再想。

    李攸深入山体,如坠火山岩浆,火热-气-浪-扑面而来,几乎能融化顽石。

    “还要多深?”

    “就在前方。”

    前行百米,热-浪-忽然退去,凉风袭来,更带一缕清香。

    风行处,一扇石门嵌入岩壁,恍如伴山而生。

    门板极为光滑,无半点凹痕,胜似顶级-美-玉。

    覆手上去,只觉一股清凉气息流过四肢百骸。

    清风拂面,香气愈浓。

    耳闻仙乐,繁花落肩。

    刹那间如置身琼楼星海,飞升仙界。

    “尊者!”

    绿松焦急呼喊,如闪电穿透浓雾,玄妙境界如雾散去,李攸赫然惊醒。

    “怎么回事?”

    “此处有大能留下法阵。”绿松道,“通过此门,方能取得夏皇真血。”

    “法阵?”

    李攸退后半步,以灵力探寻,发现四周岩壁确有曲折纹路,同悬山云图有些类似,却不完全相同。

    “尊者可要破阵?”

    “自然。”

    “小老儿有法……”

    “不必。”

    李攸不欲耽搁时间,掌心再次覆上石门,黑色灵力涌动,石粉簌簌下落。

    “这样更快。”

    绿松:“……”

    尊者威武!

    不到半个时辰,石门少去一半。阵法仍存,却再困不住李攸,惑不得心神。

    石门之后,数道台阶直通向下。尽头有一环状大厅,相邻三条窄路,均只容一人通过。

    李攸抚过岩壁,问道:“这些可是黑岩?”

    “正是。”绿松道,“前路难行,我为尊者引路。”

    “好。”

    绿松落地,眨眼长至半米,身捆噬魂藤,周身绿光萦绕,择中路前行。

    李攸紧随其后,边走便挖,窄路很快拓宽,石粉铺了一路。

    以此速度行进,待取走夏皇真血,整座浮空山将被挖空。

    终于,绿松将李攸引至浮空山腹地,树根深入岩层,推开方形石板,斜指下方幽-暗-岩室,“尊者,夏皇真血即在此处。”

    “这里?”

    “此处已无阵法,只有小老儿守候。”

    话落,绿松先一步进入岩室。

    李攸放出噬魂藤,藤身延展,红色灵光照亮四壁。

    空间不大,长方形,四壁光滑,绘有精致壁画。

    因岁月久远,多数已模糊不清,仅有一幅色彩鲜艳。画中人峨冠博带,手持一枚印玺,立在山巅,周身彩光环绕。

    “奇怪?”

    画虽抽象,画中人却莫名熟悉,总觉得在哪里见过。

    想多了?

    李攸摇头。

    再观岩室布局,心中升起莫名凉意。

    之前不觉,置身其中方才发现,无论怎么看,这里都像一间墓室!

    难倒守山器灵骗了他?

    还是说,连这株老松也不知晓?

    “尊者?”

    “无事。”

    李攸行到岩室东侧,依绿松指引,取出一枚条石。石身粗陋,毫不起眼。不知内情,无人可以猜出,其中存有夏皇真血。

    “真如我所想……”

    那么,浮空山根本不是法器,而是葬具。

    绿松之责也不是镇山,而是守墓。

    以山为葬,墓主是谁?

    脑海中闪过数个念头,李攸终是摇头不语。

    无论墓主是谁,赵横竟能安居于此,当真是艺高人胆大。

    “不知情打扰,还请不罪。”

    李攸躬身行礼,退出岩室。

    想想,招来绿松,如此这般,这般如此吩咐一番。

    “可明白?”

    “明白,必令尊者满意!”

    绿松转身离去,不忘拉上噬魂藤。

    知晓都为尊者办事,一松一藤不再敌视,飞速生出友谊。

    城主府内,赵横终于酒醒,令青衣侍从传报,请西阁内众修士再往东厅一晤。

    云霁走出西阁,恰遇五轮宗穆长老一行。

    观望四周,凌霄观、烈焰宗、天人宗等陆续到齐,唯独不见李攸身影。

    穆长老正同开阳真人寒暄,粉衣女修借机上前,娇声道:“云师兄,近日可要离开山城?”

    “云某尚要停留两日。”

    “真的?”粉衣女修俏脸微红,“婷儿也要多留数日,师兄可有闲暇?”

    “这……穆师妹恐要失望。”云霁面现无奈,态度依旧温和,“云某留在山城,实有要事。”

    “何事?婷儿可否帮忙?”

    “师尊之命,需云某亲为。师妹好意只能心领。”

    笑容温雅,清俊非凡,话中之意却难转圜。

    粉衣女修难掩失望,逢烈焰宗长老来寻云霁,自无法纠缠,只能退回同门身边。

    换做往常,蓝衣女修早出言安慰,此时却静立在旁,一语不发,眼中隐含笑意。

    “刘师姐。”

    “穆师妹何事?”

    “你……”粉衣女修心中气闷,却无颜开口。难道直言责问,是否在笑她出丑?

    “师妹可是受了委屈?”蓝衣女修故作焦急道,“莫不是同云师兄有关?我去禀报长老,定为师妹做主!”

    粉衣女修忙道:“不是!刘师姐莫要误会,我没事,更与云师兄无关。”本是自己无理,被祖父知晓,定要训斥。

    “真的?”

    “千真万确。”粉衣女修咬唇,笑容勉强。

    蓝衣女修笑得亲切,“无事就好。刚刚长老还在寻师妹,快随我去。”

    “好。”

    东厅之内,赵横端坐正位,赵莲侧身在旁。见众修士步入,兄妹俩一并起身见礼。

    言语几番,众人心知其意。

    依惯例,凡入荒川古境,所得均要交予山城二成。

    此次古境生变,众修士险些被困其中,狼狈逃命,损失自然不小,规矩却不能破。赵横以百果酒宴客,更堵住众人之口。

    “荒川古境生变,无人能够预料。赵城主已尽其责,又厚待我等,我等自当回报。”

    开阳真人取出乾坤袋,先众人道:“杨某惭愧,只得灵石五枚,古木两棵,灵草十株。”

    赵横只取古木一棵,余下皆不取。

    “真人诚意,荒川古境重开之日,必请真人入内。”

    “多谢!”

    开阳真人之后,众修士陆续取出乾坤袋,多为灵草古木,少有灵石,罕有灵兽。

    五轮宗之后,云霁上前,道:“此有古木八棵,灵草三十,金蝎一只。”至于环冠蟒,则天知地知,隐下不提。

    饶是如此,众人仍齐声吸气。

    “云道友竟猎获金蝎?”

    虽曾同行,五轮宗弟子亦不知云霁曾猎杀金蝎,更为惊讶。

    赵横也是一惊,“云真人好手段!”

    金蝎虽死,蝎身还很完整。自乾坤袋取出,庞大身躯砰然落地,巨钳鞭尾俱存。

    斟酌片刻,赵横终究压下心头蠢动,言道:“云真人独自猎得金蝎,当是机缘。蝎身完整,更为难得。山城只取蝎钳一只,灵草两株。”

    “城主慷慨。”

    云霁祭出狼毫,取下一只蝎钳,法力封住断口,金色血液未落分毫。

    厅内修士再吸凉气,纵有几分贪婪,也于此时烟消云散。

    云霁之后,临到狄戎壮汉。

    面对李攸,壮汉无比实诚,他人则要另论。

    塔拓身披兽袍,耳悬金环,瓮声道:“狄戎不比五国富裕,乾坤袋只这一只。我等本领不高,能自古境脱困已是谢天谢地。所得甚少,赵城主勿怪。”

    话落,解开乾坤袋,取出灵石一块,灵草两株,蝎脚一只。总体价值,远低宴中饮下灵酒。

    厅内久久无声。

    赵横深吸气,呼气,再吸气,最终无法,只能收下一块灵石。

    不论塔拓所言真假,堂堂山城城主,总不能揪住对方领子,逼他将灵物交出来吧?

    并非无人知晓壮汉底细,五轮宗弟子便知壮汉所得不少。然在对方送来两条蝎尾、五块灵石之后,穆长老以身作则,沉默是金。

    云霁知情,一样不会开口。

    综上,赵城主只能自认倒霉。